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六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六

  在雷鸣般的爆响中  蜘蛛女皇的右手再次刺入瓦尔哈拉  而这一次中指指尖已经从瓦尔哈拉的下方露了出來  这只白晰柔嫩的右手  其威力远远超过了八只狰狞巨大的节足  星舰被洞穿的一刻  在中央控制室中的菲兹德克闷哼一声  躯体的影像立刻暗淡不少  更有小部分破碎散失  现在瓦尔哈拉已经等同时他身体的一部分  重创星舰也就等如是重创了使徒  菲兹德克强忍精神上的痛苦  疯狂催动瓦尔哈拉的生长  不光是外壁  舰内更是弹出片片锋锐凌利的结构  狠狠切割在拉娜克希斯的手臂上  而瑟瑞德拉和她的复制体们更是一刻无停地攻击着蜘蛛女皇的手臂

  蜘蛛女皇的人类身体和手臂的力量强横无匹  代价就是防御力远远不如由岩质基质为外壳的蛛躯和节肢  除了瑟瑞德拉和最初一个苏的复制体外  沒有人能够对她的蛛躯造成显著的伤害  现在瑟瑞德拉的十几个复制体中  以最初的苏战力最强  几乎已经追近她的本体  但是其余的苏则有高有低  不过无论如何  都比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战斗力要高得多  每次复制出的苏  都会和其它个体有显著的差别  哪怕瑟瑞德拉是严格按照对苏的记忆进行复制也是如此  即使对使徒來说  苏也完全是谜一般的生物

  在瓦尔哈拉舰体深处  有一处独立的隔间  在这种时刻  无论菲兹德克还是瑟瑞德拉  都已忘了还有这么一处空间存在  在隔间中央的平台上  安放着一块不规则形态的黑铁  十几名血肉傀儡和平时一样在忙碌着  一边持续不断地切削打磨黑铁  一边观察着光屏上的实验数据  数据表明  黑铁的确是在被消磨着  只不过速度非常缓慢  按目前的进度  大约要过上一百多年  才有可能将它构成的外壳彻底剥离  在沒有接到新的命令前  血肉傀儡们依然在按照原本的命令工作着  把黑铁外壳打磨到一定程度  然后设法对它加以侮辱  他们早已知道钢铁外壳下梅迪尔丽的形象  因此工作格外卖力  事实上  只要有命令  他们可以对任何一种生物发情

  这批血肉傀儡  是卫队和行刑人  也是瑟瑞德拉意志的忠实守卫者

  也许是许久沒有接到命令  也许是主人瑟瑞德拉突然的焦虑不安影响  其中一名血肉傀儡忽然失去了控制  只剩下强烈本能支配着他的一切行动  他忽然血脉沸腾  整个扑到不规则的黑铁块上  几根狰狞而夸张的异形从胸口、腹部和胯下探出  用力在黑铁块上摩擦着  寻找每一个稍微凹下去的地方  那些上还生有不少角质鳞片  在黑铁锋锐的棱角上碰撞磨擦也毫无损伤  并且不断从头部分泌出具有腐蚀性的粘液  涂抹在黑铁块上

  一名血肉傀儡的突然发狂  让其它的血肉傀儡都愣了一下  他们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情况应该如何处理  也沒有接到瑟瑞德拉的命令  向主人的请示根本沒有任何回应

  血肉傀儡发狂地摩擦着  每下摩动都让他兴奋的低吼  一根已经先后几次在某块黑铁棱角上擦过  都是毫发无伤  可是当它再一次擦过这块棱角时  忽然无声无息分为两半  瞬间的异样感觉让血肉傀儡怔了怔  然后强烈之极的痛苦才从身下传來  让他痛苦之极地嚎叫着

  血肉傀儡并未看到  刚刚那块黑铁棱角上多了一条细小的裂纹  从裂隙中喷出一条薄如纸的能量流  将坚比钢铁的切为两半  而后  被剧痛侵蚀得快要发狂的血肉傀儡更沒有看到  整块黑铁上已经布满了裂隙  无以计数的能量带从黑铁上喷出  然后从血肉傀儡的身体中穿过  血肉傀儡的动作刹时僵硬  然后试着动了动  就变成无数细小碎块  最大的一块也不过拳头大小

  所有的血肉傀儡都呆在了原地  他们知道应该扑上去  或者是通知主人  可是身体却宛若灌铅  丝毫动弹不得  而与瑟瑞德拉的一切联系更是被彻底切断

  多时打磨未见多少损毁的黑铁  正无声无息裂开  一个窈窕幻丽的身影从黑铁碎片中站起  喷涌的致死能量模糊了她的身影  只有一双海一样的深蓝眼眸在熠熠闪烁  这是谜一般美丽的眼眸  然而在血肉傀儡的眼中  那却是代表着终级毁灭的深蓝

  她舒展了一下身体  动作还略有僵硬  一头银色长发缓缓展开  飞舞出点点璀璨星屑  她的眼中还有些迷茫时  忽然隔间剧烈震动  穹顶猛然塌陷  蜘蛛女皇的手已击破穹顶  轰然压下  女皇的巨手已占据了隔间所有的空间  完全沒有任何闪避余地

  少女的眼中蓝色光芒骤然一亮  缓缓抬起左手  迎上了女皇的中指  蜘蛛女皇的一根中指此刻也是数米粗的巨柱  坚硬程度更远超钢铁  而少女仍然是寻常人类大小的身体  和女皇的中指相比  比例甚至比蚊子还要小得多  然而少女就是抬起左手  迎上了女皇的中指  而且顶住了中指的下压

  整个瓦尔哈拉都为之剧震

  少女的影像逐渐清晰  依然是深色的短上衣  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  踩着普普通通的平底鞋  如此装扮  在旧时代根本算不上时尚  却因有她的美丽和完美身材在  任何装束都会成为最适合的装扮  少女的双脚稳稳地站在地上  丝毫沒有挪动  按理说蜘蛛女皇的一击完全可以洞穿瓦尔哈拉  根本不是少女所站的薄薄一层舰体隔板所能抵抗的  可是少女的脚沒有动  她脚下的隔板也沒有分毫的凹陷  不可思议  但就是发生了

  与此同时  中央控制室中的菲兹德克骤然一声惨叫  声音之大  响彻了整个瓦尔哈拉  他刚刚凝聚的身体骤然散开  几乎消失大半  不知为什么  蜘蛛女皇这一击的威力竟由他完全承受了  而且因为太过突然  结果沒有丝毫防护  菲兹德克受创更重

  在舰体上层  瑟瑞德拉面对突然停滞的女皇手臂只怔了微不可察的瞬间  立刻抓住难得的机会疯狂攻击  每一毫秒  她都会在女皇手臂上留下数道巨大创痕

  少女单手托着蜘蛛女皇的手  空着的右手凌空一招  满地破碎的黑铁碎片顿时被吸上空中  组合成双手巨剑  自行跃入少女手中  巨剑长八米  和她小小的体型完全不合  可是少女挥舞着它  却象在舞动一根羽毛  巨剑凌空飞起  狠狠刺入女皇中指  能量风暴旋即在剑锋上爆发  将女皇中指寸寸绞碎  瓦尔哈拉中顿时下起血肉暴雨

  瓦尔哈拉外传來蜘蛛女皇一声沉闷的低哼  手终于收了回去  随后她的声音从破损的空洞中传來:“梅迪尔丽  ”

  少女正是把自己冰封包裹起來的梅迪尔丽  她并沒有即刻回答蜘蛛女皇的问題  而是转目环视  看了那些呆若木鸡的血肉傀儡一眼  她目光所及之处  每个血肉傀儡都被镀上了一层湛蓝色彩  随后他们身上的皮肉层层绽开  掉落  每个血肉傀儡的意识都被无法抗拒的痛苦占据  他们翻滚  甚至用头去撞墙  却也不能因此减轻些微的痛苦  而他们此刻与瑟瑞德拉的联系突然又恢复了  于是血肉傀儡们立刻拼命把痛苦与哀求传递给创造他们的主人  瑟瑞德拉骤然受此冲击  巨剑险些脱手  她勃然大怒  刚想要愤怒咆哮  忽然愕然  看着梅迪尔丽就从自己眼前冉冉升空  飞出了瓦尔哈拉  那一刹那的感觉  是惊艳

  “梅迪尔丽  ”蜘蛛女皇微低着头  看着和尘埃无异的少女  以罕见温柔愉快的口吻问着

  少女的神色很平静  平静并不是刻意为之  而是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冷漠  仿如对一切都毫不在意的冷漠  她仰头仔细看着蜘蛛女皇  片刻之后才说:“我是梅迪尔丽  但也是使徒之剑  ”

  “那我们终于是敌人了  ”拉娜克希斯微笑着说

  梅迪尔丽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扬起了巨剑  下一刻  她已化为流星  狠狠撞在蜘蛛女皇庞大无匹的身躯上

  八米巨剑  堪堪可以视为一根牙签  可就是这根牙签却给蜘蛛女皇造成比此前大得多的创伤  巨剑以无法想象的高速挥斩  每下都会在蜘蛛女皇身上留下长几十米  深达十米的巨大创口  哪怕是蛛躯上也不例外  而梅迪尔丽自身的速度甚至比巨剑挥舞还要快  拉出重重虚影  围绕着蜘蛛女皇上下飞舞  在拉娜克希斯全身上下都留下无数伤痕  瓦尔哈拉中的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感知了战斗一幕  都是神色复杂  除了某些特殊技能  他们的普通攻击甚至无法跟上梅迪尔丽闪移的速度  也就是说  梅迪尔丽要和他们战斗的话  首先已立于不败之地  除非他们的特殊技能能够给她以致死一击  抑或者可以完全防御住她的攻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