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三

章四十 相爱 三

  数以万计的生物兵器跟随着魔鬼鱼冲入机械虫潮中,开始大肆杀戮。这些生物刀军种类多达数百种,攻击手段多种多样,并且在速度、防御和灵活性上具备全面压倒性的优势,规模内的配合更是没有任何缺点。主脑在战场形势的掌控上似乎没有极限,就连每只生物兵器飞翔的速度角度都可以控制。而相比之下,机械虫潮的智能络措置能力还没能恢复,就又被魔鬼鱼以沉重一击。机械单位的数量越少,智能水平就越低。而主脑根本没有这类限制。

  在损失首次突破百万之后,机械虫潮也感觉到了危机,开始收拢阵形,以密集火力还击。此举果然生效,生物兵器的损失即刻扩大。虫潮马上进一步收缩,火力密度直线上升,相应一只只生物兵器开始在火中燃烧着坠落。

  十几分钟后,整个机械虫潮已经收拢成一个金属球状的刺猬,它们的损失已经跨越了三百万,而相应生物兵器的损失数量也跨越三十万只。当火力密集度达光临界点时,型的生物兵器事实上已经无法冲进火力内部。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并且胜负的天秤开始向机械虫潮一方倾斜时,夜空中忽然起了一阵风。风中的森森寒意,不但让空中的生物兵器战栗,甚至让机械虫潮也为之一滞!

  风中的寒意,怎么会让根本不畏惧的低温机械作战单位也为之战栗?这根本不合常理,然而就是产生了。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北大陆,一直关注着这边战况的菲兹德克一声低低的呻吟,连接身体的上万根数据光带已断了几根。就在刚才,一道很是强大浓烈的意识透过数据链接直接冲击到瓦尔哈拉的中央控制室内,虽然立刻被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联手破坏,然罢了经足以让两位使徒脸色铁青。

  因为他们是使徒,因为敌手只是一个生物兵器。虽然浮屠和传统意义上的生物兵器完全不合,但究竟结果也是一个生物兵器。

  在南大陆的战场边沿,忽然亮起了一点光芒。这点光芒起初如星辰,随即若明月,但转眼间已酿成灼热太阳!那一直隐于黑黑暗的庞大身体也隐隐发亮,就如它的身体内燃烧着火山!旋即一道光柱横贯了南大陆的北岸!这是和机械单位类似的高能光柱,虽然能量的层级更高,但告竣的效果是类似的。惟一不合的是,机械单位中星舰主炮射出的也不过是直径一米粗细的光柱,而这道光柱的直径达到了百米!

  无比耀眼的光柱一时间点亮了整个海岸线,直到百公里外才渐渐消散。机械虫潮的中央则多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里面曾经存在的一切都荡然无存。只有在空洞的最中央,还悬浮着一艘长达五公里的星舰。可是星舰虽然顶住了第一轮轰击,可是它的外壳也已处于半溶化状态,只能勉强浮在空中,根本失去了战斗力。

  远方,刚刚发射出恐怖光柱的巨型生物兵器,浮屠,再次张开了那跨越身体截面的巨口,但这次喷出的只是一条细而昏暗的光线。但就是这条光线,却洞穿了那艘失去了全部防御力的星舰,然后让它产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堪比核爆的爆炸还将两百米规模内的全部机械单位都卷了进去,然后是接二连三的殉爆!

  浮屠合上了巨口,从牙齿缝中还在不竭冒着青色的烟雾。它好象已经很疲倦了,尾巴缓缓摆动,开始转向。它想要失落个头,看样需要花上几分钟的时间,转弯半径就有五十公里。

  机械虫潮还剩下跨越五百万的单位,可是在消灭了作为核心的星舰后,这只浮屠就觉得这场战争已经结束。它消耗了太多的能量,以至于有些困倦,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好弥补能量。和其它生物兵器不合,浮屠根本不需要进食,它有着类似于空间炉作用的核心,可以直接从空间中汲取维持生命所需的能量。所以能量消耗后,只需要休息足够的时间就可以了。

  浮屠懒洋洋地向下属的生物兵器们下达了总攻的命令,就只管着自己的失落头转向了。至于为数众多的生物兵器们如何策动总攻,是一拥而上还是各自为战,就根本不是它所关心的事了。归正如果战况欠安,自然会有主脑介入。那个地下的大家伙现在可远远没有达到措置能力的上限,却一心想要争取更多的资源,把自己变得更大。要那么大干什么,它难道想占据整个星球作为自己的巢穴不成?这还真不是笑话,浮屠的资料库中,就记载着不止一个主脑这样干过。

  它一个圈子还没有转到一半,另外两道同样宏大冰冷的意识就横空扫过。它们合力击碎了一道隐晦的探测意识。那道探测波束源自使徒,藉由机械虫潮发出,想要窥视浮屠的秘密。如果不是后面两道同样庞大的意识,那只昏昏欲睡的浮屠或许真的会被探测意识扫中。虽然不一定会泄露几多机密,可是在浮屠看来,这却是一种羞辱,哪怕是来自使徒也是一样。

  击碎了使徒意识后,两道冰冷的意识沟通了前一只浮屠。

  “阿方索,觉得这样就算打完了吗?还有一半的垃圾没有清理呢!”一道意识如是道。

  “阿方索,是不是睡得太久变痴钝了,这么明显的探测躲都不躲?”另一道意识。

  名为阿方索的浮屠懒洋洋的回应着:“别尔拉斯,清理垃圾哪里需要我脱手,战果根本弥补不了我损失的能量。至于,区克,既然有们两个在,我何必还要躲?就算被探测到了也没什么,给主脑找点事情做,省得那家伙成天只想着如何把自己变得更大。”

  三股巨大的意识互相交流着,它们关注的焦点已不再是战局。虽然就在几公里外,数十万生物兵器仍和四百余万的机械作战单位舍生忘死地战斗着。片刻之后,另一道更加庞沛的意识加入了交谈,那是主脑。它一边操控着战场的每一个角落,一边仍有余力和三名浮屠交流。

  和其它生物兵器不合,甚至和主脑有所区另外是,三只浮屠都有自己的名字。

  瓦尔哈拉的中控室内,瑟瑞德拉的脸色更加难看。刚才她的探测意识刚刚发出就被击碎,特别是被两只生物兵器击碎,让她感到十分羞辱。可是罗切斯特的脸色比她还要难看,喃喃地:“我想起来了,它们是阿方索,别尔拉斯和区克。它们三个怎么会呈现在这里?”

  “三只生物兵器罢了,就是大了点,有什么特别之处吗?”瑟瑞德拉皱眉问。她的狂妄仍有事理,浮屠虽然威力巨大,可是她仍然可以完胜任何一只。所以在她眼中,生物兵器就是生物兵器,没有素质不合。浮屠那威力恐怖的一击,如果不克不及命中,又有什么用?

  罗切斯特再叹了口气,重复了一遍三个名字,随着他的语声,中央控制室中竟然浮现出三个闪耀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符号!这些符号中原本应该包含着海量信息,包含了浮屠的全部资料库,并且有着它们过往的全部记忆。符号虽然和正规的贝萨因都神文相比结构要简单很多,却也达到了神文的最基础品级。这三个符号,就是三只浮屠的名字。它们并不是凭空呈现的生物兵器,名字也不但仅是身份辨识的工具,而是意味着真正的传承。意味着它们和使徒一样,同样可能拥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年悠远的记忆和进化史。

  中央控制室中的三个符号固然只有形象,而不成能包含内部的信息,因为罗切斯特也不成能拥有关于浮屠的详细数据。就连那些尘封的记忆中也不成能有。拥有自己名字的浮屠,本是创作发现者手中最犀利的武器之一,没想到会在南大陆首先呈现。它们却肯定不是出自真正的创作发现者之手。

  罗切斯特知道,所有的浮屠都是出自苏之手。那么,苏又是什么?

  他思索着,却没有谜底,最终:“看来,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我们或许都低估了本世界意志的影响力。”

  中央控制室恬静下来,三名使徒开始秘密交流,却有意无意的把梅迪尔丽排除在外。

  当提着老旧皮箱的神父踏上南大陆的土地时,生物兵器和机械虫潮的战争已经接近尾声。越过沙滩,就是大片的焦土,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看着这片死寂的土地,神父露出微微的震怒。他默默站着,目光缓缓扫过前方的焦土。这时身后水声响动,狗从海Lng中跳了出来,然后用力抖毛,甩了漫天水珠,才站到神父脚边。它同样抬起头,望向远方的夜空。在那里,仍时不时有爆炸后火光闪动,那是残存的机械单位坠落的标记。狗在喉咙中低低地咆哮了几声,浑身的杂色毛缓缓竖起。

  神父极目远眺,视线越过远方的战场,落在数十公里外三个山峦般巨大的阴影上。那是三只恬静浮着的浮屠。而当神父看到它们时,同时也感应到了空中四道巨大的意识流动,于是脸上的震怒酿成了嘴角的苦笑,自语着:“阿方索,别尔拉斯,区克,原来它们三个都在这里,难怪我找不到它们了。还有一个主脑,真是麻烦!白,我只有了,害不害怕?”

  狗很坚定地叫了两声。

  “不怕就好。”神父笑着拍了拍狗的头,然后还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三个对一个……唉,白,这也是没体例的事。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实在应该早点把叫出来的。不过总是这样躲着也不是体例,是不是?”

  狗又叫了一声。

  神父好象听懂了它要表达的意思,点了颔首,从皮箱中拿出了那本早已翻旧的启示录,放置在胸前,默默祈祷着,片刻后迈步向前方的焦土走去。当神父那双旧得很有些磨损的皮鞋踏上焦土的一刻,空中频繁交流的四道巨大意识突然一滞!

  “创作发现者……”

  “创作发现者……”

  “创作发现者……”

  空中犹如响起了三重奏,三个各不相同的意识表达出的情绪各不相同。阿方索是震惊,别尔纳斯凝重,而区克则意味复杂,甚至有些迷惑。浮屠是有智慧的,庞大的身躯使它们可以承载更大体积的大脑。在很多情况下,浮屠是可以取代主脑的。并且它们有传承的记忆,复生,对它们来等如是沉沉睡了一觉罢了。

  阿方索现在的战斗力下降到不到巅峰的一半,立刻动了逃跑的心思。可是它那巨大的体型,想要逃跑的话只能跃向外太空。而别尔纳斯则认真的计算着和创作发现者之间的战斗,并且已经和主脑联接在一起。至于区克,它的智能更加高于两个同伴,但有时候过于复杂的智慧反而是一种阻碍。它是惟一注意到白的浮屠,也是为此感觉到迷惑。白让它嗅到很是熟悉的味道,却又不上在哪里见过。并且白给它的印象,即不是可以忽略,也不是能够成为敌手的存在。

  主脑则缄默着,一瞬之间,三名浮屠传输给它海量的信息,都是关于第六使徒创作发现者,和浮屠自身的信息。信息量是如此之大,一时间主脑感觉到自己几乎要沸腾了。它不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不敷大,但从没有这次这样强烈,哪怕是这颗星球都被它吞了,也感觉有些不敷用。

  神父轻轻抚摸着手中的启示录,身体中同样升腾起一道极为巨大的意识,重重与空中浮屠们的意志撞击在一起!

  “叫们的主人出来!”神父如是。

  “或许没有那个需要。”别尔纳斯,它已张开了巨口,可以看到喉咙深处吞吐不定的能量光芒。

  神父抬头看着别尔纳斯,微笑着:“可不是我的敌手。我固然不介意先杀了,这样的主人一样会呈现。可是这样一来,的记忆中就会留下一个愚蠢的纪录。还是把的主人叫出来吧。”

  别尔纳斯微微低下头,数十只眼睛盯住了神父,:“我自己固然不可。可是我们可有三个。哪怕阿方索只有一半的能量,也足够了。”

  神父展颜一笑,:“可是我也有白。”

  狗用力叫了两声。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