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二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二

  一滴滴泪水带着少女的体温  落在苏的脸上  却沒能给冰冷的他带來温度  苏的身体正在变得僵硬  比最坚硬的合金还要坚固  这种变化则让少女感到绝望

  同为使徒  梅迪尔丽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苏  她明白即使是自己那超越巅峰的一剑  也不会让苏如此快的死去  苏肌体生机的消亡  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是由于重剑所致  而是他自己收敛了生机  换句话说  苏是在自杀  当时少女的意识虽然被其它三位使徒压制  却看得很清楚  苏那恐怖而强大的本能正在生命的威胁下苏醒  并且咆哮着准备毁灭所有使者  是所有使徒  首当其冲的就应该是发出致命一击的梅迪尔丽  而苏压制了本能  代价就是无法抵抗随之而來的攻击  受到重创后  苏在意识行将坠入黑暗前  收敛了身体所余的生机  以此阻止了本能的再次觉醒

  只是一想到苏最后那平静中带着淡淡感伤和遗憾的眼神  少女的心就说不出的痛

  她沒有别的办法  只能静静地流着泪  把苏抱得紧了又紧

  天静悄悄地亮了  曲折的山洞深处也透进了一丝光亮  少女已不再哭泣  她的脸紧紧贴着苏冰冷的面颊  双眼却看着洞壁  她显得很平静  宝石般的双眸沉若大海  显得纤弱的身体中能量正在不断地丰沛  能量已不再送入苏的身体  到了这一刻  她终于绝望  也由此平静

  少女坐着  靠在山壁上  左臂拥着苏的身体  银灰色的长发垂落  覆在苏的头上  脸上  仿若是在为他遮挡寒冷  而她的右手放在身侧地上  小手握成了拳  紧得在轻轻颤抖着  在她拳下的岩石也随时战栗  并且越來越剧烈  啪的一声  岩面上猛然出现一条裂纹  迅速向远方延伸  而且裂纹越分裂越多  很快少女右侧的岩面就布满了龟裂  在噼噼啪啪声中  块块碎石不断飞起  而空中的温度正在急剧升高  从少女身上的散溢出的能量裹住块块岩石  熔化了它们  把其中的金属物质提取出來  然后把残渣重新填回裂隙  片刻之后  一把重剑的稚型就已出现  它凌空悬浮  通体是炽亮的白色  还在最后调整着剑身的成分  不时有金属液滴被甩出  另行添加其它的成分

  重剑完成的刹那  剑体的温度则骤然降低  缓缓降落在梅迪尔丽的手边  当少女的手握上剑柄时  她的心也就和重剑同样的冰冷、坚硬

  少女扬起头  目光穿越了重重阻碍和无限的距离  锁定了还在大海上徘徊的瓦尔哈拉

  “罗切斯特  我会亲手送你们走向毁灭的  ”梅迪尔丽的声音清冷冰寒  让整个山壁都为之震动

  就在这一刹那  少女忽然感觉到了什么  立刻冷喝道:“谁  给我出來  我只给你一秒钟  ”

  山洞转角处传來一个细细而悦耳的声音:“唉呀  好大的脾气呢  我昨晚可是帮你挡了一晚上探测呢  真的要累死了  可是你这么一喊  我的辛苦全都白费了  ”

  转角处出现了一头奇异的小生物  不过和小狗大小  却让少女也感觉到隐约的威胁  那是雪  梅迪尔丽并不觉得雪的外形狰狞可怖  反而能够从中感受到无法形容的美感  雪的形态  正是生命体在这个世界最具生存力的形态  所以在超级生命的眼中  雪几乎完美无瑕

  雪一出现  就不再前进  而是保持着全神戒备的神态  死死地盯着梅迪尔丽  而少女的手也紧紧握着重剑  同样凝视着雪  现在的距离对于两名超级生命來说实在是近得超出了底限  哪怕雪此刻的力量远不及梅迪尔丽  骤然一击的话也很有可能给少女带來重创  而雪的处境更加危险  如果梅迪尔丽突然发难  它甚至连逃都逃不了  戒备已是本能  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

  梅迪尔丽忽然说:“再说两句话  ”

  “说什么  ”雪莫名其妙  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且已经非常后悔贸然接近梅迪尔丽  哪怕这是妈妈最后叮嘱她的事  对抗瑟瑞德拉的探察已经消耗了雪大半的精力  期间的凶险处更是多得数不清  她也是好不容易才放松下來  结果心情一松  就不由自主地现身出來  而且最要命的是  她离梅迪尔丽太近了

  不过“说什么  ”这句话也算是说话了  梅迪尔丽耳朵微微颤动  把所有的声线都捕捉进來  雪的声音有些许的怪异  却更是低沉悦耳  那深深的磁性简直和苏一模一样  而且从雪的身上  梅迪尔丽还看到了许许多多和苏一样的特质  比如说接近完美的身体  再比如说能量波动的特征  更要命的是  雪的确在散发着淡淡的苏的味道  很好闻  却几乎只有梅迪尔丽才能察觉  而雪的肌体机能非常活泼旺盛  一看就知道她多半是三岁以内  种种迹象联系到一起  竟成功地将少女的注意力从瓦尔哈拉上吸引到雪这边來  可是明知道是雪帮助自己屏蔽了瓦尔哈拉的探测  梅迪尔丽却丝毫对她喜欢不起來  还有种奇异的淡淡痛恨

  “这是第三个了  究竟还会有多少个  哼  ”少女在心底咬牙切齿地想着

  但是不舒服旋即被淡淡的忧伤所替代  他的人都已经走了  何必再去计较过去这些事  更何况  除了最初的八年  他从來沒有属于她过  某种意义上说  雪就是苏在这个世界的延续  可是少女却不喜欢  原因只有一个  那另一半的载体并不是她

  梅迪尔丽的手缓缓放松  紧张的雪也随之松驰  但是她丝毫不敢大意  更不敢接近梅迪尔丽  刚刚的对峙已经充分警告了小家伙  不小心会有什么样的代价

  “你是谁  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少女问

  雪说:“我的名字是雪  这是妈妈给起的名字  妈妈让我找到你们  并且把一些东西带给你们  找到你们并不困难  因为…….我可以感知到他  ”雪举起一片刀锋  向苏遥遥一指  梅迪尔丽心头又涌上一阵不适  但随即被强压下去  超级生命幼生体和父体之间往往有天然的联系  越是强大的超级生命就越是如此  这并不是为了保护幼生体  而是方便父体发现并猎杀幼生体  在超级生命漫长的生命中  可能会产生数以万计的幼生体  可是能够供养超级生命的星域却绝对沒有那么多

  梅迪尔丽皱眉问:“你妈妈给我带了东西  你确定是我  她现在在哪里  ”

  雪的情绪忽然低落了  轻声说:“是的  妈妈就是让我來找你  使徒之剑  她还告诉我你的名字是梅迪尔丽  她说  只要我找到了父体  也就一定会找到你  至于妈妈现在……现在……现在她已经不在了  ”

  沒來由的  少女的心头忽然一阵悸动  本能地想到了那天发生在龙城的惊天大爆炸  一瞬间  她的心头空空荡荡的  仿佛有一样重要的东西已经永远的失去了  再也无法弥补

  梅迪尔丽凝望着雪  缓缓地说:“原來  你的妈妈是海伦  ”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