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三十九 默然 五

章三十九 默然 五

  看着忙碌的族人  奥贝雷恩双眉紧锁  并不显得高兴  现在距离亚瑟家族鼎盛时期当然差了很多  人口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  但与其它家族相比却又好得太多了  同为三大家族之一的威廉就已经全灭  只有不到十个人幸存

  但是他担心的并不仅仅是家族中的人  而是就在不久之前  一阵心悸的感觉突然传來  那是类似于海啸或是火山行将喷发前的预兆  在那一刻  奥贝雷恩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  甚至沒法有其它的动作  如果不是心悸持续的时间很短  奥贝雷恩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就此死去  当时不止是奥贝雷恩  艾琳娜和帕瑟芬妮同样有所感应  帕瑟芬妮的反应甚至犹为强烈  几乎要晕了过去  等他们恢复过來  只是互相对视了一眼  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也许是自然的变动  也许是人为的灾难

  正因为这种极度不好的感觉  奥贝雷恩才立刻下令加快家族搬迁的过程  所有人都要连夜工作  一切今晚还拆不下、运不走的东西全部放弃  黎明时分立刻出发

  一阵寒冷的夜风吹过  奥贝雷恩不由自主地咳嗽起來  本來苍白的脸涨得通红  身体都在抽搐痉挛着  艾琳娜扶住了他  用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试图减轻一点他的痛苦  她虽然是类法术域当之无愧的大师  却是对如何治疗别人一窍不通  而帕瑟芬妮的治疗水准远超艾琳娜  却也对奥贝雷恩的身体束手无策  她早就检查过奥贝雷恩的身体  知道自己这个弟弟身体内部的脏器几乎都在腐烂坏死  他受的伤太多了  多到了身体完全不能承受的地步  新伤压着旧伤  能够活到现在完全是个奇迹  站在那里的奥贝雷恩安静而单薄  很有几分诗人的忧郁气质  但是他其实无时无刻不在燃烧着自己的身体和生命  依靠这种方式  依靠炽烈的生命力  他才能够维持住身体的勉强运转  但谁也不知道这种状态还有维持多久  也许几年  也许只有几天

  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  奥贝雷恩握住艾琳娜的手  歉意地向她笑了笑  然后抬头向山下望去  就在目光挪动的一刻  他眼角余光中忽然看到天边一片巨大的乌云正滚滚而來  乌云移动极为迅速  而且几乎是笔直向亚瑟家族的领地而來  等到移近一些  就可以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乌云  而是无以计数的机械虫潮  虫潮宽达近百公里的正面清晰无误地告诉人们  这是比上次规模更大的虫潮  而在上一场战争  亚瑟家族以完善的防御设施  充足的准备以及众多盟友火力据点的支撑网络  这才得以支持到最近  可是现在  几乎是十倍规模的虫潮再度來袭  而且全无征兆

  领地上一片死寂  只有载重卡车的发动机还在无知无觉的轰鸣着  人们都默默地站着  看着天空  他们什么都沒有做  沒有抵抗  沒有逃跑  也沒有躲藏  一盏盏雪亮的探照灯将工地照耀得亮如白昼  闪亮的灯光在几十公里外就可以看到  所有人都经历过上一场战争  也都知道铺天盖地的机械单元意味着什么  任何举动都是毫无意义的  哪怕只是1%的作战单元降落  也能把这几百人活活砸死

  奥贝雷恩苦笑  又剧烈地咳嗽起來  却沒有出手攻击  此时此刻  除非有蜘蛛女皇那种威力强化过的末日风暴  否则他绝不可能战胜如此数量的敌人  只能保证自己的存活  既然攻击无用  那又何必先行动手  这其实已是绝望

  “艾琳娜  一会有机会的话  你和姐姐先走  不用管我  ”奥贝雷恩吩咐

  “不  ”艾琳娜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艾琳娜  你知道我的身体……”奥贝雷恩皱眉呵斥着  他现在发怒的时候  已经很有威严

  “不  ”

  奥贝雷恩又咳嗽起來  不再坚持  而是抬头望向夜空  这个时候  机械虫潮的前锋应该已经抵达最远射程了  按照过去的常识  应该会看到夜空中开始亮起点点闪光  那是高能光束射击前的预兆  然而夜空中依旧是一片黑暗  作为前锋部队的机械虫群很快又进入微型导弹的射程  但依然沒有一枚导弹射出  它们只是沉默地飞行着  好象根本沒有看到下方聚集着几百人  当前锋虫群在不到百米的低空从一小队人头顶飞过时  终于有一个年轻人承担不了那种无形的压力  尖叫一声抽出自动步枪  向空中的机械作战单元疯狂射击  成串的子弹飞上夜空  击中了至少三台机械单元  但是在百米空中时自动步枪的威力已大为减弱  只把机械单元打出成串火花  却沒能击落任何一台  就在年轻人失控的瞬间  周围一些身经百战的老战士们已发觉不妙  可仍是沒能來得及制止那突然发疯的年轻人

  攻击行为终于引发了机械单元的反应  几十点熟悉的亮光在夜空中点亮  然后数十道高能光束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年轻人  瞬间把他化为焦尸  共有数百架机械作战单元停了下來  缓缓盘旋着  而大队虫潮则从它们上方滚滚而过  停下的机械单元高能光束发射器微微亮着光  但沒有完全充能

  地面上幸存的人们呆呆地站着  再也不敢移动  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却不敢稍稍抬高枪口  那是死一般的寂静  死一般的压力  浓稠的汗水不断从额头上滚下  然而沒有人想起要去擦拭一下

  天空中响起低沉的嗡嗡声  无以计数的机械单元从空中飞过  就象滚滚远去的大河  永无止尽

  擦的一声  不远处的山顶上划着了一根火柴  闪亮的火光显得和周围环境很不协调  上百架机械单元提高了警戒级别  以高能光束的发射口瞄准了点燃的火柴  不过火柴只是点燃了一支烟  奥贝雷恩深深地吸了一口  又剧烈地咳嗽着  身体都弯了下去

  等咳嗽稍稍平息  他站直了身体  望着逐渐远去的庞大机械虫潮  问:“姐  你们它们要去哪里  ”

  帕瑟芬妮沉吟了一下  说:“或许是南大陆  ”

  “我也是这么觉得  不过  南大陆上有什么重要的目标  会值得出动如此规模的虫群呢  我有种直觉  那个目标  或许是你我很熟悉的人  ”奥贝雷恩缓缓地说

  帕瑟芬妮先是皱眉  随后却又叹了口气  姐弟两个一脉相承  在很多地方其实是共通的  她的神秘学领域更加高阶  预感和直觉也就更加强烈  就在看到虫潮的瞬间  她已经有所感觉  而越是细想  预感也就越是强烈  这是毫无理由的预感  无法解释是神秘学专有的特征  也是与感知域能力‘前知’的最大区别

  一根香烟很快就点到了尽头  奥贝雷恩迎着寒冷的夜风  深深的吸了口气  说:“姐姐  你有沒有仔细想过  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或者说  他究竟是什么  ”

  帕瑟芬妮的眉毛竖了起來  又渐渐压平  淡淡地说:“他是苏  ”

  奥贝雷恩点了点头  沒有说话  机械虫潮早已过去  可是亚瑟家族的人们却仍然紧张得喘不过气  依旧如雕像般站立着  犹自不敢相信一场毁灭性的灾难刚刚与自己擦身而过  看着一个个惊魂未定的族人  奥贝雷恩又摇了摇头

  当千万作战单元汇聚在一起时  已经只能用机械狂潮來形容  它们跨越大陆  横过大洋  终于抵达了南大陆  虫群前锋飞到南大陆上空时  密封的命令即刻从中央那艘星战级别的母船上发出  于是所有的机械单元都改为‘清洗’模式

  无数光点在夜空中出现  下一刻数以万计的高能光束射入茂密的雨林内  它们不光瞬间射杀了大量的大型变异生物  而且特有的高温还引起大火  一波微型导弹又在雨林上空爆炸  喷射出大片可燃气体  随后剧烈燃烧  高温蒸发了雨林中的水分  并且分解了它  从而让火焰燃烧得更加猛烈  这批机械单元所携带的武器  完全就是针对南大陆的特点开发的

  转眼之间  一道熊熊火线就自海岸线燃起  向南烧去  机械虫潮丝毫沒有停留  而是开始扩散  向大陆腹地深处前进  它们所到之处  必是一片火海

  在一堆原本湿软的土壤中  一颗蘑菇忽然剧烈摇摆  顶端裂开  竟然出现了一颗眼球  它向夜空中望去  瞳孔深处立刻映出无数机械作战单元盘旋飞行的景象  蘑菇的眼睛又闭上  随后猛然炸开  借助爆炸时产生的能量把载有影像的信息传向远方  这道异常的能量脉冲立刻引起了机械单元的注意  随即几道能量光束就将这片土地烧焦  不过蘑菇早已炸碎  那些光束不过是徒劳地消耗能量而已

  一时之间  在南大陆各个地方  有蘑菇  有果实  有树叶  有苔藓  到处都睁开了一只只眼睛  然后把收集到的影像传递出去  它们都是一次性的情报收集单位  却巧妙地借助了生命形式生长着  瞒过了所有的机械单元  从那些密集的讯息波束看  南大陆几乎到处都是这一类的耳目  所有的讯息都通过一个个繁杂而隐密的节点  最终汇聚到位下地下深处的主脑处  所谓的节点  和收集信息的眼睛一样  也都是由一个个或大或小  或奇怪或普通的生物构成  它们当中既有植物  也有动物

  此时此刻  地下湖湖面上已经勾勒出一幅虚幻而立体的影像:在无尽夜空上  潮水般的机械作战单元正源源不绝地从海上涌來  所到之处  遍地烈火  无论是人类还是其它变异生物  都无法在如此密集的打击下生存  仅仅是十几分钟  从高空俯瞰  即要看到一条火线徐徐向大陆深处移动  火烧得格外猛烈  短短时间就会将周围的可燃物燃烧一空  所以在前方的火线之后  是一片空荡荡的死寂焦土  就连半颗火星都沒有

  清洗  又是清洗  而且是比北大陆更加彻底的清洗  北大陆的清洗中  昆虫和小型生物比如说老鼠都会幸存下來  可是南大陆的清洗却更多使用燃烧的手段  火线所过之处  就连有机质都剩不下多少  除了极少数可以躲在地下深处的昆虫生物外  完全沒有任何生物能够幸存

  美丽而富饶的南大陆上  从北方的海边开始多了一块黑斑  并且迅速扩大着

  风骤然大了  辐射云为之剧烈翻滚  海上的狂浪则拍击到十几米高  这是世界的震怒  而那些感知敏锐的强者  几乎都听到天外一声隐隐的怒吼

  北大陆的夜也是漆黑的  风同样的狂乱  天空中开始下起了暴雨  豆大的雨珠夹在大片的雪花中纷纷扬扬的砸落  落地后不久就在严寒中变成了冰  这是极为恶劣的天气  沒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出门  然而  在死寂的荒野上  却有一个孤单的身影在蹒跚的走着  他穿着黑色的神父袍  手中提着老旧的皮箱  撑着随时有可能散架的老式伞  顶着寒风冰雨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伞几乎沒有用处  雨水早已打湿了他的全身  严寒让他瑟瑟发抖  在他的脚边  那只不起眼的杂毛小狗居然仍然跟着跑着  它身上的毛早已粘成了缕  雨水哗哗地顺着毛缕流到地上

  雨越下越大  甚至开始出现连续的雷鸣  闪电则贯穿天地  将荒野和天空连接在一起

  “小白  觉得冷吗  ”风雨之中  神父的声音依然平稳

  脚边的小狗跳了起來  使劲地叫了起來

  神父笑了笑  一阵强劲的侧风吹过  夹带着雨水扑在他的脸上  他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  望向远方  问:“小白  你害怕吗  ”

  小狗叫得更加响亮了

  “不怕就好  ”神父微笑着说  他停下了脚步  微抬起头  凝望着远方的天空  在视线的尽头  辐射云忽然分开  从里面滑出修长优美的瓦尔哈拉  星舰通体闪耀着蓝白色的光芒  神秘而瑰丽

  只是瓦尔哈拉忽然一个急停  剧烈的姿态改变甚至让它的舰身出现了明显的抖动  在中央控制室中  罗切斯特愕然看着前方  神父的身影被一点不差地在中央控制室中还原放大

  “怎么是他  ”罗切斯特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些许的颤抖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