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五

章四十 相爱 五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苏问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个问題

  “清理使徒……”话一出口  神父就失笑  说:“这话我不用说你也会去做的  那些使徒已经开始清洗星球  而且消灭他们原本就是我们最原始的本能  另外  小心某种东西  在这里  他们管它叫做完整体  如果可能  消灭完整体甚至比清除使徒更加重要  我的直觉告诉我  完整体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

  “完整体……好  我知道了  还有吗  ”苏点了点头  神父和苏的对话并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样简单  在说到完整体里  神父其实已在这个词语中附加了自己如知道的一切讯息  这时  他所用的也是贝萨因都神文  虽然在苏看來  神父的神文依然简陋

  神父的手勉强抬了起來  在空中虚点  他指尖处出现了一幅地图  手指就点在地图一个点上:“在这里  有个叫莎莉的女孩  正在努力实现她的梦想  她不漂亮  也不强大  却比任何人都要单纯  都要天真  也都要努力  如果可能的话  给她留一块完成要梦想的土地吧  哪怕你也要清洗这里  也无需在意这里的一点点人  这点生命支撑不了世界意识  而世界意识消失后  他们也生存不了多久  ”

  “莎莉……”苏想起了她  想起了那个以艳舞和身体赚取金钱  以可以在龙城中多学习些东西的女孩子  那时的她  还十分年轻  以荒野的标准也是刚刚成年  却已在一边流泪  一边舞蹈

  “好  我答应你  ”苏回答得沒有犹豫

  神父深深看了苏一眼  叹息着说:“如果不是刚刚战斗过  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毁灭者了……是时候了  我也该走了  ”

  神父的声音渐渐沉寂  血也不再流淌  反而从身上的伤口中冒出缕缕白色的雾气  就在雾气中  神父的身体渐渐幻化  最终消失无迹无踪  如果不是脚下晶化的战场  远方如山峦般的两具浮屠尸体  以及空中飘浮着的、犹自惊魂未定的别尔纳斯  根本看不出曾经有神父这样一个人物出现过

  苏站了起來  有风扑面吹來  格外萧瑟  他举目四顾  方才的大战驱散了辐射云  所以天格外的高远  颗颗繁星似在眼前  却又极远  在忽然变大的空间中  一个生命  如苏  也会感觉到莫名的寂寞

  少了神父  这个世界似乎忽然变得冷了  虽然苏和神父仅仅是第一次见面  还是在意外的情况下  依主的秩序  毁灭者和创造者就如硬币的两面  紧密相联  却永不相见

  苏看了看手中的启示录  随手翻开  每页上都有密密麻麻的披阅  风吹过  书页飞速翻动着  当风停的知道  展现在苏面前的是罕有干净的一页  上面只有醒目勾勒出的一句话:

  “主无所不在  你想他时  他即现身  ”

  苏轻轻的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在感伤着什么  只是那种莫名的感伤挥之不去  启示录在他的手中开始燃烧  最终连一点灰烬都沒有剩下  就如神父最终的结局

  天空的尽头又有火花一闪  一只躲得远远的侦察虫凌空爆炸  燃烧后的残骸却突兀地出现在苏的面前  然后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苏踢了踢这块仍然燃烧着的金属残骸  脸色渐渐变得冰冷  如果不是这些使徒  他又如何会到今天这地步  如果不是他们  丽如何会死  梅迪尔丽如何会下落不明

  如果沒有他们  这个世界本來可以很宁静

  啪  苏重重一脚踩上了机械残骸  把它彻底碾压压扁

  苏深深的吸了口气  感觉到吸入的都是炙热的火焰  刚刚晶化的大地还在散发着惊人的高热  浮屠的尸体则已开始燃烧  浮屠可以忍受数万度的高温  要想点燃它们的身体至少需要十万度高温  不过从空间中吸取來的能量是如此庞大  瞬间已近几十万度高温  以致于浮屠的身体都开始燃烧  炎热远远传递开去  在燃烧尸体周围近一公里内  都是超过千度的高温  这是足以让钢铁熔化的温度  而且会持续近月之久  可是除了浮屠身体周围十几米内  晶化的大地却沒有融化的迹象  在这种土地上  哪怕是超级生命都难以生存

  天空中的别尔纳斯降低了高度  垂下头  低低吼了一声  它在询问接下來的动向如何  至于两名伙伴和创造者的死  对它來说沒有太多的意义  那只是再一次的沉睡而已  和神父短暂的战斗  却已消耗了它大半的能量  现在能够发挥出的战斗力更不到平时的10%  不过就这些战斗力也足以对付百万级别的机械虫潮  更可以在前线指挥中起到部分主脑的作用  有浮屠的存在  生化军团的战斗力会直接提升一个等级  现在别尔纳斯本能的希望可以去沉睡  以补充损耗的能量  现在它对于这颗看似原始的星球警觉大增  再也不肯轻视星球上的生物  神父临终前所说的完整体一词  所包含的讯息差点让别尔纳斯跃出行星  它也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本能的感觉到某种恐怖气息  让它不由自主的想要远离

  苏向前走了几步  周围的景象沒有任何变化  大地晶化  空中依然是火一般的炽热  他只觉得有一股气盘旋郁积在胸口  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來  苏早已不需要呼吸了  为什么还会有如此郁积的感觉  他自己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答案

  神父和小白觉醒本能已久  却明显沒有做什么战斗准备  都是事到临头才行爆发  他们或许有稳稳超越普通超级生命的位阶  可是在能量积累储备上却要逊色得多  更无法和夺取了罗切斯特在南大陆数十年积蓄的苏相比  可能最让神父沒有想到的是  苏在超级生命的位阶上竟也不逊于他

  启示录的扉页上有一个不起眼的符号  那是一个只具备基本结构的贝萨因都神文  记载信息却是足够了  符号中记载的是神父历年游历的心得和体会

  他以普通人的身份游走大地  并以神父的身份传播教义  这是一个偶然  神父拾获了一本旧时代的启示录  却意外地发现里面的教义和自己的感受十分契合  于是仔细研究  却逐渐发现里面其实解释了许多宇宙和生命的奥秘  也许只是巧合  但恰恰就发生了  于是神父试着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生活  去体会这个世界  在他的记忆中  三重角度会重合在一起  普通人的  创造者的  以及超级生命的  这让他更加困惑  也更加的快乐  当三重视野重合在一起时  他往往会忘记自己创造者的身份  也会忘记超级生命那冰冷的本能  而是更多的以普通人的能力來生活  挣扎地活着  并且试图给每个迷茫的普通指明方向  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普通人类的身份  带给神父的是一种全新的感觉  不用再把世界看得那样清楚  也不会再对数十年的时间漠然忽视

  用这个世界的话说  那就是闷过几口烈酒后的感觉

  这样的一个人……不  是超级生命和创造者……居然就这样度过了几十年  在他最后的时刻  一直陪着莎莉  看着她一点一滴地实现梦想  在超级生命的眼中  这就和人类看着某只蚂蚁妄想建筑一座宏伟的蚁山一样  可是神父只是默默地支持着她  而且并沒有做很多  沒有超出一个普通人的本份  但是他同时也做了很多  比如在机械虫潮來袭和生化军团北上时  神父都稍稍透露出了一部分属于创造者的气息  于是无论机械虫潮和生化军团  都自觉的绕开了聚居地  而不自觉

  吸收了符号内的信息  苏却半点高兴不起來  反而胸口更加的郁闷  这种郁积几乎无法挥去  而且越积越烈

  创造者也好  苏也好  都是真正高阶的超级生命  却是想着一直过过普通人的生活  而比他们两个要低阶的使徒引发了一切动荡  现在却还活得好好的  使徒  毁了苏所有的生活

  苏握紧了拳  忽然怒吼一声

  苏的吼声并不十分响亮  却彻底震动了大地  波动远远传开  覆盖了整个南大陆  在大陆的各个角落  都有各式各样的生物停止了活动  望向天空  它们都接收到了命令  而且无法拒绝  而在地下湖深处  主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张着  湖水水平线正在直线下降  战争又将开始  主脑原有的分析能力已经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它指挥百万级别的生物军团略显吃力  现在三只浮屠只剩下别尔纳斯  主脑的负担因此大大增加

  在南大陆的各个角落  无数的卵泡成熟破裂  无数的生物痛苦嘶吼着  身体逐渐变形  成为一只只生物兵器  而更多的生物和植物则成为生物兵器的食物

  而苏  只是站着  右眼的瞳孔中可以看到一枚淡金色符号正在快速旋转  它不断释放出上千的金色光点  每个光点都是一种制式生物兵器的方案  而一个方案出现后  用不了多久  大陆上就会出现成千只这一类的生物兵器

  几天之后  苏的千万生物军团就会生成  到那个时候  苏的军团会如潮水般席卷整个北大陆  哪怕使徒们逃入大海  苏也决定追杀到底

  这个星球不需要超级生命  更不需要使徒  而这一次  苏不打算给使徒们再次苏醒的机会  这看似不可能  苏却知道自己可以做到  一枚新的贝萨因都神文  已经清楚告诉他彻底抹除使徒的方法

  苏遥望北方  淡淡地说:“使徒们  你们还有四天的时间  四天之后我的军团就会成型  所以你们最好在四天之内过來杀了我  我就在这里  哪也不去  ”

  苏的声音不大  却用了特殊方法  所有的使徒  都会从基因层面听到苏的决战宣言  只是苏不知道  在听到他声音的刹那  梅迪尔丽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