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六 前世 二

章三十六 前世 二

  机械虫潮收到了雪的挑战  并且显然准备有所回应  数以十万计的机械作战单元开始从其它区域抽调  并向这边汇聚  整个过程流畅而自然  就象两道水流的汇合  虫潮的流动骤然变得极度复杂多变  可是纷飞來去的机械虫们却沒有发生一起碰撞  对地面的打击力度更沒有丝毫衰减  所以最初  私立医院上空的机械虫群只是稍稍变密了些而已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  即使隔着很远  也能听到枪声的沉闷轰鸣  伴随着枪声  私立医院上空的虫群被削去了整整一层  零星射下了高能光束已经不是很有威胁  至少一时半会内不会弄塌

  雪有些意外的向枪声传來的地方望去  它的感知穿过大火和浓烟  锁定了几百米外一座五层的楼房  在一片燃烧的废墟中  这座小楼和周围的几栋建筑却完好无损  显得极为醒目  雪沒想到会是这样  一时措手不及  感知已经覆盖到了约什.摩根的身上  它当然知道摩根将军是什么样的人  感知一触即收  不过这已经引起了摩根将军的注意  他放低了巴哈姆特的枪口  向私立医院望去  几乎和雪收回的感知同时回到了天台

  “原來是这个小家伙啊……”摩根将军喃喃自语着  忽然遥遥向雪笑了笑  这一刻  他更象一个慈祥和蔼的老人  而非曾经杀人如麻的龙骑上将

  雪当然‘看’到了摩根笑容  也感觉到了老人莫名的热忱和善意  虽然这让它很是难以理解  不过  空中的虫群已经开始汇聚  再也沒有时间让她多想了

  低空中开始响起锐利的呼啸  一队机械作战单元竟从空中俯冲  以自己代替了微型导弹  这是自战争开始以來机械虫潮第二次改变攻击战术  由远程打击向近程缠斗的转换  雪也吃了一惊  不过她当然不会拒绝近战  于是摩擦着一双刀锋  等待着杀戮盛宴的來临

  “1036只  砍起來有点累  ”雪这样想着的时候  却是有点兴奋的

  远方的枪声骤然变得急骤  飞來的弹幕切断了俯冲机械虫的后续  但也只是暂时而已  机械虫潮汇聚的速度极快  绝不是一支巴哈姆特可以阻止的  就是握在摩根手中的巴哈姆特也不行

  雪已经从天台上跳了起來  开始在空中滑行  她的飞行方式诡异无伦  似乎完全不受重力甚至是惯性影响  以至于以机械作战单元的计算能力都出现了众多误判  高能光束纷纷落空  而雪已经扑入机械虫群  戚戚嚓嚓的金属切削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缠战的作战单元成片成片的被她肢解成金属垃圾

  在不为人知的时候  空中机械虫潮的指挥信息流中多出了一个意识  他安静地着雪在短短时间内把一千多只机械单元切割殆尽  然后越过所有的指挥层级  直接下达命令:“继续测试  投入加倍  ”

  机械虫群又分出了一小股  凌空向刚刚肢解了最后一个对手的雪扑去  远方的枪声始终沒有停过  被狠狠削了一刀的虫群冲到雪面前时  只剩下两千出头  正好比第一次多了一倍

  “有点难度……”切到最后十几个作战单元时  雪想着  它觉得有些累了  几处关节都在发出轻微的吱呀呻吟  提醒着雪它们已经出现磨损  需要更换新的部件了  可是修补破损的节肢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  雪现在哪有余暇

  “继续测试  投入加倍  ”冰冷的命令再次在机械虫群中流过

  不远处  摩根将军忽然皱起了眉  巴哈姆特已经达到了射速的极限  可是也仅仅能把从乌云中涌下的机械作战单元削去薄薄的一层  而且机械虫群的最终数量也让他感觉很不好  一千  两千  然后是四千  难道说机械虫潮背那后的主宰已经把自己的射击计算进去了

  无论一千还是四千  对于雪來说差别都不算大  只是消耗时间长短的问題  再就是身体某些部件磨损程度

  “继续测试  投入加倍  ”

  面对蜂拥而下近万的机械虫群  雪终于变了颜色  而且机械虫群并不再是由单一的基础作战单位组成  而是在核心处多了十几艘数米长的微型战舰  战舰功能不明  但是刚一出现  就让雪感受到了切实的威胁  它骤然加速  身体如水中游鱼般一闪而逝  瞬息间已扑到一艘微型战舰之上  两片刀锋轻而易举地洞穿舰体  附加的高频震动则让舰体内部器件变得一塌糊涂  雪一口气捣毁了六艘微型战舰  然而其余的微型战舰却得到了机会  几个重力场先后罩在了雪的身上  骤增的重力让她的速度整整减缓了三成  而余下的微型战舰则开始释放主炮  同样是高能光束  微型战舰的威力较之基础作战单元强了十倍不止  一道光束激射在雪的身体上  尽管大部分能量被它身体表面光滑而细密的鳞片散射掉  但余下的能量依旧形成了高温  并且让雪的鳞甲变形崩裂

  雪一声含着痛楚的低吼  折转身体  迅速冲向余下的微型战舰  并且在一个呼吸的时间内把它们彻底清理  就算速度下降了百分之三十  雪的绝对速度依旧是基本作战单元的一倍  也是微型战舰的三倍

  “继续测试  投入加倍  ”……

  “很……麻烦  ”看着新一波敌人  雪终于变了颜色  她依然可以战胜  却沒有把握能够拦得住所有的流光飞弹  不让它们伤到私立医院  雪瞬间筹划了上百种应对方案  然后一声低吼  小小的身体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向龙城的外围飞去  她是直接从机械虫潮中穿过的  沿途留下一道鲜明的火带  由无数燃烧的机械虫构成  蜂拥而來的虫群果然调了个头  紧紧追着雪杀了下去  逐渐远离了私立医院

  调虎离山  一个很简单的计策  雪得意的想着  完全忽略了自己付出的小小代价:承受了十几下攻击  损失了几张鳞片和一点点血

  又一波虫群从大队中分出  向摩根盘踞的五层楼猛攻  于漫天战火之中  沒有人注意到几只特殊的机械虫悄悄的承接了雪洒落的鳞片和血液  然后悄然远去

  样本被快速送入一艘百米长的中型母船  进行初步的分析  母船本身则在第一时间脱离了大队  全速向北方基地飞去  它的时速迅速增至3000公里  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回归瓦尔哈拉

  在瓦尔哈拉的主控室中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同时飘浮在空中  无数数据光带在他们身上穿过  只有瑟瑞德拉完全恢复了使徒意识  她才得到瓦尔哈拉的控制权  但仅仅是一部分  两名使徒并非相对而立  而是成一个角度  如果从他们视线的交汇点为圆心  那么两名使徒占据的就是五边形的两个顶点  此时在他们目光的焦点上  正浮现出那艘全速飞回的母船

  “看起來我们找到了很有意思的东西  或许它和主宰着类法术的传承者布鲁克斯有些关系  ”菲兹德克的声音中充满了期待

  “也许  但是可能性只有1%  不管怎么说  这颗星球出现的超级生命都有可能为我们指引余下几位伙伴的方向  除了传承者布鲁克斯  我们还需要找到我们的大脑  思考者海瑟菲尔  种种迹象表明  她也很有可能在这颗星球上出现  找全了过去的伙伴  我们才有可能脱离这里  ”瑟瑞德拉说

  菲兹德克叹了口气  说:“1%的可能性已经是前所未有的突破了  不能要求更高  不过  我最近一直在想  布鲁克斯究竟在什么地方  又在做些什么  当我们坠落在这片宇宙时  他应该是最先突破世界意志的封锁而觉醒  然而再來唤醒我们  毕竟这是他的职责  可是……”

  瑟瑞德拉冰冷的说:“布鲁克斯肯定在这个世界里  他在这颗星球上留下了痕迹  ”

  “那么…….他为什么……”菲兹德克皱眉苦思

  “也许和我不久前一样  与本世界意识融为一体  错误把本世界的意识当成了本能  ”

  瑟瑞德拉说着的时候  控制室的光影忽然发生了变化  上面闪过顾萨格拉布和少年启辉骑士的身影  然后  就在她的面前  两个身影彻底的破碎崩灭  菲兹德克一时无言  他知道这是瑟瑞德拉将本世界意识最后的保留地也摧毁了  这意味着她此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真正成为过去  至少现在  她比菲兹德克觉醒得更加彻底  虽然他觉醒得更早

  菲兹德克沉吟着:“再加上持剑的梅迪尔丽  我们就可以找齐五位伙伴了  真沒想到  我们竟然会全部聚集到这么一颗小小的星球上  实在是奇迹  不过……嗯  我们真的只有五位伙伴吗  ”

  瑟瑞德拉抬起头  望向五边形的上方  在那里的某个地方  还有着一个看不见的窑

  “不……”她说  “还应该有一位使徒……它是……创造者……”

  短短的一句话  瑟瑞德拉不光越说越慢  而且越來越显得痛苦  她全身的能量都在疯狂向某个虚空中涌去  仅仅是几秒钟的功夫  全部能量就被吞噬一空  甚至还危及到了瓦尔哈拉的运行

  “够了  ”菲兹德克大吼一声  瓦尔哈拉随之震颤  空间炉瞬间超越临界点运行着  喷涌而出的巨大能量顷刻间封堵住了瑟瑞德拉身体内部的能量黑洞

  “我们只有两个人  不要试图去触摸封锁的记忆  这是规则  ”菲兹德克冲着瑟瑞德拉咆哮着

  创造者  第六位使徒  就是瑟瑞德拉以几乎毁灭自我、重新沉睡为代价  从虚空深处的记忆中捕捉到的片断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