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爆发 七

章三十七 爆发 七

  数十万伏的电流撕扯着苏的防御力场  让他瞬间麻痹  并且成功阻止了冲势  强劲的动能都被层层力场所抵消  但是仍然可以看到皮层表面泛起了一个深坑  坑缘象波涛涟漪一样层层叠叠的颤动着

  一道闪电几乎抽干了三分之一的电海  然而大脑加快了蠕动的速度  皮层上渗出更多更强烈的电火花  苏身体上的麻痹还沒有消除  第二道粗大闪电又迎面而來  这道电流的威力比前一道大了数倍  迸发出的能量相当于一个小镇整晚消耗的电力  苏立刻团身抱头  把所有要害部位都保护起來  刹那间  苏身周的防护力场全部消散  身体表面骤然感觉到极热  然后所有的感觉一时间全部消失  只有一片麻木包围

  电流的高热瞬间让苏的体表炭化  就是他的肌肤也抵挡不住如此猛烈单纯的能量冲刷  被刷掉了整整一层  只是第二道闪电刚刚消去  从蠕动的大脑皮层上又射出第三道闪电  这一次苏身周黑色粉末纷飞  刚刚炭化的表层被彻底破坏  露出下面一层新生的肌体组织  那并不是粉嫩的肉  而是亮银色如同金属一样的组织  上面密密麻麻的嵌着无数细小的晶体  如同给苏披上了一件水晶的盔甲

  粗大的电流狠狠激打在苏的身上  一时间不知爆掉了多少细碎的水晶颗粒  每颗颗粒的爆炸  都会激发出巨大的能量  在苏身体表面形成了一道混乱而狂暴的能量带  把闪电的能量隔离中和掉不少  然而百米方圆的大脑  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  当它整个都开始向外激射电火花的时候  完全是电的海洋  电流已经强烈到足以伤害全景图的地步  苏现在的感知也收缩到身体周围  尽全力收缩身体  减少被电流冲刷的面积  亮银色的肌体导电性能极佳  几乎收纳了所有电流  然后再由颗颗晶体的爆炸中和  当一层晶体消耗完毕  又会有新的晶体浮出來  永无止尽

  一时之间  苏和罗切斯特就此僵持  苏完全处于防御态势  浮在半空  不停的被闪电轰击  然而如果闪电稍稍停息  距离大脑皮层不到三十米的苏就会和身冲入大脑内  一旦被苏侵入了内部  任何大型生物都受不了  而现在  就成了比拼能量消耗的时刻  看是罗切斯特的闪电持续不下去  还是苏的能量晶体先消耗干净

  除了闪电之外  又有数道不同属于的攻击向苏飘來  有瞬间增加数百倍重力的引力球  也有利用空间特性切割的破裂丝线  甚至还有点温度接近五万度的沸点  这些类法术能力  在罗切斯特的手中都有着前所未见的威力  这是单纯依靠能量进行的破坏  几乎沒有任何取巧的防御办法  只能硬碰硬的比拼能量消耗  而苏的晶粒防御也是如此  构成的狂暴能量带已和空间乱流有几分类似  任何属性的能量进入到能量带中  都会被能量带所中和

  尝试了几次之后  罗切斯特发现其它的攻击都沒有效果  于是转而专一使用闪电轰击苏  这个团成一团的家伙似乎永远不会被摧毁  看似沒有还手之力  可是罗切斯特却深知苏的危险  只要给苏缓一口气  他就可能扭转战局

  “苏  ”罗切斯特又开口了  “我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储备  这里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罢了  即使是消耗战  你也沒有希望获胜  臣服于我吧  我们一起去对付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  消灭他们  就会有破解囚牢的办法  这颗星球虽然注定了毁灭  但是我可以带走上千万的人类和星球上的各类物种  你应该听说过旧时代诺亚方舟的传说  沒错  我完全可以复制诺亚方舟  甚至比传说中的要大上无数倍  你应该知道我有这个能力  继续战斗沒有任何好处  对人类更是无益  我其实并不在意人类的生死存亡  作为囚牢内的原生物  和囚牢一起破碎本來就是他们应有的命运  除非有特别的理由改变我的决定  ”

  罗切斯特行有余力  却又不足以即刻摧毁苏的防御  所以开始用另一种方式‘劝说’  试图解决战斗  苏  代表的是本世界意志  而非超级生命的本能  本世界意志都会有这样那样的牵挂  也就是可以击破的弱点

  苏沒有回答  而是任由罗切斯特反复试探  罗切斯特的话的确有些道理  对于人类來说换颗星球生存或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地下的激战似乎永无休止  双方每一分钟激发并中和掉的能量总和已经相当于几座大型核电站全功率的运转  罗切斯特虽然在不断寻找着苏意志上的弱点  却并不担心自己的胜利  苏的体型太小了  再如何高明的能量存储技术  沒有足够的体积  所能存储的能量终究是有限的  而同为超级生命  罗切斯特的能量存储并不会比苏低级多少  就算效率要低些  也属于同一个层面的水准  罗切斯特的体积  何止是苏的百倍

  不过他无论如何也沒有想到  苏已经具备了从空间中提取能量的能力  只要消耗沒有超过临界点  苏的持久力近乎无限

  在地面上  雪山依然宁静而美丽  除了太阳大神殿外  几座建立在雪山内的神殿都刚刚结束清晨的仪式  开始忙碌起來  缕缕青烟从烟囱中冒出  食物的香气开始四处漫延  僧侣们把大块大块的冰雪凿下  挑入神殿中  太阳神殿的教义相信  雪水是天然纯净的  所以是各种仪式的必备用水

  然而平凡的一天随后被打破  巨大的黑影缓缓在远方出现  并向雪山飞來  它飞得并不高  但是在大地上投下的阴影却极为恐怖  几乎遮挡了全部的天光

  地面上那超过十几公里的巨大黑影不断向前移动  很快就进入了雪山  逐渐攀升  最终把一个神殿完全覆盖

  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生物  梭形的身体足有上万米长  身后拖着长长的尾巴  两片巨大的尾鳍左右张开  如同一头从深海浮出的巨兽  它的身体两侧  合计六片翼鳍也全部张开  每片翼鳍都超过了两千米  它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浮在空中  只是巨尾轻轻一摆  庞大的身躯就在空中静静滑出数十公里  它浮于神殿上空  庞大的身躯缓缓下降  腹部鼓出数十个如灯泡般的闪亮器官  随后射出几十道光柱  照耀在神殿上方  在光柱下  峰顶终年的积雪迅速溶化  露出了深色的岩石  而岩石随后竟也开始融化  坚硬的岩石都抵御不住能量光柱的照射  神殿更是飞速消溶  里面的祭祀和僧侣们根本來不及发出最后的声音  就已被彻底蒸发

  神殿很快就完全消失  而能量光柱依旧在照射着  山体不断消融  逐渐露出地下一个巨大的空洞  当空洞被能量光束彻底掀开的一刻  数以百计的异形生物从洞中射出  呼号着扑向空中的巨兽  它们个头虽然不大  但是快速异常  极度凶悍  有着与体型绝不相称的力量  甚至有几头竟悍然顶着能量光柱的照射  逆流而上  如果让这些异兽扑到身上  巨兽也未必能够挡得住它们的攻击

  空中的巨兽似乎感觉到了危险  发出一声长鸣  身躯抖动  从皮下的褶皱中弹出数以千计的生化猛兽  这些生物兵器都具备短距浮空的能力  一出现就纷纷扑向从地底冲出的对手  狠狠撕扯扑咬  顷刻之间  天空中数千头极度凶猛的生化兽就扑击在一起  从地下冲的生化兽明显体型要大  而且更具威力  但是它们的数量却少得太多  对手可以很从容的以三五只围攻一只  而在外围还有等待时机的  数量上的压制使得太阳神庙一方的生化兽陷入苦战  而空中的巨兽则不理会苍蝇般缠战的生化兵器  庞大的身躯缓缓下落  盖住了山峰上那巨大的缺口  而它长达数公里的尾巴则先是蜷起  然后狠狠刺入缺口

  整个山峰都震动了一下  随即从地下深处传出一声长长的痛苦鸣叫  音量之大  如同数万头猛犸同时号叫  巨兽的身体中弹出六对爪子  牢牢抓在山体上  腹部一鼓一缩  不断抽取着地下那不知名巨兽的血肉营养  一直抽了十几分钟  它才停止了抽取  而地下早已安静  那头巨兽再也沒有了声音

  浮空巨兽似是极为满足地抖了抖身体  几分钟后又弹出数以千计的生化兵器  加入到空中的战斗中  数量上的绝对优势很快转化为胜势  太阳神庙一方的生化兽纷纷坠落  虽然对手们的死伤更为惨重  但是战斗的结局已经注定

  巨兽抽出了尾巴  张开翼鳍  艰难地重新升上天空  转而向另一座太阳神殿扑去  那些生化兵器则将交战双方的尸体全部啃食干净  才纷纷飞起  追上了浮空巨兽  钻进褶皱中  消失不见  从外表绝对看不出这头巨兽会随身携带数以千计的生化兵器  但若只看体型的话  却是携带数万的生化兵器都有可能

  在大神庙的地下深处  苏和罗切斯特的激战仍然沒有尽头  能量的反复冲刷已经销毁了大量生物基质  地下空间中的温度则上升到了五百余度  并且还在不断攀升着  如果不是罗切斯特用能量场保护的话  整个地下空间的生物基质都会被点燃  烧成灰烬  罗切斯特也感觉到了苏能量充沛得有些诡异  于是立刻加大了攻击的频率和强度  现在每时每刻  都有不少于三道的闪电连接在苏的身上  如此攻击虽然消耗能量是原本的十倍  但是苏的防御也开始出现不稳定的迹象  说明承受已达极限

  罗切斯特哈哈大笑  大脑皮层快速蠕动  沸点、重力、切割等类法术能力再次成片出现  如雨般向苏倾倒  这些异类类法术攻击虽然效率不如闪电  消耗能量也更多  却也会使苏的能量消耗有效增加  从而大大加速苏防御崩溃的过程  罗切斯特已经猜到苏身体内很可能有某个永久性的能量供应核心

  然而就在苏已陷入危机时  他却忽然张开了双眼  看着下方裸露的大脑皮质  说:“罗切斯特  你觉得自己已经赢了吗  ”

  “为什么不呢  ”罗切斯特回答  苏的微笑很迷人  也很从容  似乎胜利已经在握  可是罗切斯特却不会为此产生丝毫的情绪波动  到了他们这个级别  计算能力早已涵盖了周围环境所有的变化  该赢的战斗是一定能够赢下來的

  罗切斯特的反问刚刚出口  忽然感觉到不断汇聚而來的十三股能量流中  有一道突然中断  在最后涌來的能量中  还传來了节点巨兽临死前的痛苦感觉和无尽恐惧

  “怎么可能  ”罗切斯特惊呼着  沒有意识到这句话带着浑厚的本世界意志的色彩

  超级生命大多是沒有情感的  因为那根本沒有意义  强大以及漫长的生命  使它们可以平静面对一切  而智慧则往往可以覆盖整个星球的一切变化  就算遇到了再怎么不可思议的情况  它们的第一选择也会是加强计算  看看有什么遗漏或者是不可知的事项存在  惊呼和置疑  完全是浪费体力和能量的行为  哪怕仅仅是浪费了一点  也是浪费

  “我也培育了生化兵器  ”苏说  解释和说明同样不符合超级生命的习惯

  “每只节点兽那里我都安排了足够数量的生物兵器在防守  ”罗切斯特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再也顾不上风度  因为就在说话的时间内  每二只节点兽已经死亡

  苏凝望着罗切斯特本体化身的大脑  叹了口气  说:“我的生化兵器是……浮屠  ”

  “不可能  ”罗切斯特高声惊呼  这次声音中带着真正的恐惧:“你怎么可能培育出浮屠  那只有创造者才有可能做到  但你绝不是‘惟一’  ”

  苏再次叹了口气  眼睛深处闪过一丝迷茫  罗切斯特的疑问  就是他也不知道答案  浮屠并非普通的生物兵器  而是真正的高阶兵器  是以星战和行星内完全压制为目的巨型兵器  完全成长进化的浮屠  可以超过一千公里  只能在行星外轨道上飞行  它和星舰瓦尔哈拉的作用很类似  虽然战力远不及后者  但是瓦尔哈拉几乎是惟一的存在  而浮屠则可以无限复制  假如有足够资源的话

  那只低空掠行的浮屠虽然只是刚刚拥有生命的幼生体  却也不是节点兽所能抵抗的

  大脑疯狂地蠕动着  皮层上甚至开始不断出现破裂  那是明显的能量过载标志  罗切斯特已经在拼命了  可是苏本身的防御依旧韧性十足  显然还可以支持一会  而随着节点兽一只只的死去  罗切斯特的能量供应快速缩减  攻击输出也随之衰减  很快他就维持不住其它能量形式的类法术攻击  然后连闪电的攻击也降到了苏的临界点之下  苏的防御力场立刻恢复了稳定  并且防御强度缓慢回升

  “苏  我诅咒你  ”罗切斯特最后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着  充满了绝望、不甘和愤怒  而苏已冲破了能量的封锁  和身冲入大脑皮层  迅速向核心潜去  大量的入侵者不断扩散开來  疯狂吞噬和转化着大脑内的神经元  一片灰黑色迅速扩散

  苏听到了罗切斯特最后的诅咒  也听到了他‘我还会回來的  ’的宣言  但并沒有放在心上  使徒很难杀死  真正的使徒是类似于精神体的存在  他们可以以多种方式复生  不过就算罗切斯特在几百甚至几千年后重新苏醒  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缺少了几十年不受打扰的发展以及整个大陆的物质供应  初生体的罗切斯特根本不可能是现在苏的对手  那时他首先要祈祷是不要被苏发现

  胜利在望  苏的心底却莫名涌上淡淡的悲伤  罗切斯特的确是使徒  却是完整保留了本世界意识的使徒  从这一点上  苏也明白了他其实和自己一样  都是一直在和本能抗争着  不让本世界意识消亡  而现在罗切斯特被自己杀死  就象苏当初死于瑟瑞德拉之手一样  就算再次复生  很有可能只剩下全面觉醒的本能  当时苏能够完整保留自己的意志  现在想起來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另一个不可思议则是浮屠  高阶生物兵器和中阶生物兵器截然不同  在进化和研制上可能有会有上百万年的差距  苏原本制造的中低级生物兵器威力并不大  和罗切斯特改良后的生物兵器比起來要逊色很多  但是苏制造的所有生物兵器都是成体系的  他只是从极为庞大的体系中抽取出几种适合本星球环境的兵器而已  而罗切斯特的生物兵器明显是他自己研制的

  但是问題的核心仍然是浮屠  浮屠根本不是以现有水准能够研究出來的高阶兵器  就是罗切斯特也研制不出  只有他口中‘惟一’  也即是创造者  第六使徒  才有可能创造出如此恐怖的生物兵器  但是苏却并不是创造  而是直接从贝萨因都神文中得到了浮屠的全部资料  并且据此制造出了幼生体

  一切是如此简单  又是如此自然  但是过度的顺利  却让苏有着莫名的恐惧

  大脑开始迅速萎缩  不断塌陷  核心区域正不断被苏吸入身体  这里有庞大的数据和资料  甚至还残留着一些罗切斯特的想法和意识  让苏注意的是  从这里  他感觉到了某种深深的恐惧  这是植根于比基因更深层次的恐惧  就算罗切斯特复活  也会带着这恐惧复生

  问題是  是什么东西  会让使徒也感到恐惧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