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85章 该来的总会来,欠下的迟早还

第185章 该来的总会来,欠下的迟早还

  自由啊,多少人以你名号行那私己之事。

  民主啊,连国王都身不由己,民众哪里来的空闲当家作主。

  政治啊,多少人假你之手行那肮脏的勾当。

  感叹完,卡洛斯还是得应付眼前的乱局。

  和奥蕾莉亚深入的交流后,卡洛斯终于发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

  原本以为奎尔萨拉斯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国王贤明,国力强盛,如同艾泽拉斯的文明灯塔一般。

  结果,通过这段时间的所见所闻,童话里都是骗人的,传闻九成九都是假的。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有斗争就会起龌龊,起了龌龊,什么破事都不算事儿。

  话头一起,奥蕾莉亚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简直让卡洛斯大开眼界。

  银月城议会的最高目标是和平的终结王权,建立一个议会制的共和国,为此,凯尔萨斯都已经被他们放逐到达拉然去了。而阿纳斯塔里安对于巨魔的骚乱无动于衷的更深层次原因则是王权的斗争。借着这次的巨魔暴动,阿纳斯塔里安从议会派手中夺回了很多权力。其中就包括凯尔萨斯的职权安排。

  我真傻,真的。

  卡洛斯想给自己两耳光。

  政治这种东西屁股比脑袋重要,阿纳斯塔里安无视自己,还不是因为自己立场不明。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自己这个政治菜鸟做错了,但是嘴上却依然顽固的要死。

  “奥蕾莉亚,我还以为你们精灵的国度一切都是美好的,没想到肮脏龌龊这么多啊。”

  卡洛斯扭曲着一张纠结的脸说道。

  “神明都有争斗,人间哪来的净土。”

  奥蕾莉亚无可奈何的回答。

  “回头我写封信给太阳王,你帮我递上去。”

  卡洛斯想了想,做下决定。

  “你可以派出使者啊,北上银月城的道路是通畅的。”

  奥蕾莉亚有些不解的说道。

  “立场问题,我们不争这些了,还是应付好接下来的战斗吧。”

  卡洛斯主动终结了这个话题。

  果然。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书上得来终觉浅,始知世事要躬行。

  卡洛斯有些沮丧,自己比其他人多活了三十年,看起来更成熟。更睿智。可惜并不是那么回事,知道和能做到完全就是两码事。自己或许知识储备和个人战斗力已经远超同龄人,但是自己的对手,未来的敌人又有哪一个是同龄人?

  这里是艾泽拉斯,你的对手是远古的巨头。是异星的兽人,是上古的古神,是铁下巴的巨龙。

  智慧不等同于知识,智慧是为人处世,是洞察人情的练达,是一种拨开迷雾见青天的睿智。

  卡洛斯以为阿纳斯塔里安不是个东西,到最后发现原来自己是个傻逼。

  这种感觉很糟糕,也很难受,自己一直一来太顺利了,也太侥幸了。不知不觉间让自己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仿佛就是位面之子,是神的宠儿,是天命所归。

  太危险了!

  还好这次的挫折继而提醒了自己。

  卡洛斯.巴罗夫,你只是个凡人,你只是个人,你会犯错,会失误。所以,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在自省的过程中,卡洛斯写好了给阿纳斯塔里安的信函,加上印泥。盖上巴罗夫家族的印信。

  “好了,我的私事办完了,让我们谈谈巨魔的问题吧。”

  卡洛斯抬起头对图拉扬说道。

  “巨魔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和你的援军汇合。然后顺利退回斯坦索姆的北地要塞。”

  图拉扬咬着果子,直直的盯着卡洛斯的双眼。

  “我的朋友,我必须道歉,你才是个真正的军事家,是个正直的战士。”

  “为何道歉?”

  “因为你虽然喜欢奥蕾莉亚,却从没有因为感情影响自己的判断。而我却参杂了太多个个人情感。”

  “得了吧,我只是个典狱官的养子,是法奥大人的见习牧师,是个被洛萨元帅看中的幸运儿。而你,是奥特兰克的国王。”

  图拉扬不接受卡洛斯的致歉,因为他认为卡洛斯没有错。

  “谢谢。”

  “不客气。”

  “那么图拉扬,你认为我们如果坚守,能坚持多久。”

  “额,枫溪谷,长桥,还是河对岸?”

  图拉扬不确定底线,所以不好回答。

  “枫溪谷或者长桥。”

  卡洛斯回答。

  “如果现在我们主动打出去,应该能多守半个月,也就是二十天左右,但是伤亡会比较大。而枫溪谷时守南岸的支点,守枫溪谷和守长桥是一个目标。但是如果是去北岸守桥头,又是另一种说法。”

  “二十天吗?很好,联系奥蕾莉亚,准备好部队吧,我们再为精灵当二十天苦力。”

  “能告诉我,是什么让你改变了决定?”

  图拉扬不惧怕战争,所以只是好奇的问道。

  卡洛斯扬了扬手中的信函。

  “是荣耀的回归还是灰溜溜的走,就看它了。”

  图拉扬耸了耸肩膀,你是统帅,你说了算。

  两次战役,巨魔伤亡往低了说也在四千以上,即使加上兽人的援军,巨魔的兵力也不会超过一万五,这还是顶了天的高估。而在得知卡洛斯的后手之后,图拉扬对于部落没有丝毫的畏惧,八千久经战火的人类大军加上快三千的精灵职业士兵,还是在精灵的主场,为什么要畏惧巨魔和兽人?

  虽然希尔布莱德的战争如同绞肉机一样不断吞噬着人类和兽人的血肉,但是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人类的战斗力,在这场战争中疯狂的提升着。

  开战初期,五个人类士兵也不是一个兽人战士的对手。

  在图拉扬离开希尔布莱德之前,两个打一个已经是许多老兵的口头语了,而能和兽人单挑的家伙也越来越多,人类的战斗力被兽人给彻底的逼迫了出来。

  “图拉扬,我想要你暂时接替我的位置进行指挥工作。”

  “额,怎么了?”

  图拉扬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的笑容只是为了安抚士气,我的内心还是很痛。我需要鲜血和杀戮来平复自己心头的怒火。”

  听闻卡洛斯的话语,图拉扬久久无语。

  “去吧,卡洛斯,我没有立场和资格阻拦你。在你回来前,巨魔休想突破防线。”

  最终,图拉扬同意了,他接下了卡洛斯抛在自己肩头的重担。

  虽然没有看见到漫天的火光,但是勇士的牺牲总是令人遗憾。

  “谢谢。我的朋友。”

  “不客气,你这个五个兽人也打不过的怪物。”

  “哈哈哈哈哈。”

  次日,在会议上,卡洛斯公布了援军的信息,人类方士气如虹,军心振奋,而精灵那一边的态度分化就比较严重了。和人类并肩战斗过的精灵们加入了欢呼的行列,而银月城那边新来的则警觉得多。

  人类的数量快赶上巨魔了。

  然后,卡洛斯宣布了自己将要去狩猎的消息。

  出乎预料之外,反对者没有想象中的多。更多的人希望加入国王的队伍,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猎杀。

  “那些人类疯了吗?”

  “不知道,但是他们的国王真是个野蛮的家伙,那块头真大。”

  新来的精灵小声嘀咕着。

  四天之后,龙鹰骑士带着军情返回银月城,其中就包括卡洛斯写给阿纳斯塔里安的信函。

  “父亲,写的什么?”

  秘密归国的凯尔萨斯这两天一直呆在父亲的书房,没有四处走动。

  “一个好消息。”

  阿纳斯塔拉按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然后将信函递给了儿子。

  “通篇的词不达意,这个卡洛斯真的是个贵族?我见过他的姐姐。巴罗夫的家教不至于这样吧?”

  凯尔萨斯不解的问道。

  “我的孩子,别去管什么语法和辞令,你还没有看懂吗,通篇文字。奥特兰克的王都在反复强调一件事。”

  “什么事?”

  “王权神圣,不可侵犯!”

  凯尔萨斯愣住了。

  “就快好了,为父为你准备的舞台就快搭建完成,再委屈几天,凯尔萨斯,没有人能阻止你登基为王。为父能容忍议会派的其他一切。但是绝不能容忍他们插手你的继承权问题。就如同我们的小朋友说的那样,王权神圣,不容侵犯!”

  阿纳斯塔里安露出了自信而迷人的微笑。

  “我们应该给卡洛斯陛下的友谊充足的回应,我的儿子。”(未完待续。)

  PS:  我知道,有人肯定要用皿煮那一段来黑我。

  然而作者君还是要说,即使大炮兄,在三民主义的阐述里还要加上民权和民生这两部分。

  脱离了其他,单纯谈皿煮,就和脱了裤子放屁一样,毫无作用。

  皿煮,不是人民当家做主,而是全体人民当家做主。

  在你的死刑投票上,少数服从多数,即使你是无罪的,按照皿煮的原则,你还是死定了。

  有人黑作者被政府洗脑了,无脑舔。

  作者也不想反驳啥,人的经历阅历不同,底线和下线也就不同,政府有千般不是,万般缺陷,你可以指责它的错误,抨击它的失误。但是你无脑的反对它本身,这就有问题了。

  某些人还真说对了,洒家就是毛爷爷的脑残粉,所以这个问题你们就不用黑了,作者君认了。

  各位亲们,网上爽文千千万,看过就忘挺正常,作者君也是有野心的,我想写一本值得读者们在劳累一天过后,还能带着脑子看的小说。

  我不是看不起爽文,而是不愿意写爽文。

  我不是看不起书评区的各位,而是看不起某些职业喷子。

  0粉丝值不算啥,你们的意见有道理我也听,你们说这是小号我也信,你们发水贴我也认。

  但是带着脏字骂娘,不删你删谁,多和善友爱的书评区,哪来那么多牛鬼蛇神。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