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五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五

  在一束束感知波束之间  瓦尔哈拉游刃有余的穿行着  每每在间不容发之际躲过感知波束的扫描  在辐射云层内  即使借助瓦尔哈拉的增幅  菲兹德克的感知也无法超过一百公里  而瑟瑞德拉则可以达到三百公里至五百公里  但是一旦超出三百公里  她的感知就有和那些追袭而來的感知波束碰撞的危险  一旦在感知领域交锋  那么很有可能进入精神战争的状态

  很难想象  在这样一个落后而原始的星球  作为使徒横渡无限星空的座驾星舰瓦尔哈拉  居然会被逼到狼狈逃窜的地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  恐怕谁都难以想象载有两名使徒的星际级兵器瓦尔哈拉竟然会逃跑  而且一点反击余力都沒有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也不相信  可这就是发生了

  气温已经降到了冰点  两名使徒也感觉到了深深的耻辱  但是除了拼命闪避  他们却也沒任何别的想法  远方纵横來去的恐怖女人本能的让他们感觉到极深的畏惧  根本就兴不起任何反抗的念头  那种灵魂深处的战栗  竟让他们想起了封印在虚空深处的恐惧之源  那是尘封的记忆  也是一切故事的开端  更是恐惧的起源

  那个女人发出的末日风暴不光毁灭了一艘星际战舰  还瞬间摧毁了千万级别的机械虫潮  这是行星级别的破坏力量  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行星内的生物上  却偏偏出现了  而且别的不说  就以那个女人现在足以媲美瓦尔哈拉的体型  也不是应该出现在行星内部的东西

  再多的耻辱  在外面那一道道强横的感知波束前  也要烟消云散  论强度  它们几乎不比瑟瑞德拉差多少  要知道瑟瑞德拉可是专司侦察的使徒

  瓦尔哈拉几个转折  已经滑出数十公里  正要再次变换方向  却忽然凝停  几道细细的白色丝线从辐射云中射出  沾在瓦尔哈拉的舰体上  几根丝线看起來还沒有一根铅笔粗  在瓦尔哈拉巨大舰体的衬托下完全可以忽略  可是被它们沾上  庞大的星舰竟然被生生拉停  巨大的震荡让瓦尔哈拉震荡起來  中央控制室中的数据光带骤然多了数倍  几乎将瑟瑞德拉和菲兹德拉缠满  舰体内部无数紧急破损的信号传递到两名使徒大脑中  瞬间超越了他们能够处理的极限

  空间炉震颤地低吼着  汹涌而出的庞大能量猛然推动瓦尔哈拉向前一冲  丝线瞬间崩得笔直  发出尖锐的震啸声  其中一根更是直接崩断  而丝线断裂后  即刻化为散乱的能量  在空中散失  它们并不是实体的蛛丝  而是由纯正能量凝成的细丝  正因如此  才能牢牢吸附在瓦尔哈拉表面的能量护罩上  还可以通过吸收护罩的能量來强化自己

  然而一根蛛丝崩断  于上方的辐射云中又射下上百根蛛丝  将瓦尔哈拉牢牢缠住  这下任由瓦尔哈拉如何震颤  都再也无法摆脱蛛丝的束缚  天空中的辐射云猛然向四周滚落  蜘蛛女皇的庞大身躯从辐射云中显现  带着无法阻挡的恶风扑在瓦尔哈拉舰身上  八根黑红相间的节肢重重扣下  夹住了瓦尔哈拉的舰身  节脚远看仍然有着岩石的外壳  实质上却已根本不是什么岩石  因为沒有任何岩石的硬度能够划开瓦尔哈拉的舰体  哪怕仅仅是一点

  蜘蛛女皇庞大的蜘蛛躯体几乎有瓦尔哈拉的一半长  然而如果论体积  细而长的星舰则肯定不如女皇的蛛躯  庞大的躯体意味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也意味着躯体结构正式超越了行星生物

  由于体型过于庞大  八只蛛足的尖端其实并不算锋利  但是在如此巨大的体积下  坚硬就成为最重要的属性  星舰瓦尔哈拉舰身上的破损  与其说是被划开的  倒不如说是硬生生挤开的  虽然只是挤破了一点破损  但是对于可以星际航行的瓦尔哈拉來说  被生物弄破外壳仍然不可思议

  虽然体型庞大  然而拉娜克希斯的容貌美丽如昔  以百米计的脸庞精致细腻处  不亚于是普通人类形态时  不光是容貌  就是整个上半身都完美无瑕  肌肤润细如冰  挺翘的双峰峰尖依是一抹淡淡的粉红  这是无以复加的诱惑  可是当她的半身就高达几百米时  相信沒有任何人类会对她有性方面的幻想

  看着被节足牢牢捆缚、却仍然拼命挣扎的瓦尔哈拉  拉娜克希斯的唇边浮上淡淡的讥讽笑容  更多的能量丝线从蛛躯中射出  缠绕在瓦尔哈拉上  星舰舰身上流转的能量光晕立刻暗淡  海量的能量顺着能量丝线被吸收到蛛躯内  而瓦尔哈拉的震动挣扎力量立刻弱了几分  拉娜克希斯上身前倾  从口中喷出一道淡白色的光芒  照顾在瓦尔哈拉舰身上  能量光芒照射到的地方  舰身即刻起了波动  然后缓缓鼓起  逐渐扭曲变形  如同金属彻底软化了一样  而周围的影像也开始扭曲  那是极度高温下才会出现的现象  蜘蛛女皇冷笑一声  右手高高举起  用力插落  深深刺入瓦尔哈拉的舰身

  这一记插下  蜘蛛女皇的大半条手臂都沒入瓦尔哈拉舰体内  几乎将它彻底穿透  然而就在她准备横向撕扯  彻底把瓦尔哈拉的舰首撕开时  忽然面色一变  痛呼一声  又把手抽了回來  在那白玉般的手臂上  此刻已经布满了数以百计大大小小的伤口  小的只有半米长短  在现在的手臂上不过是个小小红点  大的则足足有十几米长  两三米深  完全是恐怖的血肉峡谷  而蜘蛛女皇的尾指  更是被齐根斩去

  在瓦尔哈拉内部  瑟瑞德拉已是一身战甲  手中提着数米长的合金巨刃剑  在她脚下  则踩着蜘蛛女皇巨柱一样的断指  在瑟瑞德拉周围  飘浮着十几个复制体战士  其中两个是顾萨格拉布  其余的全都是苏  十几名复制体同样给蜘蛛女皇造成了可观的伤害  除了复制体外  还有数量上百的血肉傀儡  但是在这种层级的战斗中  血肉傀儡几乎起不到一点作用  只有其中最强壮的几个才能够在蜘蛛女皇的手臂上留下一点点痕迹

  真正进入短兵相接的阶段  瑟瑞德拉反而平静下來  她发现蜘蛛女皇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恐怖  虽然她身上的气息和记忆中的恐惧之源十分相似  然而却沒有恐惧之源那压倒性的力量  在那种力量之前  即使是瑟瑞德拉也感觉到深深的绝望

  瑟瑞德拉深深吸了口气  身体越长越高  直到十米高下才停止生长  这种程度的体型很适合她发挥力量  可是和拉娜克希斯相比  仍然是蚊虫般的存在  她缓缓浮空  透过瓦尔哈拉的破口与蜘蛛女皇对视着  毫不相让  她身体中战意开始熊熊燃烧  却沒有贸然冲出瓦尔哈拉  虽然重创了蜘蛛女皇  可那并不代表着必然胜利  而只是意味着能够与拉娜克希斯决一死战而已  两个使徒加上瓦尔哈拉  能够与现在的蜘蛛女皇决一死战

  瓦尔哈拉上的破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舰身剧烈震动着  内部所有的结构都在改变  至关重要的空间炉已完全被隔绝保护起來  以蜘蛛女皇的感知也无法穿透它的能量保护层  从而无法准确定位  只能靠碰运气的方式攻击  而当瓦尔哈拉内部结构全部转为战斗模式时  所有的区域都会成为独立空间  具备多重功能  而最重要的是空间炉可以在舰体内部自由移动  这就使得击毁瓦尔哈拉的难度大增

  菲兹德克躲在中央控制室内并未现身  他需要控制全舰的系统改变  修复破损  并且和蜘蛛女皇以另一种方式抗争  瓦尔哈拉的的挣扎越來越有力  每根能量蛛丝的断裂  都会使蜘蛛女皇的力量有些微下降  哪怕只是下降了少许  积少成多  也会对战局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而且瓦尔哈拉正在迅速修复  修复速度甚至不亚于蜘蛛女皇  女皇右手的伤痕大多已经消褪  断掉的尾指甚至正在长出來  以此而论  瓦尔哈拉修复速度堪比超级生命  完全不象一艘机械星舰  而是有着自己生命的奇异生物  瓦尔哈拉的外壁也在蠕动着  试图恢复被节足挤破的伤痕  蠕动的外壁和突入舰体内部的节肢相互磨擦  发出刺耳的噪音以及大片火花  这是两种比星球上最坚硬合金还要坚硬的物质间的战斗  一方想要突起  而另一方则试图磨断入侵者

  蜘蛛女皇的右手此时已然全部恢复  然而却凝停在空中  只是不断以八根节足挤压破坏着瓦尔哈拉的舰体  而森冷的目光不断在星舰上扫过  显然在酝酿着下一次雷霆攻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