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四 曾经 四

章三十四 曾经 四

  苏对自身产生的毒质很有信心  那不是普通生物自身免疫系统能够对抗的  预计十几秒钟后  生物毒质将会复制出足够多的数量  并且占据要害的神经组织  那时顾萨格拉布的战斗力将会有显著下降  大约一分钟后将完全失去战斗力  能够在一分钟内毒倒一个十一阶的强者  这点毒素  足够毒倒几十万人了

  只不过接下來的十几秒钟并不容易过去  苏必将迎來顾萨格拉布疯狂的攻击  果然  在看到身上的创口后  顾萨格拉布立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怒吼声让整个大厅都为之震颤  碎石不断从破裂的天花板上掉落  而瑟瑞德拉更是奋不顾身的笔直向苏扑來  她的吼声中充满了凄凉  同为感知域强者的她当然知道苏所分泌的剧毒威力

  一道道金色光芒纵横來去  怒吼声更是如雷轰响  滚滚不绝  在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  苏有如波涛中飘浮的一片落叶  看似凶险  却每每能够随着波涛起伏  巨浪过后仍安然无恙  瑟瑞德拉的目光威力无穷  停留超过百分之一秒  就是苏也会被灼伤  而且她的双眼中喷吐着炽热的火焰  真正是视线所及  攻击即至  攻击的速度已快到了极致  而往往在她发动攻击的前一瞬  苏已经提前移动  让开了攻击路线  少数沒能完全闪开的攻击  也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不深的划痕

  顾萨格拉布坚持的比预想中还要久  直到半分钟后攻击频率才开始降低  这时他中毒的状况已非常明显  眼睛中除了瞳孔部分  都开始染上一层淡淡的绿色  这意味着苏的生物毒质已经蔓延到了全身  只是被他身体惊人强悍的免疫系统压抑着  双方正在相持和消耗  一旦耗尽了免疫系统的潜力  就是顾萨格拉布身亡之时

  苏开始剧烈呼吸  胸腔中燃烧的火焰温度已经达到了极度危险的临界点  再想办法提高能量输出的话  就会熔穿内壁的防护层  将苏彻底变成了一颗堪比核弹的人肉炸弹  他已竭尽全力  却无力反击

  前知不是万能  它同样受限于拥有者其它能力的制约  以苏目前的实力  在瑟瑞德拉和顾萨格拉布的联合攻击下能够做到轻伤闪避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瑟瑞德拉和顾萨格拉布的攻击都已不顾自身安危  很多时候都是用的一命换一命的打法  苏当然不会跟他们拼命  只要再拖延几分钟  拖到顾萨格拉布毒发倒地  就是和瑟瑞德拉正面决战的时机  而且就算想要反击  苏也沒有那个能力

  顾萨格拉布挥手投足间  几乎是碰到什么就砸碎什么  飞溅的碎石小块的威力如同子弹  大些的简直就是炮弹  被击中的话  就是苏也会受伤  或许是感觉到生命行将终于  他发疯般攻击着  有如受伤的猛犸  威势无穷  地底监狱根本经受不住如此折磨  开始大片大片的坍塌  成吨的水泥板当头落下  再轰然砸入地面  激起无尽烟尘灰土  场面无比混乱  然而一道道金色光线不断扫射  在它们行进路线上的一切都被切割汽化  即使再厚的水泥碎块也不能阻挡  直到光线射穿墙壁  进入地底岩层  等能量耗尽时才会消失  奇异的是  顾萨格拉布始终不受金色光芒的影响  哪怕是直接命中  也只是给他身体镀上一层金色的能量膜  过段时间就会消失

  战场越混乱  对苏就越是有利  然而瑟瑞德拉或是顾萨格拉布也都不受环境影响  同样拥有极限感知能力的瑟瑞德拉牢牢锁定着苏  而且原本不应该以感知见长的顾萨格拉布也能够即时知道苏的位置  两个人之间  就如同有某种心灵感应  或者是共享视野的能力

  如此一來  苏在感知和混乱环境下的优势就被压缩到了最小  前知的运转已经接近极限  瞬间的数据处理量更是大到了需要动员全部思维中枢的程度  肌肤上不断传來火辣辣的感觉  既有被瑟瑞德拉目光照到  也有被顾萨格拉布踢出的乱石击伤  而双腿、双臂乃至于全身的骨骼都在喀喀作响  承担的压力已经达到了极致  苏瞬间的速度极快  但压力更多來自于骤然变向  那一瞬间扭转的力量  不亚于重炮的轰击

  苏的大脑中一片火烫  思维中枢已经摇摇欲坠  更致命的是前知状态下  也开始出现数据错误  这将有可能产生误判  或是发生了错误时來不及纠正  虽然概率小到几乎为零  但毕竟不是真的零  任何小概率的事件  都有可能会发生

  就在这时  一个机会一闪而逝

  苏不及细想  立刻合身冲上  用肩膀硬扛了顾萨格拉布重重的一拳  双手狠狠砸在他相对柔软的腹部  顾萨格拉布的重拳落下  苏的肩膀立刻变形  整个人都被砸得倒飞出去  无力转向的时候  还中了瑟瑞德拉的一记光束  在胸腹间留下一道深近两厘米的焦痕  再深一点  就是开膛  一旦开膛  对苏來说也是重伤  提供能量的高压火流若有了出口  立刻会发生剧烈爆炸  苏到时候可能只会留下小半边的身体  不过这也不是致命  苏知道  现在的自己是不会真正死亡的  或者至少在这颗星球上  还沒有手段能够让自己死亡  可是重归人间  却又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

  看到顾萨格拉布腹部两个不断流着绿血的孔洞  苏知道自己抓住了机会  新注入的毒质会让顾萨格拉布的坚持时间缩短到一分钟之内  只有一分钟的话  苏还是有信心挺过去的

  顾萨格拉布摇摇欲坠  瑟瑞德拉则变得更加疯狂  一边拼命攻击  一边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着苏  诅咒当然沒用  但也足可见她与顾萨格拉布之间感情之深  自开战时起  苏所有的攻击都集中在顾萨格拉布身上  根本沒向瑟瑞德拉发起一次攻击  疯狂的攻防至今  苏一共只在顾萨格拉布身上留下三个小小的创口  但是第一个创口已经决定命运  后面两个只是加速了这一过程而已

  打倒了顾萨格拉布  战斗才会真正开始  现在疯狂的瑟瑞德拉到那时将会重新变得冰冷  理性  并彻底恢复使徒的本能  看來  顾萨格拉布正是瑟瑞德拉本世界意识的关键  他死了  她才会变成真正的使徒  而那时  才是前知与复制之间的较量

  若以旧时代标准而论  这将是神之间的战争

  复制

  有如一道闪电划破了黑暗  苏忽然想到了什么  脸色立刻大变

  ps:以此小短章  祝大家中秋快乐  权当个小月饼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