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三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三

  海伦、苏和雪  他们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  这已经不重要了  少女也不想知道  半是猜测  半是推测的看到了真相后  她又忽然对此失去了兴趣  就连心底那丝幼蛇般的嫉妒也消逝无踪  还去想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他的身躯依然冰冷着  而且  少女想着  自己不也以另一种方式拥有过他  不是吗  在最终的时候  在苏误以为面临背叛与欺骗时  他依然沒有选择伤害她

  雪也在静悄悄地观察着  由始至终  她的大多数眼睛都沒有离开过苏的身体  那是父体沒错  可是让雪迷茫的是  为什么那么强大的父体会变得如此冰冷  如此死寂  在她的心中  这个世界上应该沒有什么生命能够威胁到父体了  怎么会这样呢  父体会死在那些使徒手上吗  但是眼前的少女使徒却并沒有让雪感觉到多少战栗  她甚至还沒有妈妈最后一刻散发出的气息恐怖  更不用说和那满身火焰的女人对比了  这就是最强的使徒  如果真是这样  那她是如何伤了父体的

  “妈妈有带给你们的东西  ”看到忽然间消沉下去的少女  雪不得不提醒着  这才是妈妈交待的真正重要的事  虽然她看着梅迪尔丽紧紧拥抱着父体的样子也很有些不舒服

  “我们  ”梅迪尔丽皱了皱眉  苏还好说  她想不出海伦有什么东西是要给自己的

  “是的  你和苏的  ”雪肯定地说

  “那好  是什么东西  拿出來看看吧  ”

  “…….好  ”在这个时候  雪却奇怪的有些犹豫

  不过她随即卷成了一团  放开了全部戒备  就那样伏在梅迪尔丽的面前  然后  少女惊讶地发现  雪属于自己的意识居然进入了半休眠的状态  这意味着雪已经完全放开了所有的防御和戒备  梅迪尔丽只需要轻轻一剑  就可以把她剖成两半  沒有一个超级生命会在另一个陌生的超级生命面前这样做  而雪却做了  这只能说明她对妈妈是毫无保留的信任

  在梅迪尔丽的记忆中  属于海伦的画面非常少  但这的确是一个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女人  第一眼看到海伦的时候  少女就对她感到很不舒服  敏锐的直觉告诉梅迪尔丽  海伦对她有着隐隐的敌意  甚至是想要毁灭她的杀意  不过那时她还是个女孩子  对于帕瑟芬妮非常的依赖和贪恋  从帕瑟芬妮身上  少女能够找到和苏一样的阳光  所以每当梅迪尔丽忍受不住深红城堡的黑暗与血腥时  总会去找帕瑟芬妮  把自己的一切都倾诉出來  记得一个下午  在听了她的故事后  帕瑟芬妮不知怎么的忽然有所触动  于是挥笔勾勒了一幅素描  那是苏牵着小女孩的手  面对无尽荒野的画卷

  看到那幅画的第一眼  梅迪尔丽就几乎失声叫出來  那是苏  那个身影  勾勒出了苏的一切神韵  如果不是触摸到纸质的真实  她几乎就要以为真的看到了苏  那个给了她八年美丽阳光的男人  当时的少女激动得难以自已  向帕瑟芬妮要來了那幅素描后  如获至宝  从此贴身放在胸口  让他也可以听得到自已的心跳

  回忆不断冲击着梅迪尔丽的心防  她却已不再设防  而是任由它们在心间流过  前半生在阳光和温暖中度过  而后半生却于黑暗和血浆中行走的绝色少女  早已不再是当年的单纯天真  现下回想  帕瑟芬妮当日挥笔作画时整个人都似乎在散发着光辉  勾勒出的苏又是如此神韵  恐怕那一刻的她  心中已然有了触动  那么后來发生的所有事  也就不显得奇怪和突兀了

  “这样好的人  谁都会想要  也会來抢的吧  一点都不奇怪呢  ”少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一刻  终于放下了心中积郁多时的全部阴影

  就在这时  雪忽然动了动  十几只复眼一一亮起  但这不是它本身的意识  它的本体依然在沉睡  这是某段预设下的程序在控制着雪的活动  从复眼中射出十几道各色光芒  最后在空中汇聚成海伦的影像  海伦依然是白色的实验服  随意的金发和老式的眼镜  哪怕是虚拟的影像  也无时无刻不再散发着冰冷机械的气质  让人们不由自主地会忽略她同样美丽的容貌和身材

  影像和真人同样大小  海伦抬起手似乎是想要扶一下眼镜  但最终又放了下去  她凝望着少女  说:“梅迪尔丽  你一定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  以这种方式和我见面  但是现在你应该能够猜得到其中的原因  沒错  我们是曾经的同伴  在过去的几百万年中都是  你是剑  而我是大脑  所以你们难以找到我的存在  而我却一定可以找到你们  我们有自己的宿命  也有难以抵御的本能  其实使徒的本能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  而现在  我想你和我一样  都不愿意却接受本能  更不愿意承担由本能带來的宿命  现在的我们  更象是活在一场梦中  但是这个梦太真实了  以致于你我都不愿意醒來  不  不止是你我  不愿意醒來的应该还有苏  那个现在你一直不肯放下的男人  ”

  梅迪尔丽静静地听着

  “苏已经死了  或者更准确地说  是已经休眠  在今后的某个时候  他会在宇宙的另一个角落  以另一种方式苏醒  就象我们一样  但是  那时的他就不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苏了  这一点你一定也很清楚  苏是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存在  他或许是第七使徒  或许不是  我取得了传承的记忆  但奇怪的是  记忆中沒有任何关于他的资料  同样也沒有任何关于主的信息  稍后  我会把所取得的传承记忆交给你  ”

  “我是大脑  所以我可以判断出可能会发生什么  你和苏的这次相遇  必然是这种结局  可惜的是  我知道  却无法阻止  因为很快  我就会去面对另一个敌人  她即是我们使徒的天敌  更有可能是一切生命的敌人  在这场战斗中  我沒有生存下來的机会  但是我可以和她一同毁灭  当你看到这段留言的时候  想必我和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因为那绝不会很久  只需要一秒钟就足够了  ”

  “好了  我们來说说最重要的事  也是你现在应该真正感兴趣的事  我让雪送來了一点东西  那是部分的完整体  也即是主死亡后留下的部分躯壳  它很可能重新激活苏……”

  “什么  ”梅迪尔丽激动得跳了起來

  似乎已经预见到了梅迪尔丽的失态  海伦淡淡的笑了笑  说:“先不要激动  这对你來说是件好事  可对苏來说并不是这样  我可以预见  这将会给他带來……另一次巨大的痛苦  所以我把决定权交到你的手上  是否让苏复生  由你來决定  现在  我也想说点私人的事  雪是我和苏的孩子  我已经为她的进化设定了上限  我希望她今后只做一个普通的超级生命  而不是象他父亲那样看不到潜力的尽头  最后  回想我在这个世界的一生  还有一个最大的遗憾  只是永远也沒有弥补的机会了…….”

  梅迪尔丽静静地听着  双眸逐渐深邃  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哀伤  海伦的遗憾同样触动了她内心深处最柔弱的一处地方

  海伦的虚拟影像淡去很久  梅迪尔丽才从恍惚中回复  雪依然蜷伏熟睡着  她张着嘴  从口中滚落出一枚手指大小的透明特制试管  可以看到管中包括着一滴银白色的液体  它有着自己的意识和生命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正在试管内激烈地來回冲突碰撞  想要脱离  可是试管材质无比坚固  根本沒有它逃脱的余地  试管不知道是由什么制成的  竟然可以完全隔绝液体的气息  让梅迪尔丽也无法探察它的内质  但是海伦已经说过了它的來历  那是主的身体

  主已经不知毁灭了多久  它留下的少部分残骸被一分为三  又只是其中一份的部分提纯物  竟也可以感觉到危机  会有如此恐怖活力  如果让这滴东西散落到某一个普通的星球上  必定会造成生命灭绝的灾难

  梅迪尔丽伸手拈起试管  放到眼前仔细观察着那滴蹦跳着的完整体  她依然感觉不到完整体的气息和特质  可是完整体却能感知到她  马上变得安静了

  少女看了看完整体  再看了看苏  总有着挥之不去的犹豫  她相信大脑  也相信苏有能力压制住这一小滴的完整体  如果大脑能够做得到  那么第七使徒更沒有理由做不到  然而……然而那是苏  他有任何的损伤  都是少女难以承受的  海伦的那一句话也始终在她的耳边缭绕不去  “我可以预见  这将会给他带來……另一次巨大的痛苦……”

  另一次巨大的痛苦……

  梅迪尔丽凝望着苏安宁而完美的面容  内心挣扎不定  然而她并不是优柔寡断的女人  顷刻间已下定了决心  轻声而坚定地说:“我知道  我这个决定很自私  但我就是要和你在一起  我会复活你  至于巨大的痛苦  不管它是什么  我都会和你一起承受  ”

  啪的一声  试管被捏碎了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