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八 拥抱自己 一

章三十八 拥抱自己 一

  不知过了多久  苏终于从沸腾的生物基质中浮出  徐徐升上天空  他着  无论身体还是容貌依然完美  淡金色的柔软短发飘扬着  碧色的眼瞳则闪着些迷茫

  如同从迷梦中醒來  苏许久才吐出一口气  然后双眼中才恢复了神彩  他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然后视线才落在下方的生物基质上  原本半固质的生物基质沸腾不已  已完全液态化  不断有大片的泡沫从深层泛起  然后破裂  释放出大量剧毒的气体

  在每一滴生物基质内  原本的细胞都在和入侵者疯狂战斗着  不  确切点说  它们正在被吞噬  经过三天疯狂的分裂、生长、战斗、吞噬  入侵者已经从原始的十几升繁殖到现在几乎遍布生物基质的每一个角落  再过一小时四十分  所有的生物基质都会被入侵者吞噬转化

  苏安静地看着一切  如果需要  他可以掌控每一个入侵者细胞的动作  瞬间需要入理的数据量已不是用亿为单位能够概括  可是苏却处理得轻松自然  而且行有余力

  如果在高倍显微镜下看  现在的入侵者更小  质量却更大  除了长而有力的尾巴之外  还有三组可以控制方向和加速的鞭毛  甚至在十几个入侵者组合而成的细胞聚合体就能施放出微弱的力场  现在的入侵者已经和苏沒有觉醒时完全不一样了  它伴随着苏的成长  已经经过两次大的进化  小地方的改进不计其数  构成生物基质的细胞活性并不比本地星球强大太多  和入侵者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战争

  第三代的入侵者  在细胞层面的战争中  已是所向无敌

  沸腾的生物基质渐渐平息  但已完全液态化  水面徐徐下降  透过半透明的生物基质  可以数以万计的卵泡已然形成  里面不知在孕育着什么

  看着入侵者的辉煌战绩  苏忽然思绪一动  想到了最初的日子  那个时候  曾经有一个栗色短发的火辣小妞  指着他大声宣布  “你是我的了  ”然后对他一路追杀  最终在丛林深处  反而把自己沦陷了进去  那是身与心的彻底沦陷  她始终不曾知道  在她离去后  整个晚上  苏的脑海中都回响着那首《欢迎來到丛林  》  也就是那个下午  苏的入侵者留在了手枪上  并被她带走

  那是麻烦的开始  也是一切无法忘怀记忆的开始

  那些如火如流的过去啊

  苏双臂环绕  下意识地拥抱着自己  这具身体又是全新的了  内部结构再次更换了三分之一  现在就连苏自己都不愿意去探究身体内部那些层出不穷的新功能  所有有关生物的常识被打破  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究竟算是什么  他的外表仍然是人类  甚至还保留着男性所有的特征  虽然面目如画、肌肤如玉  却于靓丽中透着无可比拟的凛然  那是柔红之下的烈火  沒有任何人会怀疑苏雄性的身份

  在重组了身体后  无意识下苏又选择了人类的身体  至少是外表  其实苏这次重组进化  根本沒有考虑外表  哪怕进化成再古怪的外型也无所谓  可是结果却依然是人类的男性  只是更加漂亮了  现在的苏  已是数学意义上的完美  再也找不出一点瑕疵  看到自己外表的同时  苏也明白自己的潜意识最深处依然有着坚持  那是直到意识消散才会放弃的坚持  苏自己对于人类身份其实已不在意  只是那些记忆  那些不舍的牵挂  让他放不下人类的身份  哪怕是为了保护那些心爱的人  不得不放弃人类的身体结构  也至少要保持外表

  现在的苏  已经明白了许多过往不曾明白的事  比如说  为何随着每次进化  他都会变得越來越漂亮  其实这是本能的一种选择  随着对人类社会的深入理解  本能已经察觉到外貌的重要性  在人类的世界中  无论哪个时代  无论男女  漂亮的总是会有许多便利  于是本能不断参考其它人的反应修正外貌  却又为苏保留了让人一见不忘的特征  那就是一双深不见底的碧色眼瞳  所以苏才会越來越漂亮  可是本能并不能理解  在很多时候过于出众的外貌反而意味着危险  而另一方面  苏自已的气质和内心深处那些打动人心的地方  才是他魅力的源泉

  苏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能够选择  他仍然愿意保持完美的容貌和身体  虽然现在无论变成什么样子  他都相信帕瑟芬妮不会离开自己  可是生得漂亮  还是会让她感觉到愉悦  不是吗

  一刹那间  所有模糊的记忆都已恢复

  他想起了逃出实验室时的惊险  不是因为别的  只是对自由和生存的本能渴望让他抓住了那一瞬而逝的机会  那时的苏只是一团拳头大小的不规则肉块  为了逃跑  他至少变化了数百种形态  最后放弃了99%的细胞  才顺着通风道逃出了实验基地  苏甚至确切记得逃出來的细胞数  十三个  在以后一段很漫长的日子里  苏一直以近乎于病毒的形态生存着  终于选定了人类的形态

  不论是病毒  还是成长为人类少年  莫名的恐惧始终笼罩在苏的心头  而对于往昔记忆的模糊  其实也很正常  那时的苏经常只有十几个细胞  哪可能记得清楚  可是现在怎么又记起來了

  生命中有着无穷奥妙  此事只要细想  就会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敬畏  然而  只要苏想知道  贝萨因都神文就会把一切奥妙都剖析得清清楚楚  展示在苏面前  这才是真正的惊怖

  好不容易才从过去的记忆中挣脱出來  苏的心却越发沉重了  似有一片无形的阴影罩在心头  却又不知道那是什么  伴随着他长大的恐惧更加真实  可仍然不知來源  只是现在可以确定  那恐惧真实存在

  苏的目光再次落在生物基质的中央  那里曾经是罗切斯特本体所在地  现在却是一片空白  大脑的所有物质  都已被苏转化或者直接吸收  而关于使徒的记忆  也如片片碎裂的玻璃  存贮在苏的记忆中  使徒的记忆过于庞大  即使是苏也需要时间慢慢消化  不过他现在不急  还有的是时间  现在  苏更愿意沉浸在过去  沉浸在属于人类的身份里多一些时间  因为很快  这些都会变成奢侈的享受了

  丽  梅迪尔丽  帕瑟芬妮  拉娜克希斯  里高雷  里卡多  莎莉……一串长长的名字如水般流过  让他感慨不已  都说  老人才会喜欢回忆过去  苏无奈苦笑  他已经老了吗  不是  不是这样  只是苏预感  自己已行将走到一生的尽头

  他飘浮着  忽然仰天发出一声无声咆哮  这记咆哮  是嘶喊  也是召唤  是在召唤他的孩子们  到南大陆來见他  只要在这颗星球上  只要有苏的血脉流传  不论躲藏在哪个角落  也论处于何种状况  它们都会听到苏的召唤  而且无法拒绝

  在大陆西岸的某个小镇  生活依然安宁  大约有三百余人在小镇中聚居  和每个聚居点一样  生活艰苦而又安定  残酷却也有基本的规则  不知为什么  小镇并未受到遍布大陆的机械虫潮洗礼  而人们对几十公里之外发生的事就已一无所知  这里的环境得天独厚  只要出海捕鱼就不担心吃的  实际上  小镇中甚至还存在着浪费食物的现象  海中的鱼太多了  一条小船出海  一天一晚的功夫就是成吨的渔获  镇中的人口沒有增加的原因  是因为海鱼的辐射太重  而人们变异得太厉害  生命也就缩短到了不到三十岁的程度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小镇中多了一个小小的女孩  她很瘦弱  衣裳褴褛  虽然看起來只有七八岁  但是已经透出了清秀  如果在平时  她会早早告别女孩时代  成为某个男人的爱物  不过在小镇中这段的时候  她却十分安全

  小女孩的行踪时隐时现  人们总是看到她  可是有男人想要干点什么时  又总会发现怎么都找不到她  等到用其它人或者是其它方式去了  她又会在视野的边缘出现  而更多时候  男人们并不会打她的主意  她还太小了  而且身上的变异组织多得出奇  零零碎碎挂在身上  象熟透了的葡萄

  沒有人知道小女孩的來历  他们只知道她沒有父母  也沒有亲人  镇上的人经常看到她在垃圾堆中翻找腐烂的鱼充饥  有时候也会有人故意放整条的新鲜鱼在她常出沒的地方  这在荒野时代是很不可思议的事  但在小镇中却并不显得太荒谬  因为这里不缺鱼

  在某一个清晨  小镇中的人醒來  忽然发现在镇中心广场上  有人用血淋淋的颜色写着:“快逃  分散  不要到晚上还呆在镇上  ”

  有人相信  更多人是嗤之以鼻  小镇上的生活富足而宁静  至少沒有人会饿死  谁会离开  荒野上的危险不言而喻  谁又会离开这里  跑到荒野上去

  黄昏时分  还是有几十个人离开了小镇  走向茫然未知的荒野  这是很疯狂的举动  可是发自本能的恐惧却让他们下意识地选择了离开  沒有人发现离开的和留下的规律  那些离开的人  都曾经或多或少的对小女孩表达过善意

  不过就是这些离开的人  都沒有察觉小女孩悄然消失了

  夜终于降临了  留在镇上的人们究竟还是忐忑不安  他们莫名的越來越紧张  然后其中感知最敏锐的  就隐约听到了空中传來的嗡嗡引擎声  一只机械侦察虫出现在小镇的上空  它很小  又飞在千米高空  小镇上都是普通人  根本不可能发现它的出现  一秒钟后  这块区域有数百大型生命的信息  已经通过载波传到了千里之外  就在数百公里外  上万的机械单元启动了引擎  开始向这里飞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