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一

章四十 相爱 一

  瓦尔哈拉的中控室中一片死寂  不光是罗切斯特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也是震惊  使徒的意识早已与瓦尔哈拉联为一体  无须去看中控室内的影像  而且那影像原本是为了使徒们的随从  比如说瑟瑞德拉的复制体  这一类的人看的

  风雨中的神父看起來就是个普通的人类  连挡风抗雨都显得有些吃力  脚边的小狗倒是活力十足  可是它即小又丑  就是和普通人的战斗中  所能发挥的作用想必仅仅是扯裤角而已  然而  这样的一个人  却让所有使徒感觉到从内心深处散发出的寒意  那是本能的畏惧  也有某种与生俱來的痛恨  虽然恐惧的程度仍然不若记忆深处封存着的那份  可也似乎相去无几

  “第六使徒……”

  “创造者……”

  “他的生化军团呢  ”

  “脚边那只小狗就是了  ”

  “为什么只有一只  ”

  “因为那是超级生命……”

  三名使徒无声交流着  瞬息间就已交换了海量的信息  在最初的惊慌过后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都慢慢镇定下來  沒有见到创造者的时候  他们都充满了深深的畏惧  哪怕是说出创造者这个词都是一种禁忌  当创造者真正出现在面前时  他们反而不再那么恐惧了  而是冷静下來  开始认真分析创造者的实力和双方的力量对比  两名使徒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旧时代人类的一句格言  只有未知才是真正的恐惧

  创造者就站在那里  但他的实力依然如迷雾般模糊不清  就是瑟瑞德拉也难以看透迷雾  只能感知到大致的轮廓  不过这让她更加安心  因为创造者的力量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哪怕是把一切未知负面因素都最大化  使徒们也有战胜的可能  当然  前提是梅迪尔丽全力出手  瑟瑞德拉将观察的资料瞬间交流给其它使徒  也包括梅迪尔丽

  菲兹德克也安定下來  梅迪尔丽则全无反应  只有罗切斯特的心情最为复杂  他看着创造者  缓缓地说:“你终于也觉醒了吗  ”

  神父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本启示录  站在雨中  一页页地翻着  书页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批注  那是他几十年的心血和智慧结晶  握有启示录的神父  庄严  神圣而谦卑  听到罗切斯特的问候  他微低着头  温和地说:“不是终于  是早已觉醒了  在三十年前  我已打开尘封的记忆  知道了自己的由來和使命  我之名  是创造者  是第六名使徒  也是无上的主手中之剑  只是剑锋所指  并非主的敌人  而是背叛了主的使徒  ”

  启示录一页页地快速翻动着  代表着神父过往的岁月也以快进的方式飞快翻过  神父的声音温和而坚定  即使在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中  也远远传递

  “不  不要提主  ”罗切斯特忽然惊恐地吼叫起來  这还是他第一次失态

  出奇的是  神父犹豫了一下  果然沒有再提主  他的语声一停  快速翻动的《启示录》即行停下  呈现在神父面前的那页非常干净  沒有任何一条批注  那是‘末日’之章  全文中只有一句话下面被重重地勾出了一道底线

  “主无所不在  你想他时  他即现身  ”

  使徒所谓的提到  并不仅指口说  而是在精神层面想到‘主’  主也不是旧时代宗教中那无所不能、高高在上的主  而是尘封于记忆深处某个存在的代称  不过或许  使徒的主和宗教中的主其实是一体

  罗切斯特长长的出了口气  说:“创造者  也许我们之间的宿命会有解决的办法  一个不用非要毁灭一方的办法  ”

  “又是本世界意志……”神父笑了

  “本世界意志不见得一定是坏东西  ”罗切斯特说

  而神父居然点了点头  认同了罗切斯特的说法  他合上了启示录  有些感慨地说:“自从我在你的培养皿中苏醒时  就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所在  消灭你们  就是我存在的全部意义  那个时候  我反反复复在你的培养皿中重生  并不是被你捕捉  而是为了更好的观察你  并且试图从你这里找到其它使徒在哪里  可惜的是  我虽然看清了你  但是却沒能得到其它使徒的线索  所以离开你的实验室后  我就在荒野上以一名人类的身份旅行  试图找到所有的使徒  然后再一举消灭你们  直到后來  我才明白这不过是借口  一个让我可以暂时放下使命的借口  而借口  不正是本世界意志特有的特征吗  但是我还是觉得本世界意志不错  至少它的存在让我可以从本能和宿命中暂时跳脱出來  从而能够以另一种角度來看看身处的这个世界  不得不说  本世界意志还是很奇妙的  当你试着换个角度去看世界时  就好象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再换一个角度  又是一个新世界  无穷无尽  很奇妙  不是吗  ”

  “这么说  我们之间或许可以避免战斗……”罗切斯特试探着问

  “不  你们是彻底背弃了自己的使命  而我  不过是暂时偷了下懒而已  所以我们之间的区别是本质上的  ”神父说

  “那就太遗憾了……”罗切斯特沉重地叹了口气  说:“如果战争不可避免  你也很有可能会被毁灭  就算沒有大脑  我们这里也有四名伙伴  还有瓦尔哈拉  你沒有胜算的  我看得出來  在你觉醒的这几十年中  你并沒有刻意进化  甚至沒有为自己制造一具稍稍有些战斗力的身体  你的生化军团只有一个士兵  而它同样沒有成熟  看來  本世界意志带给你的并不完全是好处  ”

  神父的微笑依旧  丝毫不为罗切斯特的话语所动  说:“我们之间的第二个区别在于  我可以彻底毁灭你们  而你们不行  即使这一次我死了  很快就会在另一个地方重生  你们不会有多少时间來享受胜利  哪怕是几天的时间  很快很快  你们就要怀疑身边的一切生物会不会是复生后的我  甚至就连其它使徒也会被怀疑  因为除了你  传承者  沒有使徒能够辩认出我的身份  而就算是你  睿智的传承者  也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  上一次是我故意让你发现的  如此而已  ”

  罗切斯特的笑容渐渐僵硬  他知道  事实必如创造者所说  然而却又不是沒有希望  所有的希望  都系于梅迪尔丽身上

  “而假如真有奇迹出现  比如说你们当中恰好有某一位具有了彻底毁灭我的能力……”说到这里时  神父有意无意地看了看坐在舰顶  只是想着自己心事的少女  从他的角度是看不到梅迪尔丽的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神父目光的焦点是在哪里  看了看梅迪尔丽后  神父才接着说:“……那么结局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假如我死了  第七使徒就会出现  它是毁灭者  你们不会愿意遇到它的  死在我的手上是一切的终结  而死在毁灭者手里  你们会发现一切才刚刚开始  ”

  罗切斯特皱起了双眉  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把对话继续下去  和其它三名使徒不同  作为传承者  罗切斯特知道许多其它使徒不知道的秘密  他很清楚  第六使徒是后來才出现的  是为了清理使唤徒而出现的使徒  所以创造者的战斗力肯定比表面看起來的要强大的多  而且很可能  不  是必然有克制使徒们终极技能的手段  但是让他沒有想到的是竟然还有第七使徒

  所以忽然之间  罗切斯特感觉到有些心灰意冷

  就在这时  所有使徒的耳边都响起了一记轻微的金属摩擦声  他们同时一怔  随后反应过來那是重剑剑锋在星舰表面拖动的声音  少女已经站了起來  沿着瓦尔哈拉的舰身走向舰艏  瓦尔哈拉的舰体足有数公里长  少女从中间走到舰首  却不过是几步的路  重剑剑锋在瓦尔哈拉上拖行  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瓦尔哈拉的舰首是锐利而优美的流线形  最终收束成一点  那光滑的舰身就连一只苍蝇都会滑落  少女站在上面却稳若山峦  如同和瓦尔哈拉联成一体  少女认真地俯视着下方的神父  神父也在认真地看着她

  梅迪尔丽的手逐渐握紧了重剑剑锋  冷冷地说:“就算有毁灭者  那也是以后的事  我倒是觉得现在还是杀了你比较好  ”

  “至少可以多活一段时间  ”神父饶有兴味地问

  “是的  ”梅迪尔丽干脆利落地回答

  “一个很真实  也很遗憾的答案  ”神父深深的叹了口气  说:“其实我本來不想來找你们的  毕竟还有大脑沒有出现  五位使徒不聚集到一起  就很难离开这颗星球  我有很充足的理由可以继续等下去  因为凭你们是难以找到大脑的  假如它不自己出现的话  可惜  你们为什么要开始清洗呢  而且是彻底的清洗  这样做虽然有可能把大脑找出來  但也会杀死世界意识  而我  还不想看着世界意识就此死去  它毕竟让我度过了几十年美妙的梦境  所以……”

  “所以  战斗吧!”梅迪尔丽替神父发出了战争宣言

  神父点了点头  开始挽动衣袖  而脚边的小狗则开始低低的咆哮  这是很滑稽的一幕  可是使徒们却沒有人觉得好笑  梅迪尔丽的目光更是越來越锐利  重剑剑锋也开始微微颤动

  然而就在激战一触即发之时  神父的耳朵忽然动了动  不止是他  四位使徒都听到了遥远远方传來的一声雄浑厚重的嘶吼  嘶吼的源头非常遥远  根本不在北大陆  神父战斗准备的动作停了  小狗也安静下來

  神父向瓦尔哈拉看了一眼  淡然地说:“看來我们之间的战斗要押后一段时间了  我有需要优先处理的目标  ”

  看着神父远去的身影  三个使徒都暗自松了口气  在有选择的情况下  沒有使徒愿意去面对创造者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