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爆发 二

章三十七 爆发 二

  苏还记得  南大陆的北部到处都是茂密的热带雨林  以及生命力和蟑螂一样顽强的土著居民  雨林中充斥着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危险生物  即使是太阳王朝也沒有在那里深入扎根的计划  从人类的角度看  资源过于贫乏和过于丰富同样危险  只让自己看到影像的罗切斯特博士更加醉心于生命本身的研究  而非开疆拓土  建立一个更加庞大的帝国  王权对博士來说根本沒有意义  因为他现在拥有的是神权

  南大陆  至少北部的环境似乎对机械虫群的发展意义不大  但是事情却不象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样简单  南大陆西部有着巨大的山脉地带  那里多半埋藏着不为人知的丰富矿藏  这些金属矿产  对于机械虫潮來说  意义就相当于粮食对于人类

  苏忽然从地上弹起  在空中不断加速  扑向在三百米高度飞行着的能源母船  和机械虫群打了这么久的交道  苏当然知道这个大家伙就是虫群的核心  如果虫群是想去南大陆建立基地的话  那么这东西就是基地  能源母船坚硬的外壳完全阻挡不住苏双手的撕扯  内部结构更是脆弱得不堪一击  苏在母船内部飞速移动着  很快就找到了其中的一个智能中枢  伸手插了进去  苏的手上伸出无数金属质地的细丝  和智能中枢彻底融为一体  苏的感知也由此截入母船的数据频带  开始吸收并分析海量的数据流

  这是苏第一次尝试着以自己的思维中枢为核心  去联接和破解机械单元的智能中枢  其实当智慧生命进化到一定程度时  生物和机械之间的阻碍已不再是不可打破  苏其实早就可以这样做  却一直控制着沒有直接介入智能中枢的分析  而只是通过受控的生化兵器去分析机械单元  如霍尔奎拉一类的生化兵器具备基本的分析能力  它们可以在攻击和拆解的过程中找到机械单元的弱点  这是生命的本能  而在这个宇宙中  机械体大多模仿生命出现的  而不是相反

  在分析着能源母船信息流的时候  机械虫群第一次乱成一团  大多数作战单元茫无目的的胡乱飞着  它们只能执行收到的指令  现在命令忽然中断  顿时不知所措  只能保证预设指令中的不要距离母船过远  以及避免碰撞两项被动原则  稍大的攻击舰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自主智能  可是它们围着能源母船飞來飞去  却也不知所措  庞大的能源母船只有舰腹被苏破开了一个不大的创口  而苏早已深入到母船核心区  攻击船沒有能力进入母船内部  而想要攻击苏的话  首先受到打击的却会是能源母船  在这只机械虫群中  能源母船拥有最高的重要等级  它们不可能为了攻击苏而损害母船  可是放任不管的话  能源母船也肯定会被损毁

  两难的困境让攻击舰陷入逻辑困局  但它们绝非旧时代人类所创造的人工智能那样死板  短暂分析之后  机械虫群立刻以维修舰为中心重新组织起來  大批的基础作战单元进入维修舰拆卸重组  片刻功夫大批微型的蜘蛛作战单元就被制造出來  它们只有高能光束一种攻击武器  仅具备短距飞行能力  但八根强劲有力的节肢却可以在复杂地型快速行进  数以百计的蜘蛛单元如归巢的马蜂  蜂拥进入能源母船

  苏依旧悬挂在能源母般的智能中枢上  周围金属结构早都被他撕扯下來  揉在一起  构成一个全封闭式的舱室  以免打扰  此时此刻  近百个思维中枢仅有一个和能源母般接驳在一起  不急不忙的逆向破解着数据  即使如此缓慢小心  在右眼深处  依然有一个全新的符号自虚空中浮现  出现在苏的意识中央  然后迸射出压倒一切的光芒  这些光芒其实是无数细微符号构成  每个小符号又可以分解成数不清的更小的符号  然后层级分解下去  几乎无穷无尽  符号分解到第五层级时就自动停止  并不是到了止尽  而是苏的承载能力已到了极限  每个符号  都会释放出海量的信息  与苏融为一体  就象苏有生以來就存在的本能

  这枚符号  记载的是非有机质生命的智能逻辑和原理  机械虫潮的智能就是源出于此  那种把每个机械单元都当作一个智能节点  以机械虫潮形成智能网络的处理方式其实非常原始  但是好处也非常明显  消耗少  维护简易  适应力强  并且可以在短时间内爆发出庞大的数量  最适合低等文明程度的星球占领和清理工作  缺点也同样突出  被机械虫潮清理过的行星生态环境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想要恢复则需要漫长的岁月  所谓漫长  往往需要以万年计算

  用了整整一秒钟  苏就消化了所得到的全部知识  现在能源母船的智能中枢和数据流  在他眼中已经沒有秘密可言  只要给他点时间  苏也可以制造出具备更高级智能的机械作战单元  所缺乏的是大宗原材料  以及充足的能源  刚刚的过程虽然短暂  却代表着苏又掌握了一个新的符号  对贝萨因都神文的掌握又向前前进了一步

  贝萨因都神文早已超出人类所能理解的语言范畴  它的每一枚符号都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知识体系  迄今为止  苏至少已经知道了复生、生化兵器制造  以及生命能量化的部分知识  现在再次加上了无机智能  依据从贝萨因都神文中得到的知识  苏已经彻底将自身改造  现在的他根本不算是人类  而是一种全新的  从未在历史中出现过的生命  在改造的过程中  苏有着无比强烈的愿望保留人类的身份  同时小心翼翼地控制着一切可能的进化  但是许许多多个微小的进化改变累积在一起  却是变成了如今这种只有外表类似于人的生命形态

  进化总是有理由的  而苏进化的理由非常充分  充分到他完全无法拒绝  可是进化难道就真的是被迫的吗  每个生物都有进化的本能  以更加适应这个世界  如果仔细想想  苏似乎是在有意无意的为自己寻找借口  以便完成进化的过程  如果不是心中莫明存在的一丝恐惧  这个过程早就被大幅提前  苏不明白自己在恐惧着什么  只是隐约的恐惧是从他有记忆时起就已存在  并且一直伴随至今

  进化本该是很难的  然而对苏來说  进化却似乎是再容易不过的一件事  特别在被瑟瑞德拉毁灭一次  又自海中复生之后  封闭的右眼重新打开  曾经难以触摸的贝萨因都神文再次变成了和他不可分离的部分  而每个贝萨因都符号中都蕴含了巨大得无法想象的力量  让苏也感到战栗

  比如说现在  只要苏真的感觉到需要  想必就会有新的贝萨因都神文符号浮现  里面应该记载的全部是各类获取能源的方法  而拥有能量  就有了物资  也就意味着用不了多久  苏同样可以创造出一支机械大军來

  就在苏触动这个想法的时候  右眼深处又出现了一个新的贝萨因都神文  这是包含着各类低等级能量应用的符号  其中已经有空间炉的初步应用  在苏无奈的苦笑中  符号开始解析  大量的信息被释放出來  而苏的身体也开始自行进化  生成一个个微小的空腔节点  代替了身体内原本燃烧食物的空腔  新生成的空腔节点不断蠕动着  以此方式抵消和吸收内部不稳定空间产生的狂暴能量  在吸收了新的贝萨因都神文后  苏终于知道了人类进化和能力的本源  当能力超过十阶时  人类就具备了初步使用空间能量的力量  新能力的基因组其实是就一个个汲取各类能量的节点  如此才能供应高阶能力恐怖的能力需求  而进化点  则是以某种方式储存的能量结晶  想要构建稳定的基因组  它们是必不可少的材料

  进化点已经是相当完善的进化方式  即使在贝萨因都的评价体系中也不低  达到了中游的水准  要知道旧时代人类根本进入不了这套评价体系  它就象是凭空出现  在核爆余波中悄然发生  这才是极不合理

  苏忽然明白  罗切斯特博士  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方式  都不可能发现能力

  因为这并非是人类开发自身潜力而形成的超能力  而是基于进化点构成的能力体系  两者之间的差别  绝非跳跃  而是整整差了几十甚至上百万年的文明积累  贝萨因都神文中  记载着完整的能力晋升体系  整个进化的过程都有清晰而完整的过程  其间的跨越幅度之大  绝非某个天才的灵感所能弥补的

  封闭的舱室外壁上开始响起密集的敲击声  大量的微型机械蜘蛛已经包围了这里  开始用节肢拆除障碍  能源母船内部的维修机械虫也在拼命工作着  试图将这个智能中枢与船体的其它部分切割出去  不过苏的意识此时已经形成了能量化的数据光带  与能源母船所有的智能中枢联接在一起  并且顺利接管了所有权限  手里还握着的智能中枢  不过是个形式而已

  苏大部分的思维中枢还是空闲着的  此刻正逐一开动  开始分析罗切斯特博士的一切资料  正在这时  能源母船的数据流忽然壮大了百倍不止  两道强横无匹的意识借助能量化的数据横空而來  与苏的意识狠狠撞在一起

  这是一次双方都完全意外的碰撞  空中骤然爆出无数的电火  能源母船乃至整个虫群的机械单元船体中不断发生微小的爆炸  所有的智能中枢都因为瞬间电流过大而烧毁  引擎则瞬间失去控制  储备能源被全部激发  澎湃的能量立刻形成了猛烈的爆炸  空中的机械单元一艘接一艘的爆炸  火光映亮了几公里的天空  浓密的辐射云层都被激荡的气流吹出巨大的空洞

  在滚滚烈焰中  苏的身形若隐若现  凝望着北方  神色复杂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