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20章 比就比,谁怕谁,速度,速度加

第120章 比就比,谁怕谁,速度,速度加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巨浪成于微澜之间。

  当祖金再次树立起阿曼尼帝国的战旗,当祖阿曼的巨魔们准备发泄积压千年的愤恨,当来自东部王国的古老种族决定不再沉默。

  相隔几千里的两个战场,成为了命运的共同体。

  曾经,奎尔萨拉斯的精灵联合阿拉索帝国的人类,联起手来葬送了最古老帝国的复兴希望,将巨魔的文明付之一炬。

  近六百年来,银月城的远行者部队更是将巨魔当成了新兵的结业试炼,一年一次的围剿,让祖阿曼的子民困守一隅,隔山望乡。

  文明被摧毁,根基被动摇,身强力壮的阿曼尼巨魔战士们只能用石块和兽牙对付装备精良的高等精灵。无数的子民对着祖金哭诉,不是我军无能,奈何精灵有魔法。每当这个时候,旧日的英雄,巨魔的长者,祖阿曼的主宰者,巨魔祖金只能用神灵和信仰来安抚子民。

  然而今日,一切不再相同。

  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为巨魔们带来了一份盟约,带来了钢铁和暗影。

  整整一年的时间,奥格瑞姆挤用紧张的运力,秘密的为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们提供了足够武装一万大军的武器装备。

  整整一年的时间,祖金率领子民团结了所有的部族,征服了包括狗头人在内的诸多附庸,训练了无数为巨魔们服务的猛禽凶兽。

  山猫,暴熊,龙鹰,雷隼。

  在野兽和奴隶大军的簇拥下,祖金发起了巨魔几百年来规模最大的复仇之战。

  到底是洛丹伦还是奎尔萨拉斯,阿曼尼巨魔们发生了争执。

  高等精灵近在眼前,出门左拐就能杀个痛快。

  人类也不远,穿过山间林地,就是斯坦索姆。

  对于祖金而言,憎恨高等精灵和人类的程度没有任何差别,按照他的意思,哪家近打哪家。

  只是加入部落,总要拿出一些诚意,既然奥格瑞姆希望巨魔南下进攻人类,那么就不能不考虑盟友的感受。

  于是祖金决定,先干高等精灵,再杀人类泄愤。

  于是,约定之日,北方战火重燃。

  从荆棘谷的反抗军营地、艾尔文森林的零星抵抗再到卡兹莫丹的皑皑白雪,从湿地的沼泽到萨尔多大桥的攻坚再到希尔布莱德丘陵的鏖战。

  战火彻底烧遍整个东部王国,这片大地上再无一处是乐土。

  随着奥格瑞姆的连横合纵,邪枝和恶齿氏族的巨魔也加入了部落,而枯木氏族在表面的中立下,提供了向导。

  于是超过七千人的兽人、食人魔以及巨魔的联军绕开了敦霍尔德城堡的眼线,从茫茫大山中前往辛特兰集合,又从辛特兰群山中的小道避开了令部落绝望的索拉丁之墙。

  一时之间,联盟方的形势逆转直下。

  洛萨原本的计划是僵持包围住部落,即使围歼不成,也可疲敌锐气。然后再西南方向漏出破绽,引敌至开阔地带,利用联盟的骑兵优势,一鼓作气歼灭部落主力。

  可是直到部落再次从燃烧平原输送狼骑兵至希尔布莱德地区,联盟的战略部署依然未能完成。而奎尔萨拉斯遭遇的入侵和斯坦索姆的告急,更是让洛萨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直到激流堡的主宰者贝尔托恩家族传来讯息,阿拉希地区全线告急,允诺联盟的一万骑兵只能用来救急了,洛萨才看懂部落下的这盘大棋。

  幸也不幸。

  洛萨在愤怒之余也感到一丝侥幸。

  因为隐忍,联盟的总指挥,安度因.洛萨即使在战况危机的时刻,也没有调动隐藏在阿拉希高地的一万名激流堡骑兵。

  索拉丁之墙在设计修建之初,就是为了防御北方的潜在敌人,所以面向阿拉希高地那一侧的防御力其实相当虚弱。

  但是后备兵员充足的激流堡,有足够的实力防守索拉丁之墙和萨尔多大桥,部落的奇兵并不能转变战争态势。

  虽然整个二次战役的最后杀手锏被破,但是部落千里转战的打算也落了个空。

  这个时代最高明的两位统帅,在名为战争的游戏中,在名为洛丹伦的棋盘上,经过几轮的兑子,还是打成了平局。

  “棋差一招啊,终究是棋差一招啊。”洛萨在得到军报后,忍不住感叹道。

  “元帅,我们依然围困着部落,何来如此颓丧之言?”图拉扬问道。

  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战术上再大的优势,也改变不了战略上的被动。

  毕竟还是年轻啊,年轻就是最大的优势,洛萨不介意多教授自己的副官一些学问。

  “从一开始,围困就是个姿态。用八万人不到的军队去围困五万的兽人,本身就存在地理因素。我们围得住,却打不死,兽人想突围,我们也拦不住。区别只是他们从什么地方突围,什么时间突围而已。先手已失,后院起火,我们被动了。对士兵来说,正面冲锋需要莫大的勇气,对指挥官来说,被动应对才是最大的恐惧。局势,已经不由得我们掌控了。”

  “何必苦恼呢,元帅,无非如果交战之初的态势,此时的联盟,可不比当初的联盟,胜利终归会是我们的。”图拉扬依然信心满满的说道。

  年轻真好啊,洛萨忍不住感叹道。

  “你说的对。胜利终将属于人类。”洛萨回应了属下的期待,露出自信的笑容。

  但是洛丹伦王国和泰瑞纳斯国王给予了联盟巨大的支持,腹地空虚,而吉尔尼斯扼守着希尔布莱德丘陵通往银松森林的要道,一旦有失,洛丹伦将无险可守。再加上吉恩.格雷迈恩本身孤立主义倾向就极强,要求他劳民伤财的千里驰援,怕是希望不大。

  洛丹伦不容有失,但是正是和部落对持的关键,此时此刻从正面战场抽兵就是自寻死路啊。

  军队从何而来?

  洛萨思考着,犹豫着,突然,一个名字敷在在他的脑海————奥特兰克!

  从奥特兰克经过安多哈尔支援斯坦索姆,只需要半个月时间的路程!

  “图拉扬,我需要你帮我办件事。”洛萨说道。

  “元帅,您请吩咐。”图拉扬愿意为自己的偶像提供任何有益的帮助。

  遣退其他人,洛萨单独对图拉扬面授机宜。

  远在奥特兰克城的卡洛斯.巴罗夫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

  “奇怪,圣骑士也会感冒?”

  ;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