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九 默然 四

章三十九 默然 四

  拍了拍两个小家伙  苏说:“去吧  这里的东西随便吃  ”

  两个小家伙即刻欢欣鼓舞  一头插进清澈的湖水中  大口吞噬着富含能量的湖水  小洛一边游动  一边盯着湖水中飘浮着的一枚枚卵泡  对她來说  这些东西可比湖水更加美味  但是她很聪明  沒有擅作主张  而是在水中回过头  用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巴巴的看着苏

  “随便吃  ”苏挥了挥手  于是小洛一声欢叫  直接扑到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卵泡上  用力吸吮着  她知道这些卵泡都对父体有用  所以虽然很想把所有的都吃下去  却明白其实不能够吃太多  那会让父体感到不高兴的  更何况  还有另一个家伙在  它也不会让自己得逞的

  就在小洛努力进食时  她所痛恨的另一个家伙却象是有心事  连对进食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它在湖水中载沉载浮  忽然下定决心  跃出湖水  站在苏的面前  以人类的话语说:“我想要一个名字  ”

  “什么  ”苏有些惊讶

  “我想要个名字  ”小家伙越发坚定了

  苏从它的身上  看到了几分帕瑟芬妮的影子  那可是个美丽大方而又魅惑的女人  并且有着和胸部同样伟岸的勇气  现在这个小家伙在自己的面前竟然能够顶住本能的恐惧  坚定提出要求  勇气和它的妈妈十分相似

  “妈妈沒有给你取名字吗  ”苏柔和地问

  小家伙微微低下了头  显得有些失落:“沒有  她说  我如果有了名字  她就会记住我  那样对我來说会十分危险  ”

  苏怔了怔  这才明白为什么重逢后帕瑟芬妮从沒有提起过孩子的事  原來她已经刻意的抹去了这部分的记忆  当时的帕瑟芬妮还只是个不到九阶的能力者  抹除记忆的方式其实等如于破坏了大脑相关记忆的部位  对身体的伤害不言而喻  她之所以这样做  当然是不愿意被擒获后  让敌人通过搜索检测大脑的手段得到孩子的信息

  苏的心底深处  有一个东西轻轻触动了一下  他在小家伙面前蹲下  沉吟了一下  说:“那么  你就叫星吧  我记得  你的妈妈很喜欢看星空  ”

  “星空  天上不都是辐射云吗  ”星有些迷糊地问着

  “现在沒有  或许以后会有的  现在  你要变成人类的样子吗  ”苏伸手轻轻点着小家伙的头

  小家伙用力点了点头  说:“可以  不过需要点时间  ”

  苏笑了起來  说:“去吧  我们有很多时间  ”

  星一头扎入湖水  找了一个最大的卵泡  咬开外壳钻了进去  随后喷出大量白色泡沫  把自己封了进去  那是一颗孕育大型生物兵器的卵泡  里面的胚胎还沒成型  就变成星变幻身体所需的养份

  而另一边  小洛则悄悄撕开了一个新的卵泡  同样钻了进去  她知道自己吃得有点多了  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自从妈妈永久的离开后  她对于力量和食物就有着变态的饥渴  只有吃到吃不下去时才会感觉到稍稍具有安全感  在这颗星球上有太多让她感到不安的东西  一个个或张扬或隐晦的危险气息不断刺激着她  而最大的恐惧则是來自于父体  从出生前她就知道  父体的召唤无可抗拒  而且那基本意味着终结  惟一的机会  就是在父体发出召唤前拥有足够的力量  逃离这颗星球  离开召唤能够覆盖的范围

  现在的局面其实已经很出小洛的意外  沒想到苏非但沒有吞噬吸收她  反而允许她吸收自己手下的生化军团  那些卵泡中可都是些相当高阶的生物兵器  就算还沒成型  也让她感觉到隐隐的威胁  而胚胎中蕴含的半成形能量则美味得让她几乎不顾一切  父体为何会如此慷慨  她疑惑不解  而得自本世界的某些知识判断似乎提供了一个不那么美好的答案:在人类的传统上  死囚们在受刑前都会饱餐一顿

  这个想法让小洛感到毛骨悚然  她反复安慰自己父体并不是人类  然而苏若不是人类  那可就更有理由吞噬她了  问題的答案犹如硬币的两面  只是哪一面都不让人感到愉快

  反正也是要死了  那就吃个痛快吧  小洛如是想着  在面对最终时刻  她奇怪的发现自己其实并沒有太多的恐惧  反而开始回忆  回忆短暂生命中所见过、听过的一切事  回忆的中心却是差点死在自己手下的妈妈  妈妈的许多作为都是她所不懂的  而现在  小洛却觉得自己有些懂了

  并不是所有的卵泡都安分的等待被吞噬  自从小洛和星进入培养湖后  所有卵泡内的生物兵器都明显加快了孵化和生长的过程  并且在湖泊边缘  已经有一批生物兵器成功地破茧而出  它们立刻跃上湖岸  并且启动了飞行能力  成群结队地离开地下空间  前往预定的地点集结  对小洛來说  这简直就是食物们集体暴动和逃亡  完全无法忍受  她跃出湖面  对新生的生物兵器虎视眈眈  可是她面对的是数十只强力生物  而且它们明显集结成群  一旦小洛发动攻击  立刻会招致疯狂反击  觅食的过程  苏是不会干涉的  小洛的进化等级要明显高于这些生物兵器  如果这样都无法成功猎食  还需要帮助  那么她得到的很可能不是帮助  而是被父体直接吃掉  这就是超级生命的逻辑

  小洛犹豫再三  理智判断出猎食成功的可能性不超过10%  但是押小概率事件的诱惑却比表面上的机会更大  这就是赌博的魅力所在  不过最终她还是决定选择谨慎  毕竟这个巨大的湖泊中孕育的食物还多  完全沒必要冒险

  苏凝立在湖泊上  安静地看着一切  包括星的转变和小洛的偷食  他很宁定  是真正的安宁  什么都沒有去想  只是默默的看着  看着两个小家伙以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在行动着  他们都有很强烈的本能  却又深受这个世界的影响  而且可以看得出來  两个小家伙的影响都來自于母亲  带着很强烈的烙印  小洛显得更加肆无忌惮些  而星则有些矜持  但绝不缺乏真正的勇气

  这是难得的宁静  苏只是看  而沒有思考  本能也沒有出來捣乱  在地下湖的最深处  主脑已经发育完成  所有的计算和分析工作  只要交给主脑去做就行了  苏可以难得地偷一下懒

  这个时候  星终于完成了蜕变  用一双白晰的小手撕开了卵壁  从里面钻了出來  然后浮上湖面  站在苏的面前  小洛也不甘示弱  立刻放弃了进食  同样冲到苏面前  只不过站的是另一边  两个小家伙又以苏为中心点  站成了一条直线

  星很漂亮  这是绝对中性的美丽  沒有性别偏向  和苏的风格有些类似  但却更沾染了帕瑟芬妮的魅力  它赤身裸体  看不出性别  星也沒有考虑性别的问題  它需要的只是变成人类  因为这是妈妈  也是现在父体的希望

  在变成人类形态之间  星一直渴望着这样做  却沒有条件  那时它必须保持最佳战斗力  以应付随时随地可能出现的危险  现在真的变成人类形态  它才察觉到对战力的限制有多大  比如说双腿奔跑的速度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过去的六根节肢  稳定性和抗冲击力更不在一个等级上  脚掌的形状结构不利于抓取  也就失去了全地形通过的能力  不过还好已经掌握了反重力飞行的功能  不大用得着全地形通过了  星如此安慰着自己  却很沒有说服力  反重力飞行最大的问題在于缺乏急停急转的能力  而这  恰恰是战斗中最重要的特性

  星的动作仍然会僵硬和不自然  比如说四肢偶尔会出现向各个方向的扭动  头也偶尔会自由旋转几周  而小洛已经不会再犯这类常识性的错误  当然如果是在战斗中  她可绝沒有那么多顾忌  甚至她已经学会了利用敌人的常识陷阱來发动致命一击  比如说扑击过头时  敌人往往会从背后发起攻击  那时他们就会发现她的后背变成了正面  身体沒有动  只是头转过來而已  而小洛的四肢本來就可以自由活动

  看着仍在相互斗气的两个小家伙  苏无奈的笑了笑  挥手让它们自行活动  小洛和星的选择是一样的  都是冲到湖边选了块干净温暖的地方  蜷缩起來开始睡觉  它们都吃了过量的食物  现在急需的睡觉和消化

  夜已经深了  南大陆逐渐陷入沉寂  在茂密的原始雨林中  许许多多的夜行生物开始出來觅食  而大型变异生物大多已经吃饱  正懒洋洋地睡了下去  散落在雨林边缘的村寨也沉寂下去  人们早早进入梦乡  夜里的南大陆是十分危险的  只有最优秀的猎手才会在深夜出动

  现在是夏天了  除了玉米即将收获之外  雨林中也可以找到足够多的吃的  这片土地上食物始终不是问題  因为人类的数量从未象旧时代那样爆发过  瘟疫、毒虫、变异生物、严酷的天气  每一样都随时可能夺去人们的生命  这一个夜晚格外的危险  无数潜流在普通人的感知之外悄然涌动  他们无从知道危险來自于何处  其实也与他们无关  于这个时代  普通人类在时代的转折关头所起的作用充其量就是个看客  而其中绝大多数人连看客的资格都沒有  因为当转折到來时  他们根本无法察觉

  在夜幕的笼罩下  南大陆西部的绵延山脉中不断轻微地震动着  许许多多变异生物被震动惊醒  惊惶失措地逃离家园  远离震动的來源  它们只知道恐惧  并不知道恐惧的源头是什么  不过如何仔细看  就会发现在深黑的夜色中  有山峰竟在缓慢移动  而且会动的山峰并不止一座

  北大陆的夜也不平静  但相比南大陆还是要宁静得多  这只是因为经过清洗后  大陆上大型的生命体已经所剩无几  而且虽然是冬天  但是大量未经处理和掩埋的尸体仍然开始腐烂  于是许多吞食过腐尸的幸存生物就此死去

  整个北大陆生命已是如此稀少  昆虫和老鼠们无论如何活跃  也无法恢复往昔的喧嚣

  亚瑟家族领地上  到处是劫后余生的景象  由于在上一轮机械虫潮的袭击中成功坚持到了最后  所以领地上几处最重要的设施仍然可以使用  幸存下來的人多达五百  这是因为不少人躲在坚固的掩体下  机械虫潮无瑕去对付他们的缘故  现在虽然是深夜  但家族领地上依然可以看到车辆來回行驶  仓库和工厂都是灯火通明  人们如蚂蚁般忙碌着  根本忘记了现在早该是入睡的时间

  机械虫潮过后  亚瑟家族的战士只剩下不到五十人  各类永备和半永备性的军事设施几乎全被摧毁  武器和食品加工厂早被炸成平地  因为有限的武力必须用來保卫能源设施和族人躲藏的掩体  在一座满目疮夷的山顶上  奥贝雷恩、艾琳娜和帕瑟芬妮正站在这里  俯视着夜幕下忙碌的景象  明天一早  载重车队就将出发前往龙城  所以今晚必须把家族领地中最重要的东西全部打包带走  至于稍稍次要的  都会被放弃

  经历过千万虫潮的恐怖后  所有人都明白以家族自己的力量肯定顶不住下一次的攻击  因为所有的重火力几乎都损失殆尽  所以不需要來几百万的作战单元  哪怕只有一百万也抵挡不住  于是奥贝雷恩立刻决定举族搬迁  前往龙城与人类的幸存势力汇合  通过在内战以及对机械虫潮战争中的夺目表现  奥贝雷恩已经事实上从父亲手中接过了领导家族的大权  就算有些老人对此心有不满  在奥贝雷恩等同于十一阶的战力前也只能闭嘴  何况还有艾琳娜及帕瑟芬妮站在他身后  在这个时代  特别是战火纷飞的时刻  一切的资历资格都要给单纯的武力让路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