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四 曾经 五

章三十四 曾经 五

  复制

  这是除了洞察之眼外  瑟瑞德拉最具标志性的能力就是复制  这是结合了感知域对物质结构极致的洞察力和灵能域对于物质和能量细致入微的操控而成的惟一能力  就算现在的瑟瑞德拉还不是完整形态的使徒  然而主要是使徒意识还沒有彻底复苏  身体内汹涌不绝的能量却已与真正的使徒无异

  苏可以借助本能使用能力前知  瑟瑞德拉当然可以  而且她和顾萨格拉布之间的情谊非同寻常  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就此死去  而不去使用自己的最强能力

  就在苏想到这一点的时候  他已在本能的向后飞退  且是全速退向通向地面的通道  沿途中的一切障碍都被彻底撞碎  甚至一道射在大腿上的金色光芒  他也任由它在那里烧灼  只求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通道  就在这时  从侧方的尘雾中骤然升起一个强悍无伦的凶暴气息  强硬炽热得如烧红的钢铁  然后一只巨掌从尘烟中出现  披头盖脸地向苏扇下  这一巴掌全无花巧  有的只是恐怖的力量和绝对的速度  这是加载着十一阶巅峰力量的一击  即使是苏也绝对不愿意碰上  而且正因攻击的方式简单到了极致  才让苏的前知几无发挥的余地

  绝境之中  苏反而无比冷静  瞬间站定  挥肘上击  以无比强横的姿态硬撼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掌肘交击  竟然沒有分毫声音  然而无形的能量风暴却以二人为圆心瞬间扩散  整个地下监狱为之一清  所有的碎石尘埃  不论是大是小  都被猛烈能量激得射入墙壁  所有的牢室全部被摧毁  变成嵌入在墙壁上大大小小的石块  少数几间纯以精钢铸成的牢房也抵挡不住如此猛烈的能量风暴  被挤压成一团扭曲的钢块  其中几块还从缝隙中不断渗出血水和破碎的身体组织

  苏的双腿深深沒入地面  几乎半个身体都陷了进去  如果不是用能量力场支撑着  刚刚这一下的力量可以把他整个人钉入坚硬的岩石中去  而对手的状态也不算好  受了苏全力的反击  巨掌也发出沉闷的金属摩擦声  完全扭曲变形  向苏发起攻击的是一个钢铁般的男人  坚毅  高大  站在那里  有如一尊不动的山峦

  当他出现时  苏沒有害怕  反而展露出一丝微笑  这是因为  瑟瑞德拉终于翻开了底牌  此刻站在苏面前的  才是真正的顾萨格拉布

  不远处吼声再次响起发  中了剧毒的顾萨格拉布从灰烟中冲了出來  如果不看伤痕  两个顾萨格拉布长得完全一样  就连内在都是一样  以苏的感知也分辨不出他们有何不同  苏说不清谁是真的  谁又是复制品  但是区分这个已经沒有意义了  即使是复制体  也能够永恒存在  除非瑟瑞德拉想要提前终结复制体的生命  而且复制体和本体沒有任何区别  根本沒有区分的必要

  两个顾萨格拉布  就算其中一个中毒已深  这仗也沒法打下去了  前知已经给出了惟一的途径  逃跑  苏却有些还想试试  他也还有最后的手段  只要把胸腔内的高温炽流吹出  近距离下  就是瑟瑞德拉也抵抗不住极度高温的烧灼  尽管前知不断揭示绝无成功的可能

  苏弓低身体  瑟瑞德拉和两个顾萨格拉布同时停下冲击的脚步  预防着苏可能的致命打击  局面一时僵持  而瑟瑞德拉则冷笑一声  双瞳中的金色光芒沒有旺盛  反而暗淡下去  反常的变化立刻引起了苏的警觉  在前知还沒有给出答案时  地面上徘徊着的血肉傀儡们忽然一声凄号  庞大的身体毫无征兆地干瘪下去  与此同时  苏忽然从身后感觉到一阵微弱的寒意

  苏想都不想  反手就向背后挥去  锐利的指甲只要划中潜藏在黑暗中的对手  猛烈的毒质就会传递过去  虽然是沒有特殊针对性的通用毒素  但也能够对顾萨格拉布这种层次的对手产生致命威胁  在前知状态下  这记攻击有七成的把握击中偷袭者  然而一掌挥中  居然落空

  心中刚刚升起警兆  苏就感觉到掌缘上一痛  随后一种极为熟悉的酥麻感觉就在伤口中蔓延  苏大吃一惊  迅速向侧方闪开  同时向侧前空处狠狠击出一拳  通的一声闷响  一只拳头突兀地出现在那里  和苏的击在一起  这只拳头同样柔软细腻  肌肤如玉  两个身影踉跄着分开  苏才看清了自己的对手  赫然是另一个苏

  “她已经得到足够多的数据  能够复制出我來了  ”苏看了看远处得意的瑟瑞德拉  立刻转身冲入通道  瞬间消失在向上的通道中  复制体的苏立刻追了上去  同样迅捷无伦  几乎与苏沒有任何区别

  这个时候  中毒的顾萨格拉布摇晃了一下  轰然倒地  再也爬不起來  大片墨绿色的鲜血从他身下流出  显得触目惊心  瑟瑞德拉眼中闪过一丝难过  旋即被熊熊怒火代替  她身形闪动  追了下去  可是才迈出一步  就被顾萨格拉布叫住

  “蜘蛛女皇说过  不准我离开这里  所以  我不能走  ”顾萨格拉布平静的说

  “蜘蛛女皇  那个老女人的话也能相信  ”瑟瑞德拉尖声叫着  伸手去拉顾萨格拉布  “快跟我去追  复制体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

  顾萨格拉布微露惊讶  问:“不是完全复制  ”

  瑟瑞德拉一咬牙  说:“不是  不仅如此  复制程度甚至还不到50%  ”

  这让顾萨格拉布感觉到真正的震惊  他很了解瑟瑞德拉的力量  看了看倒在地上  已经变成尸体的另一个顾萨格拉布  再次露出苦笑  瑟瑞德拉的能力是如此神奇  现在就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是本体还是复制体  不过  究竟是哪个都不重要了  就在瑟瑞德拉想要拉走他的时候  顾萨格拉布的脸上最终泛起了无奈却又解脱的微笑

  一只小小的蜘蛛从天花板上垂了下來  它是如此弱小  让人根本想不明白它是如何在刚刚的战场中生存下來的  然而  它的动作却又如此之快  快到让瑟瑞德拉也不及反应  蜘蛛落在顾萨格拉布的肩上  爬上脖颈  在裸露的肌肤上咬了一口  两道金色的光束旋即射來  将小蜘蛛彻底蒸发汽化  连带着顾萨格拉布被咬的部位都烧去了两厘米深的一块血肉  如果只是被普通的蜘蛛咬了  它甚至还來不及注射毒液  完全不需要烧掉两厘米深

  剧烈的痛疼让顾萨格拉布皱了皱眉  但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  甚至已无法说话  只能向瑟瑞德拉深深地望了一眼  然后一头栽倒

  “顾萨  ”瑟瑞德拉一声尖叫  伸手想要去扶  可是手伸到一半  却又停住

  顾萨格拉布的身体已开始泛出点点暗红色的光芒  那是毒素引发的能量异变  说明他身体内部已然全部损毁  就毒性而言  小蜘蛛的毒质要远远超过苏的生物毒素  不过这是具有特殊效果的特制毒素  和苏的通用毒质有所不同

  瑟瑞德拉怔怔地看着顾萨格拉布的尸体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突然  她的思绪一时冰封  完全不再活动  蜘蛛毒素一瞬间已经破坏顾萨格拉布超过20%的身体组织  几个重要组织器官更是完全损毁  再也沒有完全复制的可能  就算复制成功  她得到的也不是原來的顾萨格拉布了

  从重见  再到彻底失去  前前后后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即使对于思维速度千万倍于人类的使徒來说  时间太短  落差也太大了

  与此同时  在深红城堡那弥漫的黑暗中  拉娜克希斯缓缓步出  走上天台  从这个角度  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的尽头  则是一线大陆的轮廓  她如玉雕成的五指间  一只小小的蜘蛛正在欢快地爬來爬去  凝望着深沉的大海  她似乎想着什么  眼神有些空洞和迷离  忽然之间  一抹微笑浮上她的唇边  而后五指忽然收拢  啪的一声  小蜘蛛在指间被捏扁  在垂死之际  它竟然发出嘤嘤如人类婴孩般的哭声

  在小蜘蛛身亡的同一时刻  顾萨格拉布的尸体猛然爆裂  炸成一团血水  大泼的血和碎肉如雨落下  淋了瑟瑞德拉一头一身  她仍是呆呆的跪坐着  滚热的血浇在身上  竟透出股馨香气息  一滴血从瑟瑞德拉的眼瞳上滚过  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线  似永难弥合的伤口

  拉娜克希斯伸指一弹  小蜘蛛的尸体就从指间飞出  掉落在天台上  发出叮的一声脆响  翻翻滚滚的走着  直到撞上一双擦得闪亮的皮鞋  才停了下來

  戴克阿维达俯身  用戴着雪白手套的手拈起了小蜘蛛  捧在手心中仔细看了看  才走到蜘蛛女皇身后  轻声问:“这是…...”

  “一只小虫子  心情好的时候就捏死了  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拉娜克希斯轻笑回答

  “可是这只小虫子……您说的实在太对了  ”戴克阿维达态度转变的速度  和他散播黑暗的速度很可以相提并论

  千里之外  瑟瑞德拉瞳孔中的裂隙越來越深  如金色琉璃一样的眼瞳忽然啪的裂开、破碎  然后化成片片金色冰块  逐渐沉入瞳孔深处  她的双瞳中  取代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冰寒

  瑟瑞德拉再站起时  气势已完全不同  看着顾萨格拉布的尸体  她淡淡的自语着:“拉娜克希斯  这个老女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

  千里之外  拉娜克希斯忽然又笑了起來  笑得风轻云淡:“活了至少有几十万年的家伙  也好意思來说我  ”

  这一句话  近在咫尺的戴克阿维达努力着  总算沒有听清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