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58章 在山的那边树的那头有一群男精灵

第158章 在山的那边树的那头有一群男精灵

  “古尔丹大人,我们就这样走了真的好吗?”

  泰隆.血魔跟随着古尔丹站在海边,看着兽人术士和战士们干着苦工一般的活路,完全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在祖阿曼西北的一处海角回湾,有个极其隐蔽的临时码头,古尔丹将偷来的符文石全部囤积到这里,准备秘密的运回部落占领地。

  “足够了,计划已经能够进行下去,还能再玩点小花样,哈哈哈哈。”

  古尔丹笑的很愉悦,这种愉悦来自对力量和知识的满足。

  “那帮精灵守着宝贝不知道运用,居然仅仅把符文石当做魔法回路的支点,精灵的魔法不过尔尔。”

  因为心情大好,古尔丹随性的开口嘲讽道。

  “古尔丹大人,我无法在魔法的造诣上参与您的话题,但是我想提醒您,那帮精灵的海军舰队远比他们的魔法可怕,光靠这三艘船,无法一次性运走您收集的所有符文石。”

  泰隆.血魔目光沉稳的说道。

  “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下一批绕行的舰队最少要三天后才能到达,考虑到意外总是会发生,我们至少要预留出五天的时间。”

  古尔丹都已将展开了嘴巴,话语在最后却发生改变。

  “算了,你留在这里监督他们干活,我亲自去处理这一切,如果货物装好了而我没有及时回来。那就不要等我,直接离开。”

  “是的,主人。我会督促他们贯彻落实您的决议。”

  “嗯。”

  古尔丹点点头,又想了想,招呼了一队手下,步行离开了这个秘密码头。

  泰隆.血魔作为死亡骑士,早就不再单纯的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会轻信他人话语,即使这个人是他的主人古尔丹。

  等到古尔丹的气息远离后。泰隆.血魔在手中凝聚起稀薄的暗影。这些弱效的暗影飘散在空气中,逐渐聚拢在死亡骑士的身边。随着泰隆.血魔看似漫不经心的走动,在能量的世界中圈出自己的地盘。

  五只暗影之眼,古尔丹主人还真是看重这些货物啊。

  泰隆.血魔咧开嘴角笑了笑,他那那早已被时间和暗影力量腐蚀破碎的皮肤在这样的动作下裂开一片鱼鳞般的裂口。就如同蛇的腹部一般,却在暗影的力量下快速回复如初。

  利用一些小手段暂时的屏蔽了古尔丹对自己,对这个码头营地的监视掌控,泰伦.血魔走到一处货品堆积点,将一只用符文石碾磨成的粉末参杂了魔能之血调划成魔能符文的大木箱子单手从其他货品中抽了出来。

  犹豫许久,泰隆.血魔还是决定不打开这个箱子。

  “多加一层防水布。”

  泰隆.血魔吩咐完,一屁股在这个箱子上坐下来,解除了糊弄古尔丹的小把戏。

  几乎同一时间,人类国王卡洛斯.巴罗夫与高等精灵游侠领主奥蕾莉亚.风行者的联军在朝着祖阿曼行进的途中抓住了一只巨魔部队的尾巴。

  “卡洛斯。我们必须追上这只巨魔!”

  晚上用餐时,卡洛斯.巴罗夫作为国王所享受的唯一优待也就是一小块黄油,除此之外。卡洛斯的干粮和普通士兵没有任何区别。

  嚼着有些发硬的行军干粮,奥特兰克的国王示意自己听见了,点了点头让奥蕾莉亚继续说下去。

  “我们的哨兵抓住了两个舌头,其中一个招了。巨魔的目标是同个森林的中部,这是畜生肆虐了东部还不够,它们想要将所有的平民都赶回银月城或者杀死。我们不能坐视不理。大量的难民都聚集在巨魔的行进路线上,如果我们坐视不理。那就等同于谋杀!”

  奥蕾莉亚.风行者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讲到“谋杀”这个词的时候陡然高了八度,有些破音。

  卡洛斯突然使劲拍打图拉扬的胳膊,图拉扬看了一眼,不慌不忙的将水囊扔给好友。

  “额,我真想把后勤官吊起来打,真难吃。”

  卡洛斯两口灌下半袋子水,又使劲锤了胸口几下,终于咽下这口气。

  “我这有油炸肉干,你要不要?”

  图拉扬扔给卡洛斯一块黑树皮一样的玩意儿,卡洛斯接过后,先是闻了闻,然后把手在裙甲的内衬上蹭了蹭,接着将油炸肉干捏成渣滓撒在行军干粮上,然后咬了口。

  “从非常难吃变成一般难吃,油炸肉干真是种伟大的发明。”

  卡洛斯一脸开心的作出类似于去掉头可以吃,蛋白质含量是牛头人五倍之类的发言。

  “身为国王,享受这么丁点儿的优待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非要假惺惺的说什么和士兵们同甘共苦,你不想想士兵们使劲往上爬,不就为了多吃肉吗?把你的黄油分我点。”

  图拉扬坐在地上,大腿压住了匕首的刀鞘,又懒得移动身体,直接伸出手指去掐卡洛斯的黄油。

  ……

  奥蕾莉亚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平复了自己暴走的情绪。

  “卡洛斯陛下,图拉扬将军。我们奎尔多雷的游侠部队发现了巨魔大部的行迹,请指示。”

  卡洛斯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奥蕾莉亚的挎包,他从挎包的缝隙中看见了类似果皮和叶子一样的东西。

  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奥蕾莉亚使用了深呼吸技能。

  扔给卡洛斯一个果子,奥蕾莉亚赌气般的不再说话,双手叉腰看着眼前这两个联盟中重要的年轻人摆弄行军干粮。

  “不好吃,酸的。”

  卡洛斯将剩下一半的果子扔给图拉扬。而图拉扬也不在乎,吃完后发表评价:“确实是酸的。”

  虽然穿插着打闹和调侃,一顿饭实际上也就五分总左右。

  站起来拍拍手。抖一抖掉落身上的食物残渣,卡洛斯终于认真起来。

  “奥蕾莉亚元帅,请你注意一个问题,巨魔有一万,就算我们干掉了五百,也还剩下九千五百。按照你提供的情报,我们发现了三千多巨魔的踪迹。那么问题来了,剩下的六千巨魔哪去了?不弄清楚这个问题。你要我如何去跟眼前的三千巨魔战斗?”

  卡洛斯用不急不缓的语气如此反问。

  “我手下的好小伙和姑娘们会做好侦查的。”

  奥蕾莉亚对于奎尔多雷精灵的游侠是充满信任的,对于卡洛斯.巴罗夫提出的质问并不在意,巨魔不可能绕开精灵游侠的侦查网玩什么伏击战术和包抄迂回的。

  “记得我给你的回答是什么吗?”卡洛斯突然岔开话题。

  “嗯?”

  “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你能处理好。奥蕾莉亚,这片森林你们精灵才是主人。在战略既定的情况下,战术无论怎么变化都没有关系,只要能到达战略目的的战术都是好战术。我是如此的信任你,但是你现在的表现并不值得我信任。”

  卡洛斯用郑重的语气说道,说得奥蕾莉亚哑口无言。

  因为弟弟里拉斯的死,奥蕾莉亚虽然还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内心其实已经乱了。在她看来,人类和联军都只是复仇的工具,她忘记了如何用真诚对待自己的盟友。

  “我会加强侦查的。晚些时候我会给你一个作战计划。”

  奥蕾莉亚毕竟不是普通人,作为奎尔萨拉斯成名许久的英雄人物,响鼓不用重锤。成熟的游侠领主听懂了卡洛斯的话外之音和话里真意。

  离开前,奥蕾莉亚重新掏出两个果子扔给图拉扬和卡洛斯。

  “嗯,这个甜。”图拉扬点点头一脸陶醉。

  “这娘们儿报复心理真重……”

  卡洛斯在甜意中感觉到了一丝苦涩,低头一看,半截虫子……

  部队野外行军,没有那么多讲究。有帐篷挤帐篷,没有帐篷围着篝火披条毯子一样睡。

  在将领们安排完岗哨安排。巡视了宿营地后,卡洛斯集中了所有的将军和一半的联队长。

  两个人一袋酒,算是体恤下下属,卡洛斯看着篝火旁的军官们,忍不住有种自豪的成就感————这就是我一半的班底啊。

  见国王召集大家又半天不说话,亨利谢特仗着资历老,首先发问:“陛下,您召集我们是为了什么?”

  “大家先做着喝点酒,烤烤火,不急,夜还长。”

  卡洛斯往下压了压手掌,示意大家保持安静。

  又等了一会,卡洛斯开口说话了。

  “虽然大家跟着我也打了不少仗了,但是除了那些在希尔布莱德就跟在我身边的老伙计,其他人估计和我并肩战斗的次数并不多。虽然我年纪并不大,但是如果算军龄,我恐怕还在好多人之上。这里我就倚老卖老,随便说说。”

  卡洛斯搓了搓手,这个时节里的夜风,已经冷的有些刺骨了。

  “首先,我们必须要搞明白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离开我们温暖的要塞和营地,来永歌森林帮精灵打仗。奎尔萨拉斯那么强大个国度,还需要我们人类来帮忙吗?我知道很多人只是因为我的命令,国王的命令,习惯性的服从。这很好,也不好。如果连你们都不理解这个问题,那么下面的士兵问你们的时候,你们该如何回答?带着疑惑打仗,终归是不好的。”

  调整下坐姿,卡洛斯接着说。

  “我曾经也苦恼过,疑惑过,为什么兽人和巨魔会出现在我们人类的世界,这不该是联盟的命运!反而有人回答我————时代变了。是的,时代变了,兽人来了,巨魔跳出来了,他们要奴役我们,支配我们,抢我们的粮食和女人,杀我们的父母和孩子,想要把我们变成他们的奴隶。时代变了,想要好好开荒种地都不行了。”

  发现军官们都认真在听自己讲,卡洛斯停顿一下给属下们思考和缓冲的时间,接着继续说。

  “或许你们会疑惑,这和我们来这山林子里面帮精灵打巨魔有半个铜币的关系吗?有的,我的战友们,有的。你们有些人或许没有见识过兽人的凶残。在希尔布莱德,我们联盟十几万大军和五万兽人打成了僵持战,拉锯战,几乎要三个联盟男儿才能换兽人一条命。虽然战争进行到现在这个份上,战损比拉到了二点五比一,但是这依然是个不乐观的数字。所以我们需要援军,需要盟友,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朋友,打击一切可以打击的敌人。”

  看着属下们眉头紧锁,卡洛斯觉得是时候加把火了。

  “这些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穿着部落制造的盔甲武器,抢着精灵的食物,狂妄的在我们面前叫嚣。这能忍?他们已经成为了我们的敌人,放任他们不管,他们早晚会冲破群山的阻碍,来到我们的世界,我们必须拒敌于国门之外。今天,我们不帮助精灵,明天,我们不帮助矮人,后天,我们不帮助侏儒,那么轮到我们人类受难时,谁来帮助我们?”

  卡洛斯伸手接过侍卫递来的酒囊,喝了一口暖暖胃,润润嗓子。

  “这些道理本来没有必要跟你们说的,士兵,打仗嘛,砍杀嘛,这就够了。但是我不愿意我的士兵,我的军官,我麾下的贵族们都是一帮不讲道理的傻逼。所以我说给你们听。大道理讲完了,我们再说说好处都有啥。”

  没有太多的新意,无非就是加官进爵,战功换钱那一套,卡洛斯零零碎碎的讲了十来分钟,许下美好的愿景,教这些肌*子怎么下去跟手底下的士兵吹逼。

  “兄弟们,不要迷茫,不要畏惧,不要被兽人的强大所吓倒。虽然我刚才说了,兽人一个可以打三个,但是我们人类数量是他们的十倍!我们奥特兰克王国的好男人每个人都能和兽人单挑,你们的国王我能打十个!联盟必将胜利,奥特兰克必将崛起!”

  在卡洛斯的鼓动下,奥特兰克的将军和军官们发出低沉的吼叫,带着压抑和亢奋。

  国王把话说的这么透,这让这些军人觉得受到了重视,而会做菜的厨子点评的美味总是格外让人信服。

  卡洛斯常年锻炼,长年厮杀所凝聚的体格和声望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因为他的战绩,因为他的实力,卡洛斯说出的话格外令人信服。

  动员完思想,鼓动完士气后,卡洛斯又拉过一个侍卫,让他假扮兽人和巨魔,给所有军官讲解他在实战中发现摸索出的针对兽人和巨魔的应对方法。

  那边的气氛热火朝天,图拉扬靠在阴影中的树干上,问道:“你不介意卡洛斯不叫上你?”

  “国王陛下提前说过,这次的会议有些针对巨魔的不好言论,陛下是个有心人。”苟塔金蹲坐在图拉扬旁边回答。

  “陛下有一点讲错了,肾击对我们巨魔作用并不大,优秀的战士完全能够忍耐住这样的痛苦,针对关节和骨骼,然后割头才是正确的方法。”

  从远处侍卫那摇摇晃晃的姿态中,苟塔金猜出了他在扮演巨魔,并且指出了卡洛斯的错误。

  “嗯,回头我会告诉卡洛斯他错了。”

  “记得提醒陛下是我说的。”

  “我会的。”

  图拉扬和苟塔金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奥蕾莉亚双眼带着狂热的看着卡洛斯和奥特兰克的军官团。

  远行者的游侠们已经散布出去了,明天天亮就能得到准确的情报。

  奥蕾莉亚最近迷恋上了深呼吸,仿佛肿胀的肺部能够缓解心头的痛苦。

  这一次,奥蕾莉亚好像闻到了名为复仇的美酒散发出的芬芳。

  复仇的甘美,总是令人沉醉。(未完待续)<!--over-->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