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四 曾经 一

章三十四 曾经 一

  残余的本世界意识  这个回答让菲兹德克感到十分意外  也有些不安  他第一时间想到了曾经在瑟瑞德拉身体上浮现  却为他所刺死诛杀的那张少年的脸  按照常理说  瑟瑞德拉不应该为此记恨  因为她已经觉醒了  在觉醒之前  作为本世界生物的一切记忆和经历  对使徒來说就象一场梦  无论发生过什么  既然已经醒來  就不应该再在意

  道理如此  但菲兹德克还是会感觉到隐约的不安  他定了定神  意识再次联接到所有的机械单位上  于是看到了瑟瑞德拉

  瑟瑞德拉一身黑色劲装  正稳稳站在一艘母船上  向着东南方向疾飞  在她身后  十几名人形壮汉同样站在母船上  个个脸色冷峻  缠绕在左臂上的铁链让人望而生寒  那是瑟瑞德拉制造的血肉傀儡  只会服从于她的意志  而瑟瑞德拉自己的体型已经缩小到两米左右  看上去几乎就是一个美丽而冰冷的人类女人  和脚下那艘近百米长的母船比起來  她小得几乎可以忽略  但只要稍有能力的人看到她  却会觉得渺小的是那艘母船

  “瑟瑞德拉  你最好立刻回來  ”菲兹德克皱眉喝道

  “你沒有资格命令我  ”瑟瑞德拉冰冷回答

  菲兹德克怒意勃发  立刻命令她和血肉傀儡所立足的所有母船自毁  命令发出  却似石沉大海  同样身为使徒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能力相差无几  她或许不能如菲兹德克一样控制千万级的舰队  但要把十几艘母船的控制权从菲兹德克的手中夺下  还是件很轻而易举的事

  瑟瑞德拉的小型舰队全速向东南方飞行  途经区域大半是经过机械虫潮清洗过的‘干净’地带  完全看不到任何的大型生命  四百多公里的直线距离  在母船的全速飞行下仅仅用了二十分钟  当母船悬停后  瑟瑞德拉以跳水的姿势一跃而上  头下脚上的向大地俯冲而下  这可是五百米的高空

  行将落地时  她一个翻身  双足落地  强横的身体将巨大的冲力尽数传入地面  冲击力在她落足处翻起一圈土浪  向四周延伸  直到数十米外方才平息  在土浪波及的尽头  站着的两名衣着普通的男人虽然距离土浪末峰还有数米  人却诡异地从地上飞了起來  而在空中时他们的身体就发生种种不自然的扭曲  鲜血不断从口鼻中涌出  等两个人摔落在地时  身体连抽搐都沒有  看來在飞起前就已经被震死

  两具尸体身后  是一座已有些破败的院落  他们看样子是守门人

  院落很普通  占地虽然不小  可里面只有一座主楼和几排附房  就象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农庄  然而能够用六阶能力者作守门人的  又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农庄  院落的正门是两扇黑漆镂花铁栅门  平凡得甚至有些土气  在一侧的水泥门柱上挂着块铭牌  上面写着斯塔姆农庄的字样

  了解内幕的寥寥几人却知道  斯塔姆正是贝布拉兹在血腥议会建立初期时所用的名字  斯塔姆农庄  也即是血腥议会第一监狱

  这里关押的都是最危险的囚犯  每一个放出來都会在北大陆掀起一番风雨波浪  当然  这只能发生在血腥议会之外  要在血腥议会内闹事  不说蜘蛛女皇  即使仅有贝布拉兹也足以将他们再次丢入监狱

  然而有一个人是例外  而他  就被关押在这座监狱的最深处  知道他在这里的人  却还不超过5个

  两名守门人死后  庄园中响起原始而苍凉的钟声  七八个人从主楼和侧方的附楼中冲出  他们虽然穿着普通的仆役、女傭或是厨子的装束  然而那强大的气息却暴露了能力者的身份  他们的表情冰冷而僵硬  看到和普通人类明显有异的瑟瑞德拉  他们也沒有分毫惊讶  而是瞬间分开  成扇形包抄上來  甚至有一个瘦小的女人身形一阵模糊  然后就此消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风突然大了

  一个身高接近三米的巨人从空中落下  巨大的冲击力让大地震颤  也让他的双腿深深插入地面  但是他只是双膝深深一弯  就定住身体  显示了极为恐怖的力量  巨人落地时的震波向四面八方扩散  一个模糊的身影立刻从阴影中浮现  正是刚刚进入潜行状态的女人  她脸色惨白  嘴角还在渗着血丝和泡沫  这下震荡冲击已经让她受了不轻的伤  她的反应也极为迅速  立刻一跃而起  扑向前方建筑物的阴影  只要冲入阴影  她就能再次潜行  可是她刚跳上半空  身体就骤然凝停  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女人的头  她的表情顷刻间扭曲  却又叫不出声來  那名利用震波将她从潜行中冲出的巨人又伸出另一只手  抓住了她的腰  女人很瘦小  因此纤细的腰身完全可以被巨人的手掌一把握住

  巨人双手一绞  女人的身体立刻扭曲成极不自然的样子  然后象快破布一样被丢下  整个过程中  巨人脸上都沒有任何表情  但是眼中却有嗜血的光芒

  大地接连震颤着  一个个巨人从天而降  仅仅是震波就让冲出來的守卫们东倒西歪  甚至有一个躲避不及  头肩被一只巨大的脚掌生生踩在脚底  血疯狂从脚底涌出  那个巨人却似浑然不觉  而是左右张望  寻找着新的猎物  可是结果让他失望  庭院内的十几个巨人都在寻找着的新的猎物  而那些从楼里冲出來的守卫们均已变成了尸体  并且残缺不全  一名明显高大些的巨人走到大门前  伸手随意一抓  就将黑铁铸成的院门整张撕下  抛在一旁  然后单膝跪地  等待着瑟瑞德拉的到來

  瑟瑞德拉缓步走进庄园  眼角微微抽动  表情十分复杂  她手一挥  血肉傀儡们即刻分散开  扼守住了庄园的各个要点  而瑟瑞德拉自己则走向主楼  血肉傀儡们都有三米左右  体型过于巨大  很难挤进主楼那些为人类所设的走廊和过道

  迈进大门后  一个身着管家装束的老人正站在那里  宁定的看着瑟瑞德拉  手中那把银色的袖珍手机象个工艺品更多过杀人工具

  “这里是私人领地  不欢迎外來人  但是  你现在想离开也已经晚了  ”老人扬了扬手中的手枪  枪口喷出微弱的蓝火  两颗子弹却以超过千米的初速从枪出  准确无误地射向瑟瑞德拉的双眼  手枪的后座力大得不可思议  但是老人的手非常稳定

  瑟瑞德拉双瞳深处泛起一片金黄  随后化成猛烈的光芒  就如同两道火焰从瞳孔中喷出  银质合金的子弹速度骤然慢了下來  在金色光芒中挣扎着前行  却在半途中就变形扭曲  最后化成两团液态金属掉落

  看到这一幕  老人的瞳孔急剧收缩  他狠狠扣动扳机  枪口再次喷出蓝火  一颗子弹避开金芒火焰的范围  射向瑟瑞德拉的上唇  那里虽然不是要害  却也能造成足够的伤害  这一次  子弹结结实实地射中了瑟瑞德拉的人中  却如同击中钢板  变形、掉落  而她那性感的嘴唇却不要说破损  连泛红都沒有

  这颗子弹  可以射穿一厘米的均质钢板

  老人的脸色骤然变了  他停顿了一下  扔下手枪  一声沉闷的低吼  身体猛然膨胀  飞速生长的肌体组织转眼间撑烂了做工精致的燕尾服  一眨眼间  老人已经变成了肌肉狰狞的壮汉

  瑟瑞德拉的目光终于落在老人身上  并且难得地停留了一下  对她來说  在这种小虫子身上花这么多的时间  已经属于十分浪费了  在瑟瑞德拉的目光落在身体上的一刻  老人忽然脸色剧变  随后脖子上的青筋贲起  显得正在运使着全身的力量  可是他叫不出來  也动不了  在瑟瑞德拉的注视中  他的身体缓慢浮上半空  老人的眼中闪过决然  身体再次膨胀  表面的血管则一根根破裂  爆出了团团血雾  他已在运用超出自己极限的力量  可是瑟瑞德拉的目光就象是无形的牢笼  封锁了他的一切行动  就是最后拼了生命的爆发  也只是让手脚微微的动了动而已

  瑟瑞德拉看着老人  缓步走过他身边  随手握住他的脑袋一扭  喀嚓一声  老人的脸就转到了后背的方向

  通的一声  老人失去生命的身体摔在地上  仍然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瑟瑞德拉却已向大厅的尽头走去  根本沒再回头向老人的尸体看上一眼  这只是只小虫子而已  不值得更多的关注  就算这只小虫子是第一监狱的典狱长  就算他拥有八阶的力量  也仍只是个虫子而已

  大厅尽头本是通向楼上的楼梯  在楼梯后则是通向后院的小门  但是推开后门  却是一条弯曲向下的通道  幽深得象沒有尽头  不知通向多深的地下  瑟瑞德拉沒有分毫的停留  直接沿着通道走下  好象对这里十分熟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