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四 曾经 二

章三十四 曾经 二

  通道深不见底  盘曲往复  并且不时分岔  复杂得象一座迷宫  而且迷宫中必不可少的陷阱机关自然也有不少  这是一个恢宏而浩大的工程  不知最初是做何用途  现在则显得陈旧  并且许多设施因为缺乏维护而损坏  即便经过了悠久的岁月  能够使用的机关依旧不少  在关键地方更有些血腥议会添加的新时代机关  威力是成倍提升  可论构思巧妙  却比旧时代有所不如

  可是瑟瑞德拉行走在黑暗的通道中  大步前行  双瞳中的金色火焰喷射出一米多远  照亮了整段的通道  机关也好  陷阱也罢  都在金色光芒的照耀下无所遁形  然后纷纷爆炸损毁  一路行來  瑟瑞德拉伴随着轰轰隆隆的爆鸣  只在身后留下片片闷烧余烬

  本是艰难凶险的路  硬是被她踏成了坦途

  终于  通道到了尽头  前方是一间间被分隔着的牢房  几乎每间牢房上都挂着一个铭牌  有些锁着  有些打开  通过打开的牢门  可以看到牢房中多半有着一具或是几具白骨抑或干尸  瑟瑞德拉的目光扫过一个个名牌  上面的名字在她心中多少能够荡漾起一些涟漪  里面有许多震动人心的名字  虽然是以人类的标准  但即使换成瑟瑞德拉的评价体系  他们也脱离了虫子的范畴

  在一个名字前  瑟瑞德拉初次停下了脚步  名牌上刻的很简单  只有朱莉厄斯一个名字  而沒有姓氏  也沒有罪行  更沒有其它资料  不过吸收了瓦尔哈拉资料库的瑟瑞德拉  却知道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名字  朱莉厄斯  这个名字属于一个女人  但人们更多记住的却是她的绰号  血腥玛莉  牢房的门是开着的  里面却沒有尸骨  什么都沒有  完全是空的

  血腥玛莉曾经有过辉煌  也有着悲怆的历史  但她曾经创造的苦难与辉煌  在瑟瑞德拉眼中都不算什么  可是不知为什么  她却在这个名字前站下  并且站了整整半分钟  她所有的思维中枢都在高速运转  试图从海量的资料中寻找出会对血腥玛莉产生兴趣的原因  可是资料的数据太过庞大  可能性又过多  需要处理的量显然超出了瑟瑞德拉的能力  她摇了摇头  沒有再深想下去

  在离开时  瑟瑞德拉眼角的余光又看到铭牌下方有一行小小的注释  那是血腥玛莉逃跑的时间  就以她的能力  能够从这里逃跑  瑟瑞德拉不由得对朱莉厄斯更有了些兴趣  她在心中略一计算  就知道了血腥玛莉逃亡的时间大约是在十七年前  可是直到金色的光芒照遍了牢房的每个角落  都沒有发现异常  也沒有找到任何线索  这可非同寻常  要知道  在瑟瑞德拉的洞察能力下  沒有任何有价值信息被忽略的可能  这只能说明  或者是时间太久  所有的线索都已湮灭  或者是下手救人的那个家伙太厉害  厉害到不留下一丝痕迹的地步  前一种的可能性不大  然而后一种同样如此

  瑟瑞德拉摇了摇头  沒有再往深想  这并不是她來此的目的  她继续向前  快到大厅尽头的时候  又转过头  目光在一个名字上停留了一秒  拉菲.冯.克罗斯特  也是一个脱离了虫子范畴的名字  晋入到了老鼠的层次  仅此而已

  瑟瑞德拉终于站在最后一间牢房前  牢房的门是紧锁着的  里面的人还活着  铁门很厚  锁也足够粗笨  但是和里面的人比起來  牢门其实脆弱不堪  只要愿意  他随时可以砸烂这扇门  甚至整个第一监狱  可是  许多年过去了  他却一直呆在这里  直到现在  瑟瑞德拉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站在牢门前  瑟瑞德拉却似无法再往前迈出哪怕是一小步  她伸手  轻轻抚摸着铭牌  似乎要将上面的每个字符都刻印在心底  明明只要轻声呼唤  牢中的人就会听见  可是她却只是抚摸着名牌上的每一个字

  这个时候  瑟瑞德拉是安静的  也是温柔的

  似是感觉到了什么  牢中响起一个低沉粗豪的男人声音:“是谁  ”

  听到男人的声音  瑟瑞德拉手轻轻一颤  无意之间在铜制的名牌上留下几个深深的指印  她放下了手  想要敲门  手举在半空中  却始终敲不下去  只是这样一來  名牌终于露了出來  虽然多了几个指印  却还能够勉强看清上面的名字

  顾萨格拉布

  第一监狱的守卫可以说严密  也可以很松驰  守卫的数量不多  能力也不够强  当然  那是以内战后的标准來看  在内战发生之前  恐怕就是三大豪门想要劫掠第一监狱  也得倾巢而出才行  而让人不敢染指第一监狱的最大威慑  却不是这些守卫  而是贝布拉兹  以及他身后那片巨大的阴影  蜘蛛女皇

  苏站在第一监狱的正门前  微眯着眼睛  正用心看着这座看似普通的庄园  现在的第一监狱一点都不普通了  铸铁的院门歪曲着扔在一边  大道两旁是两具守门人扭曲的尸体  庭院中更是一片血腥  满地的尸体碎块  死状各异  十几个血肉傀儡分散站在各个部位  它们或迟或快地转头  逐一望向苏  妖异的血色瞳孔中全是冰冷的杀意

  一共十一个人  和十七具血肉傀儡  苏的意识中瞬间掠过了两组数字  看到那些巨人的同时  血肉傀儡这个名字就瞬间流过心底  同时浮现的还有它们的许多特性和功能  虽然还沒有到极致  但也细致到了超出全景图能力范围的程度  而且  从血肉傀儡身上  那种种熟悉的感觉又再次出现  仿佛已经知道它们几十  甚至上百万年一样

  “又是熟悉的人啊  ”苏暗自在心底感慨着  他的目光并沒有落在一具具缓慢逼來的血肉傀儡上  而是整体打量着庄园  在他的眼中  庄园之上  似乎有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正盘踞在那里

  再次看了看那其实并不存在的蜘蛛阴影  苏笑了笑  开始向庄园内走去  他并不想与它为敌  也不会与它为敌  既然不是敌人  也就沒必要太过顾忌  这一点  相信蜘蛛女皇也会明白

  一道疾劲的风从侧后方袭來  还带着噼噼啪啪的细碎炸响  这是极度强大力量所产生的异相  瞬间超越音速的一拳  其恐怖无论怎样形容都不为过  几乎超越了血肉之躯所能达到的极限  苏不用回头  就感知到一头血肉傀儡如同鬼魅般闪现到自己身后  瞬间爆发出非血肉之躯所能发挥的力量  一拳向自己砸下  单以力量而论  这一拳上的力量已经超过了九阶力量强化者  只不过是单纯的力量  而沒有其它附带的效果

  苏身体微微一侧  手肘飞起  在血肉傀儡的巨拳下方一撞  肘拳相击  立刻发出沉闷的声音  苏现在力量比血肉傀儡只强不弱  这一砸立刻让血肉傀儡失去了平衡  一拳冲天而去  苏已经贴上了血肉傀儡的身体  右手抓住它的左拳  竟然与体型巨大的对手开始角力  血肉傀儡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声  身体表面块块暗红色的坚硬鳞片舒张  露出下面粉色的新肉  一瞬间  它的体型又增大了三分  数以百吨计的力量压向苏那瘦小的身体

  苏的手一翻  血肉傀儡的手臂立刻被扭得笔直  然后喀嚓一片细密的响声  内里的骨骼竟被生生拧断  不管血肉傀儡的狂吼  苏把它一把举起  重重砸在地上  然后一脚踩烂了它的头

  他从血肉傀儡身上撕下一块肉  在鼻端轻轻嗅了嗅  果然是十分熟悉的味道  更有许多讯息浮现

  血肉傀儡:高级生化兵器  依所处世界环境而自行改变适应形态  中等智能  中等战斗力  能力包括爆发、闪移、咆哮弹、高级防护力场  等等  特性:可复制

  然而读到血肉傀儡那一串长长的能力清单  苏却显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在他的记忆中  血肉傀儡的能力清单本來应该长上几倍的  它可是高级生化兵器  残缺的能力清单只能说明一个问題  那就是制造它们的主人此刻也沒有完全复元  血肉傀儡突出的不是能力  而是特性:可复制  苏知道  在它们主人的手下  这些血肉傀儡可以在瞬间被复制出來  等同于重生  这和生化兵器的分裂并不相同  自我分裂增殖会有微小的差异  在几百甚至十几代之后就会损失掉许多特殊的能力  而复制  顾名思义  是完完全全的保留所有的细节和能力  无论是经过多少代  都不会有所改变

  不过  最重要的是  苏在血肉傀儡身上嗅到了梅迪尔丽的气息

  气息十分微弱  也许它只是看到过  或者听到过关于梅迪尔丽的只言片语  但这就足够了  这说明  它们的主人  某位使徒  应该有梅迪尔丽的消息

  苏脚下的血肉傀儡还在不断挣扎着  力量越來越大  一点也不象重伤的样子  苏知道  血肉傀儡沒有要害部位  头部只是集成一些感知器官的部位而已  想要杀死它们  必须砸成肉糊  才能打断它们再生的过程  除此之外  苏并不是沒有办法对付它们  只是需要花些时间

  体型太小  能力受限  本能又在提醒苏  在它看來  已经是时候长到至少十米了  这是下限  只要不超过五十米  苏目前的进化程度都是足以支撑的

  对于本能的声音  苏从來都是忽略的  他忽然横移数米  在烈风中  另一个血肉傀儡双拳砸下  当然沒有砸中苏  却把地上受伤的同伴半身砸烂  受伤的血肉傀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  就能够恢复  但是至少在几个小时内已经无法行动了

  苏开始奔跑  如一道残影从众多血肉傀儡间掠过  它们的巨拳每每擦着苏的发梢划过  激荡的烈风则让苏的肌肤感觉到些微的刺痛  然而它们最多也只有挥出一拳的机会  一击落空后  苏已然消失在庄园主楼的大门内

  所有的血肉傀儡瞬间围拢  将庄园主楼重重包围起來  却沒有一只敢于靠近到三米之内  它们的体型太大  进不去大门  一旦破坏了主楼建筑  等于给瑟瑞德拉制造障碍  所以瑟瑞德拉给它们设下了一个禁止区域

  血肉傀儡并非沒有智慧  相反  它们的智慧比绝大多数的人类要高得多  在星舰上  血肉傀儡甚至可以代替一只舰队的指挥官  所以在简单判断了一下形势之后  它们立刻给瑟瑞德拉发出了紧急警报  并且附带了所有和苏战斗的资讯

  警报已经传了出去  却沒有任何回应  它们都感知到了主楼后厅的通道  但是通道内的黑暗如有生命  隔绝了一切感知  讯息进入黑暗  就此再无声息  也不知道是否送达  血肉傀儡面面相觑  但除了一次次加大警报的功率力度之外  再沒有其它办法

  进入主楼后  苏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老人  然后瞬间就在意识中还原了他临死前的情景  一个八阶的能力者  放在暗黑龙骑中甚至都足够当上将军  享受这个时代难以想象的丰沃生活  他却甘心守在这里  苏摇了摇头  心底略生感慨  如果在内战前  老人如此坚持会让人由衷敬佩  因为那个时候八阶能力者绝对是强者的等义词  可是持续时间不到一年的内战却改变了一切  战争虽然结束  然而能力者们就象吃足了料的老鼠  开始一窝窝的涌现

  和旧时代相比  新时代就是疯狂的年代  然而若以内战划分  就又会发现  内战前的世界至少还是理性的

  血腥议会的内战  就象给本已足够兴奋的世界再加一剂强力猛药  让它开始更加疯狂的运转  种种限制着能力者的无形锁链  似乎都已断裂  现在再也不必象几十年前那样  要小心翼翼地计算进化点  不停地寻找符合自己需要的能力  现在  只要杀几个人  随便什么人都能开启能力

  只要杀几个人而已  沒有人的话  杀点别的什么也行

  如此简单  如此疯狂

  苏一边想着  一边走入幽深的通道  现在为数众多的思维中枢足可以让他在全力战斗同时  再开几十个杂七杂八的念头  从血肉傀儡身上的讯息得知  在通道深处的人也是苏的旧识  曾经和他在精神世界中展开一番生死搏斗的女人  也正是那一次的战斗  让苏第一次对自己的未來产生了怀疑

  瑟瑞德拉  洞察之使徒  可能是猎物  也可能是猎人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