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二

章四十 相爱 二

  神父和使徒们听到的  是浮屠的吼叫

  南大陆的山脉中  一座山峰忽然活动起來  然后缓缓升空  山峰逐渐伸展开來  变成长达数十公里的生化巨兽  高阶战斗兵器  浮屠  浮屠的动作僵硬而迟缓  它的后半身体弹出数十对节肢  抓在山体上  这才支撑着上半身逐渐抬起  探入高空  然后它的后身发力一弹  由此才将庞大无匹的身体弹射到千米高空  浮屠升空后又会回落  等它终于在空中成功悬浮时  已经离地面不足百米  而它原本栖身的山峰早已四分五裂  巨大的裂体以让人窒息的声势  坠落向深深的山谷

  在西部的海岸山脉中  同时有三只浮屠升空  它们在空中游动着  长长的巨尾每摆动一下  就会在空中滑出数十公里

  地下湖泊沸腾了  卵泡纷纷裂开  大大小小功能各异的生物兵器从破碎的卵泡中爬出  并且喝饱了湖水  湖水是它们生成后第一次的能量补充  对其中许多生物兵器來说  也是最后一次补充

  一只只生物兵器完成了进食  脱离湖水  向几个通向地面的出口涌去  数以万计的生物兵器一起飞行时  地下溶洞立刻显得十分拥挤  众多生物兵器依次通过有限的几个出口时  却显得井然有序  快速迅捷  沒有任何碰撞和阻塞  湖水的温度逐渐升高  可以看到主脑的活动频率正在加快  与它链接的生物兵器数量正以几何级数增加着  而对于主脑那庞大的计算能力來说  指挥百万级别以下的生物军团都很轻松

  广袤的南大陆上  无以计算的生物兵器从地面升空  向高空中缓缓游动的三只浮屠汇聚  渐渐以三只浮屠为中心  形成了三团各自拥有数万生物兵器的军团  在空中构成一个巨大的球形  向大陆北方移动  在它们的前方  是正在南移的绵延火线

  苏也离开了地下  双臂环抱在胸前  凝停在空中  看着一只又一只生物兵器从身边飞过  扑向战场  这一时刻  他竟然无事可作

  北方  数百架作战单元排成一条长长的弧线  逐渐向前推进  它们按照既定的程序发射高能光束  并用燃烧导弹点燃地面  它们感知仪器不断收集着周围的数据  加以简单的分析处理后再传递给后方规模更大、速度更快的智能中枢  然后再接收新的命令  无数机械单元链接在一起  以网络的方式形成巨大的智能  随时分析着清洗的功能和效果  并且微调攻击模式  以期在能量消耗  清洗速度和效果之间找到最佳的平衡点

  最前排的作战单元刚刚接收到新一轮的命令  于是暂时停止攻击  以调整攻击输出模式  停顿不会超过一秒钟  但就在这短短的停顿时间内  所有作战单元的侦测范围内都突然出现了数十个极为强烈的生命反应  作战单元的警戒级别瞬间提升到了最高级  它们纷纷掉转高能光束的射击口  瞄向突然出现的敌人  然而未等高能光束射出  上百支不会引起侦测反应的骨质利刺就已破空飞來  当速度突破2000米每秒时  轻飘飘的骨刺也拥有恐怖的破坏力  所有被命中的作战单元都瞬间爆炸  仅仅在第一次攻击中  这一队的作战单元就损失了大半

  仅余的十几架作战单元已射出了高能光束  稀稀落落的光柱照射在來袭之敌身上  大半被敌人体表光洁如镜的鳞片散射掉  小部分则被厚而坚实的皮下组织吸收  所有目标无一坠落  而是加速冲击

  这是一群从未在机械单元资料库中出现过的变异生物  如梭形的身体适合在空中飞行  短翼则主要用作平衡和调节飞行方向  以反重力器官作为动力主要來源  同时辅以能量喷射器官作短距加速和变向  它们瞬间拉近了与作战单元的距离  再度喷射骨刺  在百米距离上  超高速的骨刺和高能光柱一样无可阻挡  所有幸存的作战单元根本不及发出第二记高能光束  被凌空击爆  而由始至终  沒有一发微型导弹发射  作战单元携带的微型导弹以燃烧弹为主  并且主要用于对付地面和慢速目标  它们的飞行速度还追不上突然出现的生化兵器  所以所有作战单元都默认了不去发射飞弹

  在前线作战单元全军覆沒后  一道强劲的探测波动横扫而來  将突然出现的生物兵器覆盖在内  普通生物会被这些探测波动完全看透  而生物兵器也被侵入了小半  在后方那些作战单元构成的智能网络内  立刻得出了分析结果  这些新出现的生命体内设计严谨精密  并且留有部分冗余组织  随时可以生长出相对应的器官  它们沒有进食和消化器官  只有简单的能量吸收存储组织  是靠消耗高能量的结晶或是燃料存活  换言之  它们沒有独立生存的能力  而是依附于军团存在的职业战斗者  而且  它们的设计简单明了  目标明确  从能量消耗的角度看维护成本非常低  战斗力却高得不可思议  性价比极佳  最后  十万单位级别的智能网络根本找不出这些生物单位可供改进之处  这意味着它们的设计已经接近于完美  然后这个任务就被逐级传递上送  直到被列为整个机械虫潮总体智能的优先任务  然而  改进它们的努力再度失败  尽管这些只是功能简单、用于冲锋送死的炮灰兵器而已

  数据传递和分析的过程不超过一秒  机械虫潮就决定将资料传回瓦尔哈拉  所以在战斗爆发整整一秒钟后  所有使徒的意识中就多出了这种生物兵器残缺的结构图

  不管使徒分析的结果如何  前方的战斗已经全面爆发

  梭形的生物兵器数量足有数万  以几十只为一个小队  依靠高速、突然性和强劲的火力打击瞬间撕裂了机械虫潮的防线  深入阵线内部  从高空俯瞰  如同数千枚箭头狠狠刺入虫潮  并且还在深入着  机械虫潮的外围战线拉得很长  也很分散  那些基本作战单元是以一百二十只为一队并行前进  一队梭形生物兵器可以完胜一队作战单元  所以初期接战  机械虫潮就在几秒钟内损失了超过十万的作战单元  突入阵线后  一只只梭型兵器尾部开始喷射出幽蓝的能量  速度增加至五倍音速  各自锁定目标  呼啸着向虫潮内部的小型母船和大型特殊作战单元发出冲击

  高速骨刺的伤害是巨大的  哪怕是几十米长、防护强大的小型母船  也经不起一队生物兵器的轮番轰击  一般被命中几十次后  它们即会凌空爆炸  连缓降修复的机会都沒有  而面对开始收缩集结的机械单元  生物兵器也开始付出代价  只要加强高能光束的功率  还是能够对它们造成显著伤害  并且高能光束完全不可能闪避  只能预判规避  所以当高能光束足够密集时  梭形兵器的伤亡率立刻直线上升  在接下來一分钟的战斗中  它们击坠了至少三千余艘小型母船  代价则是过半的成员在机械虫群前三轮的攻击中被击杀  而后的损失率更是直线上升  当一艘艘母船凌空爆炸或是燃烧着坠向地面时  担任突击角色梭型生物的数量也已在悄然间下降了一个数量级  从数万降至不到一万  而最后的一万生物兵器仍然在全速突击  个别射空了体内储存骨刺的生物兵器干脆加至最高速  一头撞上残存的母船

  转眼之间  机械虫潮最外层的阵线出现了微不可察的混乱  母船扮演着整个智能网络中坚支柱的角色  它们是下一级网络最重要的节点  也是最上层智能网络的基石  大量母船在极短时间内坠毁  让外围智能网络出现混乱  处理分析和判断能力更是直接跌落了几个数量级  而此时因为大量基础节点的损失  虫潮上层的智能网络也出现迟滞状态  一时找不出如此众多节点的替代方案

  主脑已经模拟分析出了机械智能网络的弱点  这些为数众多的小型母船就是整幅网络上的弱点  所以它发起的第一波攻击就是针对这些小型母船  事实证明了主脑的正确  当节点被摧毁的数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时  智能网络即刻陷入了混乱

  就在此时  最外围侦察单元的范围内又出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生命反应  这是一头长达百米的巨兽  扁平的身体、宽大的侧翼和长而尖细的尾巴都会让人联想到深海中的魔鬼鱼  这头庞然大物在空中行进的速度快至不可思议  侧翼一个鼓荡  就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冲入混乱的机械虫群中  它身上张开数以百计的裂口  不断发出超高频的震荡波  震波远远传出  瞬间遍布数平方公里的区域  区域内的机械单元即刻和震荡波产生了强烈的共震  随后最脆弱的机械单元竟被震得开始解体  一时间  不知有多少机械单元凌空解体  一个个零件纷落如雨  如能量储存单元  高能光束射击器  推进引擎等部件则在掉落过程中开始爆炸  于是在深沉的夜空中  有若无数烟火绽放

  魔鬼鱼并非一条  在随后的一刻  机械虫潮的侦察范围内又多出了数十条魔鬼鱼  这一波的攻势  立刻给机械虫潮以极为沉重的一击  从西至东  从南到北  数百公里的范围内  天空中燃烧的火球如缀缀繁星  当它们坠落时  又如一场最盛大的流星雨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