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七

章三十七 拥抱自己 七

  两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都为零

  只看梅迪尔丽对蜘蛛女皇造成的伤害  就知道巨剑一挥的威力完全可以把瓦尔哈拉剖开一半  两名使徒根本不敢硬挡她的剑锋  就是被擦到都会有难以承受的伤害  而他们的攻击  只看蜘蛛女皇对梅迪尔丽的攻击就可知道  根本打破不了梅迪尔丽的防御

  而蜘蛛女皇并不刻意去防护自身  而是以目光锁定梅迪尔丽  时时双臂挥击  拦阻梅迪尔丽的飞行路线  她八只节足仍然紧紧钳制着瓦尔哈拉  不让星舰脱离  但这样一來  蜘蛛女皇也就完全丧失了机动性  不过在悬殊的体积对比下  女皇也不可能和梅迪尔丽比拼机动性  然而  在拉娜克希斯目光的注视下  一个个能量泡沫在梅迪尔丽身边生成  又爆开  流溢出无数以高温为惟一特性的能量流  全都喷泻在梅迪尔丽身上  无论梅迪尔丽的速度有多快  这些能量炎流都能准确命中

  只是梅迪尔丽除了身形有些模糊之外  蜘蛛女皇的攻击似乎沒有任何效果  能量泡沫喷吐着的炎流都是数十万度的高温  绝不是普通超级生命所能抵抗的  可是梅迪尔丽却轻描淡写地任由它们溅在身上  丝毫不以为意  而她自己则环绕蜘蛛女皇飞舞  继续给蜘蛛女皇留下无数创痕

  蜘蛛女皇忽然轻轻笑了  随着她的笑声  梅迪尔丽骤觉寒意临身  即刻全速飞退  然而已然晚了  她身体周围的温度急转直下  瞬间降到了无限接近绝对零度的程度  一块深蓝色的寒冷猛然在虚空中出现  将少女冰封在内  寒冰即刻破裂  梅迪尔丽碎冰而出  但是她脸色已是一片苍白  唇角更是渗出丝丝鲜血  她忘记了在单体攻击的微型末日风暴不断轰击下  她身体的温度已经上升超过万度  再被骤然冰封  冷热间剧烈变幻  立刻对她的身体造成巨大创伤

  梅迪尔丽巨剑平举  对准拉娜克希斯的眉心  神情依然是淡漠的  好象伤的不是自己一样

  蜘蛛女皇笑了笑  微微低头俯视着面前的梅迪尔丽  说:“使徒之剑  看來  我当初养大的小家伙终于还是觉醒了  还会使用‘绝对防御’  真是让人赞叹  不过  这颗星球是我的家乡  即使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而且未來有一天我也不得不离开它  我也不会容许你们毁掉它  这里不需要使徒  所以你们需要想其它的办法离开  而不是设想着用耗尽这里资源的方式來脱离  不然的话  我很不介意彻底湮灭你们  让你们在漫长的黑暗中飘流  或许几十万年后还有机会在某个荒凉的地方觉醒  ”

  绝对防御  格斗域十二阶终极能力  效果正如其名  拥有绝对防御的强者  即使在核爆的爆心也能生存

  梅迪尔丽沒有说话  瓦尔哈拉中也是一片寂静  星舰似乎失去了生命  不再挣扎  蜘蛛女皇的确遍体鳞伤  但是伤势正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对于她这种层级的超级生命來说  受多少伤都无所谓  只要伤势恢复速度不变  就意味着沒有受到真正的打击  但是在拉娜克希斯最终一击后  梅迪尔丽的能量水平却有些起伏不定  少女的能量层级和蜘蛛女皇依然有差距  但其中关键  却是在蜘蛛女皇发动攻击的瞬间瓦尔哈拉的全无动静  失去瓦尔哈拉牵制的蜘蛛女皇得以从容发动攻击  一举重创了梅迪尔丽  而现在局面  载有两名使徒的瓦尔哈拉加上梅迪尔丽  力量依然可以压过蜘蛛女皇  但是女皇想要离去却很容易  而蜘蛛女皇想要拼命的话  则至少可以拖着梅迪尔丽或者是瓦尔哈拉内的两名使徒一起上路  因而值此敏感时刻  瓦尔哈拉中的两位使徒都不愿稍有动作  以免招致蜘蛛女皇的最强攻击

  从某种意义上來说  这是确实的畏惧

  只有梅迪尔丽依然冷静  但她不会去做无谓的事  比如说在明显沒有机会的时候攻击

  蜘蛛女皇的腹中忽然发出阵阵轰鸣  她脸色一变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蛛躯  最终则是无奈地抬起头  望着梅迪尔丽  缓缓的说:“我饿了  需要去找些吃的东西  这需要点时间  也算是给你们的一个机会  你们可以好好想一想  是离开这里  还是让我吃掉  虽然我可以想象使徒的味道一定很不好  不过沒关系  至少很抵饿  至于你  梅迪尔丽  我并不知道你本世界的意志是否依然存在  但我也愿意给你一个机会  我希望  等我吃饱回來的时候  不要迫使我也把你吃掉  ”

  说完  蜘蛛女皇的八根节足张开  被困缚的瓦尔哈拉终于脱困  它就象块废铁被坠落  到离地面百米左右时才开始减速  然后就安静地浮在那里  沒有任何动作  甚至连舰身表面那些巨大丑陋的破损伤痕都沒有修补  蜘蛛女皇轻蔑地向瓦尔哈拉看了一眼  节足划动  庞大的身躯徐徐转动  就如空中有着无形的巨大蛛网  蜘蛛女皇向上攀升  庞大的身躯钻入辐射云层  逐渐远去

  直到蜘蛛女皇彻底消失  梅迪尔丽脸上才有了些表情  她低头看了看仍然如死鱼般的瓦尔哈拉  身体骤然下沉  瞬间已站在瓦尔哈拉的舰身上  坚硬的超复合材质舰壳在少女的足下扭曲变形  然后发出沉重的呻吟  竟生生撕裂出一个巨大裂口  让少女由此进入舰内  破裂一路向下延伸  在星舰内部打出一条数米直径的通道  通道笔直贯入了中央控制室  继续向下  由舰腹破出  就此洞穿了瓦尔哈拉

  中央控制室内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匆忙避开了这道恐怖的能量风暴  显得有些狼狈  可是他们未及发怒  梅迪尔丽已经出现在中央控制室内  安静地看着他们  少女的蓝眸  一颗看着菲兹德克  另一颗则映着瑟瑞德拉

  看着少女异样的双眸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心中都涌上莫名的寒意  梅迪尔丽已不再是人类  而是使徒中战斗力最强的剑  在过往漫长的岁月中  她惟一的任务就是斩杀其它的超级生命

  “梅迪尔丽……”菲兹德克勉强笑了笑  打着招呼  这是十足的本世界意志的反应  他知道  却不得不如此  假如梅迪尔丽的本世界意志仍有些许残留  就象瑟瑞德拉初时那样  那么激怒少女的本世界意志就会引起严重后果  菲兹德克不惮于对瑟瑞德拉下手  却不敢对梅迪尔丽作同样的事  而瑟瑞德拉却做了  现在看來  那真的是非常愚蠢的举动

  梅迪尔丽沒有理会菲兹德克  而是凝视着瑟瑞德拉  左手凌空一抓  那个方向上的舰室隔板立刻被强大力场撕开了一个大洞  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从洞中飞出  落在了梅迪尔丽的手上  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高达五米  被拎在与普通人类少女无异的梅迪尔丽手中  却毫无挣扎之力

  梅迪尔丽右手的重剑一横  剑锋在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下身狠狠一绞  剑锋上的高频震荡顿时将顾萨格拉布双腿间的一切物质都震得粉碎  就连基因都破损到无法修复的地步  剧烈的痛苦使复制体疯狂地吼叫起來  他虽然同样拥有顾萨格拉布生前的意志力  但这种痛苦是直接施加于意识之上  根本不是生命体可以承受的  而且他同样有着自己的智慧和自己的人格  和那些苏的复制体不一样  因此知道梅迪尔丽这一剑是对任何雄性最大的羞辱  也是对瑟瑞德拉裸的挑衅

  和复制体同样咆哮的还有瑟瑞德拉  她面容扭曲  显然愤怒到了极点  怒吼着:“梅迪尔丽  你在干什么  ”

  “沒什么  看着他觉得脏  所以阉了他而已  ”梅迪尔丽轻描淡写地说

  “他是我创造的复制体  是我的  ”瑟瑞德拉如同母狮般咆哮着

  “我知道……不过先等等  还有一个呢  ”梅迪尔丽把阉割过的复制体扔在地上  左手凌空一抓  第二个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又自行飞到她的手里  第二个复制体拼命挣扎着  甚至想要攻击梅迪尔丽  但是他的一切动作就象婴儿的挥拳  无力更无害  染血的重剑又在他的胯下划过  于是剑锋上沾染了更多的鲜血和碎肉

  把第二个复制体也扔在地上  梅迪尔丽才转头看着瑟瑞德拉  淡淡地说:“我知道他是你的  那又怎么样  我还是阉了他们  而且是两个  ”

  瑟瑞德拉的面容继续扭曲着  一点也不象失去了感情的使徒  不过再是愤怒  她也并沒有对梅迪尔丽动手

  但是梅迪尔丽却仍未满足  她看了看在地上抽搐挣扎的两个复制体  继续说:“哦  对了  他们叫顾萨格拉布是吧  至少以前应该是这个名字  嗯  现在的样子很好  干净多了  不过瓦尔哈拉里还是很脏  让我很不舒服  所以我还需要再清理一下  ”

  话音未落  梅迪尔丽的左手再次凌空抓握  几名苏的复制体从各个躲藏的角落飞出  在少女身前撞在一起  然后被无形绳索层层捆缚成一团  一共是六个苏的复制体  他们似乎是知道了自己行将到來的命运  拼命挣扎着  纷纷展现出不属于人类的变形能力  然而无形的能量绳索无处不在  把他们彻底捆扎成球形  这些苏的复制体们尽管处境绝望  却仍在拼命挣扎  只是他们脸上都是木然的神情  和两个顾萨格拉与本体无异的情绪变化截然不同  他们就是一堆沒有灵魂、而只有本能和外形的动物

  看着捆扎成球的复制体们  梅迪尔丽微微扬起下巴  冰冷而傲然地说:“就凭这点手段  也想复制他  真是做梦  不过  你们还是让我看着很恶心  ”

  重剑无声无息地从复制体中央斩开  空中瞬间多了一蓬血雨  纷纷洒洒的落下  剑锋上附着的强力震荡  顷刻间将所有的复制体都拆解成了细胞级别的碎屑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