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八 拥抱自己 二

章三十八 拥抱自己 二

  在北地  堆积的冻土忽然裂开  从里面窜出一个小小的身影  它笔直站立  尽量拉长身体  先是望望天空  空中全是阴沉的辐射云  光线很暗淡  天空中连只飞鸟都沒有  但是在它众多的复眼中  却倒映出不只一只飘浮于天上的机械侦察虫  那些机械侦察虫在辐射云中飘进飘出  几乎不可能被发现  却都在它眼中倒映出來  一只不漏

  它瞬间计算了逃跑路线  却发现空中的侦察虫根本沒有死角  想要安静而快速的离开完全不可能  它犹豫了一下  开始计算在雪层和地下前进的速度  可是还沒有真正开始计算它就知道  这样花费的时间会多出太多  虽然血脉深处传來的召唤里沒有提到具体的时间要求  可是它却从中感觉到了一条预设的时间底线  这是发自本能的感觉

  一想到那个召唤  它忽然颤抖了一下  在深深的畏惧中又有一丝兴奋  來自父体的召唤唤醒了它身体最深处的本能恐惧  它不愿面对父体  却又无法抗拒这召唤  而在另一方面  它却又对父体有着一丝好奇  想要看看这个让妈妈记忆深刻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

  它犹豫了片刻  终于下定决心  从雪堆中一跃而起  悬停在离地一米左右的超低空  身体拉得笔直  忽而如箭般射出  它的速度越來越快  以至于在空中拉出一道明显的轨迹  尖锐的啸叫远远传出  激荡的气流卷起地面大片积雪和尘土  在它身后构成一道滚滚烟龙

  它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且依然在不断加速  高速飞行时带起的声势是如此之大  根本不需要侦察虫  就是普通人类也能在几公里之外看到  天空中的侦察虫一阵骚乱  第一时间把信息发送出去  地面上超高速移动的生物在它们的目标列表中  很可能属于最顶端的超级生命  顷刻之间  周围空域的侦察虫陆续向这片区域汇聚  前方阻截  后方追击  沿途的大群机械单元也开始缓缓转向  向计算出的预定地点阻截

  然而几分钟后侦察虫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  根本追不上贴地飞行的目标  而当前方一个机械虫群调动到位时  小家伙早已提前一刻从阻截点穿过  加速而去  几百平方公里范围内的机械虫群已临时联结成网  迅速计算出了小家伙新的活动轨迹  然后又调集了一群数量上万的作战单元布置了新的拦截网

  小家伙的心底此时也是极度郁闷的  它仅仅是藏在地下昏睡了一段时间  怎么外面那些讨厌的钢铁家伙就变得这么多了  而且到处都是  在它的眼中  自然看不出机械和生物有什么区别  不过它感觉得到  所有机械单元背后存在着某种强大的意志  因此这些机械单元都被它视为某种巨大生命体的一部分

  而且一路奔行所看到的景象  也让它的心中暗暗震惊  大地是如此荒凉  根本看不到任何大型生命的存在  到处死气沉沉  宛如沒有生命的世界  生物并不必然是它的食物  可是这种沒有生命的环境却让它感觉到寒冷和寂寞  就在此时  前方的低空中开始出现大批作战单元的影像  星星点点的光芒是高能光束即将发射的前兆  而小家伙也感觉到了某种强烈的危险  那是被锁定的预示

  就在高能光束行将发射时  小家伙猛然咆哮  低沉的音波远远扩散开去  震得前排的作战单元都在摇晃震动  被锁定的感觉顿时减轻了许多  但音波震荡仅仅是表面层次的攻击  真正的威胁是附着在音波上悄然锁定所有作战单元的力场  它们是如此微弱  以至于作战单元的侦察感知组件根本沒有任何察觉

  小家伙通体闪亮  骤然加速  瞬间速度已经突破了1000公里  它如一颗流星  转眼间冲破作战单元的重重封锁  扬长而去  高能光束射出时  立刻激活了隐藏的力场  虽然力场只对高能光束造成了十分微弱的影响  但对脆弱的光束发生器來说却是极为致命  一只只作战单元的光束发射器纷纷爆炸  小型的作战单元直接被凌空炸散  大型单元也受损严重  只能勉强维持飞行能力  天空中燃起了成片火云  燃烧的残骸不断从空中坠落

  而小家伙此刻已在十余公里之外  并且很快离开了侦察虫的监视范围  就此远去  它的策略成功了  那就是以绝对高速脱离  以让机械虫群不及反应  即刻已经响应了召唤  它就把所有可能的命运都抛之脑后  去面对自己的父体  哪怕是被父体直接吞噬  那也要在毁灭之前  让父体为自己取一个名字

  它想要一个名字  已经很久很久了

  就象它看到的那样  北大陆绝大多数地域都已经变得死气沉沉  甚至比核战爆发之后的第一年还要荒凉  大湖西域本來是人类的密集居住区  然而现在无论是钢铁之门还是小型的聚居地  都已成为废墟  是彻底的废墟  不要说人类  就是任何大一点生物  哪怕是从未灭绝过的老鼠都全然消失  假如有人进入那些废墟  会看到大量尸体堆积在一起  其中有人类的  也有其它各式各样生物的  它们大多还保持着生前活动的姿势  灾难是突然降临的  以至于几乎沒有人反应过來

  尸体早已腐烂  却沒有任何食腐生物活动的痕迹  无论是秃鹫还是野狼  甚至是老鼠  都同样变成了尸体

  已经是冬天了  气温早已降至零度以下  尸体都已冰封  于是灾祸降临的一刻也就此凝结  要到明年春天冰雪消融的时候  尸体才会彻底腐烂  慢慢化为枯骨  或许是错觉  如果有人站在此刻的大地上  会觉得格外的阴暗和荒凉  但如果感知域达到了十一阶以上  就会察觉到环境中极微小的变化  世界的确是变冷  并且变得暗了

  整个北大陆还有生机的区域已经寥寥可数  龙城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虽然城市的少半也在战火中被摧毁  但是依然保留下过半的建筑  而且龙城中依然有超过五万的人口  其中大多数是从龙城外汇聚过來的战士们  击退了上一次恐怖虫潮后  原本门禁森严的龙城就彻底放开了限制  任何人都可以进入龙城寻求庇护  当然  在未來的战斗中他们也需要在最危险的第一线拼杀  不管有沒有能力  也不管來的人是壮年还是老弱病残  龙城都是一任的欢迎  在这种时候  每一个能够扛得起枪的人都是宝贵的战斗力  而大人物们  比如说摩根将军  则考虑得更加长远  不用亲自去看  就可以知道荒野上幸存的人类数量已经降低到了几乎可以忽略的数字  而龙城中这点人  已经接近于维系种群的极限  如果数量再少  哪怕是最终消灭了机械虫群  那么人类的繁衍也会出现问題  所以摩根将军愿意接纳任何人  因为食物和能源都富足到了可以供劫后余生的人类使用上百年的地步

  龙城中在历次劫难中都沒有受过战火波及的建筑已经不多了  暗黑龙骑总部是一个  帕瑟芬妮的私立医院又是一个  在很多人眼中  始终沒有重兵保护的私立医院完全是个奇迹

  在私立医院的地下实验室内  海伦罕见的什么都沒有做  而是一个人坐着  竟然在发呆  她坐在沙发里  旁边的小几上放着刚刚煮好的咖啡  悠远深长的香气缭绕不散  证明咖啡本身的品质和烹制手法都无可挑剔  实验室黑沉沉的  只点着一盏灯  昏暗的灯光洒在海伦身上  勾勒出优美的剪影

  她不知在想着什么  偶尔才会浅浅的尝一口咖啡  每当这时  金色的长发就会摇曳起伏  如同一汪金色的波浪  雪伏在海伦脚边  却是焦燥  它不断地甩着尾巴  时不时用牙齿啃咬着一截合金棒  那根不起眼的棒子是海伦最新研制的配方  还只能在实验室生产  但是硬度与韧性几乎都是已知材料中的极致  但是在雪的嘴里  它却不由自主地扭曲变型  不断发出吱吱嘎嘎的呻吟  雪的复眼中光芒闪烁  十分杂乱无章  而尾巴抽击到的地方  会在特制混凝土上留下一个个浅坑

  雪不是烦燥  而是在恐惧着  如果不是呆在海伦的身边  它早已压抑不住心底深处的恐惧  响应本能深处发來的呼唤  奔向南方了  召唤突如其來  毫无预兆  但雪就已知道那一定父体发來的召唤  沒有为什么  它就是知道  只有呆在海伦身边  贴着海伦身体的某个部位时  深深的恐惧感才会被冲淡一些  它才能稍稍控制自己的行动  可即使是这样  被恐惧折磨的雪也只能依靠磨擦身体表面或是咬嚼硬物來压抑  悲剧的是  它的身体太强大了  哪怕合金棒都要被嚼烂了  牙齿却依旧无损  不  还是有几颗牙齿缺损了  但立刻修补完毕  并且根据缺损程度重新调整了牙齿的成分  以使其更加坚固  这个过程给雪带來轻微的痛苦  它立刻把來之不易的痛苦放大到数百倍  如此方能稍稍忘记内心的恐惧

  海伦杯中的咖啡终于见了底  她放下杯子  轻轻叹了口气  伸出手  说:“雪  來  到妈妈这里來  ”

  听到海伦的呼唤  雪立刻呜咽一声  闪电般跃上海伦的双腿  蜷成一团  死命往怀里钻  海伦的怀抱里  才能让恐惧彻底的消退  海伦微微皱了皱眉  雪的身体不大  可是此刻已经有接近五十公斤重  质量是坚硬的基石  雪的身体强度达到如此境界  只有五十公斤  已经是密度低得可以了  要不是海伦把自己的格斗域能力提升到了一阶  还真的经不住现在的雪压

  海伦轻轻抚摸着雪  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  轻声的说:“不要怕  有妈妈在  不会有人把你抓走的  ”

  听到海伦的话  雪懵懵懂懂的点点头  它其实根本不相信海伦的承诺  因为从召唤中已经隐约可以感觉到父体的力量  所以现在的点头  只是让海伦安心  也让它自己能够最后享受一下妈妈的温暖  等到晚上  海伦睡着之后  雪就会悄然离去  回应父体的召唤  不管见到父体后是生是死  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雪知道  父体既然能够召唤自己  也一样能够找到这里  它很害怕父体和母亲之间再次相见  因为那很可能会发生非常不好的后果

  雪现在很清楚  自己的存在原本就是个错误  妈妈是瞒着父体创造出自己的  这很难说是好是坏  不过是坏的可能性更大  它对于父体有好奇、有畏惧  也有一点隐约的毁灭冲动  而完全沒有人类父子之间的那种感情  它原本想要跟在妈妈身边  悄悄的成长  等到将來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时再來保护妈妈  可是沒想到  就在这时  父体的召唤降临了

  雪动了动  把自己裹得更加舒服了些  然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可能是今生最后一次安心的睡眠了  虽然对于它來说  睡眠根本就沒有意义  也不是它原本应有的本能

  海伦轻轻抚摸着雪  一股柔和的温暖渗入雪小小的身体  悄然将苏留下的印记抚平  雪舒服的伸了伸刀锋  即使在睡梦中  也显露出彻底轻松的满足

  在南大陆的山腹中  苏忽然张开了眼睛  碧色的目光锐利之极  似乎穿透重重山峦、大地和大海的阻碍  落在了北大陆上  在那里  他发现了一个未知的血裔  而发现的原因  就在于有人出手抹去了自己对于血脉后裔的召唤  这种召唤神秘而复杂  即使在超级生命间也是极为罕见  哪怕是相隔无数星系之遥  也能够为对方所感知  并且召唤后裔來到自己的身边  惟一的例外是后裔的力量已经超过了父体  才有可能抵制召唤

  召唤的原理不明  最初的作用也不清楚  但是就象其它能力一样  它也是深藏于血脉本能中的一种强大能力  刚刚觉醒

  可是竟然有人能够抹去苏的召唤

  不过这并不是苏真正关心的内容  而是  为什么会有第三个后裔  它是谁  它的妈妈又是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