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97章 觉得我的对手菜,只是因为你没有站在我的对立面

第197章 觉得我的对手菜,只是因为你没有站在我的对立面

  凯尔萨斯使用奥的眼睛,关注着战场的动向,享受着执掌权力的喜悦。

  不灭的火鸟翱翔天际,喷涂着灼热的火息,洒下毁灭的橙光,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然而淡淡的不安萦绕在凯尔萨斯心头。

  为什么只有巨魔,兽人呢?兽人哪里去了?

  因为砍伐树木建造攻城器械,祖金在获得了进攻主动权的同时,也向高等精灵敞开了自己头顶的天空。

  但是祖金并不畏惧天空中那只火鸟,他祖金是祖阿曼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有一百种方法能弄死那只掉毛的奥。

  奥,凯尔萨斯的宠物,不死不灭的火焰之鸟,通畅被人们称为凤凰。

  隔着遥远的距离,凯尔萨斯通过奥的眼睛和祖金对视着,但是最后凯尔萨斯还是放弃了冲祖金喷上一口的想法。

  因为凯尔萨斯发现自己已经快焦头烂额了。

  指挥两万人的大军和率领一只二十人的探险小队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即使凯尔萨斯天资聪颖,然而经验不足就是经验不足。即使凯尔萨斯保持着身上的急速思维魔法,海量的信息和繁杂的事态变化依然让凯尔萨斯感受到疲惫不断的从心底涌出。

  奎尔多雷的精灵王子实在是太想赢了,太想漂漂亮亮的赢得这场胜利了。所以背负了太多不该背负的东西。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胜利哪里有不用性命去堆砌的。然而凯尔萨斯在履行统帅职能的同时,还将自己当做一个魔导师在使用,双倍的精力和心力就损耗在了战场上。

  “王子殿下。已经查明了,巨魔了秘密武器是缚灵尸。”

  *师阿斯塔洛作为凯尔萨斯的属下,将调查结果汇报给王子殿下,脸上却一点喜悦和自豪都没有。

  缚灵尸,一种邪恶的巫毒法术和妖术相结合的诡异产物。

  制作一具缚灵尸,首先需要将一个强壮的巨魔在最欢愉的时刻用仪祭匕首刺入心脏杀死,然后抽出灵魂。再束缚在自己的尸体上;然后用暗影与神灵之力强化灵魂,用各种材料强化肉身;最后。在妖术师的妖术下,完成对缚灵的固化和支配。

  就这样,这个被献祭的巨魔从自己的主人变成了自己肉身的驾驶员。

  “数量有多少。”

  凯尔萨斯用平淡的语气问道。

  虽然巨魔肆虐,从初步的统计结果来看。至少有三万平民在这场灾难中遇害,但是奎尔多雷精灵立国的根基是太阳井,奎尔萨拉斯的精华在银月城。

  虽然凯尔萨斯也为同胞遇难感到悲伤,但是真相很残忍,那就是这些居住在永歌森林中的子民死去,并不会动摇逐日者家族的统治地位。

  所以凯尔萨斯的眼里只有军功,渴望的也只有军功,他恨不得代替所有士兵去战斗,因为他想要一个毫无瑕疵的胜利。

  巨魔在凯尔萨斯眼中。就是一具具的尸体,他担忧的是那些失去踪迹的兽人。

  那些绿皮的家伙哪里去了?

  “王子殿下,我建议暂停魔导师军团对于前行的魔法支援。将说有魔导师集中使用。巨魔砍伐树木建造投石车之类的攻城器械可能是个幌子,他们的真实目的极有可能是缚灵魔像。”

  阿斯塔洛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意见。

  但是凯尔萨斯摇了摇头。

  “缚灵尸,赞达拉的小花招。早在天崩地裂之前,卡多雷帝国时期,那些赞达拉巨魔就在研究这些妖术。一万年过去了,这些巨魔的杀手锏依然是这些小花招。我们又有什么好害怕的。让奥术傀儡兵团准备好就行,魔导师兵团继续清剿巨魔。”

  “遵命。王子殿下。但是作为您的顾问,我不得不提醒您,奥术傀儡的实战应用测试并没有完全完成。”

  阿斯塔洛尽职的的提醒道。

  “实战测试,自然要在战场上进行,下去准备吧。”

  “是的,王子殿下。”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根本无法同凯尔萨斯的大军对抗。如果不是怕损伤太大,以及吓跑了巨魔,凯尔萨斯更倾向于平推过去。

  但是在几日前的一次战斗中,那些悍不畏死的绿皮兽人给凯尔萨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些猩红的眼睛透露着疯狂的理智,强壮的身体和精湛的技艺更是令高等精灵损失巨大。

  虽然在雷霆与烈焰之下,那一小只兽人部队最终逃不过败亡的命运。

  这些绿色的人型恶魔还是让凯尔萨斯无法忘却。

  根据奥蕾莉亚留下的情报,这样的兽人至少还有三千。而自己统计战果,只有两百不到。

  那么剩下的兽人哪里去了?

  再一次使用陶土占卜术,依然没有结果。

  这些天以来,凯尔萨斯已经使用了包括时光梦游、鲜血预知在内的一系列危险法术,依然无法洞穿笼罩在奎尔萨拉斯上方的暗影,而普通的预言系法术则根本得不到回应。

  凯尔萨斯发现随着符文石被破坏,太阳井的恩泽传播到自己这里的时候,已经极大的弱化,而且似乎有人运用了些什么手段,阻挠着奎尔萨拉斯境内的占卜预知。

  “没有关系,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最终都只能成为笑话。”

  凯尔萨斯如此宽慰自己。

  森林中,属下不断向祖金汇报着战况,让巨魔的英雄统领,祖阿曼的无冕之王忍不住心生怨恨。

  一方面,是怨恨这些长耳朵精灵的残暴。

  另一方面,也怨恨这个世界的不公。

  明明都已经打穿了整个永歌森林,明明已经将精灵的尸体堆的如同山一样高,为什么他们还有那么多的部队,还有那么多的精锐。

  祖金痛恨精灵,痛恨人类,痛恨魔法,甚至痛恨他的兽人盟友。

  为什么准备了这么久,还没有发作,这些兽人到底在干什么?

  按照约定,兽人应该在两天前就完成了迂回,从侧翼夹击精灵的军队,但是人呢?那些兽人人呢?

  虽然脑内思绪万千,祖金的声音却依然沉稳。

  “告诉阿曼尼的子民们,坚持下去,胜利终将属于祖阿曼,属于我们巨魔。”

  “那缚灵尸……”

  “如果情况紧急,就使用吧。”

  祖金思考片刻,做出了决断。

  而距离祖金六百里外的地方,科拉马尔正恭敬的站在赤波恩.裂蹄牛屠杀者面前。

  “赤波恩大人,我们这样舍弃了巨魔盟友真的好吗?”

  科拉马尔有些犹豫的问道,那些巨魔给科拉马尔留下的印象还不错。

  “你是部落的督军,不是巨魔的打手。”

  赤波恩取下水袋喝了一口,然后平静的看着科拉马尔。

  “但是赤波恩大人,我们这样做,不是背弃盟友了吗?”

  佐格什直接问了出来,屁股上又挨了科拉马尔一脚。

  “兽人的盟友从来都只有另一个兽人。”赤波恩.裂蹄牛屠杀者淡定的说着,“等攻陷了银月城,我们会回头去救他们的。”(未完待续)<!--over-->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