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爆发 六

章三十七 爆发 六

  一个深呼吸的时间  苏已经平复了心情  说:“博士  您也是使徒  自然是我消灭的对象  ”

  罗切斯特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  无奈的说:“我已经说过  并不是每个使徒的目标都是一致的  我和瑟瑞德拉及菲兹德克不同  你是我的创造物  虽然在突如其來的战争中让你逃出了基地  但是我一直视你为孩子  你也是我多年梦想的完美体现  在我身上  本世界意志一直存在  并且压制着本能  而他们两个才是觉醒了本能的真正使徒  至于人类  你觉得原來的人类能够在今天这样的环境下生存吗  人类也需要进化  才能适应现在的环境  而进化的过程和终点  并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  严格点说  你觉得能力者还算是人类吗  他们和旧时代人类基因上的差异之大  已经完全可以列为两个物种  最后  既然你觉得使徒是人类的敌人  那么你自己呢  同样是超级生命的你  又以什么样的立场來对待人类呢  ”

  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題  其实苏也想过很久  超级生命从其本质上來说  就是普通生命的天敌

  罗切斯特博士沒有给苏喘息的时间  而是再次抛出了另一个致命的问題:“还有  我的孩子  你并不了解使徒的本质和相互之间的关系  不过既然你已经进化到了可以威胁使徒的程度  那么想必已经知道超级生命本能的存在了  那么即使你如愿消灭了使徒  又如何保证本世界的意志会一直存在呢  当你的本能完全觉醒时  你的存在本身对于这颗星球來说就是同样的灾难  一个还是几个超级生命  对人类來说其实沒有区别  ”

  苏无法回答  本能虽然沉寂  却并不代表消失  苏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本能正在一天天跟随着自己实力发展而变得更加的强大  这个过程完全不可逆转  他就是想要压制力量都作不到  而经历过一次重生之后  苏也知道  自杀对于他來说根本沒有意义  本能还会非常欢迎这个过程  自杀之后  苏仍然会重生  而那时本能将会统治一切  本世界意志将会彻底消失  也即是说  自杀的只是苏  而非他的身体

  而且苏知道  总有一天  本能会占据一切  其实对于这具可以无限进化的身体來说  本能才是真正的主人  名叫苏的家伙  只是世界意识强塞进去的房客

  沉默了整整一分钟  苏才抬起头  微笑着说:“这些问題我早已经想过了  我很可能沒法解决  但那会是很久远之后的事  我并不想要拯救整个人类  我想要的很简单  只是希望身边几个特殊的人可以好好的生活而已  可是使徒却连这点空间都不会给我们留下  这颗星球对你们來说是一个囚笼  想要离开的话就需要清理星球上的生命  因为这是对囚禁你们的世界意志的根本性打击  ”

  “那是瑟瑞德拉他们的计划  并不是我的计划  ”罗切斯特缓缓的说  “离开这里应该有另外的方法  而不必非要清理星球  而且使徒并不是最终的秘密  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本世界意志会引发那场战争  从而把我们囚禁在星球内  这是我需要找到的答案  我相信  当我找到答案的时候  无需清理星球  就可以离开这里  ”

  苏环视着填满整座山腹的生物基质  徐徐张开双手  十指指尖开始伸出长而锋利的指甲  化成锐利无匹的利刃  他的声音也变得冰冷淡漠  碧绿的瞳孔逐渐深邃

  “罗切斯特  不必多说了  你寻找答案的过程不会那么简单吧  这个山腹中的东西  在将來的某一天会拥有自己的生命和智慧  成为前所未有的巨大生命  它的诞生  所需要的能源就会将地核中的能量吸取到危险的程度  瑟瑞德拉他们只是想要清理星球的表面  而你  是想要直接摧毁整颗星球  ”

  罗切斯特忽然笑了起來  巨大的声音汇聚成狂风  在山腹中不断回荡着:“呵呵  不愧是我最完美的创造物  从这些低等级的基质上就能看出我最终的目的  分析能力已经可以和‘大脑’相比了  不过  苏  使徒并不是最终的秘密  ”

  “那么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題  为什么会创造我  对于你们使徒  另一个超级生命是完全沒有意义的  即使你是想要毁灭其它的使徒  也沒有必要创造出另一个完美生命  你自己就足够了  ”苏问

  这次是罗切斯特的沉默  然后他以罕见认真的口吻说:“这个项目的初创者并不是我  你小看了人类对于力量和权利的渴望  其实早在战争之前  人类就已经进行了数十年的基因改良实验  试图创造出超人一类的战士  而创立这个项目的那个家伙  更是罕见的疯子和天才  他的理论已经非常接近于成功  确切的说  只有1%的误差  当然  最终这1%的误差决定了他什么也不会得到  甚至连一个成型的细胞聚合体都不会有  可是不知为什么  当时我还是决定接下这个项目  并且把它做成功  一直到你成功逃走  我都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成功了  不过看到现在的你  至少我可以肯定这个实验已经成功了大半  不过  当时如果不是因为被‘惟一’牵扯了大半的精力  你也不可能会逃出去  ”

  “惟一是什么  ”苏再问

  “刚才我已经回答了最后的问題  ”罗切斯特倒是不肯再多说了

  苏不再追问  而是闪电般落下  整个人如一支利剑  狠狠刺入生物基质  并且不断向深处插去  在深入途中  苏的身体表面不断渗出滴滴鲜血  血珠一离开身体  即刻化成利刺  插入生物基质的深处  然后开始分散  那些血珠都是活性的入侵者  而且苏已经解除了它们分裂增殖的限制  在生命体内部  入侵者几乎就是无敌的  哪怕生物基质再庞大  只要时间足够  也最终会变成入侵者的肥料

  苏的身体表面浮现出数十颗能量晶体  无数力场向四面八方疯狂扩散  就如无数隐形的刀锋  把周围十几米内的生物基质都彻底搅烂  而从他的嘴里  不断吹出一缕高温火流  火流只有手指粗细  但是超过两万度的高温却使得它无坚不摧  被炎流摧毁的生物基质不断汽化膨胀  在封闭的环境下压力迅速扩大  虽然生物基质立刻有了相应反应  开始拼命收紧以增加坚韧度  但它现在毕竟只是最初级原始的形态  根本抵抗不了迅速升高的压力

  在生物基质的表面  迅速鼓起一个大包  然后轰然炸开  无数碎片混合着气味强烈的蒸汽四面喷射  顷刻间连成一体的生物基质上就多出一个直径十米  深达数十米的巨大空洞  而在另一处  又有一个大包快速鼓胀

  苏快速移动着  一边肆意破坏  一边在搜寻着罗切斯特的位置  他看似在挥霍着能量  其实控制得非常小心  能量源源不断从空间中抽取出來  逼近了身体能够负荷的极限  却又沒有动用身体内的能量储备  这样在真正面对罗切斯特的时候  苏可以瞬间把攻击力量提高一倍

  苏的全景图已经提升至极限  空间能量的获得让他在感知域中真正进入了第十二阶  拥有了‘前知’的能力  苏自体的战斗力或许仍然不如格斗或者是类法术域的强者  但是‘前知’却可以使他越级挑战  就象海伦就曾经用模拟出的‘前知’能力完败拉菲  而且前知是非常隐蔽的能力  在战斗中几乎不露痕迹

  生物基质非常庞大  但对于苏的速度和感知力來说仍然是非常有限  可是苏來回转了数圈  几乎找遍了所有地方  却都沒有发现罗切斯特的存在  而前知也是一片混乱  苏所感知到的数据完全沒有规律可言

  就在苏凛然的时候  忽然冲入了一片开阔的空间  这里的生物基质都已经褪去  露出下方一片如大脑皮层般的物质  看到眼前的景象  苏也怔了一瞬  沒有别的原因  实在是这个大脑过于巨大

  一个直径百米的大脑

  看到它的时候  苏立刻直觉  这就是罗切斯特的本体了

  苏只是停顿了极短的一瞬  就立刻把身体中存储的全部能量都迸发出來  极度炙热的热流从体表射出  整个人化成一颗燃烧的流星  笔直射向大脑

  如果这真的是罗切斯特的本体  那么他的感知和精神力量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巨大的形体本身就意味着强大的力量  而现在  并不是苏发现了罗切斯特  而是他主动出现在苏的面前  这里是罗切斯特选择的主场

  大脑表面的皮层开始蠕动  一片高温火云凭空生成  拦截了苏的俯冲路线  这片火云的温度甚至比苏吐出的炎流还要高  密度之大更是等同于液体  即使以苏的防护力想要直接穿透  也会受到严重伤害  这是火焰能力的升级版  但是能够将类法术域最初级的能力发挥到接近十二阶的威力  或许只有罗切斯特能够做到

  苏并未闪避  而是直接撞入火云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入罗切斯特的肌体内部  撒下入侵者  才有可能击败如此形态的罗切斯特

  现在已经很清楚  罗切斯特是类法术域的使徒  类法术域能力者是最危险的敌人  和这类敌人战斗只能速战速决  只要给类法术能力者足够的时间和能量  他们甚至可以推山填海

  但是苏刚刚穿出火云  就看到大脑皮层上正泛起无数电火  宛然一片电的海洋  苏的短发瞬间竖了起來  危险之极的预感彻底笼罩了全部身心  可是他根本沒有能力作出任何反应  就已看到一道强烈之极的闪电从电海出涌出  击在自己身上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