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一 未知 六

章三十一 未知 六

  此时在苏的感知中  数十个类法术前后层次分明  轨迹清晰  甚至互相干扰和碰撞后会发生什么都一清二楚  每个类法术能力都意味着少则数道  多则成百上千的能量流  而在祈祷室中肉搏的男人和女人都是类法术域的大师  他们挥手之间放出的不只是普通类法术  还包括了为数不少威力巨大的高阶法术  当中威力最大的是一颗雷珠  偏偏小得很不起眼  也就米粒大小  飞得也慢  威力却足以夷平半个小镇  这颗雷珠一出  施法者十阶的身份就已呼之欲出了

  苏微笑着  他的思维中枢早已全部启动  瞬息间数十万个命令就倾泻而出  传递到身体的各个部位  然后牵引着全景图范围内某个特定的区域  形成特定的能量漩涡或是特殊力场  能量漩涡或是力场一旦生成  就会干扰或是中和某个类法术中的能量流  打破它的平衡  从而使得它变成沒什么杀伤力的能量乱流  所谓瞬息  其实仅仅是几个毫秒的时间  但是已经发生了数十万次能量碰撞、中和与湮灭  能量湮灭的规模再小  如果论计算量的话  也足够建立起一个不小的数学模型  但是在苏超过两百个思维中枢的全力运转下  所有能量湮灭都是按照预先计算的结果发生  沒有任何偏差

  破坏掉数十个类法术只需要一万出头的能量流就足够了  而且强度并不需要很大  在全景图范围内苏可以按照心意随时生成几十万类似的能量流  其能量充其量也就相当于爆了个小小电火花而已  不过其余几十万道能量流  主要的作用是织就一张大网  把狂乱无序的能量收束住

  于是小教堂中骤然爆发出夺目强光  光风雷电在教堂中盘旋  共同构成一团绚烂恐怖的能量风暴  风暴飞速旋转着  恐怖的能量气息让人不由自主的心动过速  如此一团能量风暴如果爆炸  不亚于一枚微型核弹  推平整个小镇绝无问題  就是刚刚在祈祷室中激战的两名类法术域强者  也绝对想不到自己所释放出的几十个零星类法术汇聚到一起竟会产生如此恐怖的变化  一时之间  他们甚至连逃跑的心都生不出  能量漩涡极度敏感脆弱  两个人不敢肯定自己逃跑时带起的能量是否会引爆能量漩涡  只发在爆炸的核心范围内  最好的结果也会是重伤  如果只是重伤  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  能够在核爆的爆心活下來  强悍的力量和过人的运气缺一不可

  于是小教堂中骤然寂静  两个类法术域的强者居然呆在了原地  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女人身材高挑  非常美艳  这时愕然站着  双手仍然摆出一个类法术能力的发动姿势  一团晶亮的能量光芒已在双手间成形  却不敢轰击出去  能量晶芒微微颤动着  即不轰出  也不湮灭  就保持在将发未发的状态  显示出极为深湛细腻的能量控制力  但是女人刚刚还差一点点就要攀上高峰  身上仍然是着的  这个姿势却让她全身上下的敏感部位都暴露在众人眼前  不得不承认  她的身材接近完美  丰满巨大的双乳却是异常挺拔  腰部的线条先是剧烈收拢  然后迅速扩大  再连接到两条线条流畅的长腿  除了饱经战火考验的肌肤略显粗糙  以及身上大大小小十余道伤痕外  她身上几乎挑不出什么缺点了  就是皮肤和伤痕  也给她添了几分野性的味道

  这个女人并沒有很大的名气  然而血腥议会的上层人物却都知道她的名字  不是因为她的美貌和身体  而是因为她恐怖的能力和变态的性格  艾琳娜  昔日议长贝布拉兹手下的天才杀手  只能用冷藏冬眠方式加以控制的危险人物  现在就这样站在这里  而在她身边的男人  英俊文雅  很年轻  却也很沧桑  自然是奥贝雷恩

  即使在能量风暴之前  苏的微笑也始终沒有变过  能量风暴的每一丝变化都在他的意识中映射出來  并处于控制之下  所以对它可能的变化  苏早已了如指掌  就在能量漩涡运转到最不稳定的刹那  所有的能量都在同一时刻迸发出來  巨大的威力甚至直接撕裂了空间  出现一条暗色的缝隙  狂乱的能量从缝隙中倾泻出來  猛然和堪与核爆相比的能量风暴冲撞在一起  却奇迹般地沒有发生任何剧烈的爆炸  而是无声无息地中和湮灭了  小教堂中骤然暗了下來  曾经要毁灭一切的能量风暴发生处只留下一缕轻烟  正自缓缓飘散  而光与暗的转折过于迅速  变化也发生得太快  奥贝雷恩和艾琳娜眼前瞬间彻底黑暗  什么都看不见了  两人并未惊慌  而是想在第一时间作为防御  然而他们旋即想到那团恐怖的能量风暴  更想到它离奇的消失经过  于是明智的选择了不做任何会引起误会或是争议的动作  以免招致攻击

  艾琳娜和奥贝雷恩是完全成长起來的天才  对局势有着非常清晰的判断  早已知道站在对面的人拥有着他们难以抗衡的力量  至于赤身裸体  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在真正强大的能力者的感知下  衣服的作用几乎可以忽略

  轻烟散去后  小教堂中仿佛什么都沒发生过  奥贝雷恩讶然看着对面的人  一时说不出话來  他当然认识苏  因为苏的外表沒有丝毫变化  而苏身后的人就更加熟悉了  奥贝雷恩可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姐姐  让奥贝雷恩惊讶的是苏的能力

  最初相遇时  苏还是需要依靠环境和诡计才能与他抗衡的人  当加入暗黑龙骑后  苏的力量就和奥贝雷恩逐渐拉开  然而  在战争初期毅然决定站在议长对立面后  奥贝雷恩也解开一直束缚着自己的枷锁  并且在一系列的战斗越行越远  于生与死之间飞速成长着  时至今时今日  他也已是拥有十阶能力的超级强者  如此成长速度  在血腥议会中不说独一无二  亦是罕见之极  可是再次相遇  奥贝雷恩却发现自己依然看不透苏  而且他从苏身上嗅到了浓浓的死亡味道  只有在最危险的战斗前  他才会嗅到这种味道

  奥贝雷恩微眯着眼睛  仔细地看着苏  不肯放过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细节  如果刚才的能量漩涡的产生和消失都是出自苏之手的话  那么事情就大了  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奥贝雷恩不要说知道  就是想象都想象不出  虽然事出突然  可是苏能够接近到几米内而不被发觉  并且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他与艾琳娜的联手攻击  这说明什么  这只能意味着  苏如果想要杀掉他们  会是非常轻松容易

  奥贝雷恩忽然洋溢起一个十分阳光的笑容  说:“苏  沒想到是你  好久不见了  不过以这种方式见面  倒真的是很让人意外  ”

  苏微笑着说:“这种见面方式不是很好吗  ”

  好在哪里  奥贝雷恩可真的沒有看出來  在他的眼中  苏原本极为漂亮的脸忽然显得非常刺眼  特别是苏的微笑  让他感觉到极不舒服  几乎无法忍受  这种感觉很不正常  在产生的第一刻已让奥贝雷恩为之警觉  他立刻皱着眉  开始仔细寻找不舒服感觉的源头  立刻奥贝雷恩就找到了原因  那就是苏的微笑  从始至终就沒有变过  一分一毫都沒变过  从前至后  就象一张翻印的照片摆在那里  苏微笑着  然后说话  话说完再继续微笑  于是奥贝雷恩就看到了一张完全一样的脸  敏锐的感知告诉奥贝雷恩  如果把苏的脸给数据化  那么前后两幅微笑不论是哪种数量级的分辨率  百万  千万  还是几十上百亿  都不会有分毫不同

  这绝对超出了人类与自然的极限  颠覆了常识  正因为这种极端违反自然现象的存在  才让奥贝雷恩感觉到苏的微笑无比刺眼  发现了原因  奥贝雷恩当然也就明白了苏这样微笑的原因  苏是在以非常隐晦的方式告诉他自己的实力  通俗点说  这是示威  示威非常有效  奥贝雷恩完全无法压制胸口的烦闷  可是眼睛却无法从苏的微笑上移开

  “你就是苏  ”艾琳娜忽然在旁边插了一句  恰到好处地打破了小教堂中的寂静  也让奥贝雷恩得以从苏的微笑陷阱中脱身  只是短短时刻  冷汗就浸透了奥贝雷恩的全身  让他呼吸急促  脸色苍白

  一举解救了奥贝雷恩的困境  倒是让苏略感意外  这可是沒有预期到的情况  苏认真地看了一眼艾琳娜  视线又回到了奥贝雷恩身上  这点小小的意外  对苏來说属于可以忽略的部分

  尽管虚弱  奥贝雷恩仍然笑了笑  说:“你在这个时候來找我  不会只是为了说声晚安吧  ”

  苏也笑了笑  这次收敛了无形的杀机  也不再是精准的复刻微笑  而是象一个普通人一样说:“当然不是  我來  是想让帕瑟芬妮回到亚瑟家族  在未來可能的战争中共同作战  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至于这种见面的方式……我是希望  你不要再对帕瑟芬妮做点什么  毕竟是有过先例的  不是吗  ”

  奥贝雷恩知道苏话中所指  不置可否地笑笑  问:“未來可能的战争  ”

  “是  很有可能会很快  ”苏很认真的说

  奥贝雷恩皱眉问:“和谁  ”

  “不知道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