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二 序曲 三

章三十二 序曲 三

  这份伊甸园计划规格宏大  里面诸多关键内容却是空白  显然还沒有完善  摩根将军打开其中标注着使徒的子项  其中有一幅老式数码照片  上面是一艘破损的异种飞船  随后飞船腹部一个金属质地的装载匣弹射出來  浮空旋转了数圈  画面再一变  分离出十几张高清晰度的数码照片  照片是各式各样的作战机械  大小不一  可是风格外观  竟然与海伦发來的机械单元有几分类似

  摩根关上文件  存入一枚存贮器中  然后想了想  又在文件堆中一阵翻找  找出了一封标注着‘完整体’的文件  同样载入存贮器内  然后叫进秘书  把存贮器放进信封  交给了她  吩咐找人交给私立医院中的海伦

  摩根说得很随意  信封甚至连口都沒封  年轻而美丽的女秘书也就沒把手里的东西太当回事  如果她知道信封中装的是事关蜘蛛女皇和贝布拉兹的机秘  此时应该不会如此镇静  虽然不觉得手中的东西有多重要  但是一惯认真负责的她仍然在走出办公室的第一时间就找了一名认真负责的年轻龙骑列兵  让他把这封信送到海伦手上

  贝布拉兹已死的消息早已传开  战争于一夜之间平息  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只有处处废墟和焦土忠实记录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曾经是议长军的众人  于惊惶失措之际忽然发现还有暗黑龙骑这棵曾经的大树  于是申请加入或者是重归暗黑龙骑的人越來越多  而摩根将军依旧坚持着战争前的收录标准  相比于经历过战争、存活下來而能力大增的能力者  暗黑龙骑曾经的入门标准显得有些过低了  而摩根将军依然延用旧规则的结果  就是使得他手上能够动用的人员数十倍地增加了  所以现在女秘书有充分的人手可以调用  大可以挑三捡四

  不过摩根将军的举动在一些外人看來  却有些危险的意味  新加入的暗黑龙骑大多数是曾经的议长军  摩根将军这种做法无异于挑明了和蜘蛛女皇作对  于是冷眼旁观、幸灾乐祸的人就有了不少  可是他们等了很久  蜘蛛女皇却全然沒有动静  让他们不由得大失所望

  一时之间  血腥议会的地界进入了安定的新时期  可是在表面的平静下  却有些人已嗅到了丝丝不寻常的危险味道

  在西北方向  几名战士正在沿着边界巡逻着  他们身上仍然带着彪悍和铁血的气息  而且脸上带着洋溢的骄傲  他们都是亚瑟家族的私军  忠诚与战力毋庸讳言  而且战争最终以女皇胜利而告终  作为蜘蛛女皇最后也是最强大的同盟  亚瑟家族今后在血腥议会的地位必然节节上升  压倒摩根家族肯定不是问題  而身为亚瑟家族的一员  他们自然也是骄傲的  况且战争已经结束  除了极少数死硬分子外  议长一方的军队都已老老实实的直接投降或是间接投降:加入暗黑龙骑了  对内无战事  对外的敌人灾祸之蝎已被打残  所以现在巡逻任务已经沒有多少风险  更多是例行公事

  过于平静的生活  反而让这些习惯了爆炸与火光的老兵们感觉到有些不适应  队伍中一个个头明显高出同伴一头、面目狰狞的大汉显得有些烦燥不安  忽然重重地吐了口痰  骂着:“天天都沒仗打  这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贝布拉兹那些小狗崽子怎么就一个个都缩了  真他妈的不是男人  ”

  走在队尾的小队长已年近中年  不过丰富的经验和高达五阶的多项武器掌控技能使他在战场上的威力远远超出了数字所能囊括的范围  只要有他存在  再艰苦的战局都有翻盘的可能  所以小队中虽然有两个六阶能力者  他的队长位置却无可动摇  听到大汉的牢骚  队长笑了笑  说:“沒仗打还不好  上了战场  谁都不敢说一定能活着回來  奥比  你要是死了  屋子里的三个女人和六个孩子怎么办  ”

  奥比大大咧咧地说:“女人都送给你们了  一个女人搭两个孩子  这总行了吧  ”

  队人又好气又好笑  摇摇头说:“我年纪大了  家里的两个女人已经够我受了  你要是死了  孩子我可以接走三个  女人就不必了  ”

  奥比咧开大嘴笑了  说:“队长真是个好人  ”

  但是只过了一会  奥比又忍不住转头说:“唉  沒仗打  钱拿得就少了  更不可能有人头奖励  再这样下去  可就快沒酒喝了……”

  可是他一句牢骚沒有发完  忽然看到队长脸上现出极度骇然之色  嘴正缓慢地张开  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看队长的目光  正落在自己身上  难道是自己出了什么事  还是脸上脏了  在这一瞬间  奥比并不知道自己的思维速度已经比过往快了近十倍  素來神经粗大的他只感觉周围世界的一切好象都变得慢了

  他下意识地想抬手摸摸脸  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題  可是抬了半天  手却仍在原地  只挪动了无法察觉的微小距离  奥比越发奇怪  他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題  可是却又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題  这让耐心一向较差的他变得非常烦燥不安  还有些不可抵制的恐惧  同一时刻  他忽然觉得头顶有些热  温热很快变成了炙热  烫得他忍不住要叫出声來  可是他的嘴就和手一样  不管如何指挥  动作都慢得如同蜗牛  半天只打开了一条细缝  但是头顶的灸热却以极快的速度深入  如同插入一根烧红的铁棍  铁棍笔直插落  自头顶而入咽喉  到胸部  再至腹腔  然后透体而出  虽然铁棍的一端已以穿出了身体  但是那种炙热感觉却依然在身体中扩大  不断烧熔出更巨大的空间  奥比的意识已经一片混乱  痛苦已让这个意志坚定、杀人如麻的老兵难以承受  再也沒有其它的心思  疼痛到了极致  反而变成了麻木  这让奥比的意识清醒了一瞬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只是这时  黑暗已然降临  彻底覆盖了他的意识

  在队长的眼中  天空中一道细若手指的光柱自天而降  准确无误地击中奥比的头顶  瞬间贯穿他的身体  再沒入地下  奥比呆滞地站着  片刻后身体才轰然倒下  对危险的直觉让队长狂吼一声“移动分散  ”  在吼叫的同时他也已向旁边跃出  又是一道光柱当空落下  几乎贴着队长的靴底射在地上  在碎石和尘泥的地面上熔出一小片软软的玻璃质  一共五人的小队中  除了奥比外  其余几个人都在第一时间有所反应  但是只有队长反应最快  堪堪躲过必杀的一击  其余队员都或多或少受了伤  其中一名被光柱从肩膀射入  他已经在侧扑了  随着他的动作  光柱在他身上犁出了一道深色的焦痕  只要反应慢些  整个身体都会被直接剖开

  “敌人在天上  ”队长狂吼着  翻滚的时候  他已经看到空中飘浮着一些不起眼的小点  它们浮在数百米的高空  大小和普通的老鹰差不多  外表色泽则随着周围环境变化而变化着  普通人即使用心观察  也几乎不可能看得清它们  但是战场上的战士们个个都至少有两三阶的感知强化  队长自己就是四阶的强化  他立刻看穿了敌人伪装  发现那是一个个漂浮飞行着的类似于武器平台的东西  一共有十几个

  天空中再次亮起点点光芒  队长的头发瞬间竖了起來  那是极度危险的信号  他无遐思索  双脚用力踏地  瞬间侧移十多米  数道光柱无声无息地落下  在他原本所处的地方轰出一片晶化小洞  队长急剧喘息着  肺就象炸开了一样  呼吸间已经开始弥散着淡淡的血腥气  这是瞬间使用了超出极限的力量的征兆  只有真切死亡的威胁下才有可能做到这一步  队长抬起头  想要提醒自己的队员躲避  却发现战场上忽然变得安静了  三名队员已经倒在地上  动也不动  惟一还有生命迹象的队员侧仰面躺着  一只手伸向半空  徒劳地想要抓住什么  他的身体上开了几个焦黑的大洞  显然在刚刚的瞬间被至少三道光柱击中  这种伤  队长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再无挽救可能

  队长嘴张了张  最终还是忍不住了不去救援自己的队员  而是一跃而已  飞速向远方一个废弃小镇奔去  他一边跑  一边举起自动步枪  向着空中猛烈开火  步枪喷吐着火舌  新时代的设计使得子弹即使在几百米的高空也有足够的杀伤力  相应增加的后座力对很多能力者來说根本构不成负担

  天空中燃起了几团火焰  那是飘浮在空中的机械虫被击中了  但是它们十分坚固  被几发子弹击中后只是飞出一段  就又恢复了平衡  看來想用自动步枪消灭它们  可能性不大  队长并不期待可以击毁机械虫  它们有十几只之多  就算打坏了一两架也于事无补  他射空了弹匣  为的是最后面的几发特种弹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