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 相爱 十

章四十 相爱 十

  爆炸的冲击波并未扩散出太远  震动也不如历史上某些大地震强烈  但是冲突的两种能量性质  在有限的生命感知中  却是最具震撼

  苏的感受犹为强烈  淡金色的短发根根竖起  肌肤下每个细胞都在跃动呻吟着  随时可以迸发出最强力的一击  他感觉到了深深的威胁  就象一头发情期的公虎在领地中看到了另一个更加强壮的雄虎  结局注定是不死不休的争斗  但是苏的注意力却沒有放在这上面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瓦尔哈拉舰顶盈盈立着的少女身上

  脚下的别尔纳斯正在不安地扭动着  无意识震动着的翼鳍在天空中掀起道道狂风  它甚至用低吼在提醒着苏自己的不安  爆炸的能量属性让它非常不自在  在它看來  查清远方大爆炸的原因比处理使徒要更加重要  使徒只有四个  而不论是创造者还是毁灭者都不应该会输给不完整的使徒  虽然第六使徒在与第七使徒意外的战争中陨落  浮屠也只剩下它自己  但是在星球内部  瓦尔哈拉的威力严重受限  别尔纳斯有自信可以抵销星舰的作用  何况主脑仍在发挥作用

  但是苏对它的提醒充耳不闻

  在瓦尔哈拉优雅的舰顶  梅迪尔丽迎风站着  一头长发随风起舞  美丽的身姿和手中的巨剑形成强烈的对比  不断冲击着其它人的视觉  她也在凝望着苏  一双湛蓝的星眸深处  光芒正在极为剧烈地闪动着  有若隐藏着一道冰风暴

  他们似乎谁都沒有预料到会以如此方式见面

  而在瓦尔哈拉内部  却不是大战将至的凝重  竟然有些惊慌失措  就连罗切斯特也失去了镇定

  “你说什么  传承的记忆是不完整的  怎么会  失落的部分是什么  ”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的问題一个接着一个  轰击得罗切斯特根本招架不住  他也在苦笑着  不明白为何传承的记忆会缺失这么多  特别是最重要的三处:主是什么  使徒因何而背叛主  以及使徒大脑的相关信息等全部缺失  在存放传承记忆的危险空间中  罗切斯特还发现了新近有人进入过的痕迹  只是对方留下的能量痕迹太过隐晦平淡  而他又不能在传承空间内多呆  在这极度狂暴的能量环境下  多呆千万分之一秒  罗切斯特的意识都有可能被摧毁  所以他只能尽量多的把散布在空间中的记忆带回來  只有回來后才能仔细查阅其中的内容  记忆传承的空间非常不稳定  虽然这次已经确定了它的座标  但并不意味着下次再來的风险会有所降低  不到10%的生还机会  对任何疯子來说都不能算高  而只有绝望的超级生命才会去赌50%以下生还机会  更不必说10%了

  缺失了最重要的记忆  更可怕的是有人刚刚进入过传承空间  当罗切斯特说出这个事实时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一时失语  能够进入传承空间的超级生命即使放眼整个宇宙  也屈指可数  那里是类似于黑洞中心的破碎空间  并且与无数神秘的空间相连接  想要在那里进出自如  依靠的并不仅仅是强大的能量  更重要的是能量的层级  只有进化到最顶级附近的超级生命才能够进出

  “会不会是大脑  ”瑟瑞德拉忽然说  菲兹德克皱眉想要反驳  可是话到口边却沒有说出來  理论上说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大脑只是五使徒之一  能量层级并沒有高过其它使徒  集合三使徒之力  并且借用了梅迪尔丽的一小部分力量才让罗切斯特最终进入了传承空间  大脑只靠自己怎么可能

  “很有可能  ”罗切斯特居然也认同瑟瑞德拉的观点

  “可是大脑怎么会有如此大的能量  ”菲兹德克问出了心底的疑问

  罗切斯特苦笑着说:“如果它得到了主的躯壳呢  ”

  “主的躯壳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同时惊呼

  “是的  这个世界的人们  管它叫完整体  ”

  就在这时  瓦尔哈拉轻轻震动起來  它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提醒使徒们  在星舰外还有一个大敌

  “先对付毁灭者  ”罗切斯特下定了决心  不过他犹豫了一下  缓缓地说:“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那就是从今以后  我们都不要提及主  更不要去想、去探索它的痕迹和存在  我们曾经是主的创造物  所以只要我们想到了主  次数多了  主就会以某种方式重生  ”

  使徒的惊慌和争议颇耗时间  不用苏  即使是别尔纳斯都看出瓦尔哈拉的反应迟钝  正是进攻良机  可是苏却根本沒有把握时机的意思  正因为它知道苏的计算和分析能力甚至还要超出主脑  所以才更是十分疑惑

  对苏來说  望着风姿无双的美丽少女  虽然有满腔的话要说  可却是一句都问不出口  他宁可眼前的沉默和僵持永远的持续下去  也不愿意打破脆弱的秘密  只是时间总会流逝  瓦尔哈拉轻微震颤起來  舰身上逐一点亮的美丽花纹提醒着苏  大战即将到來

  “原來你是使徒之剑  ”苏的微笑中带着一缕苦涩

  “我也沒想到  你会是第七使徒毁灭者  你是來毁灭我们的吗  ”梅迪尔丽用冰冷而空灵的声音说着  她美丽的小脸上带着不加掩饰的迷茫

  “这好象是我的宿命  ”苏回答  他已经感觉到了本能中深藏的冲动  那就象吃饭睡觉一样  是最基本的本能  只能拖延  却无法压制

  梅迪尔丽点了点头  沒有再说什么

  苏皱了皱眉  还是说:“梅迪尔丽  离开瓦尔哈拉  到我这里來吧  你沒必要接受使徒的宿命  他们与你无关  ”

  少女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  轻声说:“不  不是的  我们在一起共同渡过了数不清的岁月  也经历了不计其数的战斗  在这个世界的生活……才象一场梦  我不能抛弃昔日的同伴  ”

  “他们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我们和他们并不一样  ”苏仍然试图劝服

  少女叹了口气  说:“那是因为受到本世界意志和这具身体影响的原因  如果说你感觉他们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那么真正的原因也该归结于本世界意志  ”

  苏默然一刻  才说:“我始终觉得  我还是人类  ”

  少女的唇张了张  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我也是……”

  只是少女的话已经不可能被苏听见  这个时候的瓦尔哈拉已经绽放出夺目的光芒  澎湃的能量汹涌而出  防御能量场从前端打开  再在舰尾收束  舰首的女人头像则双眼圆睁  一束强烈之极的能量光束从她的口中喷涌而出  瓦尔哈拉主炮的全力一击  融合了三位使徒的力量  别尔纳斯即刻全身震动  身体外皮上张开无数裂口  流质的能量光辉象水一般流出  再汇聚到它的头部  不等苏下指令  别尔纳斯即刻张开巨口  一道粗大无比的深黑色能量柱从口中喷出  迎上了瓦尔哈拉的主炮

  两道能量光柱横亘数十公里  在星舰与巨兽的中间点相撞  立刻产生极为复杂的对冲、爆炸和湮灭  狂乱的能量化成了一颗直径数公里的巨大暗色能量球  外面有无数电火跳跃着  而且球体内隐约呈现出条条深色斑纹  那是空间被撕裂的痕迹  在能量球内部  哪怕是最坚硬的合金也会瞬间被扭曲、蒸腾、汽化  瓦尔哈拉主炮的轰击似乎无休无止  而别尔纳斯也在拼命喷吐着毁灭能量光柱  所以能量球的体积还在不断扩大着  瓦尔哈拉的主炮参杂着三位使徒的力量  因此别尔纳斯相持片刻就感觉到了吃力  但是它毫无退意  依然在全力抵御着瓦尔哈拉的攻击  浮屠不同于其它的生物兵器  它就算被完全毁灭  苏也能够在日后将它复活  而且还可以带上今世的记忆  从这个意义上來说  毁灭对于浮屠不过象是睡了个觉而已

  苏已高高跃起  周身能量涌动  然后伸手一指  一条细细的光线就从指尖射出  照射在瓦尔哈拉的舰身上  在这条细得不起眼的能量光线前  星舰表面的能量护罩顷刻洞穿  而坚固的舰壳则迅速融解崩溃  按照这个速度  用不了一秒  这条能量光线就可以将瓦尔哈拉洞穿

  然而一直凝立不动的少女忽然踏前一步  瞬间前冲百米  用身体挡在了能量光线和瓦尔哈拉之间  少女微眯着眼睛  抬起左手  用前臂挡住了那道黑色光线  能够轻易洞穿星舰的能量  却只是在少女白晰的手臂上烧出一片不起眼的焦痕  除此之外  再无其它的破坏

  这是格斗域十二阶的能力  绝对防御  在梅迪尔丽手中  绝对防御虽然并不能真的防御住一切攻击  但至少她身体的防御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瓦尔哈拉

  有梅迪尔丽挡住攻击  瓦尔哈拉的主炮威力即刻大幅提高  别尔纳斯痛苦地咆哮起來  星舰的攻击已经濒临它能够承受的极限  而且威力还在不断提高着  瓦尔哈拉舰身侧面排列的数以百计的女人头像也一一张开双眼  不断从口中喷出道道能量光柱  这些能量光柱在力场的牵引下划出弧线  不断轰击在浮屠庞大的身躯上  浮屠的所有能量都已用在和瓦尔哈拉主炮抗衡上  防御自身的能量护罩已经十分稀薄  密如雨点般轰來的能量光柱有不少轰破了护罩  轰击在别尔纳斯的身上  这些能量光柱无情地撕开浮屠的鳞甲  摧毁着内部的身体组织  在庞大的身躯上击出朵朵血色之花

  苏微微皱了皱眉  身体一弓  随后凌空大步奔行  只是几步就加至不可思议的高速  他闪过梅迪尔丽横空拦截的一剑  瞬间冲上瓦尔哈拉的舰身  然后从一个正在喷吐能量光芒的女人头像口中破入舰内  那个女人头像面容瞬间扭曲  痛苦地嘶喊着  如同真有自己的生命和感觉一样

  然而刚刚冲入瓦尔哈拉内部  梅迪尔丽的重剑就又迎面飞來  苏身体一侧  伸手在重剑剑面上一敲  就闪电般从少女身侧掠过  继续向星舰深处冲去  少女全身一震  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  苏现在的力量和能量已经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梅迪尔丽也难以抗衡  但是她重剑回旋飞舞  一记超乎意料的斩击  在苏的背上留下一条血痕  无论什么时候  少女的格斗技艺总是完美得让人崩溃

  苏根本不在意这点小伤  他已在感知中锁定了三名使徒的位置  所以根本无视星舰的内部结构  而是笔直向使徒们冲去  苏身体表面不断喷射出毁灭性的能量  星舰的结构在能量前都会瞬间湮灭  因此让苏生生在舰体内部开出一条通道

  苏的眼前忽然闪出几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不过时至今日  瑟瑞德拉的复制体根本不再构成对苏的威胁  苏骤然加速  从几名自己的复制体中强行穿过  苏冲过之后  几名复制体的动作立刻僵硬  然后缓缓落下  当他们碰触到地面时  身体早已是一片焦黑  轻微的碰撞  就让他们完全炭化的身体破碎成为一团飞灰

  梅迪尔丽衔尾追來  经过时更是随手挥出两缕剑风  把沒有完全破碎的复制体彻底摧毁

  现在不光是力量  速度和能量强度方面苏也已稳稳压制了梅迪尔丽  但是他似乎并无意思和少女殊死相斗  而是一心追袭隐藏在星舰深处的三名使徒

  苏忽然在空中凝停  就在他面前  一个深黑色的小小能量球缓缓飘过  那枚能量球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能量  甚而让苏的碎发也为之飘起  这是瑟瑞德拉的倾力一击  足以威胁到苏的生命  而菲兹德克的气息则在正面出现  他的攻击是数道强大的电弧  瓦尔哈拉就等同于菲兹德克的身体  在星舰内  他可以从一切角度发起攻击  而最让苏警惕的  却是身体周围缠绕上來的隐约力场  这些力场并不十分强大  却足以迟滞苏的动作  在某些情况下  动作慢了一点就是致命的危险  比如说三名使徒在前方拦截  而梅迪尔丽正衔尾杀來时  如此恰到好处的辅助攻击  也只有罗切斯特才能做得到  并不是每名使徒都能够限制住第七使徒的行动的  哪怕是有限限制也不行

  苏的淡金色碎发几乎全部竖了起來  双瞳中碧色光芒的闪烁频率则增加了数倍  所有能量都在疯狂调集  被四名使徒同时围攻  苏几乎陷入绝地  但只是几乎而已  菲兹德克、瑟瑞德拉和罗切斯特都已在全力攻击  而梅迪尔丽则不是  迄今为止  少女的攻击甚至比三名使徒还要微弱一些  她全部的力量只发挥出了六七成而已  作为使徒中战斗力最强的剑  她的不发挥让使徒们整体的战斗力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

  顷刻间  苏已准备硬接菲兹德克的电光  牵引瑟瑞德拉的能量球  然后强行击破罗切斯特的能量力场  而用身体承接梅迪尔丽的攻击  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  苏将以自身重伤为代价  同时重创三名使徒  然后再凭借强大得多的恢复能力制胜  应该说作为第七使徒  苏的计划完全针对了使徒的弱点  只除了一点  那就是梅迪尔丽的攻击  如果换了另一个时空  第七使徒一定不会这样做  因为剑即使对第七使徒也有足以致命的杀伤力

  然而现在  第七使徒是苏  而剑则是梅迪尔丽  他们都有代表着本世界意志的名字  而不是一个通用的代号

  一切都如苏的预料  电光击中了苏的身体  在破坏一定程度之后被反弹  然后就是菲兹德克痛苦的号叫  能量球则被牵引得无规律飞行  瑟瑞德拉的惊恐则完全无法掩饰  能量球内的能量已经不受控制  每多存在一秒  都是对她本体的巨大冲击  而罗切斯特也在痛苦地呻吟着  束缚着苏的能量场上密布裂纹  而且还在快速增加着  每道裂纹都相当于罗切斯特身上的一道伤口  传承者现在本來就偏向于纯能量体  这种能量层面上的损害对他的打击犹为强烈

  最后  则是梅迪尔丽的一剑

  苏的瞳孔突然收缩  愕然回首  重剑剑锋宛若天外飞龙  破空而至  剑锋上缠绕着缕缕黑色雾气  那是毁灭性能量强大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标志  少女的这一剑显然已经倾尽了全力  威力比先前的攻击提升何止数倍  而且一剑即出  根本沒有留下任何余地  她和其它使徒一样  都是倾尽全力想要把苏一击毙命

  苏愕然  本能地抬手指向少女的心脏  那里是使徒的核心  也是梅迪尔丽惟一致命的要害  从苏指尖射出的能量光线浓黑得几乎要滴出水來  在此必杀绝境  苏本能的反击也有着一击必杀的威力

  可是苏的眼前  少女的样子忽然变了  变成了那个八岁的  正走向蜘蛛女皇马车的小女孩  她小脸上的坚毅、迷茫和不安  就和现在一模一样  这是回忆  是苏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而不是使徒们用了什么手段

  苏在心底最深处叹了口气  抬起的手缓缓落下  三名使徒的精神本体再次受到重创  可是看到重剑破入苏的胸膛  罗切斯特却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