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二 序曲 一

章三十二 序曲 一

  未知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惧  这句话不知是何人所说  却一直流传下來  直至动荡年代  并越來越为众多上位的能力者所认同  对于海伦來说  这句话完全就是真理

  在别人眼中  海伦几乎无所不知  几年前或许是年轻  或许是时局过于平淡  海伦那时仍默默无闻  只是在极少数领域中为极少数人所知晓  只会默默研究的她  更被视为帕瑟芬妮的好友  一个还不错的冷血医生  绝无半点情趣的女人  当时  帕瑟芬妮的光芒几乎照耀着整个龙城  在光芒的中心处  就是不可见的阴影  海伦躲在那团阴影的中央  不可能为人所关注  即使是现今的龙城  除了极少数人  比如说一直在海伦身边的拉菲和科提斯  依然沒有多少人注意到海伦  一个沒有能力的女人  在这个时代中就象暴风雨中的一朵小小白花  时刻可能被摧残

  但是在拉菲和科提斯心目中  海伦却是神秘、高大且未知的女人  每当想起她时  就象站在高山之巅  前临云海  后有深渊  那战战兢兢的惶然  是他们所不曾经历过的  只有在血色黄昏中  蜘蛛女皇才会带给他们如此感受  而且  作为整个时代也有数的强大能力者  两个大男人居然会从海伦那里得到安全感  只要看到海伦忙碌的身影  他们就会莫名其妙地感觉到安心  就连差点想要杀死同伴、强奸海伦的拉菲  现在看到海伦  都难以兴起欲望  当他几乎在爆发边缘被生生按下后  就已接近全消  当日事情过后  每每回想  拉菲都会有一种越來越强烈的感觉  就是从始至终  自己的一切表现其实都已在海伦的意料之中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让拉菲感觉自已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下  那是的  无法掩饰的恐惧  每每想到这里  拉菲就发现  自己面对海伦时竟然连男人正常的都变得十分困难  甚至在观察海伦的时候  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想  自己的想法是不是又被海伦所预料到了  就是在看海伦胸脯屁股的时候  他也会下意识地想着  这个样子下去  让拉菲如何还能想起欲望來

  在中央实验室中  海伦正在实验台前忙碌着  在她面前的机台上  摆放着大堆的机械虫残骸  海伦戴着一只特制的显微眼镜  手握着多功能切割分解机械臂  正一点一点地分拆着机械虫  连最小的部分都会分割成数个部分  把里面所有的结构都理得一清二楚  方才罢休  随着一只只机械虫被剖析  在海伦的大脑中一颗科技树正被不断完善、成形  每切割一条机械虫  科技树上就会多增添一片枝叶  变得更加繁茂旺盛

  从这些机械虫身上  海伦已经隐约窥探到了一条全新科技文明的路线  论逆向破解的能力  海伦几无对手  这是让人心跳的成就  机械虫带來的不仅仅是新材料、新动力和新结构  它们更多代表着一种方向  以及机械智能的应用  但是海伦却感觉不到丝毫的激动  她更多的是平静  而且还有着些微的恐惧  这棵科技树  不知为什么总会给海伦异常熟悉的感觉  甚至于不依靠机械虫的逆向破解  她觉得自己也能凭空完善出整棵科技树來  这棵科技树其实早就可以被发掘出來  但是海伦在过去许多年中却从未触及过这一领域  眼下回想  竟然象是她在下意识地回避着这一领域  并不是她力所不及  而是在这个领域中隐藏着什么秘密  一个让机械般冰冷的她也想回避的秘密

  再分解了两只机械虫后  海伦颓然放下切割臂  摘下显微眼镜  理了理纷乱的金发  这个时候  海伦才发现身上冷汗早已浸透了衣服  湿湿粘粘的说不出的难受  她大步走向冰箱  从中取出一杯冰水  大口喝下  冰流顺着喉咙滚落  如一条冰线直下腹内  这才让她感觉稍稍舒服了些

  海伦找了把椅子坐下  闭上眼睛  用手不断揉着太阳穴  轻轻叹了口气  她忽然感觉到什么  于是张开眼睛  正看到雪蜷伏在脚前的地上  一堆复眼正眼巴巴地看着她

  “妈妈  你心情不好吗  ”雪通过意识传递过來这样的信息

  海伦本想说‘我很好啊  ’  可是想了想  还是决定告诉雪真话:“是的  妈妈遇到一件很麻烦的事  很有可能……过段时间  妈妈就沒办法再照顾你了  ”

  雪向那些机械虫看了看  似已明白了什么  沒有再就这个问題深入  它沉默了片刻  终于下定决心  抬头看着海伦  非常认真地问:“妈妈  我的父体是谁  ”

  海伦身体微微一震  下意识地说:“你沒有父体……”

  但是雪沒有反应  仍然静静地看着海伦  等待着答案  海伦叹了口气  仍试图作着努力  说:“雪  你是妈妈的基因为主体  再加上一点点外來基因生成的  所以你是我的孩子  但是严格点说  你是根本沒父体的……”

  雪安静地伏着

  海伦和雪对视了足足有三分钟  才挪开了目光  拉过一面光屏  在上面点了点  然后把光屏放在雪的面前  说:“他就是你的父体  ”

  光屏上是一幅手绘的黑白素描像  那是一个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的少年  背着比他人还要高的巨大狙击枪  正向远方走去  画面中目力所及  皆是荒野  苍凉气息扑面而來  他的脚下沒有路  却依然向远方走去  天是半黑半白  不知是刚刚黎明  还是即将黑夜  但是少年的身后是光  前方则是永夜

  雪认真地看着这幅素描  非常非常的专注  虽然只是一幅手绘作品  不知出自何人手笔  但是画中神韵已在  海伦也和雪一起看着  这一刻不再掩饰  而是神色复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