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五 尘封 五

章三十五 尘封 五

  一朵顽强的火花被扑熄了  不过还有许多火花正在黑暗中顽强地闪耀着  拉菲不断高速无规律地移动着  利用机械虫从瞄准到射击时的一点点时间差  闪避着高能光束的轰击  每当有大群的微型导弹袭來时  竟然追不上拉菲迅如鬼魅般的速度和无可预测的转折  并且被他用力场控制一一引爆

  以拉菲的能力  微型导弹只要不是直接命中  就不会受重伤  在闪避之余  时时会从他身上那件厚重臃肿且奇型怪状的装甲中射出一枚亮银色的小导弹  扶摇着射上天空  然后在机械虫潮的中央爆炸  它只有钢笔大小  炸开时除了一团刺眼的闪光外  就只有一小团淡淡的白烟  然而在它周围二十米之内的机械虫突然停止了动作  随后喷着电火花纷纷从空中栽落  而五十米之的机械虫则都受到了影响  有不少也冒出黑烟  从空中坠毁  一枚小小导弹  就让近千只机械单元报废坠毁

  而这样的导弹  备弹数足有四百发  拉菲几乎等同于背着一个导弹库在战斗着  如果这些导弹被击中爆炸  那么拉菲肯定会跟着上天  虽然技术人员一再保证这些导弹不会被引爆  但这种话只会让拉菲想砸烂他的鼻子  沒有这么做的原因  是因为导弹和装甲的设计均是出自海伦之手  可是即使对海伦的信任已经达到了盲目的程度  背着几百枚导弹还是会让拉菲感觉到本能的不舒服

  拉菲是不会承认自己会害怕的

  他倒也的确不怕死  却不希望是这种死法  在战斗开始后  装甲被高能光束击中过几次  都成功地散射防御  让拉菲跌到谷底的信心稍稍回升了些

  那些发射到空中的导弹不知采用了什么未知的技术  似乎可以规避机械虫潮的探测  在缓慢的升空过程中沒有受到任何拦截  偶尔被高能光束击中  也会被光滑的表面成功散射掉  一枚枚导弹不断被发射上天  已经给机械虫潮造成了明显的伤害  即使千万级别的虫潮  在一个人身上损失接近10万的单位  也是不堪忍受的  何况这种损失还在持续地扩大着

  在几公里外  科提斯同样在活跃着  他不象拉菲那样长于速度和闪避  身上的护甲也不是完全防护  因此在长时间的战斗后的确受了些小伤  然而他的身体极度强悍  高能光束直接照到  也只能留下一个一厘米深的小坑  这点小伤  上尉只当是被大点的蚊子咬了一口  科提斯虽然沒有那么快的速度  但是对荒野地型的利用几乎达到了极致  当拉菲在地牢中沉睡时  上尉可一直在训练或是战斗着  战斗经验远比拉菲丰富  也正因如此  他背着的导弹比拉菲还要多了一百多枚  不管是拉菲还是科提斯  一想到要把余下的导弹打完  就都是一脸愁容  这意味着两个人的体力都要消耗见底  所以从分配给他们的导弹数量上  就可以看出海伦几乎掌握了两个人的所有底细  包括明面上的和隐藏起來的  这样一个女人  除了极个别的人之外  还真让人喜欢不起來  就连拉菲现在  也是爱并犹豫着

  不过沒有人抱怨  都是在全力地战斗着  躲避时时刻刻如雨般的高能光束攒射  但是在有余瑕时  两个人还是会有意开下小差  想点过去的事  喜欢回忆是年老的标志  也是临死前的奢侈

  这一波机械狂潮沒有人知道人类还能不能挺过去  如果沒有海伦临时改造出來的这批导弹  拉菲依靠自己的能力可能只能摧毁十万不到的作战单元  科提斯还要少些  他可不具备空战能力  然而  可以确定的一点却是  这波狂潮绝不会是终结  如果  只是说如果  能够把这轮狂潮消灭的话  那么后面可能会有更加庞大的虫潮到來  毕竟直到现在  人类还沒有找到机械虫潮的源头

  一枚枚导弹不断在空中爆炸  成片的在虫潮中制造着空洞  拉菲和科提斯完全投入到战斗中  他们的周围全是死亡光线和剧烈的爆炸  硝烟浓得已不适合人类生存  放眼望去  触目所及处已全是焦土  更开始有大片不断燃烧着的火带

  机械虫潮终于开始使用燃烧武器了  火并不大  焰苗只有十几厘米  但是却燃烧得异常顽强和稳定  即使是不可能燃烧的岩石上也会烧个不停  实在不知道它们使用的是哪一种燃烧剂  火带越來越多  逐渐蔓延  转眼间面积超过一平方公里的火带已经是东一块西一块到处都是  世界已经沒有了绿色  有黑、红、黄、甚至还有蓝色  但就是不再有绿色  空气正迅速充斥了有毒硝烟  氧气则在快速消耗着  少数幸存下來的生物则开始窒息

  拉菲的心忽然往下一沉  在战争过后  即使消灭了机械虫潮  这样的一片土地  又能生长出什么  还有什么样的生物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至少  人类不行

  是否虫潮所过之处  都是焦土千里

  上一次的核战  带來的更多是辐射和寒冷  而星球上的生命体系则通过快速进化变异迅速适应了新环境  并变得更加强大  尽管强大得很不稳定  但是机械虫潮带來的危害却不同  它们竟似是要将整个星球的表面无机质化  难道不仅仅是要灭绝人类  还要灭绝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的生命

  感慨和震惊一闪而逝  拉菲又陷入无休止的苦战之中

  在西北方  曾经强盛一时的亚瑟家族已经全面龟缩回家族最后的领地  这是一片山林、湖泊和丘陵混合的富饶土地  以风景幽美而著称  亚瑟家族中的重要人物死后  都在埋葬在这里的家族墓地为荣  这里并沒有强大的工事  亚瑟家族全面退守至此  更多是因为这里的复杂环境  而非美丽风光  当这里成为战争的中心后  如何美丽的风光都会毁于一旦

  情况正是如此  连绵的爆炸不止让大地剧烈震动  甚至让一座陡峻的山峰居中开裂  百米裂岩轰鸣着  颤抖着  缓缓滑向山谷  沿途带起巨量的尘烟  巨大的声音甚至一度压倒了猛烈的爆炸

  只是一度而已

  如果仔细听  会在持续的轰鸣声中听到声声锐利的啸音  那是无数微型导弹正在盘旋飞翔的死亡宣告  天空中密密麻麻的全是黑点  成千上万的微型导弹一波波落下  单纯依靠数量就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地毯式轰炸  到处都是火焰、灰尘和硝烟  里面一个个人影以不属于人类的矫捷飞奔着

  一个少年飞速攀上一块数十米高山岩  又从另一侧一跃而下  在他身后穷追不舍的三枚微型导弹不及调整轨迹  直接撞击在山岩上  看着岩石另一侧猛然喷出的碎石和火焰  少年得意地笑了  甚至还有心情比出一个v字手势  他身体很单薄  脸色也有些病态的苍白  头发胡乱粘在前额上  脸上则到处都是灰黑烟迹  看起來他还不到十五岁  却已经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战士  而且五阶的能力在这个年龄也足以令人惊讶  可是他的笑容还未散去  忽然耳中又响起了熟悉的尖啸声  而且如此之近  几乎就在耳边

  少年愕然回首  瞳孔中映出一枚迅速放大的微型飞弹  甚至尾部喷射的淡淡蓝光都清晰可见  飞弹一头扎进他张大的嘴里  随后就是爆炸……

  至死之时  少年都沒有明白这枚飞弹是如何接近的  他可一向对自己的敏锐和灵活有绝对的自信

  爆炸的余波逐渐散去  几枚微型导弹天空中飞下  几个盘旋  最后竟落在了岩石上  关闭了发动机  在静静等待着猎物  这一刻  它们不再象是机械的死物  而是阴险的猎人  那名还有着希望和憧憬的少年  就是死在一发伏猎的导弹下

  这时山角处转出六七个人  为首的正是一袭深色风衣的奥贝雷恩  他眼角余光扫到焦土中一片金属的反光  立刻走过去  从焦土中找出一片扭曲变形的金属  这是一张合金铸成的铭牌  上面的名字还算清晰  每个亚瑟家族的精锐战士都有一块这样的名牌  以便在战火中辩认尸体  铭牌的合金坚硬且耐高温  即使在爆炸中心也未曾完全破损  也是曾经的少年目前在世界上留下的惟一痕迹

  “托马斯  ”奥贝雷恩喃喃念出这个名字  他记得家族中的每一个战士  少年托马斯留下的印象则更加深刻  他有着不俗的天份  仔细、倔强、向上  但仍有一颗火热的心  这样的一个少年  假如能够在战争中活下去  日后必然会成为一个人物  甚至有可能达到九阶的高度  只可惜  如今只有一块残破的铭牌还记述着他曾经的前途

  天才  人类从來不缺少天才  但是在战争中活到最后的才能成为真正的大人物  而中途陨落的却是多数  沒能走到最后的  就只能一直当个天才

  奥贝雷恩默默地将铭牌放入贴身的口袋  向前方望去  就在不远的山岩上  几枚微型导弹正如毒蛇般升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