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二 序曲 四

章三十二 序曲 四

  两枚弹头在空中猛然爆开  发出夺目的闪光  大量狂暴的电磁波激射而出  这是专门对付机械目标的电磁弹  但是由于体积缘故威力有限  更多是起到些干扰作用  机械虫在空中转向、调整了姿态  再次锁定了在地面上无序转向跑动的队长  它们的活动根本就沒有受到干扰  然而随后射向天空的四发子弹突然爆开  竟然激射出大片烟雾  雾中夹着许多可以反射光波的细微晶体颗粒  四发烟雾弹在空中布下一团稀薄却范围广大的烟雾  不光干扰了机械虫的感知和锁定功能  还把射下的高能光束削弱了许多  机械虫群起了一阵骚乱  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混乱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机械虫就四散飞开  出了烟雾笼罩的范围  然后降低高度  重新锁定了已经逃出很远的队长

  荒野中并非只有队长一个人  在一座废弃房屋的屋顶下  几个流民正生着一堆火  烤着什么东西  他们中有男有女  不过每个人此时都在全神贯注地看着烤得将熟的食物  专注得已经到了对外边世界不闻不问的地步  更不可能对远处飞奔而过的队长有任何关注  而队长只想快些躲进小镇找到掩蔽物  他看到了这些流民  当然也沒放在心上

  然而  空中射下的能量光束忽然一分为二  大部分仍然追射队长  几道光束则射向那几个流民  光柱精准无比地落在流民们的头顶  他们一脸愕然  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身体就已软软倒下  而逃跑中的队长感觉到身上压力一轻  速度立刻加快了几分  闪过最后一波能量光柱  一头冲进小镇  他凭借着经验  直接撞入一间便利店的后仓  找到通向地下室的入口  躲了进去  直到这时  他才感觉到稍稍安全了些  靠在墙壁上  软软坐倒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偶尔咳嗽几声  就会喷出一团血沫  突然的遭遇战虽然短暂  却比他生平经历过的任何一场战斗都要危险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就让他耗尽了全部体力  而那些飘浮在天上的机械  却好象有着永远也用不完的能源

  想到那些代表着死亡的高能光束  队长的心就在抽搐  奥比被能量光束击穿的情况反复在他眼前回放着  让他感觉到胸口象压了块石头一样难受

  “这些该死的机器  ”队长恶毒地诅咒着  却发觉自己沒有太多可用的词汇可以用于机械  于是恼怒地砸了下地面  稍稍冷静后  他不由得庆幸这些机械虫的高能光束虽然厉害  攻击模式却显得有些单一  象他这样躲进地下室  并且用光滑的钢板盖在上层地板上  应该可以避过攻击  他不相信  在多次打击后  那些机械虫还有足够的能量夷平这座小镇  毕竟机械虫的体积都不大  能够携带的能源再多也有限  队长那为数不多的知识告诉他  高能光束的攻击非常损耗能量

  空气中忽然传來阵阵非常微弱的尖锐啸叫  队长的耳朵立刻从无数背景杂音中捕捉到了这丝杂音  他脸上一变  立刻从地上弹了起來  以最快速度冲出地下室  当他的头从出口探出的刹那  正好看到一枚铅笔大小、通体银灰色的金属圆筒灵动无比地从窗口飞入了便利店  笔直刺在了地板上  然后尾端开始闪烁蓝色的刺眼光芒

  “糟糕  是微型导弹  它们果然还有制导攻击模式  ”这是队长的第一个念头

  “该死的  是电浆弹…..”这是队长第二个  也是最后一个念头

  小镇边缘处  蓝色的强光亮起  随即转化成火球  冉冉升上天空  又变成一团浓密黑烟  当烟火散去后  原本的便利店早已消失  只在原地留下一个深达数米的大坑  高空中  机械虫群盘旋数周  再三确认镇中的生命气息已彻底消失  这才呼啸着向來的方向飞去

  距离小镇不到一百公里处  就座落着亚瑟家族的一座军事基地  这座占地数十万平方米的大型军事基地是最近半个月才修建起來的  作为北方防线的支点  所谓北方防线  其实已接近不存在  因为灾祸之蝎的有生力量早已被彻底消灭  侦察结果也表明灾祸之蝎的总部蝎巢如今已成一片废墟  虽然蝎巢被毁的原因至今未能察明  但至少表明眼前的威胁已经解除了  所以  虽然是出于防线完整的需要而重新建立了西北军事基地  但是这座基地中配备的战士数量只有一百多个  也沒有什么特殊的大规模杀伤武器  基地总指挥是只有七阶能力西瓦.亚瑟  他在如今亚瑟家族中属于中游偏上的人物  论能力地位都轮不到他來主管一个方向的战线  之所以能够坐在这座军事基地中  正说明了亚瑟家族当前人手不足以及对这个方向的重视程度

  血腥议会的内战虽然在蜘蛛女皇的绝对强势下瞬间平息  暗流却沒有消除  那些在战争中结下血仇的家族不可能忘记仇恨  而只是暂时放在心底  虽然蜘蛛女皇的命令是抹去战争中所作所为  一切重新开始  但是几十甚至上百个亲族的血仇  又怎可能在一句话中被遗忘  亚瑟家族的防御重心是向内的  奥贝雷恩和艾琳娜  以及家族的精锐武力都面对着威廉家族的方向  在过往大半年艰苦卓绝的战争中  奥贝雷恩屡次重创威廉家族的主力  但还沒到彻底动摇根基的地步  道格拉斯依然活着  而且力量沒受影响  再活个几十年不成问題  几乎可以肯定  他会成为威廉家族今后的中流砥柱  他沒有奥贝雷恩的天才  却胜在稳重和坚毅不拔  从哪个角度來说  这都是一个必须重视的敌人

  身为西北方向的军事长官  西瓦还是有资格获知家族战略方向这样的重要机密的  虽然按手下士兵数量划分  他只相当于旧时代的一个连长  如果综合了战士的能力素质  在亚瑟家族的标准下更不过是个排长  但是西瓦还是相当珍惜今日的地位  不过现在  他却显得相当的不高兴  满脸的阴郁根本不加掩饰

  在军事基地的指挥部内  所有军官和有特殊能力的战士都坐在作战室内  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  但正在讲解和发布命令的不是西瓦  而是一个很年轻并且有些瘦弱的年轻人  每当目光落在年轻人身上时  西瓦的眼神就掠过一片阴翳  这本來是属于他的位置  现在却不得不让给这个年轻人  仅仅因为他拿來了奥贝雷恩的一纸命令  就直接取代了西瓦的位置

  阿诺比.邓肯  是这个年轻人的名字  西瓦知道他是近半年才从家族私军中崛起的能力者  一直跟随奥贝雷恩作战  但是半年前  阿诺比仅仅是个最低阶层的士兵  现在却把西瓦挤了下去  而且丝毫不留情面  阿诺比的能力和西瓦相当  这也就算了  最让西瓦无法接受的是  他甚至不姓亚瑟

  屏幕前的阿诺比根本沒有理会西瓦  而是指着一只机械虫的三维解析图不断讲解着作战要领  他的语速极快  似乎想要在几分钟内就把平时几天的内容通通压进下面这些战士的脑袋里  而他带來的两名战士则把一些特制装备分发到在座的每个人手里  作战室中的战士们看着一只只机械虫的影像  有不少人脸上显露出迷茫的神色  这座营地中老兵数量不多  大多是战争出现转机后征收的新兵  战斗经验不多  才会被派到这里來

  就在这时  走廊中忽然响起急骤的脚步声  一个传令兵冲进作战室  先是喊了声报告  然后有重要军情汇报  不过看到作战室中的情形  他明显怔了一下  犹豫着应该向谁汇报  西瓦本來已经站了起來  准备听取汇报  沒想到阿诺比直接对传令兵说:“现在我是最高长官  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

  传令兵再看了西瓦一眼  说:“是  长官  和第三巡逻小队失去联系  已经超过一个小时的最后时限  所以初步判断他们遭遇了敌人  是否派出搜救分队  ”

  阿诺比脸色一变  失声道:“失去了联系  快  他们的巡逻路线是哪里  最后一次联系是在什么地方  ”

  还沒等传令兵回答  忽然基地中响起了极为刺耳的警报声  在屏幕一角的基地监控图上  代表着固定火力岗哨的几个光点忽然变红  那是已经被摧毁的标志  还沒等众人反应过來  作战室立刻剧烈晃动起來  天花板碎裂  尘土和合成塑钢板片片掉落

  “全员作战  ”阿诺比一声狂吼  伸手抓过旁边的狙击枪  以无以伦比的敏捷冲出了作战室  当他在指挥部屋顶天台上出现时  恰好看到空中飘浮飞舞着数以百计的机械虫群  能量光柱已经汇聚成光雨  一波波落在营地内  其中一束特别密集的高能光束直接射在营地角上的机枪塔上  瞬间熔穿了机枪塔钢制顶盖  将里面的两名射手连同重机枪一同射成筛子

  看到天空中一片片密密麻麻的光点  阿诺比的头发根根竖立  他明白自己已经被锁定了  “该死的  怎么來得这么快  ”阿诺比恼恨地咒骂了一句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