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五 尘封 三

章三十五 尘封 三

  在早些时候给摩根将军的资料中  海伦已经得出了结论  机械虫群代表的科技体系是來自于外宇宙  其实就是外星智慧种族降临地球  一个在旧时代科幻小说中写烂的情节  只不过和小说不同的是  这一事件真实的发生过  而且不止这一次  在战争开始前  一艘星际飞船就坠毁在旧联邦的荒漠地带  对这艘飞船的抢救和研究  在人类的视野中  首次出现了超级生命  主持最多研究项目的罗切斯特博士更是发现并验证了能力的存在  从此开启潘多拉的魔匣  让人类进入飞速变异和进化的时代

  另一个和小说不同的地方  则在于旧时代小说中的外星人必然是强大的  强大到一艘飞船就可以轻易毁灭地球的程度  而这次來自外星的机械虫潮却好象弱得可以  其实机械作战单元并不弱  以火力而论一万机械作战单元可以相当于旧时代的一个坦克装甲师  百万规模的虫群的火力则要超过旧时代有史以來一切兵器的总合  核武器除外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数据  真的发生战争  一万机械虫群可以全歼一个装甲师而自身无损  所以  其实是新时代的能力者过于强大  才显得机械虫潮如此脆弱

  但是当机械虫潮的数量达到千万级别  并且出现多艘具备战略打击能力的巨型母船时  几乎所有人的心中  想的不再是能够获胜  而是会有几个人能够幸存了

  只是再绝望的局面  人们也依然不会放弃  只要坚持  就会有希望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中古时代哪位名人的语录  但当时却是为了激发将士们在绝对优势数量敌军的包围下多坚持一会  以等待并不存在的援军到來

  在虫潮前锋抵达前的十分钟  整个血腥议会的兵力调配已经结束  胡里奥中校终于松了口气  猛然眼前一黑  瘫坐在地上  转眼之间  冷汗就湿透了中校那身全新的暗黑龙骑制服  两个参谋合力  才把严重透支体力的中校从地上拖到沙发上  让他坐得舒服些  然后  他们就和胡里奥一起  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  现在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剩下的只有等待

  不知何时  位于二层的指挥台上升起了一道光幕  遮挡住了下方大厅中参谋们的视线  光幕之后  约什.摩根将军看着大屏幕上正迅速接近的虫潮  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  轻轻敲了敲指挥台  自动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女秘书提着一个足有大半个立方米的金属箱走了进來  这个箱子看上去至少有几百公斤重  平素时冷艳妩媚的她提在手里  却只是显得有些吃力而已  她把暗黑色的金属箱放在地上  按下开关  阵阵轻微的马达声中  金属箱自动打开  里面升起一座人形支架  上面是一整套盔甲的部件  这些盔甲式样并不出众  黑灰色的涂装几乎不会反光  上面只有一些简单暗金纹饰

  摩根将军脱去将军服  开始一件件穿戴盔甲  他的动作舒缓从容  仿佛是在作着赴宴前的准备  女秘书早已退了出去  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在  什么时候该走  盔甲的作工不算精致  材质和如今最先进的合金盔甲相比  不光沒什么出众之处  性能指标上还有不少的差距  这套盔甲本身最大的价值  其实已经是纪念意义  它陪伴着摩根经历了整个血色黄昏  也是暗黑龙骑标识的起源  自血色黄昏终战之后  它就一直被封存起來  直到今天  才重新穿回到摩根将军的身上

  其实它只是一套很普通的盔甲  轻质化或许是惟一的优点  沒有任何特殊功能  也沒有自带动力  动作捕捉、力量放大等等新时代动力装甲的功能更不可能存在  它某些部位还有着沒能完全修补的伤损隐纹  每条暗裂  都能让摩根想起当时发生的故事

  约什.摩根抚摸着身上的战盔  心神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沒日沒夜在血与硝烟中搏杀的日子  那时  曾有多少并肩战斗过的战友  他们天资横溢  却仿如流星  在释放出最灿烂的光辉后逝去  他们中  有不少人比约什摩根更加有天份  更加强大  却欠缺了几分运气  只有如拉娜克希斯这样在战争后期拥有压倒性力量优势的存在  才能在那极为混乱的形势下确保自己的生存

  而现在  又到了需要决一死战的时候

  “安吉莉娜  说起來  也有许多年沒有见过她了  这么多年  真不知道她在深红城堡中变成了什么样子  ”摩根自语着  一边调整着盔甲

  这套盔甲还是为十多年前的他量身而制的  现在穿上已经感觉到有些过紧  需要吸气收腹才能套上  这又让将军忍不住开始感慨当年的年轻岁月  其实他只是肚腹微凸而已  穿将军制服的时候都看不出來

  穿戴整齐后  约什.摩根又点开手边一个小巧的光屏  屏幕中只有寥寥几个图标  点击之后  弹出了几个小窗口  显然是监视视频  其中一个吸引了他的注意  于是放大到全屏  那是一间综合武器工厂  十几个技术人员正抬出一件件装备  分别安装在两个男人身上  把他们武装得象两尊插满了炮管的炮塔  这是两个摩根将军非常熟悉的人  银发的拉菲和如黑钢般的科提斯  技术人员搬出的装备显然是为两个人量身订制的  一件件堆上去严丝合缝  再贴身不过  只是装备的风格有些诡异  火力实在是过猛了些  这些武器弹药如果安放在一辆重载战车上也不算少了  现在却堆在两个人身上  怎么看怎么别扭

  “快点  再快点  你们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听清楚了吗  一分钟  ”拉菲高声吼叫着  让已经满身是汗的技术人员跑得更快些  现在的确是争分夺秒的时候  距离虫潮冲击外层防线的时间已经用分钟來计算了  能够早一分钟完成装备整备  对拉菲和科提斯这种程度的强者而言  就可以几公里的范围内选择更好的战斗阵地

  在技术人员疯狂的忙碌间隙  拉菲还有余瑕对科提斯说:“嘿  黑钢  你说这些东西有用吗  我怎么感觉我们两个都快变成人形炮台了  ”

  “海伦从沒做过沒用的事  ”科提斯一句话堵住了拉菲可能的后续报怨  拉菲耸耸肩  其实他也只是想说说话而已  说什么并不重要  如果一直保持安静  那沉默的压力会让人发疯的

  三分钟的装备重整好象三小时一样漫长  随着最后一块高能燃料电池嵌入定制装甲  整备终于告一段落  在离开武器工作间之前  拉菲忽然凑近科提斯  叹息着说:“还沒和海伦搞过一次  真是不甘心啊  ”

  科提斯耸了耸肩  带得肩甲上的微型飞弹丛都一阵碰撞  旁边技术人员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上尉也察觉自己的习惯动作现在完全被划入危险动作的范畴  于是咧开大嘴傻笑几声  就算混了过去  拉菲的声音可不小  他不仅仅是说给科提斯听  还是说给在场的技术人员  或许再加上一个隐藏在摄像头后面的老家伙

  “这小子  还是和当年一样  ”摩根自语着  倒并沒有和以往一样生气  拉菲的意思  是希望这些呆在后方  生存机会可能会高一点的技术人员有朝一日  可以把他的话捎带给海伦  或许  拉菲本意希望传话的人是摩根将军  只是好面子的上将自然不肯承认自己的偷窥已被人察觉

  距离战争开始还有一分钟

  借着这点余瑕  摩根抓紧时间切换了几个屏幕  许多画面都是帕瑟芬妮私人医院内部  甚至有海伦中央实验室的一角  这是秘密安放的监视器  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  它们都是一次性使用  准备的电源最多能够支持使用十分钟  不过  在所有的画面中  包括她最应该在的中央实验室  都沒有海伦的身影  她就象凭空消失了一样  让摩根将军不由得心底微微颤动  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虽然知道她几乎沒可能会出事  但那是正常情况下  而现在情势危急  一幅一闪而过的画面中  有处细节引起了摩根将军的注意  他立刻调回那幅画面  画面有些模糊  是中央实验室的镜头拍下來的  它强调的隐蔽  画质上肯定有所牺牲

  摩根放大了画面  这才看清那是一张摆在实验台上的纸  纸张摆放的方向正好对着镜头  以至如此差劲的分辨率  都可以看清楚上面的内容  那是一张钢笔素描  风格简约却十分传神  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像  她长得十分甜美  大大的眼睛  长长的头发有着如波浪般的卷曲  小女孩脸上是木木的  完全沒有表情  可是小手摆出的v字手势却显出了和年龄相当的童趣和可爱

  完全是海伦五岁时的样子

  一刹那的恍惚  摩根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那个时候  天空中虽然有不散的辐射云  他的心中却有阳光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