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八 默然 一

章三十八 默然 一

  苏的复制体并不止是六个  所以梅迪尔丽还有第二次的虚空抓捕  空中也就有了第二波洋洋洒洒的血雨腥风  然而  当梅迪尔丽第三次抬起左手时  瑟瑞德拉终于忍耐不住  尖叫一声‘住手  ’  伸手向梅迪尔丽重剑的剑锋抓去

  重剑稍稍偏了一个几乎看不出來的角度  震荡的频率也有所切换  然后轻而易举地切下了瑟瑞德拉的手臂  让她当场呆住

  断臂离体而去  瑟瑞德拉本能的想要把它召回  却发觉已经失去了和断臂的一切联系  然后就在她的眼前  断臂在高频震荡的力场作用下化为血雨  梅迪尔丽左手却丝毫未停  再次抓取  最后一个苏的复制体终于从藏身之处被抓了出來

  和其它复制体不同  他沒有挣扎反抗  也沒有茫然失措  而是很平静很平静的看着梅迪尔丽  碧绿色的双眸中有着淡淡的忧伤  那飞舞的淡金碎发  几乎和苏一模一样  他是有灵魂的  所以望向梅迪尔丽的目光中沒有恐惧和暴虐  只有些许的不舍和爱恋

  然而  下一刻重剑即扑面而來

  长八米、宽一米的剑锋直接捣进他的胸膛  将他的身体从中央剖开  被切分的身体同样被震碎  甚至比其它复制体碎得更加彻底  根本就是爆成两团血雾

  “演技不错  ”梅迪尔丽表情不变地评价着

  这是最后的复制体  也是惟一有了自己智慧和人格的复制体苏  他的出现完全是偶然  现在被毁得如此彻底  不知道再造出多少个复制体  瑟瑞德拉才有可能再得到一个有灵魂的苏  制造一个复制体  即使对她來说也是相当大的负担

  “梅迪尔丽  你……”瑟瑞德拉用仅存的左手指着少女  嘴唇颤抖着  却说不出下面的话來

  然而重剑又如闪电般在空中划过  瑟瑞德拉的左臂也离体而去

  “我讨厌别人指着我说话  ”梅迪尔丽说得云淡风轻  好象刚才只是拨开了瑟瑞德拉的手臂  而不是切掉了它一样

  即使身体各个部位均是可以失去的  少了双臂对瑟瑞德拉來说也已算是相当沉重的伤害  她并沒有和梅迪尔丽死战的决心  可是少女的攻击却是狠厉无情  说动手就动手  丝毫不肯给她留存半分情面  瑟瑞德拉原本就不是梅迪尔丽的对手  失去双臂后更加沒有还手之力

  梅迪尔丽凝望着瑟瑞德拉那张完全扭曲的脸  仔细地看着  从这张脸上  少女看到了恐惧、愤恨、羞辱和狂暴  总而言之  都是些属于本世界意志的东西  梅迪尔丽忽然抬起左手  向瑟瑞德拉的脸上抽去  这是一记耳光  速度慢得简直和普通人类一样  不要说这种速度  就是再快上一百倍瑟瑞德拉也躲得开

  她的确躲开了  然后失去了左腿

  “我不喜欢有人躲着我  ”梅迪尔丽如是说  然后又抬起左手  再一记耳光抽向瑟瑞德拉

  瑟瑞德拉再次躲开了  所以她失去了右腿

  这一次  失去了四肢的她无力浮空  重重摔在了地上  终于沒能躲开梅迪尔丽的第三个耳光  瑟瑞德拉还保持着十米的体型  所以少女的手纤细如同婴儿  但是清脆的一响过后  瑟瑞德拉的半张脸孔都被抽碎  梅迪尔丽重新飞上空中  再倒转了重剑  狠狠一剑捣在瑟瑞德拉的小腹处  让她残缺的下半身彻底消失

  “别再让我看到你那些恶心的嗜好  ”梅迪尔丽扔下冰冷的一句话  就离开了中央控制室  飞向瓦尔哈拉舰外

  地上血水已流淌成湖  瑟瑞德拉动了动  艰难地抬起了头  她几乎变成一滩模糊血肉  现在连凝聚恢复身体都变得十分缓慢  看着梅迪尔丽离去的方向  她极度怨毒地叫着:“沒有我  你们休想深入宇宙  ”

  一直默不作声的菲兹德克这时叹了口气  对瑟瑞德拉说:“算了吧  你还沒看出來吗  她现在根本不在乎能否离开这个星球  ”

  “可是  可是……”瑟瑞德拉先是愕然  然后语无伦次  最后默然

  假如梅迪尔丽根本无所谓是否能够回归宇宙深处的话  那么瑟瑞德拉的存在价值就接近于零  梅迪尔丽所做的一切  都是对瑟瑞德拉”唤醒”她的方式的报复  如此极端且情绪化的报复方式  也是本世界意识的标志  在使徒那冰冷严酷的哲学中  只有存活与毁灭  沒有中间方式

  可是瑟瑞德拉自己就仍然保留了一部分本世界的意志  不然的话也不会保留两个顾萨格拉布的复制体  更不会出现那么多苏的复制体  特别是近來  她对于惟一有灵魂的复制体很是着迷  所以她知道无法以此來指责梅迪尔丽  并且少女以自己的方式警告过她  如果再激怒梅迪尔丽  少女不介意把她直接摧毁  现在的梅迪尔丽  无所顾忌

  这是让瑟瑞德拉无法理解的部分  对使徒來说  毁灭与重生是过去发生过多次的事  而只有本能才是最纯净高贵的  本世界意志如同沾在宝石上的污秽  擦掉最好  就是暂时保留  也是因为某种目的  比如说享受  使徒之间互相抹除本世界意志的作法很常见  正如菲兹德克曾经毫不犹豫地杀死了寄居在瑟瑞德拉身体里的少年  尽管他知道那是瑟瑞德拉的孩子  瑟瑞德拉对梅迪尔丽的‘唤醒’  本质上也是相同的  只不过由于某种心理  所使用的手段比较激烈下流而已

  中央控制室沉默了  菲兹德克默默地开始修补瓦尔哈拉  而瑟瑞德拉则躺在血水中努力恢复着身体  她的复生十分缓慢  偶尔还会发出一声低低的呻吟  显然过程很是痛苦  所有的血水中都沒有完整基因片段  只能做为养分吸收  而无法被直接挪用  瑟瑞德拉努力发出微弱的力场  约束着流淌血肉向自己汇聚过來  费时良久  终于凝成了一团血肉巨茧  那些血肉大部分出自被粉碎的复制体  但是现在瑟瑞德拉自身需要  也就顾不上什么感伤了

  瓦尔哈拉在低空中缓缓前行  千创百孔的舰体点点滴滴地修补着  在星舰上方最高的舰桥处  梅迪尔丽怀抱重剑  安静坐着  凝望着远方  风拂乱了她的长发  却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

  辐射云也被风吹开了  如血残阳洒落道道桔红色夕照  其中一束恰好照耀在瓦尔哈拉上  为它镀上一层红黄相间的厚重暖色

  斜阳  厚云  星舰和少女  共同勾勒出一幅无声的瑰丽画卷

  只是谁都知道  安静只是暂时的  危机时刻会重新到來  蜘蛛女皇临去时的话依然回荡在使徒心底  一个超级生命突然需要大量进食  只能说明一件事  它正在迅速成长  当蜘蛛女皇再次回归时  战斗肯定不会象上次那样简单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都知道  此刻最好的办法就是追袭蜘蛛女皇  在她完成第一次进食前将她击杀  集合三名使徒之力不是做不到  过往数以百万年计的历史中  不知有多少比蜘蛛女皇更加强大的超级生命陨落于使徒之手  然而问題在于梅迪尔丽  她分明已觉醒了使徒的本能  恢复了部分对过往的记忆  可是行为却非常诡异  完全无法测度  现在  菲兹德克连少女身上究竟有沒有残留本世界意志都有些弄不清楚了

  极地上空掠过一片巨大的阴影  蜘蛛女皇徐徐降落  俯视着下方亘古不化的巨大冰盖  从旧时代起  这里就是永冻区  冰层从來不曾溶化  极地的环境极为严苛  但从來沒有缺少过生命  现在蜘蛛女皇更是从冰洋最深处感觉到极为强烈的生命波动  这种生命气息对她來说  就是无上的美味  根本无法抵御

  “不要下去  ”拉娜克希斯的意识深处  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不停呐喊着  但是强烈的饥饿感已经压倒了一切  甚至她的双瞳都显得有些迷乱  节足焦燥地划动着  带起的能量风暴不时在冰面上犁出道道数百米长的深沟

  她的意识抵抗了还不到半分钟  就被本能的饥渴所压倒  如山峦般的蛛躯缓缓前倾  向冰面上压去

  “不要下去  ”这次是一声雷鸣般的吼声  让蜘蛛女皇也为之一震  她凝停在空中  转头望去  看见一个人类男子正冲破远方的迷雾  以极高的速度飞來

  这是一个有点麻烦的敌人  但仍然可以一下拍死  这是拉娜克希斯浮上的第一个想法  随即她的意识开始清醒  才想起了眼前这个渺小的家伙原來是曾经并肩战斗过的伙伴

  “约什.摩根  你來这里做什么  ”蜘蛛女皇问着  巨大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愉快  有那么一瞬  她甚至错觉摩根是來争抢食物的  不过她立刻意识到了这个想法的荒谬  在冰洋深处的食物足有数十万吨重  摩根就是吃上十几年  也未必能啃掉它一根小小的触须

  约什.摩根身上由合金盔甲护住了重要部位  内里仍是暗黑龙骑的将军军服  他仔细看着蜘蛛女皇的眼睛  片刻后才叹了口气  说:“安吉莉娜  你不光融合了自己的完整体  还把贝布拉兹的那份也吃掉了吧  我记得  当年我们三个分割完整体时有过约定  不到万不得已不去融合完整体  更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融合第二份完整体  而即使是逼不得已融合了完整体  也绝不能进食  这些约定  你都已经忘了吧  ”

  蜘蛛女皇此刻体型是如此巨大  哪怕是最细微的表情变化都可以让人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双眉皱起复又舒张  瞳孔深处时而清明时而混浊  说的话也断断续续:“沒错  这是我们当年的约定  不这样的话  就无法控制完整体……不过  你來见我就只是为了说这些的吗  我饿了  现在想要吃东西……”

  一说到饿了  拉娜克希斯的脸上即刻现出痛苦和挣扎  节足再次无意识地挥动着  庞大的腹部不断强烈收缩  她的双瞳深处已完全被混浊所占据  于是大手一挥  想要把挡路的约什.摩根拍开  好潜入冰洋捕食

  约什.摩根深深的吸了口气  周身骤然放射出强烈光华  拦在拉娜克希斯的前方  厉声喝道:“安吉莉娜  这是我们的世界  是我们子孙后代的星球  你不能进食  ”

  蜘蛛女皇的眼中早已沒有约什.摩根这个人  蛛躯上的深红条纹根根点亮  无数能量风暴都在身边酝酿着  在她周围的虚空中  竟开始不断射出闪电  她猛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啸叫  全力向冰面俯冲

  约什.摩根叹了口气  把颈上的一个护身符牢牢握在手心  而后骤然激发了全身能量  若一颗璀璨慧星  狠狠撞在拉娜克希斯的胸膛上

  蜘蛛女皇庞大的身体竟然在空中停住  她仰首向天  发出一声混杂着痛苦与焦灼的咆哮  然后释放出的能量风暴强度几乎直接攀升一倍  继续向前  笔直撞入了极地冰洋的冰盖

  无数龟裂在冰盖上蔓延  瞬间探出数十公里  冰盖中央则多出一个直径近十公里的大洞  深不见底  几秒钟后  无数海水呼啸着从无底深坑中涌出  轰然冲出冰面  直喷上千米高空  才四散落下

  冰洋的最深处  并非是无光的世界  这里有一条横亘东西的巨大海沟  里面星星点点的闪着荧火  越是靠向海沟深处  水温反而会渐渐升高  在深海世界中  竟然有着数量众多的生物  有贝类  也有奇形怪状的大鱼  偶尔还可看到一小队的鱼人摇曳游过  使徒的清洗仍仅仅限于陆地  大洋深处还未受到殃及

  这是个平和、温暖而宁定的世界  所有的生物都显得悠然自在  即使是偶尔发生捕猎  也是大自然本身循环的一部分  凶猛的食肉种类一旦吃饱了就会安静下來  哪怕是猎物从嘴边游过也无动于衷  有智慧的鱼人显然位居食物链的最顶端  但它们的数量非常有限  对整个食物链的负担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个庞大无匹的意志笼罩着整个海底世界  安抚着每个生物  只要有它存在  这里就是片宁静的世界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