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四 曾经 三

章三十四 曾经 三

  暗色的通道逐渐向地底深处延伸  几步之后  苏就逐渐隐入了黑暗  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  道道感知反复掠过通道  触及到苏的身体时  就如流水向两边分开  再在苏身后合而为一  就这样  苏就从瑟瑞德拉的感知中彻底消失

  洞察之使徒  和苏一样在感知域的能力极为强大  从这一刻起  两个感知域方面的绝顶强者已开始争斗

  苏开始加速  如一道拉得长长的阴影  瞬息间已在百米之外  象现在这样完全屏蔽瑟瑞德拉的感知  只能是短时间的状态  当瑟瑞德拉相应调整感知方式  或是苏逼近到瑟瑞德拉一定距离之内  就会被她感知到  而那时  也将是苏发起最猛烈突击的时刻

  在关键时刻借助本能的力量  苏知道自己就能够触摸到感知域十二阶能力的边缘  前知  在安息地时苏已经体会过它的强悍无伦  以此能力  原本战斗力偏弱的感知域能力者已能与类法术、格斗域的强者并列

  而瑟瑞德拉  如果苏的记忆沒有错  她拥有的将是感知域中第二个十二阶能力  完美复制  和前知不同  复制更需要十阶以上的灵能域和类法术域能力支持  更多的前置要求  往往意味着更加强大  但也并非绝对

  前知对完美复制  感知域中仅有的两个十二阶能力的对决  胜负仍然未知

  闪入监狱最深层的瞬间  苏看到瑟瑞德拉刚刚回头  脸上闪过一抹愕然  在她身旁  站着一个比她还要高大的男人  他肌肤黝黑  所有的棱角都硬得如同是黑铁铸成  凌乱的胡须有若根根竖立的钢针  从外表看  他就象一个脑袋里都长着肌肉的猛男  然而那双瞳孔却深不见底  闪动着洞悉人生的光芒  当他的目光也落到身上时  苏竟然从肌肤上感觉到丝丝炽热

  这人男人是谁  他很强  非常强  可是苏却从记忆中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

  苏双眉微皱  踏前一步  躬身踞地  就此一动不动

  瑟瑞德拉瞳孔骤然一缩  盯着苏狠狠看了一眼  这才转过头  和身边的男人低声说着什么  表面看來  她好象完全沒有将苏放在眼里  可是三个人都很清楚  自苏出现的一刻起  瑟瑞德拉身体内能量流转的速度就恒定下來  再沒有任何变化  对能力者而言  身体内能量的流动才是动手的前奏  所以从苏出现时  瑟瑞德拉已经等于在同苏对峙了  至于她身边的男人  身体内的能量则处于接近于静止的状态  他的力量十分特殊  凝聚而粗糙  如钢似铁  充满了凛冽气息

  三人间已处于微妙的平衡状态  任何一方能量流动稍有变化  就是一场激战的开始

  “跟我走吧  ”这不象是瑟瑞德拉会说的话  却的确从她口中说出

  男人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不可能的  我如果跟你走了  你就永远不可能成为完整的使徒  而且  我也走不了  ”

  “做不成完整的使徒也沒关系  ”在苏到达之前  看來瑟瑞德拉已经劝过男人  却沒有成功

  “有关系的  ”男人叹了口气  深深地望着瑟瑞德拉  说:“使徒是永恒的生命  你们有无尽的时间  我是人类  生命有限  就算能力同样达到了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十二阶  我的生命也不是沒有尽头  所以  我们注定了不是一类生命  而且  你就能放弃那些数十万年來共同战斗过的伙伴吗  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而沒有完全觉醒的你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如果……如果你完全觉醒  那也不会再觉得这段经历珍贵  我们共同生活过的时光  对于永恒的生命而言  就如同一个短暂的梦境  醒來后最多会觉得有些回味而已  不感到愚蠢和厌烦就不错了  ”

  “这不可能  ”瑟瑞德拉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男人的苦笑更加明显了  他叹了口气  说:“不是可能  而是必然  你说已经找到了一位曾经的同伴  那么……我们的孩子呢  别告诉我他还活着  ”

  瑟瑞德拉一窒  沒有就这个话題再说下去

  男人也沒有再继续这个话題  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说:“我不能走  蜘蛛女皇不会让我离开的  ”

  “蜘蛛女皇  她有什么本事不让你离开  我们现在就走  只要把眼前的这个麻烦解决掉  就可以走了  ”

  “沒有那么简单  ”男人的笑容越发苦涩  脸上的皱纹深得象刀刻出來的一样

  “是沒有那么简单  ”这次说话的是苏

  他已经从瑟瑞德拉身上清晰地感知到梅迪尔丽的讯息  而且这一丝残留的讯息绝不让人愉快  苏本意是想把瑟瑞德拉拉入精神世界的战争中  虽然瑟瑞德拉已经觉醒了使徒的大半本能  但是在精神战争中苏仍然有一半胜利的把握  对付使徒  别说有一半的把握  就是只有一成的把握都应该向前冲了  然而苏沒有想到监狱中会出现一个男人  还是如此强悍的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來的气息  比之奥贝雷恩甚至犹有过之  在苏与瑟瑞德拉的战斗中  他已经不仅仅是可以决定胜负的因素  而是完全足以鼎足而三

  而且从刚才的对话中  男人已经表露出了和瑟瑞德拉最紧密的联系  这绝不是好事  意味着苏最初的计划已经夭折  如果苏和瑟瑞德拉卷入精神战争  必然不是短时间的事  那时这个男人只要走过來简单一击  就可以切了苏的脑袋

  果然沒有捷径  苏想着  他胸腔中的能量早已燃烧  炽热到临近爆炸的程度  而瞳色则从碧色不断转深  最后则是几乎近于黑色的墨绿  瞳孔深处  属于人类的情绪波动已近全部消失  剩下的只有空寂和冰冷  在这一刻  本能已经与苏融为一体  再也难分彼此  苏沒有压制本能  本能也沒有借机夺取身体的控制权  生死大敌当前  双方都明白  只有先行诛杀了瑟瑞德拉才有后面的故事

  整个世界在苏的眼前崩解  幻化成无数的数字  然后重新组合成原本的世界  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了  苏可以把握它最细微的变化和流向  一切的一切  无论巨细  都在苏的心中衍化  当一个生命能够计算出周围世界的一切可能走向时  它已接近了真正的预知未來  因为历史的每个分支出现时  就能知道它必然的结果

  这就是前知  一种计算能力已达极致的恐怖能力

  在计算能力沒有耗尽的时间内  在能够覆盖的范围  拥有前知能力的人就是上帝  就是万物的主宰

  所以苏起身  大步向前  三步已走到原本的空中  一拳向面前的空气砸出  他的拳头沒有落空  出拳时面前还是空荡荡的一片  挥舞到一半时前方已出现男人那张棱角鲜明的脸  苏的一拳狠狠砸在男人的脸上  把如山峦般的鼻子完全砸回颅腔  巨大的冲击力还让男人飞了起來  完完全全嵌入牢房的墙壁内

  “真他妈的够重  ”苏自己的意志在心底抱怨着  男人的身体看上去并不如何恐怖  可是体重却超过了五吨  真不知道他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构成的  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密度  说是钢铸的也不为过  不过苏现在接近十阶的力量  想要砸飞一个五吨重的物体  还不算太吃力  但要把人砸进墙壁里也还是不容易的  因为墙壁是极为坚硬的青岩砌成  比之钢铁也相去无几

  一击得手  苏更不迟疑  直接向男人冲去  拳锋上更是突出一根短而锋锐的骨刺  上面闪动的深绿光芒是剧毒的标志  如今的苏  沒有人愿意碰触他的毒素  无论顾萨格拉布还是瑟瑞德拉  都是如此

  瑟瑞德拉一声尖叫  双手挥扬  整个地下空间的光线骤然暗淡  在极为强大的力场下  所有的景物都发生了扭曲  这并不是对视觉的干扰  而是真实的物质在产生扭曲  瞬间  苏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重了将近十倍  有向下坠去的感觉  然而这早已在苏的计算之内  踏地的脚运力  就已抵消了新增力场的阻碍  甚至连反重力力场都沒有开启  和顾萨格拉布不同的是  苏现在的身体极度轻质化  仅有二十公斤  就是瑟瑞德拉把重力增加到一百倍  也对他沒什么影响

  苏的一拳全然未受影响  向顾萨格拉布砸下  饱含生物毒质的骨刺也越伸越长  虽然不知顾萨格拉布的具体体质  但是苏所分泌出的生体毒质可以直接在基因层面切断基因链  药效比普通的基因崩解毒素要强上数百倍  就算顾萨格拉布拥有十阶的防御  也抵御不住这种毒质

  瑟瑞德拉双瞳中泛起金光  两束炽烈之极的光线脱目而出  照射在苏的后背上  如果苏执意进攻  任由金色光芒在自己的背后停留  那么就会被光线洞穿  所以苏不得不横向闪移一步  避开了瑟瑞德拉的目光  而在最后瞬间  骨刺骤然伸长  尖端仍然击中了顾萨格拉布  虽然不是全力一击  但只要被划破一点表皮  顾萨格拉布的结局就不会好

  骨刺划中了顾萨格拉布的大腿  然而喀嚓一声  尖端竟然碎裂  碧色中闪耀着点点荧光的毒液溅在他身上  瞬间蚀穿了囚服  一接触到肌肤  就泛出大片大片的细碎泡沫  狠命向内蚀去  可是顾萨格拉布的肌肤如铁  苏的生物毒质并不以腐蚀见长  所以根本沒能侵入他的身体  也就沒有发挥作用  话虽如此  却若是真的钢铁  这一滴生物毒质也能蚀出几个坑來  顾萨格拉布的防御力要远远超出苏此前的判断  肯定在十阶以上

  苏微微一怔  这可不是‘前知’给出的预见  但就如前知所预见  瑟瑞德拉的金色目光收束不住  直接照耀在顾萨格拉布身上  光芒所蕴含的能量可以熔蚀各种最坚固的合金  而顾萨格拉布被苏重击  一时还无法自如行动  肯定躲不开

  光芒照射在顾萨格拉布的胸腹之间  却沒有发生预见中的误伤  他的囚服在高温下燃烧  但是金色光芒却在他的身体上镀上了一层暗金色的光泽  让他看起來有如铜铸的战神  顾萨格拉布活动了一下手脚  从嵌入的墙壁中挣脱  跳在地上  他双手在一起握了握  指节间竟响起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该死  就知道沒那么容易  ”苏诅咒了一句  迅速绕到顾萨格拉布的另一侧  用他的身体挡住瑟瑞德拉的视线  然后一拳向他柔软的腰肋砸去  他的拳锋上仍然突起一根骨刺  这次却只有几厘米长  只有短硬如凿的骨刺  才有可能凿穿顾萨格拉布的钢铁身躯  苏的速度极快  顾萨格拉布还沒來得及转头  已被苏近身  然后就感觉肋下微微刺痛  他一声低吼  右肘横挥  这下攻击苏也无法闪避  只能抬臂和他硬碰一记

  一阵沉闷的声音即刻回荡在整个地下监狱  几个倒霉的囚犯听到震音后即刻倒地不起  暗色的鲜血不断从口鼻中涌出

  苏若在水面滑行  迅速退后  顾萨格拉布则被巨大的反冲力撞击得再次离地飞起  一头撞裂了天花板  对拼之下  苏其实吃了点小亏  他的力量较之对手还有差距  这是整整一阶的距离  十阶与十一阶力量的对决  如果不是苏的身体结构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优化  这次就会身受重伤

  十一阶的力量和十一阶的防御  苏不由得皱眉  如此猛人  怎会在血腥议会中毫无纪录  又怎会被关押在这里  甘心当一个个默默无闻的囚犯  至少在苏的记忆中  血腥议会中除了化身为超级生命的贝布拉兹  以及蜘蛛女皇  还沒有一个人能够压制眼前这个男人

  必须弄明白他的能力

  在后退的过程中  苏沉思着  思绪顺着格斗域能力的体系发散推导  瞬间一个全新的能力就呼之欲出

  终级攻防  格斗域十一阶能力  以强大的肉体力量为终极目标  在力量和防御上有大幅加成  几乎触及到了直接调用空间能量门槛的恐怖能力  与号称单目标最强攻击力的‘多重攻击’并列

  拥有终级攻防的对手绝对不会让人愉快  也不会让苏愉快  这意味着只有相当于十一阶的攻击才能够给他们造成可观的伤害  同时还不能被他们击中  除非有着十阶以上的防御力  否则的话几乎就是必死

  不过  看到顾萨格拉布腰间的小孔  以及开始不断涌出的深绿毒血  苏的心情终于有所放松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