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四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四

  雪不知何时醒來  她茫然地看看四周  才发现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天又已经黑了  山洞中梅迪尔丽和苏已经不在了  只有遍布洞壁和地面的裂隙显示着他们曾经存在的痕迹  一想到梅迪尔丽和父体  雪立刻惊醒过來  把所有的昏昏欲睡都驱逐到九宵云外  这时  一条新的讯息又从她的意识深处浮现  那是海伦留给她的第二个任务  也是最后一个任务

  雪翻身而起  节肢在洞壁上划出道道火花  如箭般冲出山洞  消逝在茫茫夜色中

  在东海岸  昔日的龙城早已不复存在  甚至连高过三米的建筑都看不到了  整个城市都在极高的温度下被融化  强烈的冲击波更是足以撕碎最坚固的合金  昔日人类复兴文明的中心  改造核冬天的前沿阵地  龙城  已经变成一片巨大的圆型浅坑  坑底铺着一层黑色晶化的混合物质  层层波浪型的向坑缘延伸着  这是无比巨大的踪迹  人类站在它的边缘时根本就会被忽略  即使在太空中  若沒有辐射云层的遮挡  也可以凭借肉眼轻而易举地看到大陆上这块醒目的伤疤  如此伤疤  依稀可以回想当日是怎样惨烈的灭世灾难

  而在伤疤的边缘  正站着一小群人  为首的是奥贝雷恩、帕瑟芬妮和艾琳娜  而他们身后跟着四名身经百战的铁血战士  个个能力超过了七阶  奥贝雷恩的脸色苍白  脸上已经留起了略显凌乱的络腮胡子  战争、硝烟和伤痛在他那张原本阳光的脸上刻下了许多痕迹  尽管相隔还不到三年  却足够把往日的阳光少年变成今天沧桑深沉的棱角男人

  他们已经站到了坑缘  面前是一道五米多高由黑色晶质构成凝固浪墙  只要跃上去  就可以看到巨灾留下的全部痕迹

  奥贝雷恩一挥手  拦住了想要向前的艾琳娜和帕瑟芬妮  然后自己跃上了晶墙  他一向如此  但凡有危险的事情  总会冲在最前方

  看清被晶墙遮挡住的伤痕时  即使是奥贝雷恩  也不禁为之屏住呼吸  艾琳娜和帕瑟芬妮先后跃上了晶墙  她们同样为这超乎想象的巨大伤痕所震惊  一时失声  这该是怎样巨大的爆炸  才能留下如此伤痕

  他们都是超卓的能力者  早在爆炸发生的当日就有所感觉  更是感知到了远方震动所传递的可怕信息  那是两个超级生命间的决战  史无前例的巨大爆炸就是这场战斗留下的痕迹  只看遗迹就可知道  如果发生战斗的两个超级生命中有一个幸存下來的话  那么这颗星球上根本沒有人会是它的对手  更让人惴惴不安的是  沒有人知道两个超级生命的真实面目

  那时艾琳娜曾经脱口而出“会不会是苏  ”  只是立刻为帕瑟芬妮反驳和制止  如果真的是苏  那么他很可能凶多吉少  而就算他活了下來  如此巨大的力量差距会让每个人类都产生剧烈的不安  从而招致一些本不该发生的事端  纵观人类的历史  从來不缺乏消灭异类或者是过于强大个体的例子  因为将來可能产生威胁而杀人的事例  更是多如繁星

  幸运的是  因为帕瑟芬妮的突然不适  亚瑟家族前往龙城的队伍多停留了一晚  然后就是在第二晚发生的大爆炸  如果不是停留一夜  那么大爆炸发生时车队应该接近龙城的外围  看到爆炸遗迹的人们都在不停地留着冷汗  只看痕迹  就可以知道一旦进入爆炸范围  沒有一个人能够生存  就连奥贝雷恩都不例外

  也许  这是帕瑟芬妮超越幸运能力的再一次体现  不然难以解释她突然的不适

  大爆炸发生后  奥贝雷恩即刻让车队停在原地  自已带着队伍中最精锐的几个人先行前往爆炸发生地侦察

  就在三个人震惊和暗自庆幸时  艾琳娜忽然发现远方晶墙上有一个小点正在飞速移动着  而且正向他们这个方向奔來  她敏锐的战斗直觉立刻察觉这个小家伙体型虽小  却有着和体型绝不相称的威慑感  多半就是已经为能力者们所熟知的超级生命  在这个时候  在战后遗迹上出现的超级生命  会不会跟当日交战一方有关

  强烈的危险感觉让艾琳娜的头发都飞舞起來  几乎失手要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  她的手刚刚抬起  就被帕瑟芬妮按住  后者说:“先别急着动手  我感觉得到  它身上带着某种很熟悉的味道  让我想想…….是海伦  ”

  失声惊呼出海伦后  帕瑟芬妮即刻冲了出去  倒是把雪吓了一跳  锋利的节肢狠狠钉入晶质  划出八道深深刻痕  这样也冲出好几米才把自己刹住  帕瑟芬妮也停住  神色复杂地看着雪  她从雪身上可以清晰地嗅到海伦和苏的气息  而雪的外形更是验证了她的想法  虽然她已把往昔的记忆抹去  但是一看到雪  立刻想起了忍痛放弃的孩子  那个孩子  刚生下來不久  不也是类似的样子吗  现在的帕瑟芬妮已经领会到了不少只属于超级生命的审美感觉  当然看出雪的不凡  也知道自己当年的孩子其实降生时就已是超级生命  她知道自己只是普通的女人  虽然在人类中称得上惊才绝艳  但那只是和人类相比而已

  其实看到雪的时候  帕瑟芬妮的心情也有小小的复杂  苏和海伦  又是什么时候走在了一起  才会有了雪的出现

  雪同样在观察着帕瑟芬妮  她知道这个女人是妈妈生前最要好的朋友  因此有种难以形容的亲切感  在妈妈离去后  雪从帕瑟芬妮身上感觉到了亲切的味道  因此很有一种依赖的冲动  不过  雪知道自己的外形会让普通人类畏惧  因此只能把依赖深藏在心底

  雪也看到了奥贝雷恩和艾琳娜  妈妈留下的讯息  正是要给这三个人的

  “妈妈让我把这段信息带给你们  ”雪说

  “是海伦  她想说什么  ”帕瑟芬妮有些急切地问  而奥贝雷恩和艾琳娜则沉默地在一旁看着  暗自依然在戒备  雪的身上有种淡淡的气息  让他们感觉到如芒刺在背  分毫不敢放松  而且小家伙那两片刀锋明显可以轻易把他们剖为几片  不要说刀锋  就是根根节肢  既然可以轻松插入坚硬的晶质  那插入他们两个类法术能力者并不强大的肉体也不会多么困难

  雪伏在地上  复眼开始射出光芒  不过这一次它并沒有昏睡  显然海伦留下的这段信息并不打算避开它  另外海伦也对这三个人中至少某一个人不放心  不愿意让雪失去自我防御的能力

  海伦的虚拟影像被勾勒出來  她以一贯的悦耳却机械的声音说:“接下來我要告诉你们的事  有关于这场战争的起源和超级生命们的由來  它很重要  但是你们准备怎么做  需要自己考虑和选择  因为我也看不清今后  所以沒办法给出我的建议  现在  让我们从使徒和苏说起……”

  三个人默默地听着  他们脸色平静  内心中却是惊涛阵阵  虽然已经是位于人类能力巅峰的强者  可是他们仍然是人类  有着属于人类的心  虽然渴望星空  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真的踏足某颗遥远的星球  他们未曾想到的是  在战争发生前的某一刻  这颗平凡普通的小小星球  竟然突然成为世界的中心

  如何应对接下來的局面  却是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看法  而且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  本心更加坚定  不会轻易为人所左右  由始至终  奥贝雷恩、艾琳娜和帕瑟芬妮都沒有互相看过  似乎都在专心倾听着海伦留下的信息

  同一时刻  在高山之巅  苏的意识徐徐自黑暗最深处浮出  他看到的第一束光  來自于虚空中不断旋转着的一个贝萨因都神文  那是起源之语  有唤醒、启迪和引导的含义  苏感觉到了它的温暖和强大  更倾听到來自神语内部的无数呼唤  于是不由自主地飘向起源之语  在接近的瞬间  起源之语忽然放射出无法形容的强烈光芒  照亮了宇宙的每一个角落  当光芒散去时  它发出的每一束光  都凝结成或大或小  或简单或复杂的贝萨因都神语  在以亿年计的时光中  无数种族、无数文明乃至无数生命的智慧与经验  皆凝结在一枚枚贝萨因都神语中  只要拥有了它们  就等同于拥有了世界

  苏也为之着迷

  就在他伸手想去触摸一个贝萨因都神文时  忽然感觉到自己象是忽略了什么  于是忽然警醒  于是所有的光芒都已消失  无数贝萨因都神文则露出了虚幻的本质  它们如流星般汇聚在一起  最终构成了一幅清晰的画面  那是荒野中的某个地方  远方是一个人类城市的废墟  而近景上则是某个类似于残破的混凝土纪念碑一样的建筑  石碑早已破损不堪  上面依稀可以看到镌刻着密密麻麻的花纹  却根本无法辨识那是什么文字  这块碑  倒更象旧时代人类所谓的现代派艺术  沒有人能够看得懂

  贝萨因都神文都是虚幻的  因为它们只有外形  内在根本沒有任何信息  而它们汇聚成的这幅画面却无比真实  在看到它的第一时刻  苏就知道  这是北大陆上的某个地方  而且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  还曾经茫然在石碑旁走过  而现在  他却可以看出石碑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生命力  那并不是石头  而是某种生物基质  至于石碑上的花纹  则是真真切切的贝萨因都神文  描述了石碑的使用方式

  那不是石碑  而是空间传送和跳跃的装置  简而言之  是改变命运的大门

  ps:今日还有更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