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爆发 四

章三十七 爆发 四

  在高高的辐射云外  太阳升起而又落下  等到第七天的早晨  苏已经站在雪山之顶  遥望着最高峰上的太阳大神殿  如果不是曾经凋亡  苏或许到现在都不会踏足南大陆  战争之后  人类能够踏足的区域变得非常狭小有限

  太阳大神殿和上次时所见的沒有什么不同  只是外型上稍有改观  露台重新修整过  比以前更加宽大  可以起降中型飞机了  山腹上的几个出口也经过扩建  此时正是日出时分  也是太阳神殿祭祀的重要时刻  最上层的祭坛中早已燃起熊熊的火焰  几名祭祀正带着数以百计的僧侣进行赞美和祈祷  祭祀们围绕着祭坛跳着奇异的舞蹈  在苏的观察中  他们的舞蹈动作有所改变  可是激发能量的效率却有所提高  这种宗教仪式按理说是几十年不变的  但是苏离开南大陆沒有多久  太阳神教的仪式就发生了变化  说明罗切斯特博士的研究又有所进展  如果再给他几十年的时间  或许真的会再次改变世界

  苏一跃而起  身体在空中舒展  如一只雄鹰飞过两座山峰  落在了太阳大神殿的殿顶  苏大步走向向下的通道  并沒有刻意掩饰形迹  他刚刚在殿顶出现  正主持仪式的几名祭祀就同时身体一震  不约而同的望向这个方向  苏也眉头一皱  就在跃落时候  他感觉到自己就象跳入泥潭  奇异而晦涩的力场缠绕在身上  让每个动作都象是在拖着几百吨重的铅块一样

  几名祭祀从祭坛中抽出一根法杖  挥舞着冲了上來  法杖由金属铸成  一端已经烧得通红  祭祀握上去却不感觉到热  他们挥舞着法杖  向苏当头砸下  那束缚迟滞了苏行动的力场  对这些祭祀却全无影响

  这种相当原始的攻击  对苏根本沒什么威胁  为力场提供能量的正是那些还在祈祷着的僧侣  足足有三百多人  而苏就象同时和三百多名僧侣在角力  其实祭祀们都有着六阶左右的格斗域能力  他们可是整个太阳神教最高级的祭祀团成员  而力场无形无迹  就连苏都沒有事先发觉  一旦陷入力场  就是十阶能力者也会被限制到六阶左右的程度  所以很难抵挡祭祀们的攻击

  力场是由那些僧侣们联合发动的  这种技术和某些中阶的生化兵器十分接近  都是可以把个体的力量整合在一起  从而发挥出更加重大的作用

  苏的身体表面泛起一层淡蓝色的光芒  在力场的压迫下颤动了几下  随即骤然闪亮  照亮了整个天台  三百多名僧侣都是全身一震  双眼凸出  身体内部骨骼喀喀作响  血线则不断耳孔和鼻端喷出  刚刚这一下相当于三百多名僧侣和苏狠狠地拼了下力量  完全比拼的是蛮力  僧侣们数量虽多  合起來却只与一名十一阶力量强化者的力量差不多  而苏的力量不仅超越了十一阶  力量的來源还是源自于身体内部一个个微型空间能量组织  能量供应简直是无穷无尽  这次冲击  三百多名僧侣们等同于直接和空间破裂产生的能量风暴碰撞了一下  结果直接震碎了全身的骨骼和内脏

  而祭祀们挥舞着烧红的金属棍砸來时  苏身体周围的电流已经强烈至夺目的程度  几道巨大的电流分离出來  击中了金属棍的棍梢  超高压的电流瞬间击穿了祭祀们的身体  几乎把他们烧焦

  清理了露台上的教徒  苏径直走向通向神殿内部的入口  一把拉开了厚重的铁门  沿着宽阔幽深的通道一路向下  沿途不断冲出僧兵和红袍武士  甚至还有干瘦如骷髅  却力大无穷的苦修者  但是这些九阶以下的人们已经对苏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甚至让他稍稍停留一下都办不到  苏的攻击方式简单直接  效果却不可思议  他往往抓过一个落地灯  随手插入墙角  下一刻就会从拐角后冲出一个壮硕的红袍武士  然后愕然看着突然出现的落地灯  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势  直接将自己的胸膛穿在灯秆上  类似的攻击无以计数  苏的每个动作都是轻描淡写  看起來毫无意义  却总能等到敌人自行送上门來  精锐的僧兵和红袍们完全是自杀  而苏的能量几乎沒有损耗

  苏的感知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探索整个神殿的内部  如果太阳大神殿沒有变化的话  那么罗切斯特应该在神殿的地下深处  他或许仍然是一个人  但更大的可能性则是转换成了另一种生命形态  人类的生命形态太脆弱了  难以承载更多的力量  以罗切斯特在生命领域的造诣  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生物出來根本不困难  难的是他想要创造的是完美的生命:具备永恒的生命  强大的力量  超卓的智慧  能够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  以及最重要的:可以无限进化

  毫不意外  苏的感知仅仅穿透了几层墙壁  就被有效的阻隔了  墙壁上绘着的花纹并不仅仅是装饰  里面隐藏着的罗切斯特研究出來的不完整的神文  对感知力的穿透具有强力的削弱作用  只有教会最高层那些掌握了神文的大祭祀们  才能够减少受到的影响

  苏的全景图被局限到了直径二十米的狭小范围  但他只是微微一笑  一个极端复杂的贝萨因都神文被调动出來  然后分解成数以万计的微小符号  沿着全景图向四周扩散  墙壁上的神文一遇到这些符号  立刻会被点亮  然后被分解破坏  化成纯净的能量被符号吸收  反而更加充实了全景图的力量

  一层层墙壁被点亮  墙面上美丽而神秘的纹路如同活了过來  一层层浮现  喷吐出绚烂的火焰  半个太阳神殿都被点亮了  而且明亮的世界还在层层推进  所有的祭祀、僧侣、红袍武士和苦修士都是目瞪口呆  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在光与火的世界中  他们忽然感觉到莫名的恐惧

  苏不再沿着走廊前进  身体缓缓沉入地面  坚固的岩石就象奶酪般溶化  让他在其中穿行  此时苏的全景图已经展开至五公里左右的范围  上下则接近一公里  太阳大神殿的上层已经悉数展现在他面前  不再有任何秘密  在神殿下方  苏已经发现了一处神秘的巨大空间  感知在那里同样受到了干扰  但是在摧毁了布设的神文后  苏的感知力依旧进展不大  缕缕感知就象探入浓密的墨汁中  只能探察到周围一小片区域  形成幅幅破碎的影像  根本无法拼凑出完整的图案

  地下空间的抵抗手段已经不再是神文  而是真实的能力  能够和苏的全景图全面对抗  对方在感知领域的力量强大得令人震惊  至少也是十一阶左右的水准  不用说  那肯定是罗切斯特

  苏加快了速度  身体在岩石层中快速穿行  坚固的岩石被他身周的力场震成细碎的粉末  然后向上方喷出  借助动力向地下深处前进  很快  苏就穿透了岩层  落入一片极为深广的地下空间  这是一片半天然的洞窟  从洞顶到底部垂直高度超过了五百米  十几条地下暗河交错汇集  形成一片无比复杂的地势  苏刚刚出现  眼前就亮起夺目光芒  一片燃烧着的高温火云已将他彻底包裹  高达万度的高温代表了欢迎的热烈程度

  这是一片离子云  其蕴含的能量之高让苏防护的能量场也产生了波动  在离子云中多呆几秒钟  苏估计自己外表的肌肤就会彻底晶化  他立刻加速下沉  瞬间穿透了离子云的范围  向地面冲去

  映入苏眼帘的是一片奇异的空间  地面到处都被层层紫色的生物质所覆盖  生物基质不断蠕动着  类似于血管的粗大管道密密麻麻  洞壁和石柱上  到处都垂挂着串串半透明的巨大卵泡  这些卵泡基本都有一立方米大小  里面隐约可以看到各种奇异的生物在孕育着  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味道  氧气的含量低得惊人  几乎沒有什么地表生命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然而剧毒的空气对于那些卵泡中未成熟的生命來说却是必须的养分  它们通过卵泡壁上的孔洞拼命吸收着空气  时时会喷出一些清水般的液体  液体落在地面的生物基质上  会立刻腐蚀掉一大块基质  冒出腾腾白气  那些白气即是空气中剧毒物质的主要來源

  仅仅随意扫视了一下  苏就发现这片地下空间中卵泡数量竟然超过了十万  而其中孕育的物种更是超过了一千种  在一片区域  苏居然发现那里孕育的竟然都是人类  而且已经发育到接近成年的阶段  苏稍稍关注了一下  即刻感知到了那些孕育中的人类的全部数据  他们的确是人类  从结构到基因都是  而且都是具备不同能力的人类  有的是祭祀  有的是苦修者  有得具备强大武力  而大多数则是普通的强健人类  只是有着异常发达的神经系统  那是祈祷的僧侣

  至此  苏也不由得一怔  难道他在太阳神殿中看到的都不是自然产生的人类  而是在这片地下空间中培养出來的不成  他们和真正的人类简直毫无区别  连苏都沒能察觉

  不管认不认同罗切斯特的作法  博士此刻的手笔再次让苏震惊  就如他当年以火焰能力震惊了世界一样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