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八

章四十 相爱 八

  伏在海伦膝前的雪不解地扬起头  问:“主  好象听起來创造者和毁灭者更加重要些  不是吗  至少他们是眼前的危险  ”

  海伦摇了摇头  沒有回答  却是陷入了沉思中  雪很识趣地沒有再开口  以免影响了她的思考  她知道妈妈的能力  能够让她想很久很久的事情  一定是非常不好解决的  人类那些超级计算中枢耗时十天半个月的计算  在妈妈那里不过是几秒钟的事  但是在黑暗中的等待很无聊  也让她感觉到莫名的战栗

  黑暗原本对雪來说不是障碍  可见光是非常原始初级的感知手段  黑暗更不应该是恐惧的源泉  因为它对猎物的影响要大得多  在黑暗中  雪就是天生的王者  但是这段时间  海伦给雪讲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雪觉得自己就象是做了一个梦  长长的梦  长得甚至它自己都无法分辨跨越了多少年  是几十万年  还是几百万年  可是雪总觉得  这个梦长得无法以万年來计算了

  海伦的声音似乎有种魔力  在她开始给雪讲述这个故事的时候  雪就彻底进入了这个梦境  不  梦境还有虚幻的感觉  而雪却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以上帝的视角在俯瞰着这个世界  一弹指间  就已是千万年过去  在这个世界中  生命已经微小得无法分辨  即使是生命无限漫长的超级生命也有如一点火星  闪烁一下就会消逝无踪  深黑的宇宙中  恒星不断出现  又不断毁灭  一个个黑洞于悄然间吞噬着周围的物质  当时光流逝得如此剧烈  才真正让人感觉到生命的渺小  然而  在宇宙的漫长历史中  奇迹总是不断发生  即会有生命比恒星更加漫长的超级生命  也有庞大得堪比星系的雾态生命  更有无数把行星当成天然躯壳的生命体

  超级生命本性是孤独的  它们在宇宙间游荡  领地的范围甚至会以光年计算  或许数十万年也难以遇上一个同类  在它们的领域内  也会有原始生命出现  甚至形成文明  但这对于成熟的超级生命來说毫无意义  那些原始的生命就象是细菌一样的存在  是单株生存还是聚集成群落  根本对超级生命沒有影响  它们甚至进入不了超级生命感知的范围  它们并不是超级生命的食物  脚下的行星  甚至是头顶的恒星才是

  两个完全成熟的超级生命偶然间也会相遇  这多半是因为它们的领地开始重叠  而这往往意味着战争

  永恒的生存已经成为真正的超级生命成熟体的惟一目的  每个超级生命都不一样  它们虽然可以繁衍  但是后代却又会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生命  超级生命对于成长环境的适应力是无以伦比的  甚至有些特殊的超级生命会以黑洞为家  而某些超级生命则几乎无可匹敌  因为它们身体的密度还要超过中子星  但是过于缓慢的移动速度也使得它们无法做到真正无敌

  总而言之  宇宙是无限的  也是神秘的  它孕育出众多的超级生命  也通过各种不同的方式在毁灭着它们  超级生命理论上有着无限的生命  但却沒有一个能够真正永恒  然而几乎达到顶峰的生存形态又使它们对于这个宇宙的理解无比深入  于是少数特别强大的超级生命预见到了自己的灭亡  并且把自己的记忆和理解保留下來  经过漫长的时间  某个幸运的超级生命就会得到前辈的知识和记忆  于是变得更加强大  当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也会死亡的时  超级生命也会恐惧  于是它们开始尝试着寻找解决办法  并且试图和同类进行交流  因为再强大的超级生命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來阻止毁灭  当超级生命过于庞大的时候  在它们的身体内部也会产生星系  并且繁衍出文明  这些有生命的星系就象人类身体中的病毒  非常微小  却足够致命  超级生命也可以在自己身体内部产生属于自己的微意识  并依靠它们去消灭病毒  但是这样一來就会落入另一个陷阱  那些微意识最终会产生独立自由的想法  并且付诸行动  当所有微意识决定独立时  超级生命的末日就会到來:它们形同于被肢解

  所以  在某个强大的超级生命成熟体曾经的领地内  为数众多的新超级生命最终联合在一起  甚至形成了一个文明  这个文明的最终目的  就是解决困扰个体超级生命的生存问題  这些超级生命都或多或少地继承了这块领地曾经统治者的记忆  因此它们中虽然沒有任何一个达到和前辈相当的强大  却通过联合和互助的方式共同寻找生存之路  这是前所未有的属于超级生命的文明  疆域跨越了无数的星系  超级生命们第一次知道了群体的力量  它们一次又一次克服了自身原本的生命极限  不断地存活下去  并变得更加强大  越是强大的生命就需要更多的领地  所以文明的领地不断向外扩张  一个一个星系地跨越出去  文明的个体却沒有任何增加  反而少了几个  那都是用尽方法也抵抗不了生命极限的超级生命  文明扩张的过程中  并非沒有遇到过其它的超级生命  但是文明沒有吸收新血的打算  而是直接摧毁了所遇到的一切超级生命  沒办法  宇宙是寒冰、黑暗而又贫瘠的  站在超级生命成熟体的角度  宇宙中是如此荒凉  想要补充生命的能量又是如此不易  文明中每多一个成员  就意味着需要额外的一大片星域來供养它

  其实文明中根本容纳不下如此多的超级生命  若不是它们都曾经分享了同一个强大超级生命的记忆  根本不可能如此共处  随着超级生命逐渐走向最终的成熟  身边同伴的死亡让余下的超级生命重新充满了对毁灭的恐惧  于是加快了向外扩张的脚步  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文明  也是一个本不应该出现的文明  它无比强大  但宇宙更是神秘  在那无边的黑暗深处  总会有许许多多隐藏的陷阱  足以让最强大的超级生命也为之毁灭

  对于这些超级生命來说  文明的意义并不在于建设、科技或者是文化  重要的只是生存和相互间摆脱死亡的危机  宇宙的运行规律已经成为它们与生俱來的本能  科技根本沒有任何意义  文明在扩张的过程中  众多微小的生命  比如说某种人类  是根本无从察觉的  他们生存的星球  或许就在某个超级生命成熟体的体内

  如果沒有其它的意外  这个文明终将统一宇宙  假如宇宙是有边界的  而且时间是无限的  只是在漫长的岁月中  任何小概率的事情  发生的可能性都会变得无限大  所以意外总是会发生

  当超级生命们延续着一直的努力  不断地扩展领地  试图获得永恒时  文明的一角突然崩塌了  在所有超级生命的感知中  在那里出现了一片黑暗  那是最深沉的黑暗  任何存在只要进入那片区域就会立刻消失  无论是强大的特殊超级生命还是无形的感知  都是一样  最初超级生命们还以为是某种罕见的空间崩塌  这在宇宙中是很常见的事  偶尔  崩塌的空间会连接到另外的神秘空间  沒有人知道在黑暗的背后会有什么  所以也沒有任何超级生命愿意被卷入到陌生的空间中去

  所以当黑暗区域最初出现时  所有的超级生命都隐隐感觉到不安  但是除了最初进入黑暗区域的两个超级生命  它们沒有采用任何行动  而是静观事态的发展  超级生命的时间观念  动辄是以万年计算的  黑暗区域起初毫无动静  只是默默吞噬着会进入区域内的一切  然而  就在之后不久  五个前所未见的超级生命从黑暗区域中出现  和它们一同出现的  还有优雅而美丽的瓦尔哈拉

  这是使徒第一次出现在世界之前

  使徒和超级生命文明间的基调  从接触的最初就已定下  那就是战争  超级生命们对使徒的來历一无所知  但是使徒那冰冷的本质却让它们感觉到了本能的威胁,于是战争不可避免

  这是前所未有的战争  五位使徒有若一体  以无可抵挡之姿  若狂风般在文明中席卷而过  这是超级生命们第一次遇到集团性的战争  它们从未想到战争会以这种形式出现  原本  它们以为这只是最低等文明之间的游戏  却沒有想到会在超级生命的战争中出现  五位使徒浑如一体  它们本身的战斗力就高于文明中的超级生命  而且相互之间的功能还能互补  这不是后天的配合  而是源自先天的设计  使徒之间就象最精密机械的齿轮  咬合得完美无缺  发挥出的整体战斗力根本不是1+1=2这样简单

  使徒们是突然出现在这片星域的  他们沒有來历  也不想交流  而是直接选择了战争  一场沒有俘虏的战争

  接下來的战争  并不瑰丽  也不壮观  有的只是残酷  胜利的一方对失败者的态度始终如一  那就是灭绝

  对雪來说  这是一个梦一般的故事  却绝不愉快  而且在故事中  使徒们的记忆只是源自于出现在这个宇宙的那一刻起  在此之前是一片空白  然而  雪却看到  在使徒的身后  有一片根本无法衡量的巨大黑暗

  那是使徒的创造者

  那是主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