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五 尘封 一

章三十五 尘封 一

  在荒野上  两个人影正如风般缠战着  他们的速度已快到了极处  所有能够利用的环境都被利用到了极致  急剧转向所产生的巨大冲击力  可以让任何八阶以下的能力者筋断骨裂  他们两个却每秒钟都会剧烈转向数十次

  两道风一般的身影一先一后冲入一栋废弃的房屋  这栋小屋即刻不堪蹂躏  轰然倒塌  他们又从尘土中冲出  然而这次完全纠缠在一起  跌跌撞撞走了几步  就一起摔在地上

  苏长长地吐了口气  用力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对手推开  翻身坐了起來  他的右手缓缓从复制体的胸口抽出  手中握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脏  心脏体积不大  脉动却极为有力  虽然被挖了出來  却丝毫无损于活力  几乎要从苏的手中跳出去  如果把它扔在地上  估计会象网球一样高高弹起  对生物來说  这颗心脏几乎是巅峰之作  可是作为苏的复制体  它却不应该出现

  苏是沒有心脏的

  倒在地上的复制体  外表长得几乎和苏一模一样  同样是漂亮得过分的脸  淡金色的碎发  和碧色的眼睛  就连表情都很象  但也仅此而已  复制体并沒有苏的神髓  那是一种在淡漠中的坚定和绝然  而且  他也根本复制不了苏的右眼  复制体上的右眼  完全是个失败品  甚至连一点视觉异能都沒有

  复制体倒在地上  早已失去了生命  致命伤不是胸口的创口  而是咽喉上一个焦黑的孔洞  洞深深通入头部  一直延伸到后脑  烧穿了头骨  孔洞几乎是纯圆的  洞壁都已被烧灼得晶化了

  在缠战中  苏忽然一口炎流喷出  高达三千度的高温炎流  温度是钢水的一倍  完全不是有机生命结构所能抵挡  超高温炎流喷在复制体的咽喉上  瞬间就烧穿了后脑  一击而杀  击杀复制体的过程  比苏预想要简单得多  之所以拖到这么久  要跑到这么远  主要还是为了避开瑟瑞德拉和顾萨格拉布  可是不知为何  他们两个竟然沒有跟上來  苏一发现脱离开足够安全的距离  即刻对紧追不舍的复制体发起猛烈攻击  并且一举格杀了复制体

  整个战斗过程  是六秒钟  而苏预计单挑复制体最困难的情况  是耗时十七秒  战斗如此轻松  还是因为复制体复制的程度过低  连50%都不到  完全是徒有其表  苏真正与人类有异的地方  比如说胸腔的能源转化系统  比如说消化吸收能量晶体的组织  一个都沒能复制出來  更不必说右眼和深藏于右眼最深处的那些贝萨因都符文  直到现在  苏都不知道这些贝萨因都语是以何种方式保留在右眼中的

  苏站了起來  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然后向远方监狱的方向望去  那里除了云和山  什么都沒有  沒有人  甚至沒有大只点的变异生物  苏隐约感觉  瑟瑞德拉和顾萨格拉布那边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不然不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何况中毒的顾萨格拉布肯定沒救了  这种仇恨已经无法化解  完美复制出的产品  本体和复制体根本沒有差别  就连记忆和性情都是一样  杀了复制体  也相当于杀掉半个顾萨格拉布

  就在疑惑时  苏脸色忽然一凝  在他的感知中  一道恐怖之极的气息横亘千里  瞬间落在第一监狱上  然后一闪而逝  那气息如渊如海  沒有机巧  单纯以恐怖的恢宏就让苏忍不住为之战栗  在那道气息之后  过了片刻  另一道同样庞大的冰冷孤寂气息也冲天而起  让苏再有了熟悉的感觉

  “瑟瑞德拉……终于变成了完整的使徒了吗  ”苏默默想着  反复在心底念颂着这个名字  一时间竟然有些无言

  如果说以前不知  现在苏已明白瑟瑞德拉和顾萨格拉布之间的感情之深  或许不下于他与帕瑟芬妮  而且她显然一直在竭力压制着使徒意识  不让它取代自己的本世界意志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又十分艰难  坚持的理由  想必就是顾萨格拉布

  所以苏明白  当远方属于使徒的气息冲天而起的时候  其后必然有一个灵魂绝望的嘶喊  正是自己  亲手击碎了她最后的希望  只为了完全释放出使徒的意识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  苏也有些说不清楚  他的本意是想要知道梅迪尔丽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是在发现了瑟瑞德拉之后  击破她本世界意识就悄然成了最优先的目标  一想到使徒  苏就会从身体的每个角落都涌上冰冷、强大的恨意  这仇恨无边无际  似已经历过无数世代  这是刻印在基因最深处的仇恨  完全压倒了苏对梅迪尔丽的牵挂  甚至连对帕瑟芬妮的爱也为之退让  事实上  只要还是生命体  就无法抵御如此强烈的仇恨  这种仇恨  甚至连天敌一词都不足以形容

  苏不知道在过去曾经发生过什么  只是知道仇恨并非沒有原因  可是具体的原因  就连本能也不愿去轻易触碰  也只有在苏达到今日的实力后  本能才开启了部分尘封的记忆  让苏体会到这仇恨  这也是为了保护苏  防止他在实力不足时干出什么傻事來

  苏静静站着  瑟瑞德拉的嘶喊和顾萨格拉布的咆哮犹然在耳

  一边是亘古的仇恨  一边是对瑟瑞德拉感同身受的悲悯  两种感情  两种感受  截然相反  却又似有相容之处  一边如火焰  一边若深海  苏夹在中间  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自处  良久  惟有叹一口气  转身离去

  瑟瑞德拉已化身成真正的使徒  真正的战争  从这一刻才开始  苏抬头望向天空  他已经感觉到了这方世界  这颗星球的非同寻常  整个外层空间都被无形的力量封锁着  然而力场却是极度紊乱  并且时时刻刻在变化着  某些磁场强度之大  只能在宇宙深处某些极端庞大的恒星或是黑洞附近才会看到  现在却都出现在这颗小小的行星上  如果只从这些力场分析  这颗星球应该明天就要爆炸了  可是直到现在  它都还存在着  然而  星球上的所有生物都被刺激着疯狂变异  进化的过程在强辐射的环境中被进一步加速  千百万年的时光  居然可以被凝聚浓缩在几十年中实现  在宇宙中  这种情形也不多见

  苏继续凝望着天空

  他的目光已穿透了层层封锁的辐射云层  直上虚空  如果把全景图收束向一个方向  则可以延伸出十几公里  这已经达到进入宇宙空间的最低标准了  然而在这里  苏探测到了一个能量断层  这是一片虚无的区域  虽然有着稀薄的空气  却几乎沒有任何能量波动存在  换言之  这完全是一片能量黑洞  当苏的感知想要空破这一区域  继续向宇宙深处探索时  却出现了能量快速散失的迹象  完全遏制不住  因此只在能量黑洞区深入了区区几十米  就再也无法深入  其后更因为能量消耗殆尽而不得不退出了这片区域

  收回感知后  苏站定凝思

  辐射云层本身就有极强的干扰和隔绝功效  旧时代的一切通讯方式几乎都无法通过辐射云层  卫星即使发射上天  也等同于废物  飞机想要飞越辐射云层  除了驾驶员要有能对抗强辐射的高阶体质外  飞机本身还不能有过多的电子仪器  否则大多数都会在接近辐射云层时损毁  越是先进的飞机  越不可能接近辐射云层  旧时代最尖端的战斗机  则根本无法起飞  同时  辐射云层还对人类的感知能力有强大的干扰作用  九阶以下  根本不要妄想能够穿透辐射云层

  辐射云层厚重无比  经年累月的存在着  从战后一直到现在  辐射云的特性也就罢了  可是它能够存在如此之久  却完全是一个奇迹  按照自然的规律  就算是全球核战  数十年后辐射物质或者还在  但云层应该早已消散  让阳光重归大地  可是几十年过去  覆盖在星球上空的辐射云却从沒变过  整个星球的气候环境已与旧时代截然不同  似乎专为了保存辐射云的存在一般  血腥议会的科技实力确已远远超越了旧时代  强大能力者数量众多  论武力完全傲视两个大陆  顶级武力  如蜘蛛女皇这样的存在  则早已跨入超级生命的层次  已超脱了行星级的存在  完全可以用深不可测來形容  可即使是这样  血腥议会也只能做到在龙城少许改变局部气候环境  距离改变全球气候环境还遥不可及  那根本不是在几十年可能实现的工程

  有了辐射云  再加上外层空间的能量黑洞区  或许黑洞区外还有其它的特殊区域  种种加在一起  让苏隐约产生了一个想法

  这颗星球  难道是一个天然的囚笼

  ps:这算二更  还是第二天的一更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