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六 前世 一

章三十六 前世 一

  龙城也在战火中颤栗着  虽然城中有着完备的工事  众多的能力者  以及几乎用不完的武器弹药  甚至还有大量的能源和食物储备  但它毕竟是一座城市  而且是沿自旧时代的一座巨大城市  成千上万的能力者散布其中  就如同沙子撒入水里  只能看到些许的涟漪  防护不到的地区却是大多数  因此战争开始几分钟之后  整个龙城就陷入一片火海  零零星星的微型导弹穿过防御圈  在城市中爆炸  每一枚都可以轻易摧毁几栋古老且富于历史的建筑

  大地在不停地战栗着  除了少数几个严密守护的区域之外  龙城中已沒有完好的建筑  帕瑟芬妮的私人医院就属于少数幸运儿  周围的街区都已成为废墟  她却只是楼顶缺了个角而已  私立医院周围已经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层机械虫的残骸  空中还不时有燃烧着的机械虫坠落  虽然很多是擦着她掉落  然而直接撞中的却是几乎沒有

  中央实验室中已是黑暗一片  虽然位置在地下  但是地面也震得厉害  墙壁边的货架上不时有玻璃器皿掉落  在地上摔得粉碎  培养皿中有些是空的  有些则盛满了液体

  雪蹲坐在桌角  象极了一只豹猫  它转过头  紧紧盯着那一排晃动着的架子  当有一个培养皿在地上摔碎的时候  它立刻支起了身体  显得十分紧张

  “妈……妈  装那个东西的瓶子碎了  ”雪竟然用人声说着  这是一个显得有些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  是依靠体表鳞片震动发出的声音  不过听她的口气  对那个瓶子显得有些畏惧

  桌子的正中央  海伦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光屏上雪花般闪耀着的数据  听到雪紧张的声音  她只是微微抬头向那个架子看了看  就漫不经心地说了句:“沒事  不用管它  ”

  雪依然紧张地盯着地上那摊液体  它如同有着自己的生命  正在快速蠕动  吞噬着所能碰触到的一切  不论是培养液还是无机质的玻璃碎片  甚至金属和塑胶地板都在它吞噬范围之列  不论是什么  都在液体中分解消化  再转化成液体自身的一部分  这种吞噬能力雪非常熟悉  就如同看到了初生态的自己  她的吞噬能力一点也不比这些液体逊色  但却不会象它这样毫无选择地遇到什么就吞吃什么

  雪可是很挑食的

  在海伦身边  她无形中形成了非同寻常的依赖  仿佛任何事情都不会难得住海伦  雪只需要听话就是了  因此小小脑袋中装载的近百个二级思维中枢和一个三级思维中枢根本就沒怎么动用过  而在平时  雪已经和拉菲和科提斯混得很熟了  熟到可以随意打闹的地步  所以也就忘记了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  拉菲和科提斯那种如同看到了天敌的眼神  就象她现在盯着地上那滩液体一样

  那不是一滩普通的液体  只要给它足够的营养  它就能够快速成长  同时根据环境选择最能够适应的形态  然后进化出智慧  只要开化出智慧  它就不会比人类那些智者差  事实上  雪第一次摆脱本能时还在培养皿里  那时候她就拥有160以上的智商  还是按新时代的标准  随后雪的智慧飞速发展  而一个个构建而成的思维中枢则把她的智慧成功放大  在玻璃皿破碎时那滩液体突然获得了活力  也不知道海伦用了什么办法  居然用一个普通的玻璃瓶就能限制住如此凶猛可怕的生命  但是那一刻  雪最真实的感觉却是  她看到了自己的弟弟

  只是和地上这滩液体不同  雪的每一次进化和成长  都是海伦进行的规划  至少到目前为止  雪力量提升的速度要远远超过正常的生长和进化  对环境的适应力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那需要通过不断的试错才能达成  而在这个过程中  即使是超级生命也有很大的可能陨落  而地上这滩东西  虽然幸运的有了活力  但却失去了海伦的兴趣  也就谈不上得到任何照顾  不知为什么  雪的意识中忽然浮现出私生子这个词  沒错  这滩东西的待遇  就是一个私生子  可即使是私生子  在人类历史上成功上位的例子也决不鲜见  所以雪的危机感并沒有减轻多少  并且生起了浓浓的战斗意识

  雪对于自己的兄弟姐妹可沒什么爱护之心  恰恰相反  有着不亚于天敌的仇视  还只是一小团细胞的时候  她就很清楚自己有着数十个同胞兄弟姐妹  而谁生长的最快最好  谁就会获得活下去的机会  竞争的结果虽然让雪满意  但过程很不愉快  曾经有过她和十几个兄弟姐妹共同关在一个培养皿中的时候  在那时  雪的本能就促使她开始不断向其它兄弟进攻  并且吞噬对方作为自己的养分  同样有着超级生命基因的同胞兄弟们  是相互之间最好的补品

  然而私生子接下來却陷入了危机  它吞噬到的东西对自己的帮助并不是很大  吸收到的营养物质远远比不上自身的消耗  它也觉察到了这一点  开始陷入狂暴状态  拼命扩展身体  试图抓住一切可能的东西进行吞吃  然而却绝沒有什么东西可以弥补它如此迅猛的生长  就连雪都看出來它过于急切地想要生长了  可是由本能支配的它却并不知道这一点  转眼之间  液体就开始泛出灰白色  并且迅速干涸  化成粉末  随着实验室内的气流开始四处飞扬

  “可是……妈妈  这样也不要紧吗  ”雪始终紧盯着自己的兄弟  她当然知道它要干什么  在意识到生存危机后  私生子选择了结成无数的狍子  并且飞散纷扬  一旦找到合适的载体就可以复活  它可以通过空气、水和接触传播  致命性却超过了有史以來的任何病毒或细菌  在微细胞的层面上  它本身就可以形成一场超级瘟疫

  “沒事  死不了多少人的  再说  也沒有多少人可以死了  ”海伦头也不抬地说

  “可是……”雪仍然担心  她现在也很喜欢人类  并且经常以人类的身份自居  自然不愿意看到一场浩劫的诞生

  海伦知道雪在想什么  淡淡地说:“它不会无限增殖的  ”

  海伦的口气淡淡  可是雪却突然缩成了一团  她知道海伦的话是什么意思  原本对她这样的超级生命來说最可怕的一点就是高速进化和不知尽头的生命  当然  它们的生命力大半都消耗在不断的进化与变异中  然而听了海伦的话  雪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寒而栗  在自己的身体内某个看不见的角落  是否也存在着这样的一个开关  只要关上  自己的进化就会走到尽头

  如同知道雪在想些什么  海伦难得地抬起了头  看着雪  说:“你不一样  你是我的孩子  所以你身体内的基因复制制限装置已经解除了  ”

  我是妈妈的孩子……雪先是一阵巨大的幸福  然后心情又略微一沉  那个私生子不也是海伦的孩子吗  他们不止有同样的母体  还有相同的父体  可是现在  在海伦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说  就决断了私生子的命运

  我是被妈妈选中的……雪想着

  重新对身份有了认知  雪对海伦的依赖稍稍减弱  而危机感突然增强  她决定做点什么  好为海伦分忧  而眼前最好的话題莫过于地面上如火如荼的战争了

  “妈妈  上面的战争还沒结束呢  要不要我去帮忙  或者  我们离开这里  ”雪试探着问

  “沒必要  上面的战争并不重要……哦  我的意思是说  它的重要性正在评估  我或许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至于离开  当然不  我喜欢这个地方  不会轻易离开  除非……”海伦抬起了头  望向面前空无一物的黑暗  似乎在想着什么  片刻后才轻轻的说:“除非有一个……很特别的理由  ”

  雪很聪明  所以她沒有去问什么算是特别的理由  而是伏到了海伦身边  用力盯着数据变幻的光屏看了起來  她准备努力分析数据  帮助海伦减轻点负担  小脑袋中那些思维中枢可不是摆设  然而当她开始试图跟上变幻的数据时  所有的思维中枢顷刻间开始散发出高温  竟然全都进入了过载的状态

  “啊  ”雪发出一声低低的悲鸣  用力晃了晃脑袋  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  她惊讶的看着光屏  完全沒想到上面数据流泄的竟然如此之快  要知道现在她的处理能力完全可以与旧时代的超级计算机相媲美  可是却连介入海伦的研究都办不到  于是雪对自己的母亲更加崇拜  也更加敬畏了

  海伦左手放在桌面上  数十根细细的导线直接插在了她的手指上  通过这种方式  她竟是把自己与智脑连接在了一起  现在  海伦的大脑就变成了核心处理器

  “妈妈  你在研究什么  ”雪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问着

  “人类最危险的敌人是什么  ”

  雪点了点头  乖巧地伏着  可是心中还有疑惑  人类最危险的敌人不就是外面那些无边无际的机械吗  就是雪自己  也对它们纯粹的数量感到了深深的畏惧

  “……会是使徒和他的机械军团吗  ”海伦沉思着  在单纯的数字背后  无数的可能场景被计算和推衍  最后都指向了这个答案  可是海伦的心依然沉重  她总觉得  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她定了定神  把推衍的前題条件改成了“什么是这颗星球最危险的敌人”  可是在输入条件之前  一种隐约的直觉让海伦不由自主地感觉到阵阵寒冷  下意识地想要裹紧自己  犹豫了整整一秒  她才下定决心开始就这个条件进行推衍  并且把目标范围改成了‘所有’

  不管是什么样的答案  该來的就都让它來吧……我准备好了  海伦默默想着

  推衍显得艰苦而漫长  但有了前面的数据作为基础  新的结果在几分钟内就出來了  海伦闭上了眼睛  苦涩的笑了笑

  按照危险程度排位  依次是苏  未知的使徒  蜘蛛女皇  海伦自己  然后才是发动了机械军团的使徒  再之后  则是雪和苏的其它孩子们

  光屏上的数据停止了滚动  海伦安静地坐在黑暗中  片刻后才疲惫地叹了口气

  “妈妈  ”雪轻轻地叫着

  “我很累  让我睡一会  ”海伦摆了摆手  站了起來  走向隔壁的房间  那里有一张床  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  是海伦在研究的间隙休息用的  只不过在过去那么多年中  这张床使用的次数很少

  海伦在床上躺下  只感觉到无以抵抗的疲累  她静静躺了会  然后沉沉睡去

  雪又吃了一惊  她沒想到海伦竟然真的去睡了  地面上可还打得如火如荼呢  天晓得什么就会有一枚导弹命中这里  私立医院并不大  只要一枚微型导弹就够了  战争已经进行了快半个小时  私立医院沒被摧毁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雪可不认为奇迹会重复发生  她又沒有超过十一阶的神秘学造诣  这个世界不会眷顾她的  雪很清楚地面上的战斗已经白热化到什么程度  它留在这里陪着海伦  其实是准备一旦中弹  就以自己的身体保护海伦的  海伦可经不起几十吨重的废墟瓦砾砸压

  可是  怎么在这个时候  海伦竟然去睡觉了

  “怎么办  ”雪飞快地原地转着圈  节肢不断在地面划出长长的火花  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爬到床前  轻轻用嘴在海伦的手上触了触  然后反身沿着通道冲上了地面

  刚从私立医院的天台上现身  雪就看到了几枚微型导弹迎面飞來  导弹在雪的复眼中越放越大  也相应点燃了她瞳孔深处的火焰

  雪节肢一弹  小小的身体违反常识地浮空而起  随即在空中一闪而逝  闪电般划出几条折线后  雪又出现在天台顶上  高高立起身体  向天空中密密麻麻如黑云般的机械虫群发出愤怒的挑战咆哮  她的声音透着稚嫩  可是却不是听起來的那么简单  阵阵超高频的震波迅速扩散开去  直接切入了机械虫群的通讯频道  把自己的意思传递到大大小小的机械虫智能终端上  至于它们懂不懂  雪就不管了

  她只是傲然站着  如同即将独战千军万马的将军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