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五 尘封 四

章三十五 尘封 四

  就在摩根感怀往事时  屏幕突然暗了下去  监视镜头自带的电源已经耗尽了  摩根将军很想回放  犹豫了一下  又把手收了回來  转而拍下了桌边的一个按钮

  指挥台的隔离屏幕徐徐降下  大厅中屏息等待着的参谋们纷纷抬头  当他们看到身披老式作战盔甲的摩根将军时  无不吃惊得说不出话來  同一时刻  指挥大厅中的影像业已通过最高等级的权限传送到血腥议会的每一个角落  所有有条件的人  包括各家族的首脑以及重要军事据点的指挥官  都屏息看着戎装的约什.摩根  一些上了年纪的人  则纷纷正容肃穆  有些昏花的双眼中也射出摄人的精芒  这些人都还记得  当约什.摩根穿上这套盔甲时  会意味着怎样的风浪  或许现在大多数人都不记得暗黑龙骑的由來  他们却知道约什.摩根在创建暗黑龙骑时的奠基地位  暗黑龙骑图腾般的标志色  不是因为其它  仅仅是为了向约什.摩根致敬

  在屏幕前  摩根将军停顿了整整数秒  待整个血腥议会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后  才用低沉而杀伐的声音说:“兄弟们  我们是人类  现在  不管我们的身份是否高贵  都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干了那些外星的杂碎  ”

  将军的战前动员简单粗鲁  片刻后几乎每片阵地、每个据点都爆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危机來得太快太突然  根本沒有留下多少反应时间  以致于绝大多数人都陷入了彻底的恐慌与绝望之中  而现在  将军的一句粗话却让人们把心底深处的恐惧转化为了愤怒

  天越发的暗了

  从血腥议会最外围的阵地观察哨望出去  远方一片漆黑的乌云正滚滚而來  它们的下方是如夜的黑暗  而阵地这边却还有天光  以黑云前锋为线  一边是日  一边则是永夜  在哨兵的瞳孔中  在黑色的最下方  忽然亮起了一条刺眼的白光  这道光线如此明亮  对比又过于强烈  以致于让他的眼睛也为之刺痛  如同被针刺了一下  他不由自主地闭上双眼  旋又立刻张开  并且不顾剧烈的痛疼  死命地张着  恐惧已经彻底控制了他的身体  而在他的视野中  能够看到的只有一片炽亮的光华

  “我干你娘的  ”哨兵忽然爆发了  他用尽全身力量嘶吼着  声音甚至一度压倒了空中数千枚微型飞弹发出的刺耳啸音  在被高能光束贯穿溶解前  他奇迹般的把身体挪动了两米  然后一手按下了警报器  一手扣动扳机  把哨位侧方的几枚飞弹通通发射出去

  数以百计的高能光束汇合成一条巨大的光流  几乎将哨位完全从世间抹去  掉落的一点残骸  就有一只紧紧抓着飞弹发射器的手  拇指死死地压着按钮  就象铸在上面一样

  这是一个不大的永备警戒点  只有十名战士在此驻守  负责着周围十几公里范围内的巡逻警戒  在第一波的打击下  警戒点就在数万道高能光束和上千枚微型导弹的反复轰击下被彻底摧毁  地面上留下近数米深的巨坑会让任何人放弃寻找它曾经存在痕迹的想法  然而  几枚飞弹曲曲折折的飞上天空  在接触到高能光束的瞬间爆炸  强烈的电磁冲击让近百只基础机械作战单元冒出电火花  摇晃着坠向大地  和整个虫潮的规模比起來  这点机械虫连点水花都不算  但它们的残骸却是这处警戒点在世间留下的最后痕迹  落地后还在不停震颤着的机械单元  则从另一面隐隐见证了人类绝死反击的决心

  虫潮滚滚而过  将黑夜投射到大地上  在黑暗中还有黑暗  一片巨大之极的阴影从大地上掠过  那是一艘近万米长的巨舰  从几百米的低空飞过时  沉郁的阴影压抑得让人窒息

  大地如一幅暗色调的画卷  上面不断绽放出大大小小的火花  而虫潮则如流墨  迅速浸染了整幅画卷  火花有大有小  在墨流中  许多迅速熄灭  另外一些则勉强地燃烧  尽管飘摇  却始终不曾熄灭  于最深的黑暗中  火花也能放射出光明  它们所在的地方  墨流即会出现大大小小的空洞  周边的墨色不断填入空洞  再被火花所消溶

  从俯瞰星球的大视野上  战争就象是两块互相浸染的颜色在争夺  最终在争夺的最前沿留下的只是混合的杂色  而另一个角度看  战争又如一块巨大的磨盘  一方留下的是粉碎的钢铁部件  另一方则是血肉与生命

  沒有人知道  在战争开始的十分钟内有多少条生命逝去  只能从战术大屏幕上看到  这段短短时间内血腥议会的领地已经失去了四分之一  而虫潮依然以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的时速向着血腥议会的核心区域挺进  再过十分钟  虫潮的前锋就会抵达龙城  大约五十分钟后  虫锋将会出现在血腥议会最深的腹地  深红城堡的上空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  机械虫潮不光拥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  它们的机动性和火力也远远超过对手  虫潮所过之处  用高能光束和微型导弹几乎将整个大地给重翻了一遍  所过之处一切地形地貌都为之改变  只留下焦土  它们释放的能量总和  则相当于每隔几分钟就扔下一颗核弹

  到了这个时候  战争已经沒有了前线和后方  到处都是战场  每处据点都要迎接成千上万的敌人围攻  攻击來自四面八方  在战场上  一处小型据点坚持得格外持久  它周围的同伴都已彻底被虫潮摧毁  它却顽强地在永无休止的攻击中存活着  在一片黑色的海洋中  这个孤岛显得格外显目

  据点建立在一个废弃的小镇中  根据原有的地型进行了改造  在经历了数波火力打击后  地上建筑物已经千疮百孔  但是废墟间依然不断有人影出沒  抵抗的火力也从沒间断过

  在一处已掀去房顶的小屋内  一个精干的男人大声呼叫着:“大卫  下去再拿些反射钢板上來  该死的  这玩意用得太快了  通知下面作好导弹发射准备  等候我的命令……不  全体到地下隐蔽  导弹  是导弹  见鬼  它们又多了  ”

  他的吼叫声具有独特的穿透力  在爆炸声中也能远远传送出去  几个敏捷的身影在建筑物间一闪而逝  显然都是精锐战士

  这处据点属于法布雷加斯家族  位置并不算好  法布雷加斯家族在内战期间曾经坚定地站在议长一方  并且和摩根将军的关系也不算好  所以战争结束后家族势力受到了很大削弱  还被摊上了不少苦差  比如说驻守的这处军事据点  就是为了抵御可能虫潮而赶建的一处支撑点  负责指挥的正是里卡多  他在内战期间几乎彻底消失  并沒有发挥多大的作用  而当内战结束、机械虫潮的威胁开始出现时  他却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冒了出來  并且甘愿担当这处据点的指挥官  能够被派到这个据点里的人  都是家族内的罪犯或者是不得宠的人  如里卡多这类很有可能继承家族的人也想來这里  知道的人几乎都以为他疯了

  的确  里卡多是沒有为法布雷加斯家族出过力  但这不妨碍他成为家族掌权者的资格  和许多能力者一样  里卡多也在内战中能力大增  重新出现后立刻稳居家族实力第一的位置  所以他想当家主的话  也随时可以上位  只要把反对者杀光就行了

  这又不是沒有先例

  此时天空中传來阵阵尖锐的啸声  一片微型飞弹如同蝗虫般扑來  急速飞行时它的尾翼会不断轻微震动  发出摄人心神的尖啸呼啸  这团飞弹的数量足有近百枚  在空中划出道道灵动诡异的轨迹  向据点射來

  “这么多  ”里卡多咒骂了一句  他沒有象其它战友一样躲入地下  而是拎起一只式样奇异的能量枪  跳出了掩体  在跃出的瞬间  他的双眼已被血色弥漫  无形的震荡力场以他为中心  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一直笼罩了数十米范围  微形导弹一旦进入力场  立刻就失去了目标  四处乱飞  弹体上则不断冒出火花  沒飞多久就开始爆炸  先是一枚  随后是三五枚  再然后  前面几枚导弹爆炸的震波则将余下的飞弹全部引爆  上百枚微型导弹的齐爆  威力完全可与旧时代的中程对地导弹媲美  甚至还有过之  爆炸的冲击波在力场牵引下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才勉强保住小镇上一小半的地上建筑

  在爆炸发生时  里卡多早已闪入地下工事  掩体位于地下十米深处  可以给予充分的保护  开战还不到一个小时  据点在地表构筑的工事就几乎全部被摧毁  全靠着地下掩体维护安全  可是  十米深的掩体就一定能维护安全吗  就连旧时代的钻地炸弹  要对付这类掩体也容易得很  惟一能够让人祈祷的  就是机械虫潮如此前的一样  只有高能光束和飞弹两类攻击手段  然而  这也多半是奢望

  即使呆在地下掩体里  也能够感觉到剧烈的震动  可想地上的爆炸有多么的猛烈  里卡多抬头望去  在昏暗的光线下  几个战士都是脸色苍白  控制不住心中的畏惧  这已经是第四轮飞弹攻击了  机械虫潮的智能有着自己的逻辑和智能  对付这个据点里的二十多个人  最初时只发射了不到十枚微型飞弹  在它们的角度  这些飞弹有120%的把握杀光据点里的人  然而  所有的飞弹都被凌空引爆或是击爆  于是第二轮是二十多枚  第三轮五十多枚  到这次已经是一百多枚了  那么下一次  再下一次呢  如果成千上万的微型飞弹同时來袭  里卡多的震荡力场或许可以引爆它们  自己却肯定逃不出爆炸的冲击

  里卡多剧烈地喘着气  身体中泛起阵阵空乏  灵能域的区域控制类能力在战场上作用巨大  但缺点就是太消耗体力和能量了  然而现在不是抱怨和休息的时候  等震动稍稍减弱  里卡多就冲入向地面的通道  还顺手抓走了一卷薄钢板  掩体中的战士们仿佛纷纷从噩梦中醒來  迅速爬起  一人抓了一卷薄钢板  跟随着里卡多冲入地道

  在一座完全倒塌的小屋中  堆在地上的砖石突然炸开  里卡多从碎石中一跃而出  刚刚跳出來  天空中就有几点光芒亮起  在无比混乱的情势下  这几点亮光微弱得完全无法被注意  却被里卡多可怕的战斗直觉给捕捉到了  他不假思索  立刻闪移到一堵断墙下  把手中的钢板展开  呈一个弧形  护住了身体  十几道光线瞬间从天空延伸到地面  照射在薄钢板上  然后被光亮如镜的特殊涂层反射掉了大部分的能量  不过高能光束实在是太多  并且持续不断的照射  很快就使照射点的温度升高  并让反射涂层变黑  再照射下去  钢板就会被溶穿  不过里卡多不停地移动着钢板  不让一处受热过多  所以想要熔穿这层薄薄的钢板并不容易  稍稍抵挡  里卡多就择机向天空中望去  看到了数以千计的机械作战单元正围绕着据点上空盘旋飞行  不断攻击着据点  而在它们上方  却是一片黑压压的机械虫潮  漫无边际  遮蔽了整个天空  滚滚向远方而去

  里卡多忽然跃出  速度瞬间增加了何止数倍  天空中的机械单元都判断失误  一道道高能光束空射在地上  里卡多冲到一处特定的位置  拉开铸钢防御井盖  然后狠狠在井壁内的备用开关上一按  立刻连滚带爬  一路闪避着天空中的攻击逃向掩体

  钢井中骤然喷出一股热流  一枚通体亮银色的导弹缓缓升起  迅速加速  如一支银色的箭射上天空  随后  它在空中无声无息地爆成一朵银色火花  炽亮的光芒一时间照亮了百米范围

  凡是被光芒照射到的机械虫  都纷纷从内部喷出电火花  随后一个个带着滚滚黑烟  摇摇晃晃的向地面坠落  机械虫残骸纷落如雨  少说也有数万的机械虫在这次爆炸中被摧毁  据点上空的虫潮中骤然出现了一个空洞

  “干你娘的  ”里卡多兴奋得狠狠挥了下拳头

  接下來又是新的循环  防御高能光束  偶尔的反击  重点监控微型飞弹  然后等待上空的虫潮重新密集  再发射一枚磁场震荡弹  如此周而复始  到目前为止  里卡多已经成功发射了三枚震荡导弹  据点周围的机械残骸数量已经超过十万  可问題是  震荡弹只剩下一枚了  打完之后怎么办  躲还是逃  天空已经全被机械虫潮所占据  逃又能逃得到哪里去

  里卡多完全沒有余瑕去想那么多  往昔灵活的身体现在沉得象灌了铅  明明能够轻松闪避的攻击如今却需要全力以赴  攻击永无休止  让他根本得不到休息  也不能受稍重的伤  任何伤势如何严重到了影响行动能力  那结果就是死  据点迟早会失守  虫潮的数量已经多得超出最疯狂的人的想象  它们只需要掉下來一小部分  就能够把据点里还活着的十來名战士压死  原本的希望是援军  可是看到虫潮的数量和攻击移动速度后  里卡多就知道不会有任何援军了  除非……

  除非是蜘蛛女皇  或者约什摩根  才有可能在如海虫潮中清理出一条通道來  或者  苏也可以

  里卡多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想法  苏虽然很厉害  但是给里卡多留下的印象更多的是那张精致得可以女人嫉妒到死的脸  还有他的身体  完美得甚至让里卡多沒有力气去嫉妒  如果里卡多喜欢男人的话  苏倒是一个绝好的对象  不过里卡多虽然喜欢女人  品味却十分独特  无论是持剑的梅迪尔丽还是冰冷的海伦  都不是能够让一般男人动情的对象

  “所以  我不是一般男人  ”里卡多总是这样安慰自己  现在也是  他不知道还能支持多久  只知道这时间是以分钟來计算了  如果运气好的话  对于如海的虫潮來说  这个据点小得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因为机械虫不会留下任何生命  才会不断派出小股作战单元进行打击

  再次躲过一波攻击后  里卡多刚准备逃入地下掩体  忽然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袭上心头  象是一片來自深海的水慢慢浸上  冰冷  黑暗  而且绝望  他抬头  只看到天空中一片巨大的黑影  一艘前所未见的巨大浮空战舰出现在天空中  就在头顶几百米的低空中缓缓掠过  随着它的移动  地面上相应出现了一道宽近一公里  深达数米的沟壑  笔直而來  前方推排出的土泥  有如十米凶涛

  “是重力  重力  ”里卡多狂吼着  他的声音甚至穿透了十米土层  直接在掩体中响起  可是  他只喊得出重力  却沒有给出任何应对的举措

  也沒有应对的措施

  里卡多绝望地看着空中的巨舰  忽然看到身周的一切景物都在剧烈变形  仿佛什么都变成软软的  可以无限拉伸  甚至不用看  里卡多就知道自己也一定是这样的  随后  他眼前忽然暗了下去  意识即刻陷入黑暗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  里卡多想着:“死得真快  这也不错  沒什么痛苦  不过  我现在一定已经被挤碎了吧……”

  土流滚滚而來  转眼间将小镇彻底覆盖  再在深重的压力下向下陷去  那些在地下掩体中的战士们都在百倍的重压下化为血泥  并与粉碎的石屑土泥混为一体  无分彼此

  巨舰则在数百万机械单元的簇拥下缓缓向前  好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  但它所过之处  却在大地上留下一道醒目的疤痕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