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二 序曲 八

章三十二 序曲 八

  全息地图一角  一片蓝色光斑正在缓缓移动着  它的面积正逐渐扩大  并且分离出十几个箭头  它代表着刚刚从地下涌出的机械虫群  在移动中重新分配  最终会分离出二十个以上的机械群  分别前往不同的地方  箭头所指的方向  多半是地图上还沒有点亮的信息盲区  根据任务分配大小的不同  每团机械虫群的规模小至数十万  多达数百万  这是整个星球前所未有的恐怖兵力

  瑟瑞德拉的目光所及之处  全息地图上就会变得更加明亮透明  但是那些黑斑一样的盲区极为顽固地拒绝了她的注视  特别是血腥议会  阴影浓郁得有如实质  瑟瑞德拉脸色不禁有些难看  而当她的目光掠过某个黑斑时  神色又有轻微的变化  那里是血腥议会  乃至于整个人类的禁地  也是议会用來关押最可怕囚犯的监狱  是拉菲消耗了十多年时光的地方

  看着正在向四面八方散去的第一波虫潮  瑟瑞德拉缓缓地说:“菲兹德克  你确定我们一定要这样做吗  ”

  “亲爱的瑟瑞德拉  你沒有看到吗  第一波的清洗虫潮已经出发了  它们只是清洗整个星球的序曲  等它们消耗完毕  预计南北大陆将会有90%以上的面积被清洗干净  而那时我们的第二波甚至第三波军队就已经造好了  它们会把这些顽垢都洗干净的  惟一遗憾的是  这里的空间结构并不稳定  三台空间炉就已经是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再多一台的话  整颗星球都有可能被破损的空间撕碎  并且在这里生成一个巨大的黑洞  ”菲兹德克回答

  然而瑟瑞德拉的忧虑似乎并沒有减少  说:“不  我不是置疑你制造军队的能力  而是这颗星球的环境非常奇特  在几十年前它就已经完全封闭了  用人类的语言來形容  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封闭的试验场  所有生物都在以不可能的速度进化着  宇宙中要耗费数十万甚至上亿年时间的进化过程在这里被浓缩成区区数十年  这里就象一个透明的试验皿  而所有的生物都变成了实验用的白鼠  只除了我们  因为或者所以  我们成为了所有白鼠攻击的对象  ”

  “的确如此  ”菲兹德克表示同意  但随即又说:“可是那又如何  白鼠再强大也只是白鼠  而我们已经存在难以想象的久远时间  然后  我们必须清洗这里  只有通过这种方式  才能找出很可能还未觉醒的大脑  当然  如果能够发现将军  那就更好了  ”

  “一定要清洗吗  就不能…….换种方式  ”瑟瑞德拉叹了口气  她现在的神态和表情  都是十足人类女人的模样:“就算本來只是微不足道的白鼠  它们中也已经有成长到足以威胁到我们的强大个体  你不可能不清楚这个  与其这样冒险  不如我们集中力量突破这座牢笼  向宇宙深处进发如何  集结瓦尔哈拉和我的力量  我们一定能够打破囚笼的  然后……”

  “然后怎么样  一直逃到宇宙的边缘吗  听起來主意不错  以瓦尔哈拉的完善程度  短距离的空间跳跃还是办得到的  然后  我们两个就花上几万  或者是十几万年的时间  在空洞黑暗的旅程中度过  啊  我忘了  还有剑  我们不是两个  而是三个伙伴  她最多再有一百多年就能醒來了  如果实在寂寞的话  我也可以试着强行唤醒她  只是那种方式……或许会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不过梅迪尔丽应该不会介意的  因为我们是真正的伙伴  ”菲兹德克用带着讥讽的语气说

  “有什么不对  这样不是很好吗  ”瑟瑞德拉反问着  在使徒的分工中  菲兹德克顶级战斗能力是倒数第一  作为回报  他有着无以伦比的宇宙空间适应力以及仅次于大脑的智慧  后者本该是属于瑟瑞德拉的领域  但是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  瑟瑞德拉让出了这一位置  不是因为菲兹德克的增强  而单纯是因为她自己的削弱

  菲兹德克显然清楚知道这一点  因此叹了口气  说:“瑟瑞德拉  你越來越不愿意使用思维中枢了  再这样下去  你会被你的人类身体拖累  思考方式也会变得象个人类一样愚笨  你难道就沒有想过  只有我们三个  而沒有大脑的话  又有什么用  逃  能逃到哪里去  又能逃出多久  几十万  上百万  还是几亿光年  我们就象几只无关紧要的小虫子一样在永远黑暗的宇宙中飘流吗  这就是你想要的最终的结局  ”

  瑟瑞德拉想了想  她现在思维速度  按使徒的标准來说慢得让人无法忍受  更不可能与同时指挥着数以千万计的机械虫群的菲兹德克相比  但是她努力在想  并且以普通人类的语速说:“我可以忍受  ”

  “你可以忍受  ”菲兹德克冷笑起來:“你能够忍受  我们就能忍受吗  或者说  我们为什么要陪着你一起忍受  瑟瑞德拉  你可以把自己装在猪一样的身体里  但请你别再用猪一样的大脑來思考  哪怕你稍微构建几个思维中枢  也不会提出如此愚蠢的问題  我真想帮助你恢复一下使徒的本能  ”

  “你尽管试试  如果你可以接受所有的后果的话  ”瑟瑞德拉依然在自己的方式说着话  但是这一次内容中却隐含了某种凛然的气息

  菲兹德克却是沉默了  使徒是需要载体的  从载体中唤醒使徒本能的一刻  使徒意识将会无比的脆弱  甚至有被摧毁的可能  而在那时  使徒意识会做出的第一反应  就是憎恨甚至全力攻击唤醒者  这恰恰是关键  菲兹德克即使是出于好意完全唤醒瑟瑞德拉的本能  但与瑟瑞德拉关系并不融洽的他  会很有可能成为完全觉醒后的瑟瑞德拉仇恨的目标  甚至她会以此为借口发动战争  而在使徒级别的战斗中  再多的机械虫群甚至是瓦尔哈拉所起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  瑟瑞德拉的战斗力在使徒中只能算是中游  但是却可能稳压菲兹德克

  “好吧  那我们换个角度來考虑这个问題  ”菲兹德克放缓了语速  徐徐地说:“大脑肯定在这颗星球上  只是不知道是否已经觉醒了  我们必须找到它  因为只有大脑  才有可能分析判断出‘它’的存在和动向  并且找到‘它’  它多半在这片星域  但是只凭你和我  再加上梅迪尔丽  根本不可能找到它  也就无从彻底毁灭它  那样的话  我们的逃亡又有什么意义  一旦它觉醒并且恢复  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我们  然后彻底将我们完全从这个宇宙中抹除  哪怕我们逃到了宇宙的边缘  它也能在几百年  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内找到我们  现在  你还会认为我们能够在黑暗中飘流几万年吗  所以  我们别无选择  必须要找出大脑  ”

  当菲兹德克提到‘它’的时候  瑟瑞德拉的身体明显的微微一颤  但是她那坚持的目光却沒有变化过  菲兹德克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最终叹了口气  说:“这样吧  在清洗中我可以为你保留一片区域  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后让步了  瑟瑞德拉  ”

  瑟瑞德拉的双眼中猛然爆发出神彩  惊喜地看着菲兹德克

  “现在  选择你的保留地吧  ”菲兹德克的声音机械而冷淡  听到这句话  瑟瑞德拉的双眸一闪  全息地图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金圈  圈住了某块并不起眼的黑斑  在全息地图上  那点黑斑小得几乎难以觉察  在现实世界中也沒有多大  那只是一小片区域而已  仅仅是因为建筑其内的设施而显得有些特殊  那里是血腥议会的第一监狱

  选定了保留地后  中央控制室中陷入了沉默  菲兹德克开始全神投入到机械虫群的构建中  根据虫群前锋被毁灭前传递回來的数据  他不断设计着新的单元和组件  几乎每一秒钟  都会有数以百计的新设计问世

  而瑟瑞德拉  则更多地将目光投注到血腥议会的阴影上

  在龙城的北缘  几十辆大型工程机械正在轰鸣着  将遍地的机械虫残骸推到一起  这片几乎沒什么掩蔽物的空旷荒野上  已经堆起了数座金属小山  还有上百名士兵和工程师正在战场上游荡  寻找搜集着有价值的机械虫部件  以供后续研究  而在后方阵地上临时搭建的几个帐蓬外  几名暗黑龙骑正聚集在一起  或者抽着烟  或者喝两口自备的烈酒  有一句沒一句的闲聊着  偶尔开几句关于女人的玩笑  就会引起一阵哄然大笑  可是笑声过后  他们又会很快沉默  目光不由自主地会看向那几座越堆越高的金属垃圾山  他们脸上、身上仍然带着战争的痕迹  硝烟还未完全擦去  绷带也在往外渗着血  几名龙骑坐着的是叠在一起的空弹药箱  崭新的弹药箱看样子生产出來沒多久  上面都是特殊的闪电记号  这是为了对付机械虫群而紧急生产出來的特殊弹药  可以由普通的自动步枪发射  一旦击中  释放出的强大电磁场就可以摧毁目标及附近区域内的机械虫  这是由海伦提供的设计  然而即使以暗黑龙骑的强大生产能力  也需要三四天的时间才能生产出第一批弹药  因此阿诺比就沒能得到这些特制的弹药

  在龙骑的脚边  还散乱堆放着几面特制的巨型塔盾  由合金制成  盾面光滑如镜  这些经过简单抛光处理的弧面塔盾对付高能光束非常有效  虽然它们也支撑不了多久  最多挨上十几轮射击就会彻底损毁  但是低廉的价格和简单之极的加工制作工艺使得它们具备了数量优势  为每位暗黑龙骑配备十几面塔盾  也不会耗费多少经费

  得到了特制的装备  暗黑龙骑们对机械虫群的杀伤力随之大增  全歼來犯的数万虫群  自身却沒有多大损伤  至于伤亡的普通战士和战争机械  那些都是可以损失的耗材

  不过从龙骑们凝重的眼神和不时会陷入的沉默可以看出  胜利來得并不轻松  事实上  当高能光束集束射來的瞬间  几乎每个暗黑龙骑都在怀疑合金反射盾是否能挡得住  那一刻  死亡的阴影几乎握住了所有人的心脏  阴影是如此浓郁  以至于到了现在  他们仍然无法感觉轻松

  在硝烟仍然弥散的战场上  约什.摩根端着一杯咖啡  正有些随意地走着  但是他眉宇间隐约笼罩着阴云  看着遍地的机械虫残骸  他身边除了换上军装的女秘书  就只有两名随从  其中一个还有些特殊  那头闪亮的银发在哪里都显得非常醒目  作为上将  这样的阵容似乎过于单薄了些  让人不禁为摩根的安全产生担心  但是了解内幕的人却是知道  或许整个龙城的人都死光  摩根都会是存活到最后的那一个

  在经过一个机械虫残骸时  那头本來静静不动、还在冒着烟的机械虫突然翻了个身  亮出腹部的高能光束发射器  钻石型晶体内光芒闪耀  眼看着一道酝酿已久的高能光束就要射出!就在这时  一只时尚优雅的高跟鞋突然落下  狠狠将它踩成了一堆再也不具威胁的零件  看着摩根将军和拉菲饶有兴味的眼神  女秘书很是可爱地吐了吐舌头  脚下却悄悄地碾了几碾

  约什.摩根失笑  摇了摇头  他的目光随即望向北方  喝了口早已冰冷的咖啡  问:“拉菲  你觉得接下來会发生什么  ”

  拉菲沉默了片刻  才说:“第一监狱  ”

  摩根有些惊讶  深深看了拉菲一眼  说:“我本來以为你只会战斗  沒想到还有些战略意识  不过  这真是你自己的看法  ”

  拉菲摇了摇头  说:“不  这是海伦让我告诉你的  注意第一监狱  那很可能是虫群的下一个目标  最好……是摧毁它  ”

  “那的确是个很有吸引力的目标  这点我同意  不过摧毁可不是个好主意  ”摩根微笑着  说:“这群虫子飞來飞去的不好捕捉  它们的数量又多到让人讨厌的地步  与其我们费事去四处捕杀它们  倒不如放块蜜糖  让它们都聚集过來  这样更容易消灭  不是吗  ”

  说着  摩根将空的咖啡杯交给了女秘书  意味深长地看了拉菲一眼  说:“更何况  摧毁了第一监狱  等战争结束后又要把你关在哪里呢  重建个监狱可是很贵的  而我们的经费有限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