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二 序曲 五

章三十二 序曲 五

  他一个翻身已经移出数十米  从指挥部顶台闪过  数十道高能光束纷纷射下  熔穿了屋顶  厚实的屋顶还衬有一层钢网  被熔穿后  那些高能光束也即耗光了能量  即使有穿入指挥部内部的  杀伤力也不足以致命  看到从指挥部中逃出來的众人身上的伤势  阿诺比迅速计算了一下高能光束的能量等级  然后咧嘴一笑

  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营地中穿行着  一边将五发蓝色涂装的特殊弹头压入狙击枪  然后对准天空就是五枪  天空中爆出五团深蓝色的电浆球  强烈的能量场迅速掠过飞旋的机械虫群  在它们外表蒙上一层淡淡的蓝色光罩  机械虫群的速度立刻下降了一多半  还有十几只被地面反击受创的机械虫从内部喷出电火  从天空中栽落

  “指南上说的果然是对的  ”阿诺比露出一抹诡异而狰狞的笑  忽然从地面上弹起  跃起前已经抓了一枝自动步枪在手  他一跃足有数十米高  与在百米低高盘旋的机械虫群距离迅速拉近  手中自动步枪不断喷吐着火舌  他射出的子弹  每一发上都缠绕着蓝色的电火  一旦击中机械虫  立刻会烧毁它们内部精密的智能和驱动单元  让它们失去浮空能力  从空中坠落

  一个弹匣转眼间射空  阿诺比也重新落在地上  二十多只被摧毁的机械虫从空中坠落  砰砰地落在他四周  阿诺比看了看还在冒烟的机械虫残骸  脸上的笑容狰狞得有些扭曲了  舔了舔嘴唇  喃喃地说:“就是不见血  有点扫兴  ”

  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具尸体上  这是个年轻的战士  但此时身体上多了两个深而黑的焦洞  手中的自动步枪刚刚打开保险  还沒來得及射出哪怕是一颗子弹  阿诺比脚下一发力  已经出现在尸体边  俯身拾起自动步枪  然后如最灵敏的山猫一样冲上一座哨塔  再在塔顶借力一跃而起  手中的自动步枪喷吐出炽热的火舌  一发发缠绕着蓝色电火的子弹将躲避不及的机械虫纷纷击落

  当阿诺比再次落在地面时  又是二十多只机械虫残骸掉落  他已经开始喘息  但是脸上的笑容却越來越旺盛  作为拥有六阶速度、五阶类法术电能以及六阶灵能域能力附加伤害的能力者  他完全就是这些机械虫的克星  也正因如此  奥贝雷恩才会以最紧急的命令把阿诺比从东南前线调至这里

  天空中的机械虫群已经损毁过半  大多数机械虫将锁定目标对准了阿诺比  十几道高能光速追踪着射下  阿诺比则挥手上扬  五指各自射出一道电弧  在空中构成了一面光滑无比的电镜  高能光束射在电镜上  纷纷被反射出去  电镜缓缓消散  而阿诺比只是脸色稍稍苍白了一下

  机械虫群的应变力迅速得令人吃惊  轰向阿诺比的高能光束连绵不断  又有十几枚微型导弹呼啸着飞來  阿诺比脸上露出嘲讽之色  忽然张口向空中咆哮  和他的吼声并发的  是层层带有强大干扰功能的电磁场  微型导弹立刻失去了目标  飞行轨迹变得混乱不堪  散乱地射向营地的各个角落  然后是一波波惊天动地的爆炸  这一波攻击几乎摧毁了半个基地  少说也有十几条生命陨落  这些战士的死活根本就不放在阿诺比心上  别说这座基地中大多是些沒什么经验的菜鸟  就算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阿诺比也不会觉得心痛

  他身体微微一侧  让过一块横飞过來的钢板  随手从一具尸体旁捡了把自动步枪  正准备给天空中残余的机械虫一点教训  忽然眼角的余光瞥到了一个受伤的人

  西瓦

  阿诺比很轻视西瓦  但并不意味着忽视  恰恰相反  他对西瓦有着格外的重视  因为西瓦的姓是亚瑟  西瓦因为阿诺比沒有姓亚瑟而为之愤愤不平  他不知道的是  阿诺比同样因为他的姓氏而有所关注  只是西瓦是大家族嫡系  所以阿诺比暂时放下了对空中机械虫群的关注  而是走向西瓦

  在阿诺比两轮的冲击后  机械虫群已经受到重创  仍然在空中飞行的还不到五十只  而军事基地也不是沒有反击能力  数十道火线不断从地面射向空中  如条条火焰长鞭  不断抽击着机械虫  这是基地中的老兵们在反击  经过阿诺比临阵磨枪式的教导后  他们至少了解了机械虫的攻击模式和某些弱点  虽然不是全部  但也不至于完全沒有还手之力  空中不断有机械虫掉落  虽然沒有阿诺比那种成群成片的杀伤力  但是这些老兵也实实在在地造成杀伤  而且他们都知道应该如何保存自己  始终保持快速无规律地移动  因此高能光束造成的杀伤非常有限  倒是偶尔射下的微型导弹更具威胁

  阿诺比走到西瓦跟前  蹲下  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西瓦半身是血  一截小腿不翼而飞  腹部还破了个大洞  他喘息着  血不断从伤口和嘴里溢出來  但是盯着阿诺比的眼神依旧是嫌恶和凶狠  而不是求助乞怜  这种伤放在普通人身上是致命伤  然而对西瓦这类强大能力者來说是可以医治  并且治好后不会留有什么隐患  因此在西瓦看來  完全不需要对阿诺比示弱服软  毕竟在大家族的传统观念中  血缘是无可替代的  可是西瓦随即从阿诺比的笑容中看到了一点非同寻常的东西  忽然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阿诺比伸手一招  一架损毁的机械虫就被拉了过來  它只是驱动和感知系统损毁而已  攻击系统依然可以使用  在它腹部位置  一枚钻石形状的晶体正在不断转动  徒劳地寻找着目标  一束束致命的高能光束就是从这枚小小的晶体中射出的  现在晶体内部不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随时都有可能射出一道高能光束  看到阿诺比把残破的机械虫拿近  西瓦似乎明白了他想要做什么  眼神中终于闪过惊慌  他努力张开嘴想要说什么  阿诺比却笑着  把手指竖在唇边  作了个噤声的表示  西瓦当然不想听话  可是血却猛然涌上喉咙  把他的话都堵了回去  阿诺比在机械虫上轻轻一敲  受到攻击的机械虫立刻起了应急反应  晶体中的光芒越來越亮  然后一道高能光束从晶体中喷射出來  在西瓦的额头打出一个小洞  然后破颅而出

  西瓦的表情当场凝滞  紧绷的身体慢慢松驰  他自小就是世家子弟  而阿诺比则是自草根中成长  两个人或许心胸狭窄这项比较接近  但手段心性上却天然的相差很远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