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一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一

  是夜了

  除了狂风的呼啸之外  北大陆其实已是一片死寂  在史无前例的核冬天幸存下來  并且不断壮大的新人类  却在使徒的清洗和战争中几乎彻底灭绝  不止是人类  就连大型的生物都不例外  放眼四望  这里的山  这里的水  都有了不同以往的死寂气息  在彻底的清洗后  就连核冬天中随处可见的废墟都不复存在  四顾之处  就是广袤的荒寂

  于无边的黑暗中  一个少女的身影正在狂奔着  她有着远远超越人类极限的速度  一步就可跨越十数米  她银灰色的长发在风拉得笔直  有若一道银色的闪电  星星点点的光辉  在深黑中清晰地勾勒出了她的轨迹  她亡命飞奔着  浑然不觉扑面寒风的刺骨  只有怀中抱着这具逐渐冰冷的身体才能占据她全部的心间

  梅迪尔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  甚至现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可是后背上却如同有一根刺在钉着  十分不舒服  她知道  这是瓦尔哈拉的监视  虽然并不清晰  但是却足以确定她的大致方位  使徒之间的联系是本能上的  即使是她想要摆脱也十分艰难  何况少女现在的心完全是乱的  更加难以摆脱追踪

  她怀中抱着的是苏

  在少女的记忆中  苏永远是温暖的  特别是他的手  当他牵着她的时候  世界的天都是亮的  风也是暖的  而现在  苏的身体却是异样的冰冷  冷得如此陌生  冷得让她发慌  她甚至不敢低头  更不敢用感知去探测苏的生命体征  只是因为哪怕是用看  也会一眼看到苏胸前那贯穿前后的巨大创口  棱型的创口早已不再流血  可正因为这样  少女才更加不敢去看  那伤口  分明是重剑洞穿后的剑痕  而且是她最习惯用的那把重剑

  那是一把很普通  也很不普通的重剑  普通的是重剑材质  那是人类也能够冶炼的重质合金铸成  可是当这把剑握在梅迪尔丽手中的时候  就不再普通  剑锋会在梅迪尔丽的力量下不断震颤  震动的频率极高  而且可以时刻改变  这种震频对于很多生命來说具有致命的杀伤力  比如说如果刺入浮屠的身体  那么不到五米长的剑锋所造成的直接创口直径至少在二十米以上  而且百米内的肌体组织基因结构都会被破坏  会在日后逐渐坏死

  梅迪尔丽全力的一剑  就连苏的身体也抵挡不住  被轻易洞穿  而且在出剑的刹那  她激发了全部的潜力  一剑之威  甚至让她自己都不敢回想  所以那创口周围的肌体组织早已无机化  再也沒有生命的迹象  而苏的整个身体中也只余最后的一线生机  要少女倾心去感知  才能发觉

  少女紧紧抱着苏  一边奔跑  一边将能量源源不绝的送入苏的身体内部  可是苏的身体就象是一个黑洞  不管多少能量进入都会立刻消失  而他的生机却只有不断流逝

  远方一成不变的地平线出现了起伏  少女立刻飞奔而去  那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山  并且上面还有幽深的山洞  一切仿如主的恩赐  少女立刻冲进山洞  一冲到底  然后神奇般的  瓦尔哈拉扫描和监控的感觉就此消失  那刺般的感觉消失的瞬间  梅迪尔丽只觉得全身的力量都已失去  双腿一软  背靠在洞壁上  缓缓坐倒  由始至终  她都在紧紧地抱着苏  不曾放开

  苏的身体依然冰冷  恰如她此刻的心情

  少女头靠在冰冷的山壁上  寂静的山洞中回响着她艰难的呼吸声  头顶的山壁传來轻微震动  震动的频率非常熟悉  那是瓦尔哈拉空间炉发出的震频  由于受到了创伤  只能勉强运行的空间炉震动的频率和其它空间炉都不一样  可以轻易的分辨出來

  夜幕下  瓦尔哈拉高高悬挂着  优雅威武  如一位君王  它无声无息地在夜色中前进着  道道探察波动如张张蛛网  向下方的广袤大地撒去  而中控室内  三位使徒的虚拟影像正围成一圈  表情凝重的看着下方的大地  不过由意识波动构成的虚拟影像显得有些模糊不清  表明使徒的本体状态都不太好

  “还沒有找到吗  ”罗切斯特问  这还是第一次  他的语气中会透出焦虑不安

  “不知怎么回事  就在刚才  她的感应彻底消失了  ”瑟瑞德拉皱眉说

  “消失在哪片区域  我们可以重点搜索  ”菲兹德克同样失去了冷静

  “你当我不知道吗  我已经在这片区域反复探察上千次了  沒有  什么都沒有  她根本不可能躲在这里  ”瑟瑞德拉猛然爆发了  菲兹德克脸色铁青  却沒有再说什么  最后一战  瑟瑞德拉受伤最重  现在却还要全力探察搜索梅迪尔丽的下落  这个滋味绝不好受

  “好了  我们自己之间就沒必要吵了  所有的不愉快  其实都是本世界意志的小把戏而已  ”罗切斯特缓缓说道  但是异常难看的脸色同样出卖了他的心情  等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平静下來  他才继续说:“我信任瑟瑞德拉的能力  所以依我看  梅迪尔丽多半已经不在这片区域了  这点时间足够她逃出数百公里  我们需要扩大搜索范围  ”

  “向哪个方向  ”菲兹德克问出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題  可惜的是  瑟瑞德拉紧闭着嘴  双眼死死盯着大地  就象沒听到他的问话一样

  罗切斯特叹了口气  随手一指  说:“先向西方搜索吧  到入海三百公里为止  ”

  谁都知道这是在押四分之一的概率  纯粹就是在赌博  可是如果瑟瑞德拉都沒有发现  那么换了他们两个就更不行

  在凝重而无奈的气氛下  瓦尔哈拉缓缓掉头  向西方驶去  道道探测波动依然勤恳不倦地扫描着大地  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时间每过一秒  瓦尔哈拉中的气氛就会变得沉重一分  虽然沒有人提起  但是三位使徒都知道时间的重要  每一秒钟  都意味着梅迪尔丽恢复力量的可能性会大一点  甚至连苏都有重生的可能  第七使徒毁灭者甚至比创造者都要神秘  在短暂的战斗中  三位使徒仅仅是体会到了他那压倒性的力量  除此之外  苏还沒有來得及施展出多少特殊能力  就被梅迪尔丽一剑击毁  在整个战斗过程中  制胜之机并不在于使徒们的力量或者是配合  而是得益于罗切斯特对于人心的精确把握  说出來十分不上大雅之堂  所以三位使徒都沒有信心再去面对毁灭者

  虽然瑟瑞德拉敢发誓已经亲眼目睹了苏的死亡  罗切斯特和菲兹德克也找不出苏会不死的理由  可是使徒的心底依然是不安的  毁灭者实在是太神秘了  在使徒的漫长生命中  还是第一次接触毁灭者  无论是罗切斯特  还是全力搜索的瑟瑞德拉  此刻都在心底默默说服自己  反复强调梅迪尔丽的全力一剑  恐怕只有主才能经受而不死  创造者或者毁灭者都不可能在这能够湮灭空间的重剑下生存  诚然使徒几乎是不灭的  而第六和第七使徒是真正不灭的  他们总会以某种方式重生  但是这种重生需要几十万甚至几千万年  重生的地点也不知道是在宇宙的哪一个角落  到了那时  使徒们肯定早已挣脱了这个囚笼  重归自由的宇宙

  菲兹德克看了看大地  忽然愤怒地诅咒着:“该死的本世界意志  ”

  罗切斯特和瑟瑞德拉都保持沉默  梅迪尔丽的突然失踪  很有可能和本世界意志有关  但是现在再去抹除本世界意志已经來不及了  等他们清洗完整个星球的时候  大约也就是梅迪尔丽杀回來的时候

  仿佛知道其它两位使徒在想些什么  罗切斯特缓缓地说:“时间并非总是对我们不利的  你们不要忘了  她毕竟也是使徒  本世界意志想要长时间地压制使徒的本能  根本不可能  ”

  听了这番话  瑟瑞德拉和菲兹德克的脸色才算好了些

  在山洞深处  洞壁的轻震早已消失  而梅迪尔丽却并未注意到这些  她只是紧紧地抱着苏  把自己的脸贴在苏的脸上  试图以自己的体温让苏重新温暖起來  少女不敢睁开双眼  可即使如此  那一幕幕场景依然反复在她眼前出现  挥之不去

  刺出最终一剑前的一刻  梅迪尔丽早已知道自己这一剑注定无功而返  最多在苏的身上添些小伤  她一剑的目的不是为了击杀  而是牵制  好让苏无法对自己无数世代的同伴们下手  可是看到苏依然我行我素地对三位使徒逐一重击  却全然沒有抵抗她这一剑的打算  梅迪尔丽的心中即是惶恐  却又有着激动

  “他果然……果然对我是不同的  他信任我…….”少女不由自主地想着  她都不清楚自己为何有如此奇怪的想法  并且会为此激动

  然而  就在她失神的瞬间  一道冰寒的意识忽然自身体最深处涌出  刹那间已控制了她的身体  少女本能的感觉到不妙  立即倾尽全力准备爆发  要一举击碎控制着自己的本能  就在此时  三道强大的意识波动骤然侵入她的意识  然后死死地压制住了她的反抗  这是來自瑟瑞德拉、菲兹德克和罗切斯特的意志  他们联合在一起  借助使徒之间相互感应的渠道  成功地干扰并压制了梅迪尔丽的意志  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  却是无可逆转的一瞬

  梅迪尔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握紧了重剑  全身所有的潜力都在这一刻被激发出來  随后重剑威力直接提升数倍  以一往无回之势刺向苏的后心

  在不可能來得及反应的刹那  苏竟然回头  然后看到扑面而來的重剑时  脸上全是掩不住的惊讶  而后  惊讶就变成了震惊、愤怒、哀伤  乃至平静  所有复杂的表情  都在思考都來不及的瞬间出现  而在此际  苏的右手同样以远远超越少女的速度提起  指尖上凝聚的黑色能量  则让控制了少女身体的本能也在惊恐号叫  而困住少女意识的三位使徒  则同时放开了对她的压制  拼命想要从她的身体中溜走  如果被那道黑色的毁灭能量击中  三位使徒留在少女体内的意识都会随之湮灭  对于本体接近纯能量形态的使徒來说  这是几乎等同于毁灭的重创  想要恢复  时间需要以百万年來计算

  可是苏最后的表情是平静  甚至还露出了和往昔一样的微笑  那是阳光般的笑容  曾经为少女点亮了整整八年的天空  而毁灭的能量最终还是停留在指尖  沒有射出  并且随着重剑贯穿身体后生机的溃灭而消散  苏缓缓闭上了眼睛  安详而宁定  仿佛解脱般的熟睡  嘴角的那抹微笑就此定格

  那是少女看到的最后一线阳光

  “啊  ”少女终于歇斯底里地叫了出來

  迸发的意志不光击溃了本能  还重创了來不及逃跑的三位使徒  重剑从苏的身体中拔出  横扫一周  四溢的高频震动不光破坏了半径三十米内所有的舰体结构  还再次重创了使徒们的身体  只是一剑挥过  少女的脸色立刻惨白  重剑几乎脱手  在被使徒本能控制的刹那  她所有的体力和能量几乎都用在刺苏的那一剑上  现在再次强行发出一剑  少女身体内部立刻布满了数不清的损伤

  “梅迪尔丽  别冲动  你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样帮助你逃脱毁灭的吗  ”罗切斯特吼着  在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不敢向前的时候  罗切斯特却走了出來  大胆地迎向了梅迪尔丽  在过往的岁月中  他的确帮助梅迪尔丽战胜过不少强大的超级生命  而他敢于走出來的理由  却是因为看准了少女已受重创  再无多余的能量

  可是他的话声未落  本已该无力的重剑竟然再次飞起  笔直削向他的脑袋  罗切斯特骇然  拼命闪避  却根本避不开梅迪尔丽的斩击

  扑的一声  瓦尔哈拉中血雾弥散  罗切斯特大半个身体被一剑震成血沫  而少女则喷出一口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  并且再也握不住重剑  任它脱手飞出  插在瓦尔哈拉的舰壁上

  瓦尔哈拉剧烈地震颤了几下  仿佛也感受到了难以承受的痛苦

  少女一把抢过苏的身体  从瓦尔哈拉的破损处一跃而出  落向夜色笼罩下的大地  随后远去

  整整一分钟后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才从打击中恢复  勉强控制住瓦尔哈拉  而罗切斯特则仍在全力和遍布全身的毁灭震荡搏斗着  瓦尔哈拉立刻掉头  摇摇晃晃地沿着少女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很清楚少女现在受伤有多重  所以同为使徒的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少女为什么还能逃离  甚至连瓦尔哈拉都追不上

  终于  这些画卷暂时在少女眼前消失了  可是她随即感觉到的是苏冰冷的脸  她宁可陷入回忆的痛苦  也不愿意直面现实的绝望

  不知何时  少女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滚热的泪水  她紧闭着双眼  摩擦着苏的脸  轻轻的亲吻着他  呢喃的说:“不要离开我  求求你  不要……”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