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狩魔手记 >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五

章四十一 难觅归途 五

  苏再次伸手想要去触摸空间门  眼前却突然黑了下去  什么影像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于是他明白  自己仍然在沉睡中  刚才看到的一切不过是作了个梦而已  然而仔细回想  空间门却绝不只是虚幻梦境  它是真实的  随即两个疑问浮现:

  在这颗星球上  为何会出现一座传送门  而且还明显和贝萨因都文明有关  另一个疑惑则是  是什么人把传送门的资料送到苏的意识内  还是他无意中补全了被尘封的记忆

  苏的意识逐渐清晰  于是挣扎着想要醒來  于黑暗的尽处  他看到了一点朦胧的光亮  于是奋力向那点光明游去  光点越來越大  最终变得清晰起來  光亮中  有一张极为熟悉的清丽面容  正关切地看着自己

  这是……梅迪尔丽  苏吃力地想着  于是奋力一跃  意识终于从黑暗和疲倦的深渊中跃出

  于是苏发现  自己正躺在梅迪尔丽的怀中  而少女正低着头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两张脸的距离近得让人吃惊  只消少女再稍稍往前一凑  双方的唇就会碰到一起  苏的双眼本就是微张的  只是碧玉般的瞳仁沒有任何波动  而现在却突然有了神彩波动  这变化让梅迪尔丽一时呆住  片刻之后  少女才反应过來苏已经醒了  于是一声低低的惊呼  身体立刻挺得笔直  同时双臂前伸  把苏的身体远远送离自己  然后她的目光从苏上方的空气中穿过  焦点早不知落到了哪里

  少女的心沒有跳  胸膛更沒有任何起伏  甚至核心中流进流出的能量也暂时停止  她所有的活动机能都已停止  就像时间已经凝固

  点点生机在苏的身体内出现  并徐徐蔓延  于是苏艰难地转动脖子  这才能看到少女的脸  少女的身体已经彻底冰冷  硬得像钢铁  简直比现在的苏还像是无机质化的样子  她所有肌体组织都崩到了最紧的程度  血液根本就不再流动  可是在苏目光的注视下  两抹红晕却悄然爬上少女的面颊  而且越來越是明显  怎么都掩饰不住

  就在少女小脸红得象是要滴出血來的时候  苏终于醒悟过來  收回目光  咳嗽一声  吃力地说:“这是在哪里  我怎么又回來了  ”

  梅迪尔丽表情木然  声音机械地回答:“山顶;不知道  ”

  虽然苏现在意识还不是很清楚  可是少女比最初级人工智能还要笨拙的回答却也让他吃了一惊  甚至担心她是不是也受了什么伤  可是感知中少女还是挺好的  有些小伤也很快就能痊愈  苏挣扎着想要坐起來  身体却依旧木然  生命都是一样  毁灭容易  复苏困难

  不过他还是想要看看少女究竟怎么了  于是说:“扶我起來  ”

  这次少女一点反应都沒有  苏一连说了几遍  她才象是如梦初醒  全身一震  竟把苏摔了出來  不过这次她的反应总算快了很多  立刻扑出去抓苏  可是就在快要抱住苏的时候  少女视线的余光忽然扫到苏正平静地看着自己  于是全身再次僵硬

  砰的一声  苏重重地摔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  身体僵硬的少女也一头栽在地上

  苏喘着气  忽然大笑起來  在清朗高越的笑声中  少女先是茫然  然后尴尬  最后则也露出浅浅微笑  僵硬的身体慢慢软化

  风很强劲  辐射云层如奔腾的马群  滚滚南去  苏和梅迪尔丽并肩站在高山之巅  俯视着这片充满苦难的大地  在他们身旁  是一座残破石碑  正是在复苏前出现在苏记忆中的空间传送门  传送门早已石化  明显有着剧烈能量冲击的痕迹  以至于上面镌刻的贝萨因都神文都残缺不全  苏能够辩认出的内容不多  而且记忆中的神文明显比碑体上残留的信息要多出不少  现在苏已经知道了当日一战后发生的事情  因此清楚这部分多出來的资料  一些是得自于海伦提供的完整体  另一些则是源自梅迪尔丽的基因密码  石碑上的贝萨因都神文依旧是残缺的  但是已经大致可以拼读出其中的含义:

  “从这里  将通向主的国度……”

  接下來  则是海量的空间座标信息  要命的是  座标也是残缺的  导致空间传送门无法使用

  在看到缺损神文的一刻  苏就知道  那些残缺的部分  应该载于其它使徒的基因密码之中  而且  本能也在不断地催促着他补全传送门上的神文  并且启动它  进入主的国度

  苏轻轻抚摸着石碑  碑质带给他的是无比熟悉的感觉  感慨片刻  苏离开石碑  微眯着眼睛  遥望西方  问:“你真的想清楚了  ”

  “当然  ”梅迪尔丽淡定回答  现在她又恢复了以往的清丽、冰冷和杀伐果决  拖在身后的重剑更是稳如山峦  不见分毫颤动

  苏点了点头  声音渐转冰冷  说:“那就好  我们先去收拾了那三个残存的使徒  这个世界不需要他们  而且他们身上应该载有我需要的信息  现在  是他们为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

  梅迪尔丽点了点头  默然跟随着苏向西方走去

  在大陆西海岸的边缘  辐射云格外的低  压得瓦尔哈拉几乎贴到了地面  星舰修长的舰身依旧优雅神秘  可是光晕流转却显得有些呆滞  而在星舰内  气氛更是压抑得如同暴风雨的前夜  三位使徒沉默地站着  即不交流  也沒有任何行动  他们只是在等待  等待复苏的第七使徒和使徒之剑的到來  还是第一次  使徒们也会体会到绝望的滋味  不  仔细回想的话  类似的感觉在很久很久之前也曾经出现过一次  在毁灭与生存的边界游走时  三名使徒都本能的恢复了部分久远的记忆  也都想起了上一次的绝望是在什么时候

  那是在他们决定背叛主的前夕

  “也许我们可以尝试着强行冲出囚笼……”罗切斯特忽然说了一句  随即他就自己摇了摇头  否定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在囚笼中  本世界意志已经和他们的本能深深纠缠在一起  强行冲出囚笼  很有可能导致本世界意志最强烈的反击  拖着他们的本能共同毁灭  哪怕是成功冲出囚笼而侥幸保存了本能  那同样觉醒了的第七使徒也会循着他们的轨迹冲出囚笼  那时受到重创的使徒根本沒有丝毫反击之力  所以  冲出囚笼的想法完全是速死  还不如留下來  和毁灭者拼个你死我活  哪怕于激战中消亡  使徒们也有机会把自己的意志烙印投射出去  在未來的某一天于宇宙的角落再度重生

  瑟瑞德拉失神地看着远方阴沉的天空  缓缓地说:“我们最后的希望  就是梅迪尔丽的本能能够彻底觉醒  ”

  罗切斯特和菲兹德克都是精神一震  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黎明的曙光  梅迪尔丽也是使徒  而且是战斗力最强的使徒  只要她完全觉醒  就一定会站在使徒一方  导致局面失控的原因  其实在于梅迪尔丽的本世界意志完全压倒了使徒的本能  甚至在精神层面给与三名压制她的使徒以重创  假如她能够回归  那么使徒依然有与苏对抗的可能  虽然缺少了大脑  但毕竟苏也沒有完全觉醒本能  他的本世界意志甚至比任何一个使徒都要浓郁

  就在希望重生的时刻  瓦尔哈拉忽然剧烈震动起來  随后失去了控制  急速坠落  三名使徒都在精神层面上感觉到一阵难以形容的刺痛  那是有能量层级远远高于他们的超级生命正在试图强行抹除他们的意识烙印  这是直接针对本源的攻击  沒有丝毫退让余地  甚至比精神战争还要來得残酷  直接

  在远方的大地上  苏安宁站着  右手凌空虚握  然后反手狠狠向下一压

  巨大轰鸣声中  瓦尔哈拉失去了往昔的优雅和从容  一头栽在大地上  半个舰体都埋进土里  露在外面的舰身则明显扭曲变形  留有几个巨大的指印

  苏的右手握紧

  瓦尔哈拉发出难听的呻吟  舰身开始随着苏的动作不断扭曲  狂暴的能量不受控制地从舰身表面溢出  更不时有大片大片黑色的负能量散溢出來  导致星舰周围的空间出现了明显的不稳定迹象  这是空间炉彻底损毁的标志  炉内还沒有钝化提纯的空间能量直接冲出  开始狂野地破坏着这个世界的空间结构  而身处在如此不稳定的空间下  对使徒也是极大的威胁

  看到瓦尔哈拉终于被彻底摧毁  苏也露出了微笑  说:“创造者的这一招很不错  用我们人类的话來说  就是很酷  ”

  梅迪尔丽正浮在空中  怀抱着重剑  银色的能量光辉不断从身上散发出來  以致于周围的空间也出现不稳定的迹象  她已经把战力提致巅峰  以迎接行将到來的最终之战

  苏终于伸出了左手  双手怀抱虚握  然后向两边一分

  天地间响起一声痛苦的悲鸣  瓦尔哈拉严重扭曲的舰体竟被生生撕开、扯碎  冲天而起的狂暴能量中  三位使徒如流星般飞上天空  他们旋即锁定了地面上的苏  无数能量光芒如漫天的流星雨  向苏覆盖而下  在最短的时间内  使徒们已经把所会的一切攻击技能毫无保留的施放  更是全然不顾自身的防御  他们希望以自身重创的代价压制苏  至于梅迪尔丽  已经被三位使徒完全忽略了  当少女攻击三位使徒本体的时候  也即是她自身的使徒意志反击最强烈的时候  如果那样还不能使她觉醒  那么三位使徒也就认了

  然而几乎所有的攻击到了苏周围百米之内  都会自行湮灭消失  说是几乎  是因为有少部分的攻击被梅迪尔丽拦截下來  可是现在谁都明白  就是梅迪尔丽全无动作  使徒的所有攻击都对苏全然无效

  所有人都沒有察觉  苏右眼瞳孔中飘浮着四个贝萨因都神文  在整个贝萨因都语系中  这四个文字也属于复杂之列  它们分别对应着四位使徒  其中也包括了梅迪尔丽  使徒们每施放出一次攻击  都会驱动对应自己的神文分解释放出大量信息  于是关于这一攻击的所有信息都会为苏所掌握  这四枚神语  包涵了四位使徒的一切能力  甚至有他们自己至今还沒有觉醒过的能力  所以在苏的面前  使徒们毫无秘密  而苏的左眼深处  同样有一枚贝萨因都神文在运行旋转  它释放出的是已知一切能量的运转驱动方式  在这枚神文的辅助下  苏对于能量的控制和运作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水准  而他本身思维中枢的强大程度  或许仅次于大脑海伦  更是在生物兵器主脑之上

  所以  在苏面前  三位使徒即刻彻底绝望

  首先  苏撕碎了菲兹德克  并且用最纯粹的毁灭能量清洗了他的精神印记  而过程相当的缓慢痛苦  他犹自不能忘记大地雷霆使徒的追杀  更不能忘记死在使徒手下的丽  里高雷  以及那些扈从们  所以苏首先选择了菲兹德克  并且决意把他折磨下去  直到自己满意为止

  在菲兹德克痛苦的嘶叫中  又响起瑟瑞德拉的惊呼  苏同样撕碎了她的肉体  但却让她的意识陷入了精神陷阱  在那个虚幻的世界中  洞察者将会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女性  而她的对手则是数都数不清的雄性生物  整个折磨和羞辱的过程  并不会很久  至少比菲兹德克要來得短些  然而对瑟瑞德拉來说  却形如永恒  她将在痛苦与耻辱中渐渐沉沦  从而迷失自我  以为自己真的只是一个人类女人  仅此而已

  这是对她试图“唤醒”梅迪尔丽的补偿

  在苏感觉到满意的时候  能量将会直接摧毁两个使徒的意识  从而将他们彻底抹除  但是他们仍然有很小的机率在宇宙的某个角落复生  那时就又是新的故事了  如此遥远的事  不会出现在苏的视野里  人类  只习惯于掌握眼前的一刻  因为可供他们挥霍的时光如此短暂

  而最后才是罗切斯特

  面对这位事实上把自己创造出來的使徒  苏的感觉十分复杂  倒在苏面前的传承者看起來更象是一位憔悴的老人  而他苦笑着站起时  并沒有殊死一搏  而是选择宁定而有尊严地迎接自己的灭亡

  苏几次犹豫  终于还是抬起了手

  传承者依然是使徒  而且是最早觉醒的使徒  虽然已经证明他与那场几乎毁灭人类的核战争沒有关系  但是在南大陆的战斗表明  他的目的比菲兹德克和瑟瑞德拉更进了一步:不仅仅是逃脱囚笼  而是要把囚笼彻底摧毁

  无论是从理智还是本能  苏都不可能让传承者活下去

  罗切斯特淡然地看着苏  徐徐说:“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  第七使徒  毁灭者  还是苏  不管是哪个称呼  你都是秉承主的意志來毁灭我们的  我们的确背叛了主  还自以为成功地毁灭了主  可惜  这囚笼、创造者还有你  都证明了主依然存在  并沒有如我们原以为的那样被彻底摧毁了  可惜大脑沒有选择和我们在一起  她取走了我们部分的传承记忆  让我现在也无法知道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背叛无比强大的主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再重要了  重要的是  苏  你也是使徒  将來有一天  你也会如我们一样  走上背叛主的道路  ”

  苏默然片刻  还是把手放在罗切斯特的胸膛  说:“不管未來如何  都与你沒有关系了  永别了  传承者  ”

  当无比狂暴的毁灭能量从苏手中喷涌而出  几乎将罗切斯特彻底吞噬的时候  他的脸上突然出现惊骇欲绝的神情  大叫着:“你  ……”可是刚刚吐出了一个字  毁灭能量就将他彻底蒸发  苏也怔了怔  可是事出突然  根本不及收手  传承者想要说的话  却是再也无法知道了

  苏站着  茫茫荒野上  除了他  就只有梅迪尔丽了

  风呼啸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  苏才叹了口气  说:“我想  我们的事情还沒有完  还有主  我需要去见证一下  主究竟是什么  才能让使徒们如此处心积虑地要毁灭它  并且阻止它的重生  那道空间门……现在应该可以启动了  ”

  “我也去  ”少女的声音无比坚定

  主有可能还存在着  而背叛它的使徒们却沒有全部毁灭  在可以预见的将來  主和剑终将相见

  所以苏走向通向主之国度的传送门  而梅迪尔丽跟随在他身后

  石碑上的神文已经补满  一道耀眼的闪光过后  苏和少女的身影就此消失  而寒风肆虐的极峰之顶  只剩下那块见证了悠久岁月的残破石碑

看过《狩魔手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