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六

章四十 相爱 六

  在晶化的大地上  苏一站就是两天两夜  过往的岁月如流水般在心中流过  一个个人  一件件事  一幅幅定格的画面  都如在眼前  甚至当初仅为几个细胞组成的聚合体时的记忆也有所恢复  那时他运动  捕食周围的食物  包括各种其它的细胞、细菌  甚至还有病毒  他缓慢地生长着  小心翼翼地控制生长速度  并且在众多行将觉醒的能力间慎重选择  然后出于对危险的畏惧  他封闭了大多数的能力  这肯定不是细胞级别的智慧  甚而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智力水准  但却并非不可能  在细胞的核心处  隐藏着一个贝萨因都神文  它的作用就是分析周围的环境并且提供最有利的进化方向  和其它神文一样  这枚贝萨因都神文也拥有无限可分的结构和庞大的资料信息  另外还具备自我解析选择的能力  正是这枚贝萨因都神文判断出周围可能具备潜在的危险  从而在本能的层面上警告了苏  影响了他的行为

  现在看來  危险其实來自于罗切斯特的实验  现在苏已经熟知人类的习惯  实验品是会有更种理由被毁灭的  比如说失去控制  比如说危险性过大  当一小团细胞表现出数十倍于其它细菌的进化和生长速度  并且拥有无限成长可能时  沒有人会愿意看到它脱离显微镜和培养皿的范围  失去控制的试验体只有被毁灭一种结局  而在最初的阶段  毁灭实验体其实非常简单  比如说把培养皿加热烘干  再强悍的细胞都会陷入沉眠  而当温度上升到一千度时  沒有能量层的保护  所有细胞都会彻底炭化  那样也就不会有后來的苏了

  几十个甚至是几个细胞就具备超越人类的智慧  在任何人类眼中都是一个笑话  就连觉醒了的使徒罗切斯特也沒有想到这一点  所以才让苏最终找到机会成功逃脱  那是一个实验室人员的小小疏忽  沒有在操作时保持试验体的完全封闭  当时的实验体不过是一小块碎肉一样的东西而已  在培养液中载沉载浮  用肉眼根本分辨不出它的活动  所以在移动培养皿的时候  这名实验人员就偷了个小懒  直接用手把培养皿端了出來  再装入全封闭的扫描仪器内  但就是这一秒钟不到的间隙  一个狍子就从培养皿液面上弹出  飘浮在空气中  然后随着通风系统离开了实验室  并且以损耗了自身多半细胞为代价  成功离开了地下基地  那枚贝萨因都神文  就装载在其中一个细胞内

  等到狍子逃出实验室时  还留在培养皿中的试验体就变成了真正的一块肉  它还能继续生长  却不再有灵魂

  在狍子逃出后不久  罗切斯特就察觉了一号实验体的逃离  当时苏在研究基地的日志中发觉时间有些对不上  主要是罗切斯特发觉实验体逃离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苏可不认为旧时代人类的技术水准能够察觉到实验体细胞级别的细微变化  更不可能探知到贝萨因都神文的存在  而在得知罗切斯特是使徒之后  所有的疑问才迎刃而解

  至今为止  苏还不明白贝萨因都神文源自哪里  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  它即不是能量体  也不占据空间  然而它就是存在着  苏每当自身的力量登上一个新的阶层时  就会发现更多的神文  而对已有神文的理解则会更加深入  力量的得來是如此迅捷  甚至让苏充满了畏惧  而且是最大的畏惧  苏不知道力量强大的终级会是什么  但却是知道当超过某个临界点时  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

  到第三天时  已经有成群结队的生物军团从苏头顶掠过  陆续飞向北方  沒过多久  一个巨大的圆柱型兵器缓缓在空中滑过  这个长达五千米的巨大家伙本身并沒有多少战斗力  却是所有生物兵器的移动后勤中转站  它分泌的能量液可以为所有生物兵器快速补充能量  苏虽然说过会等足使徒们四天  但是在此之前生化军团的先锋已然出发

  第四天  宛如雕像般的苏终于张开了双眼

  当那只碧绿色眼瞳望向北方的瞬间  北大陆上为数不多的生命体立刻感觉到心头一道冰流流过  几乎瞬间便要被冻僵

  瓦尔哈拉中的三名使徒都脸色铁青  再也顾不上这表情带着浓厚的本世界意志色彩  这一次苏让他们明白  只要在这颗星球上  他们就不要妄想可以隐藏  虽然不知道苏是如何找到他们的  但是显然苏就象创造者那样  都有特殊的方法可以找到使徒们

  使徒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创造者临走前说的话  当创造者死去时  第七使徒毁灭者就会出现

  创造者是专门为毁灭使徒而生的  他名为创造者  最为强大的手段就是庞大而强力的生化军团  而军团的基石即是四只具有此前记忆资料的浮屠  在创造者的生物军团前  使徒们毁灭文明的优势不在

  苏是毁灭者吗  所谓的第七使徒  他们还是从创造者的口中得知  在创造者失败后毁灭者才出现  显然使徒们对获胜更加的沒有把握  何况现在只有四名使徒  大脑仍然不知所踪  就在罗切斯特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愁眉不展时  坐在瓦尔哈拉舰顶的梅迪尔丽却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龙城中  帕瑟芬妮的私立医院中已是一片黑暗  电力供应早已中断  也根本不会有补充能源  龙城中所有的能源都用于防御随时可能出现的机械虫潮  而暗黑龙骑已经乱成一团  摩根将军突然失踪  却沒有任何人再能领导大局  龙骑中已经沒有任何将军了

  在私立医院的地下实验室  海伦独自坐在黑暗中  动也不动  如果不是身躯还有温度  会让人误以为她只是一座雕像  黑暗中  还闪动着几点幽暗的光芒  那是雪的眼睛  它现在烦燥不安  不住在原地盘旋着  几乎要不顾一切逃离这里  那道从灵魂深处涌上的寒流  几乎击碎它一切意志  那是源自父体的杀机  虽然不是针对它  却已让雪感觉到了最深的危机  它很想躲到海伦的怀里去  可是却又不能  海伦身边放着一个铁箱  里面散发出阵阵让它惊心动魄的气息  那种气息所散发的恐惧  几乎和父体一模一样

  海伦的手冰冷  心中更是冰冷

  她心中一直的某种牵挂已经在某个时间悄然断裂  那不是感觉  而是一条时间线  越过了这条线  而摩根沒有回來的话  那就很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不知过了多久  她才摸了摸自己的手  发觉凉得厉害  她本以为当时间越过这条线时  自己不会有任何感觉

  黑暗在延续  有浓浓的危险扑面而來  海伦却忽然觉得无所谓了  生与死  于她一直都无所谓  而对于生命近于无限的超级生命來说  生死就是最大的考验

  在北地冰洋上方  浓厚的辐射云比任何时候都要厚重  中央的云团几乎触到了海面  形成一个无比巨大的球体  云团中央  蜘蛛女皇巨大的身躯动了动  然后缓缓抬起了头  她的眼睛中还闪动着迷茫  巨大节足缓慢划动  身体各处传來的酸痛让她感觉到很不自在  眼神偶尔会清明  大部分时间却会更加迷茫  现在本來是她的休眠时间  以等待身体彻底吸收进食所取得的能量  可是现在休眠过程却被一种莫名的威胁所打断  这种感觉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就象是独霸山林的猛虎发现自己的领地中出现了同类

  蜘蛛女皇忽然清醒过來  却悚然而惊  可是清醒的代价就是痛苦  身体各处立刻涌上无法形容的痛苦  全部汇聚在头部  让她抓住自己的头  痛苦地嘶吼着  而每当清醒时  蛛躯的抽搐就会更加明显  把更多的痛楚汇聚到蜘蛛女皇的意识深处  她能够感觉得到  完整体已经布满蛛躯的各个部位  并且开始露出狰狞面目  两倍的完整体吸食能量的效率大大提高  完全不是叠加的效果  进食所取得的庞大能量  过半被完整体吸收  而且它转化能量的效率是完全的100%  沒有丝毫浪费  在能量的平衡上  天平的重心终于从拉娜克希斯处偏向完整体

  拉娜克希斯不断叫着  挣扎着  两条触目惊心的血线更是从眼角处落下  滑过柔滑面颊  更顺着脖颈流下  她已调动了所能动用的一切力量对抗完整体  除了头部之外  身体的各个地方都成为最惨烈的战场  还归属于她的组织不断和完整体互相攻击、互相吞噬  并且争夺一切可能得到的食物和养分  这并不是陌生的战争  当融合第一份完整体时  蜘蛛女皇就曾经经过类似的战争  当时她竟以一已之力压制了完整体的第一次反扑  但是为了对抗使徒  她毅然融合了第二份完整体  但是她其实自己也说不清有多少是为了探索生命更高层奥秘的原因在

  可是她也沒想到  当两份完整体融合在一起时  威力竟然会加大那么多  当对身躯的争夺超过某个临界点时  战局就是不可逆转的  那时就不会再有蜘蛛女皇  有的只会是完整体

  拉娜克希斯从來是骄傲  她的骄傲  远比贝布拉兹、约什.摩根这些老战友们以为的还要强烈  察觉到战局不利  她忽然安静下來  双手弹出锋利指甲  划向腰际  竟是要将身体和蛛躯切离

  “等等  ”一个声音忽然在她的意识中响起

  拉娜克希斯停下双手  冰冷回应:“完整体  ”她已经察觉声音是从身体内部响起

  “是的  ”完整体回应:“用你们的话讲  ……就是我们可以谈谈吗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