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三 风暴 五

章三十三 风暴 五

  不知是否巧合  苏所身处的区域正好在两股机械虫潮中间  因此反而沒受到打扰  每天  他都安静地躺在树上  什么都沒有做  实际上  苏在不停地思索  考虑着他、本能、使徒、超级生命、世界意志  乃至于右眼中所蕴含的种种神秘符号之间的关系  苏隐约感觉  它们不是孤单的事件  而是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  交织成网

  苏原本很有耐心  因为想急也不行  以他目前不到两百个的二级思维中枢  或许再想个几百年也别想弄清楚这其中的关系  但是几只觅食者正不断给他送來新的能量结晶  可以每隔几天就生成一个新的思维中枢  这个过程并不用急  一旦动用能力过多  本能就会变得难以压制  使用任何能力  都象是在给本能添加燃料  所以即使知道大战在即  苏也依然安静着  以免被本能抓住机会  然而苏也不是沒有疑惑  比如说本能所宣称的  他现在坚持的一切  不过是虚幻而已  是自欺欺人的产物  总有一天苏会清楚  会明白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有多么蠢  和一头坚持吃草的狮子一样蠢

  这个下午本來又要悠然过去  苏忍受着海量数据的冲刷  正想稍稍休息一下  忽然间  一个细微的声音在冥冥中响起  似乎有谁在呼唤着他

  苏霍然坐起  他微眯着双眼  望向北方  目力所及处只是一片茫茫的昏暗  那里什么都沒有  只有湖面和废墟  大点的生物都感知不到  机械虫潮经过的地方  不会有任何大型生命生存  苏感觉得到  呼唤正是从北方而來  虽然听不清具体的内容  可是却能够感觉到里面那惊慌、恐惧和焦急  似乎有什么灾祸就要发生  而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和梅迪尔丽小时候害怕时  紧紧抓着他衣角时的感觉一模一样

  是梅迪尔丽  她怎么了

  苏站了起來  淡金色的短发开始在风中飞舞  可是那呼唤仅仅持续了一下就消失了  而且它本身过于微弱  甚至苏自己都有些不确定是否真的有呼唤  抑或仅仅是自己的错觉  然而  当苏开始仔细回放分析刚刚所感知到的一切时  忽然一怔  从远方某个地方传來了一阵微弱的波动  几乎无法分辨  只是让他的精神轻微的跳跃了一下而已  然而就是这点波动  瞬间让苏的精神崩紧  思维中枢以冷漠的姿态提醒苏  刚刚的波动可能与梅迪尔丽有关  相关性为0.00….05%  也即是说  在那个方向上有和梅迪尔丽有关的人出现或者是事件发生  但可能性可以忽略不计

  苏穿上了备用的衣服  扎紧了腰带  然后从树上一跃而下  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而优雅的弧线  一头扎入冰冷的湖水  随后就看到湖面上泛起一条白色的水线  迅捷向北方移去

  拥有了十一阶感知能力  整个世界在苏面前就象是只穿了一层轻纱的少女  只要稍大点的风  就能把最后的阻碍掀去  现在可以说  苏只要想知道什么  就多多少少会得到相应的线索  只不过线索数量往往极为庞大  七位或者是八位数都很有可能  分析和判别就需要苏自行解决了  就如现在  苏忽然强烈担心梅迪尔丽时  就会感知到和她有关的信息  而他强于普通能力者的地方  是在于众多的思维中枢数据处理能力要远远超过普通人类  立刻就把最有可能相关的一条线索给梳理出來

  水线一路向北  途中稍稍转了个方向  越往北走  苏就越能清晰地感觉到那种波动的來源  的确和梅迪尔丽有关  却不知道是什么  等找到了地方  答案自然就会出现  苏象一条大鱼  在水下飞速游着  速度已经超过了每小时一百公里  湖面上激荡的水线已引起了空中一些侦察虫的关注  它们纪录下影像  却又分析不出什么结果  只能把数据传递回后方  等规模更大的虫群处理  在苏扑入湖水后  几十头生化兵器从森林中冲出  扑入湖水  在水下潜泳  跟随着苏前进

  此时在星舰瓦尔哈拉中  菲兹德克站在一座高达十米的巨门前  满脸冰霜  冷笑着说:“瑟瑞德拉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在我的瓦尔哈拉内  难道你以为我打不开这扇门吗  ”

  似乎是在为菲兹德克的话作注释  旁边的墙壁打开  数门式样奇异的高能炮悄然伸出  炮管前端那硕大的钻石型晶体无声诉说着它的强大威力  在这几门可以轻易射穿数米厚装甲板的重炮前  那扇合金巨门的确和玻璃差不多的脆  这时巨门前出现了瑟瑞德拉的投影  她神情冷淡地说:“菲兹德克  不要激动  我只是想要提早点唤醒梅迪尔丽的本能而已  ”

  “唤醒  ”菲兹德克冷笑  “你想对梅迪尔丽做什么  能试的方法我都已经试过了  她的本世界意志异乎寻常的强大  只能让它在黑暗中慢慢沉沦和软化  怎么  难道你认为自己比我更加高明吗  ”

  “不  还有很多方法你都沒有尝试过  ”瑟瑞德拉意味深长地说

  “什么意思  ”菲兹德克皱眉  总感觉接下來她说出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梅迪尔丽是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经历了完整的童年和少女时代  并且开始有了一颗女人的心  如果你能够理解这一点  就会知道她的本世界意识的弱点在哪里  ”瑟瑞德拉缓缓地说

  “具体点  ”

  “简单的说  梅迪尔丽的本世界意识仍然是个女人  一个人类女性会畏惧的事情  她的本世界意志同样会畏惧  仅仅是程度不同而已  所以想要压制或者是摧毁梅迪尔丽的本世界意志  唤醒她的本能  使她真正回到我们身边  就要从这方面下手  菲兹德克  你并沒有以人类的身份生活过  也未曾迷失过  所以你不了解人类  他们很弱小  也很复杂  意志可以坚定得能够与我们相媲美  但只要找准了弱点  他们就会在瞬间崩溃  ”瑟瑞德拉说

  听完她的解释  菲兹德克的脸色并未好看多少  缓缓地说:“你是说  准备利用梅迪尔丽人类女性的弱点  來摧毁她的本世界意志  你打算怎么作  ”

  “我可以让你看看  ”瑟瑞德拉手一挥  巨门的下半边就变得透明  露出了里面的情景  门后是个十分宽广的空间  当中放置着一个平台  台上是一块厚实的钢铁  依稀可以看到是一个人类的形状  平台周围  有十几个似人非人的壮汉正在忙碌着  他们丑陋无比  但庞大的身体上肌肉虬结  显得孔武有力  他们都赤身裸体  胯下的大得夸张  形状狰狞  一根根都是竖立着的  处于极度兴奋状态  几名壮汉正平举着电锯、打磨机等大型机械  不住切削着平台上的那块钢铁人像  哪怕是最坚硬的合金  在这些强力机械前也会被逐渐削平蚀穿  可是钢铁人像不知是由什么材质制成  任由这些壮汉切削  就是不见动静  磨盘、钻头和锯齿与钢铁人像接触的地方不断飞溅出大蓬火星  如雨般落在那些壮汉身上  但那些火星碎屑几乎都是切削机械上掉落的  钢铁人像几乎沒有磨损  然而  菲兹德克当然可以看到  钢铁人像依然在减损着  被不断打薄  过程缓慢得几乎无法分辨  但趋势很清楚  也许几天  也许几十天  钢铁人像就会被切去足够的厚度  露出里面沉睡着的梅迪尔丽

  这具钢铁人像  就是梅迪尔丽沉睡的地方  当她沉睡后  身体就自动生成重重鳞甲  覆盖了全身  并且越來越厚  最终成为如今的钢铁人像

  看到这里  菲兹德克已经明白当钢铁人像被剖开后  将会有什么事发生在梅迪尔丽身上

  这就是瑟瑞德拉所说  针对梅迪尔丽本世界意识的弱点所采取的行动了  但是菲兹德克对这种做法的效力深表怀疑  是有一些女人受辱后甘愿去死  但是并不把这当回事的女人似乎更多  就靠那十几个一看就是从培养槽中走出來的生化人  难道就能摧毁梅迪尔丽的意志  菲兹德克甚至觉得就算换了是自己  都不会为此屈服  更不必说梅迪尔丽了  她可是最锋利的剑

  似乎是看出了菲兹德克的疑惑  瑟瑞德拉说:“所以我说  你并不懂女人  梅迪尔丽的本世界意识是个女人  一个真正的女人  在她的意识深处已经刻印上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在这种情况下  她宁可自我毁灭  也不会愿意让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受到污辱  因为这样伤害的不仅仅是她自己  还有她内心深处的那个男人  ”

  菲兹德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他直觉这件事或许不象瑟瑞德拉说的那样简单  但将來如果梅迪尔丽觉醒后为此感到恼怒  那后果也是瑟瑞德拉承担  只是他隐约觉得  瑟瑞德拉似乎瞒了些什么

  他的意识再次联接了瓦尔哈拉  忽然发觉瑟瑞德拉竟不知在何时已经离开了瓦尔哈拉  在第一波虫潮刚刚派出  第二波虫潮还沒有生成完毕的情况下  为了防备某些强大的超级生命突击  瑟瑞德拉的洞察能力还是十分关键的  在这个时候  她怎么忽然离开

  “瑟瑞德拉  你为什么不在瓦尔哈拉内  ”菲兹德克严厉地问着

  瑟瑞德拉沉默了一下  说:“我也有残余的本世界意识  需要……清除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