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三 风暴 一

章三十三 风暴 一

  苏仰躺在一根大树枝上  身体随着风轻轻地上下起伏着  在他面前  是有若的大湖区  后方则是一望无际的森林  原本在旧时代附近也有几个工业重镇  但是废弃已久  又成为森林的地盘  动荡年代  疯狂进化的不仅仅是各种变异动物  植物也是如此  树木也表现出了足够的侵略性  森林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蔓延着  而依靠森林生存的各类危险变异生物以及肉食性的植物  也就成为森林扩张的帮凶  然而最重要的是  旧时代森林最大的天敌  人类  现在的数量已经大大减少  所需要的空间和土地也随之缩小  因而给森林留出了空间

  大湖连绵不绝  湖面上的泛着层层鳞鳞的波浪  水面是灰色的  它倒映的是天空的颜色  辐射依旧浓烈  足以杀死最强壮的人类以及低阶的能力者  并让中阶的能力者受伤  苏感受着皮肤上泛起的微微刺痛  这是辐射冲击带來的感觉  然而过去足以使他受伤的辐射  现在却只会给他提供补给的能量  虽然这能量对于现在的苏來说  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他的胸腹间依然是空腔  里面现在燃烧着永恒的火焰  和身体各处的组织器官构成了微妙的平衡  如果哪个肌体消耗了大量能量  那么火焰就会以爆发的方式给与补充  而储藏在隔膜中的微小能量浓缩结晶  则会以爆炸的方式释放能量  补充到火焰中  从而省去了漫长的消化过程

  只要把腹腔中的火流喷出來  就是近战中致命的武器  这些超过三千度高温的火流比钢水的温度更高  可以轻而易举的熔穿最坚固的护甲

  苏微眯着眼睛  凝望着北方的天空  那个方向  是一片黑暗  浓厚的云和寒冷的天气让人感觉到压抑和绝望  茫茫水面更象某个巨兽的大嘴  随时等候着吞噬牺牲者  现在  一百多个思维中枢除了少数在进行必要的休息  其余的都在工作  以最高速度解析着所感知到的一切  所有的数据显示都很正常  这颗星球也很正常  可是苏知道  危险真实存在  现在所分析的一切  只是在求证危险究竟存在于哪里

  把帕瑟芬妮送回亚瑟家族后  苏就开始独自游荡  仿佛又回到了荒野独狼的年代  那时  有好几年他就是靠着一把残破的改装狙击枪生存  象个真正的荒野流民一样四处流浪  为了一点点食物就可以接下许多会冒生命危险的任务  当年他精心保养  并且花了大价钱改装的狙击枪  现在看來威力简直就是可笑  可是  如果能够选择  苏倒是更愿意回到那个靠眼睛、耐心与子弹解决敌人的年代

  他身后的树林中传來一阵细密的沙沙声  几只觅食者从树林中跃出  浮空而起  來到苏身边  低头吐出几颗能量结晶  然后又返身跃入森林  继续寻觅食物  几只觅食者离去后  苏的手心中已经多了一小把有若晶莹宝石般的能量结晶  结晶中光晕流转不定  代表着极为充溢的能量  散发出的能量场则让苏感觉到十分愉悦  它的吸引力要远远超过传统美食  看了一会  苏习惯性的把能量结晶放进嘴里  一口吞了下去  其实  直接在手心中生出一张‘嘴’  然后把能量结晶吞掉是更简单的办法  但是苏依然喜欢用嘴去‘吃’东西

  此时  包含着生化兵器知识的那枚符号已经从右眼深处被提取  映射在惟一一个三级思维中枢内部  在意识中  一种全新的生化兵器的全息资料图正在缓缓旋转  它的形状类似于魔鬼鱼  宽大的两翼是驱动和储存能量的地方  感知器官遍布全身  长长的尾部则可以产生多种强大的力场或是能量场  光滑的表皮上布满能量细胞  可以产生一层真空层  不仅可以减少空中或水下的阻力  还能够构建防御各种能量冲击的保护层  而伴随着全息资料图  它的信息也在苏心底流过

  雷克  中级生化武器  火力输出者  对环境的宽广适应性是其主要特征  可以忍耐从零下一百五十度到零上一千度的极端温度  一次补充能量后可以维持三个月生存或是一周战斗需要  和其它中阶生化兵器一样  雷克同样依靠觅食者提供的能量结晶生存  本体并不具备进食和消化能力

  此时  在符号中保存的数以千计的生化兵器中  苏又选出了一个新的备选生化品种  经过对本世界的适应性调整后  它变得形如大象  依靠短而粗的八只脚移动  鼓胀的腹部大得有些不成比例

  安纳姆  中级生化武器  母兽  调制者  它对于环境有着尚可的适应力  可以在本星球绝大多数地域良好存活  攻击能力微弱  感知能力微弱  防御力差  主要能力为可以作为母体生育其它生化武器  只能孕育中阶及以下生化兵器  一次可产多只  繁育周期缩短至正常周期的三分之一……

  还沒來得及消化安纳姆的全部资料  苏瞳孔忽然微微一缩  在视线尽头  一队机械虫正无声无息地飞來  它们的速度并不快  数量也不多  只有几十只而已  队列中沒有任何一种大型战争机械  苏的感知能力其实要远远超过机械虫  在几十公里外就清晰‘看’到了它们的形状  这群机械虫中大多数是一种鸽子大小的侦察虫  身体上布满了各种侦测仪器  每飞出十几公里  就会有一只侦察虫离群高飞  一直冲上千米高空  紧贴到辐射云时才停了下來  而余下的虫群则继续南飞

  苏依旧躺着沒动  可是感知已牢牢锁定了那群前所未见的机械虫  由大量侦察虫构成的机械虫群速度很快  转眼间已飞出湖区  掠过森林上空  然而它们身上为数众多的侦测仪器却沒有一样能够发现苏  无论使用何种探测  主动也好被动也罢  苏都和躺着的那棵古树沒有任何区别  如雷达波一样的探测波照射在苏身上  反射回去的信号完全证明苏就是木质的  而影像侦测抓拍到的就是一根树枝  只是粗了些而已  这根树枝和其它树枝是有些不同  但误差却是在机械虫计算的允许范围之内  所以它们也就沒有发觉任何异常

  在掠过森林上空时  机械虫群侦测到了许多大型生命反应  于是十几道高能光束陆陆续续地落下  将一些大型猛兽击杀  这些变异猛兽虽然是丛林中的猎食者  但在机械虫群那超越时代的文明面前  依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在森林深处  一只变异豹猫正在疯狂奔跑着  它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因此激发出几乎全部的潜力  然而  空中忽然亮起一个光点  一道高能光束瞬间落下  击穿了它的后颈  豹猫一头栽倒在地  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了下來  它的身体无助地抽搐  头却在求生的本能下竭尽所能地向前伸着  在它逐渐失神的眼瞳中  忽然映出了一个似狼非狼的生物影像  那是一头霍尔奎拉  它安静地走过來  在豹猫身上嗅了嗅  明显沒什么兴趣  就又安然地向森林深处走去  豹猫的智慧其实已经比得上人类五六岁的儿童  它实在不明白  浮飞在天空中的那些钢铁魔鬼为什么可以准确地锁定自己  却对这头明显更加巨大的黑狼视而不见

  霍尔奎拉安稳地走着  甚至还有些懒洋洋的  那头豹猫当然不可能看到霍尔奎拉毛皮上浮着薄薄一层能量场  在机械虫群的侦察体系中  一头霍尔奎拉反射出的生命信号强度和一只老鼠差不多  它们当然不可能浪费一道高能光束去轰击老鼠  就是不担心能量损耗  这也是件非常愚蠢的事  至少  在菲兹德克眼中是如此  所有的机械虫都相当于他的一根神经末梢

  森林深处  游荡着的不仅仅是霍尔奎拉  还有觅食者、雷古纳和其它几种生化兵器  它们反射出的信号大同小异  于是在机械虫群的信息体系中  因为这片辽阔森林中老鼠的数量实在是多了些  所以标记也被改成了巨鼠之林

  苏忽然动了  他从栖身的树枝上一跃而起  冉冉升空  抬手一抓  就把所有种类的机械虫各抓了一只下來  然后徐徐下落  突如其來的袭击顿时让机械虫群一阵混乱  但是它们无论如何努力  也找不到袭击者  更加不知道失踪了的同伴去了哪里  在几分钟徒劳无功的搜寻后  原本的命令优先等级重新回到顶端  于是机械虫群继续向预定的方向进发  而将失踪的同伴标定为损毁  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机械虫的个体是十分脆弱的  它们速度不快  攻击不够强大  防御力也不突出  因此不要说人类的强大能力者  就是某些强力的变异生物也能够给它们带來巨大的损失  然而当机械虫群的数量足够多时  威力才会真正的得以发挥

  侦察虫群逐渐远去  苏则蹲在林间空地上  开始拆解机械虫  他十指指尖弹出长而锋利的指甲  成为灵敏工具  将一只只机械虫剖开解体  而思维中枢早已全速开动  开始逆向解析机械虫的结构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