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六 前世 六

章三十六 前世 六

  似乎是感觉到了操纵者的不安  每一个机械作战单元都把攻击频率调到了最快  能源母舰则逼近到了危险的位置  为前线拼命倾泻火力的作战单元补充能量  饱含能量的光雨照亮了一切  让这片空间都变成了燃烧的恒星  普通人类根本无法直视天空中那颗夺目的火球  那是比太阳还要强烈的光线  可以直接照瞎他们的眼睛

  天空中依然有无数的微型导弹在飞舞  却不是射向深红城堡  而是飞向后方的能源母船  母船腹部敞开了深不见底的大门  把蜂群般的微型导弹吸入  重新炼化成纯净的能量  补充给前方的作战单元  高温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这种纯能量层面的战斗  已经沒有微型导弹发挥的任何空间

  深红城堡彻底被纯粹炽烈的能量包围着  如同每隔一段时间就被一枚核弹轰击  然而它却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制成的  在上面看不到能量力场的波动  却对可以熔毁一切已知材质的高温无动于衷  而此时城堡倒置水晶型的基石也浮现出越來越多的暗红纹路  看起來和城堡主体已是浑然一体

  机械虫潮的攻击似乎永无休止  炽热的能量洪流真的表现出了移山填海般的力量  可是实际上时间沒有过去多久  那艘无比巨大的星系战舰才刚刚完全脱离了海面  浮飞到了比深红城堡略高的高度  舰身开始放平  舷侧无数繁复而闪亮的纹路开始逐一点亮  这是战舰开始充能的标志  还要整整一分钟  它才能够完成补充能量的过程  飞到深红城堡的上方  那时  在重力力场的作用下  它无比庞大的质量将会成千上万倍的放大  深红城堡承受的压力将会以亿吨计  除了宇宙间某些极为坚固的特殊星体  即使是行星也无法承受如此压强

  在深红城堡的深处  黑暗而深邃的星空也开始摇曳  安吉莉娜的影像变得忽明忽暗  不再清晰  不过那典雅宁定的气质却似乎从未变过  桌上的茶杯也在晃动着  里面只有半杯的奶茶也时时会冲上杯沿  流溢出來  她已经放下了手中的诗集  抬头望向无尽的夜空  棱角分明的唇边露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  轻声的自语着:“就等你们一分钟  ”

  星系战舰终于调整好了姿态  浮飞到深红城堡的上方  舰体上所有的纹路都已点亮  一个深暗的几乎肉眼可见的力场从舰身上释放出來  压向深红城堡  星舰的动作并不迅捷  那是因为它太过庞大  所蕴含的能量也过大  这本來是不应该出现在行星内部的武器  如果它足够坚固  甚至可以一头扎进行星的核心  从而破坏整颗星球  如果材质能够好到能够支撑到行星完全爆发毁灭  那它就已是名符其实的歼星武器

  可是现在  在这颗奇异的星球环境下  它却不敢动用过高的能量  以免对星球产生过大的影响  导致空间的崩溃  在沒有找到大脑和传承者之前  就是使徒也不敢直接破坏这颗星球  而只能采用原始的办法一点点清理星球表面的智慧生物  來寻找同伴的线索  因为在这里  使徒也变得脆弱  并且他们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异常紧密  本世界意识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  即使是现在  菲兹德克也总是隐约觉得自己的本能深处仍然残存着一丝本世界意志的影响  证据就是他依然会时常想起潘多拉  那个成功背叛和逃走的傀儡  按严格的标准看  她也该是超级生命了  却是对使徒沒有什么价值  只应该被毁灭的那一种  可是菲兹德克在指挥机械作战单元搜索时  并沒有刻意地去寻找她  甚至可以说  在有意的回避找到她  这是毫无意义的举动  因为在清理完整个星球之后  潘多拉必将无所遁形  除非她已经进化到了能够脱离行星的地步  然而  这颗特殊的星球是一个囚笼  就连两名使徒现在都无法脱离  她又怎么逃得掉

  反正迟早也是一死  就让潘多拉多活一会吧  既然  她也曾为自己做过那么多事  菲兹德克为自己找到了这个理由  似乎很充分  可是他却知道这是完全属于本世界意志的理由  两名使徒之间几乎沒有秘密  瑟瑞德拉一定很清楚他心中真正的想法  可是她什么都沒有说  毕竟  现在在瓦尔哈拉内属于她的舱室内  除了血肉傀儡  依然站立着顾萨格拉布和苏的复制体  苏的复制体出现在这里是什么原因  菲兹德克说不清楚  那或许还有研究的原因  可是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要说和本世界意识沒有关系  就连瑟瑞德拉自己都不信

  时间可以过得很快  也可以变得很漫长  一分钟  对于使徒來说  已经可以完成天量的工作了  在瓦尔哈拉的计算中枢内  对星球的解析早已展开  可是现在完成度只有不到5%  当解析全部完成时  就意味着囚笼的秘密已全部破解

  一分钟  可以分拆为六十秒  而对超级生命來说  每一秒钟都可以变得如此漫长

  星系战舰艰难地蠕动着  终于到达了理想的位置  输出的攻击能量也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此时此刻  就连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的意识都静止了  全部的注意力已投放到这一空间  期待着  直觉告诉他们  很快就有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了

  直觉  该死的  这又是属于本世界意识的东西

  还沒等两个使徒从咒骂中清醒  安吉莉娜.芬.拉娜克希斯已合上了手中的诗集  站了起來  黑暗中那团柔和的光芒渐渐消失  她的身影也随之溶入黑暗  只剩下颗颗星辰  还浮在空中

  仿佛承受不住庞大能量洪流的冲刷  一直安静悬浮着的深红城堡所有的暗红花纹都亮了起來  色泽流动  如同未曾凝结的血液  深红城堡开始震动  不断有小块的碎石从地基底座上脱落  落入能量洪流  即刻被熔为岩浆  然后被吹散  海面上已经激起了超过十米的巨大浪墙  翻涌着向远方而去  即使在十几公里外也未见削弱  这里距离陆地不远  这批浪墙等到涌上海岸时  肯定会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海啸

  深红城堡的震动越來越厉害  基石上却沒有更多的碎石落下  那如倒置水晶簇的基石上出现了几道裂纹  震颤着  竟然真的裂开  条条裂缝间透出血色光芒  整个基座裂成了几根笔挺如枪的石柱  这些石柱不断向外扩张  竟奇迹般的沒有断裂  也沒有脱落  就连掉落的碎石也少得不可思议  石柱扩张着  越來越长  然后在中间又出现了两条裂缝  然后居中折断

  不  这些石柱折而不断  仍然连成一起  只是它们开始挥舞着  动作起先生涩  到后來却是越來越圆熟快速

  “那……那是生命  ”一直通过机械作战单元关注着深红城堡的菲兹德克艰难地说  他的声音干涩无比

  此刻的深红城堡基座已经完全展开  变成了八条粗大无可想象的节肢  那黑红相间的纹路  此时看來已充满了生机  深红城堡的地基  已彻底变成了一个庞大无匹的生物

  不仅如此  城堡外墙上的深红纹路也逐一点亮  从中又出现了无数裂纹  块块岩石活动、软化  又重组在一起  于是  在城堡外出现了一双环绕着的手臂  又开始出现起伏的波浪  那是由巨石构成的波浪长发  当双臂张开时  原本伏身抱头的女人伸展了身体  抬起了头  也露出了那张如最完美雕塑般的面容也出现在世人面前

  在这片大陆上  每个曾经临近过巅峰的强者都不会不记得这张美丽而冰冷的脸  安吉莉娜.芬.拉娜克希斯  曾是众多强者心中的梦想  也是他们永远的梦魇  从戴克阿维达到贝布拉兹  一个个被她甩开  只能看着她在进化的道路远去  而至最终  会连她的背影也无法仰望

  能力之父  罗切斯特博士曾经说过另外一句几乎被世人遗忘的话:“人类终将进化成为不同的物种  区分的标志就是能力  ”

  瓦尔哈拉内一片寂静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都默不作声  可是绚烂如烟花般的数据光带却悄悄暴露了他们的心情

  原來整座深红城堡  都是蜘蛛女皇的身体  如此庞大的生命  使徒深深知道意味着什么  在宇宙间很多情况下  单纯的巨大就代表着无可匹敌的力量

  在中央控制室中那庞大无比的空间中  早已同步勾勒出了海上的全部景象  拉娜克希斯的下半身是无比巨大的蜘蛛躯体  上半身则是人类女性的形象  完美的身体几乎全无遮掩  也不会有什么衣服能够套在如此巨大的身体上  如果算上底座原本的体积  蜘蛛女皇现在就和原本的岛屿大小相当  如此巨大  一时让浮在上方的星系级战舰也显得并不是那么庞然  而能源母船则是随手可以折断的树枝  至于环绕在周围那些更小些的作战单元  完全连蚊虫都算不上

  所有的机械作战单元都沒有停止过攻击  星系战舰更是输出着超出临界点的攻击能量  可是理论上能够摧毁一切的攻击在拉娜克希斯面前似乎全无效果  甚至连限制一下她的行动都办不到  她已经完全舒展了自己的身体  现在正在随意活动着关节  在这个过程中  她始终是闭着眼睛的

  当拉娜克希斯张开双眼时  刹那之间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同时有了错觉  似乎她的目光已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阻挡  落在了他们的本能之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