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199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

第199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

  人们用石头筑起城墙,把自己围在里面,把野兽隔在外面,以为这样就是安全。

  然而野兽从未离开人类的身边,有形体的,有精神的。

  家不是四面墙一扇门,而是久远旅途的终点。

  用石头筑城的家终有坍塌的那一天,只有用信念凝聚的家园才是永恒。

  ------卡洛斯.巴罗夫

  雷斯林合上《圣光照耀着谁》的最后一页,将书籍还给索拉,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

  “说的很有道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你看好那位卡洛斯陛下的理由是什么?我很好奇。”

  索拉翻烤着火架上的鹿肉,哼着愉快的小曲,示意黑袍法师将书籍先放在一边,自己现在没空,慢条斯理的回答道。

  “当然是因为他长得帅咯。”

  “……”

  雷斯林向索拉送去鄙夷的目光。

  “好吧,因为他合适。”

  索拉收起了嬉皮笑脸。

  “虽然你的开价挺有诱惑力,但是王国级的组织,不是那么好混的,一但加入,想退出就不是写个申请打个报告那么简单,没有足够的理由,像我这样身份尴尬的家伙不会轻易加入的。”

  雷斯林作为一位法师,时刻保持着学者的理智。

  “我曾经痴迷过力量,结果因为太嚣张,被三个同事堵在法师塔里一顿胖揍。我有自信一对二揍翻她们中任意两个。但是三个一起上,我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自那以后,我就开始思考人生。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思考什么样的力量才是值得用毕生精力去追求的。”

  索拉拔出小刀切下一块鹿脯肉尝了尝,觉得有些欠缺火候,收回小刀继续翻烤。

  “后来我终于想明白了,只有献身于全体奎尔多雷精力的解放事业,只有凝聚所有精灵的意志,才是真正的力量。”

  雷斯林听完。彻底无语了,自从被索拉堵墙角之后。他下来也调查过,终于明白了这个被奎尔萨拉斯放逐的政治犯是个什么货色。

  索拉.碎星者。性别女,爱好吃。银月城有名的美食家、音乐家、思想家、官能小说家、人体艺术绘画家。同时拥有传奇般的履历表:四百年前供职于逐日者王庭法师塔,魔导师职称;三百年前转职牧师。一度混到红衣主教的位置,距离大主教只差一个王室提名的距离;两百年前脱下法衣换上战甲,再次转职游侠,因为功勋卓著,一百五十年前晋升游侠领主。

  这个女精灵仿佛没有什么是不擅长的,如同被艾露恩宠爱的人生赢家。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家伙,却是一个极端危险的政治犯。

  因为她主张全体公民权,主张所有精灵在政治上应该地位平等,主张国王应该由全民普选产生。主张消灭贵族特权阶级,实现真正的自由皿煮。

  黑袍法师也不是野生的,有自己的私密渠道。经过打听,得到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

  这个索拉之所以转职,放弃法师位阶,是因为她认为太阳井是奎尔萨拉斯一切不公正的源头,逐日者家族和银月城议会把持着太阳井的使用权,整个奎尔多雷精灵透支着种族活力过着一种不健康的生活。

  如果有一天太阳井的光辉熄灭了怎么办?

  所以这个女精灵向太阳王阿纳斯塔里安建议限制无节制的使用魔法。或者向贵族收取魔法使用税。

  已经不能用捅马蜂窝来形容索拉.碎星者了,她根本就是在满是食人鱼的河流里洗澡!

  最后阿纳斯塔里安宣布索拉是极度危险的无政府主义者。将她放逐出了奎尔萨拉斯。在雷斯林看来,是太阳王救了她一命,否则这个女精灵早晚在银月城的下水道里发臭。

  “你有这么远大的理想,为什么还要跟着卡洛斯陛下混,直接拉一票人马杀回银月城不好吗?”

  雷斯林觉得自己和索拉的思维回路型号不同,交流起来有障碍。

  “结果正义不代表真正的正义,过程正义同样重要。而且银月城妖孽多如狗,至少奥蕾莉亚和希尔瓦娜斯我就打不过,领兵回去,给我的仇家刷声望吗?”

  雷斯林觉得后面那个才是主要原因。

  “所以你非要拉着我出来,也有躲开奥蕾莉亚.风行者的原因?”

  “一半一半啦,当初离开银月城,我就带了价值六千金币的财产,在斯坦索姆吃喝玩乐一年多,快没钱了。几金币十几金币的委托我又不愿意接,难得遇到这样的大买卖,当然要来赚钱外快补贴家用咯。”

  索拉用尝了尝,觉得差不多了,就招呼雷斯林和他那个叫科莱恩的魔法学徒过来吃肉。

  而不远处,瓦特.泽.法克率领着自己的冒险者小队也架起土灶在烹饪吃食。

  起因是一帮逃兵占据了斯坦索姆南方一百里外一处山谷伐木场当起了强盗,并袭击运粮车队。

  因为大家都懂的各种原因,斯坦索姆城防部队数次围剿无果,结果这一伙不敢打兽人的败类打劫同类非常来劲,居然劫了斯坦索姆派往北地要塞供给卡洛斯的辎重车队。

  卡洛斯怒而兴兵,结果斯坦索姆市民议会怕闹出什么外交纠纷,要求卡洛斯保持克制,同时开出了500枚金币的高价,限时悬赏这货盗匪的人头。

  而卡洛斯从来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偷偷摸摸的派人准备先一步下杀手。

  但是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卡洛斯派出的行刑者部队半路上遇到一只变异的野生狮鹫。两边打了起来,卡洛斯的人马专业不对口,被狮鹫打得丢盔弃甲而回。

  国王总是要面子的。你派一次人也就够了,再派第二次就是不给斯坦索姆地区贵族面子了。所以卡洛斯也下了500枚金币的悬赏令,要那只头顶长角的狮鹫脑袋。

  因为路径一致,两个委托悬赏基本可以同时进行,所以斯坦索姆的怪物猎人和赏金猎人们都行动了起来。

  即使是战争时期,1000枚金币也不是什么小数目。一百磅细磨面粉也才二百二十银币左右,即使金币兑换银币在八十到一百一十之间浮动。也能直观的体现出金币的购买力。而在斯坦索姆最大的销金窟“月神玫瑰”荒唐一晚上也用不了一百金币。除开各种贵重的魔法物资和战争机械,1000金币已经是很大一笔悬赏了。

  更何况无数人将卡洛斯的悬赏当做了敲门砖。想面见国王陛下?

  提头来见。

  所以索拉强迫雷斯林陪自己来猎杀变异狮鹫,至于盗匪,谁爱去谁去。

  “瓦特小友,你真的不陪我们一起去找狮鹫玩吗?”

  索拉吃的差不多了。切下一只相对完成的烤鹿前腿当见面礼蹭到了瓦特.泽.法克那边的营火面前。

  “哼,卡洛斯只是现在的最强圣骑士,我早晚会超越他的,谁要令他的赏金。”

  瓦特.泽.法克对于指教过自己剑技的索拉还是抱有好感,收下了索拉的鹿腿,同时递过两片夹着蜂蜜奶酪的面包片给索拉。

  “好小伙,有志气,我看好你。但是竞争者那么多,去剿匪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啊。”

  索拉闻了闻蜂蜜的芳香。露出愉悦的神情。

  “什么盗匪,还不是市政厅……”

  瓦特.泽.法克说一半发现这个话题不太合适在阳光下讲,就打住了。

  而索拉也没有追问的意思。就当什么没有听见。

  “我知道你有苹果酒。”

  “切,狗鼻子。”

  瓦特.泽.法克掏出一个羊皮酒囊扔给了索拉。

  很多时候,和聪明人说话,也就是三言两语的事情。

  这一餐过后,索拉就该离开道路进山林了,而瓦特.泽.法克也该继续南下。见最后次劝说无果,索拉也没有再暗示或者劝说什么。将空酒囊还给瓦特.泽.法克,索拉准备回到了自己这边。

  “老妖婆,小心点,我身边毕竟还有人,你们就三个,小心没有死在狮鹫手上,死在人类手上。”

  “这么关心,你爱上我了?”

  索拉一脸惊喜的回头。

  “哈,我只是尊老,难道你爱幼了?”

  瓦特.泽.法克早就习惯了索拉的黄段子,应对反击丝毫不落下风。

  “切,没有当初好玩了。”

  “是你没有新花招了。”

  “瓦特小可爱,自己小心吧。”

  “索拉老妖婆,你也是。”

  就此别过,雷斯林带着自己的学徒跟着索拉进入了山林。

  别看蛮锤矮人驯服了狮鹫作为坐骑就以为狮鹫是什么和善的生物。

  这些能够拎着一头成年耕牛在天上飙出七十码的猛兽从来都不是好相与的家伙,领地意识极强,而且非常好斗。

  成年狮鹫的硬化翎羽能够防住弓箭的直射,只有机械弩能破防。而这些平均体型接近两顿的庞然大物天生神力,近战能力超强。和双足飞龙那种落地不如猫的家伙不同,狮鹫落地之后一样猛如狗,尖喙利爪加甩尾,还可以来两记飞翼猛扑。

  所以卡洛斯派出的那些擅长杀人的家伙遇到这种非人的猛兽,只有果断的铩羽而归。

  但是索拉并不怕,何况还带了个实力不差的法师。

  一头狮鹫一般会拥有复数的猎场,漫无目的的撞大运不是个靠谱的办法。

  但是曾经的游侠领主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与其碰运气,不如弄点诱饵做个陷阱等着猎物上钩。

  “所以说你要我带上学徒是个什么鬼?”

  雷斯林看着索拉在一边忙活,感觉自己的学徒科莱恩就是个累赘,不知道女精灵要求自己带上他有什么用。

  “当然是用来搬战利品啊。一个狮鹫脑袋一百来斤,是你搬还是我搬?”

  索拉有理有据的话语令人信服,雷斯林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狮鹫的嗅觉想当不错。索拉准备了一些绿龙的粪便,让雷斯林用魔法药剂加工后,人类嗅不出差异的气味最多两个小时后就能扩散开十公里,等到狮鹫巡视领地的时候自然会嗅到。

  “我已经布置了一些小玩意,如果有人来捣乱,我会提前预知的。”

  雷斯林不管是否出于自愿,还是尽心的履行着自己的指责。

  “恩。我也不想杀人啊,轻轻松松完成任务最好。”

  索拉点了点头。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

  “忘不了。奥术傀儡的控制核心能量运转图嘛,当初好歹我也是高级工程师,第二代图纸闭着眼睛也能默写下来。”

  雷斯林沉默了一小会,点了点头。

  许多人并不知道梅里.冬风是谁。知道的也只专注于他死灵法师的身份,却忘记了梅里.冬风当年的研究领域可是智能施法。

  赋予魔力思考的能力。

  在许多人的嘲讽中,*师梅里.冬风走出了自己的路,一系列的诅咒系法术,实现了初步的魔法智能。

  比如生儿子没屁眼,生女儿一切正常。

  又比如能三百六十度盘旋打不中屁股自己爆炸的火球术和永远八分饱的魔法面包。

  在许多似荒诞、似恐怖的魔法研究成果背后,是一颗永不枯竭的探索求真之心。

  继承了梅里.冬风的衣钵,雷斯林真正的研究项目可不是魔法炸药学。

  一天的等待,雷斯林用了几个迷幻戏法糊弄走两拨怪物猎人以及三个独行侠。终于在第二日午后,等到了巡视领地的狮鹫鸣嚎之声。

  “来了哟。”

  “听到了。”

  呼啸的振翅风压吹得科莱恩东倒西歪,但是魔法学徒余光所视。自家老师和那个漂亮的大姐姐除了衣袍飘扬,身形半点不乱,果然这就是实力的差异吗?

  然而科莱恩看不见的是,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雷斯林及时用衣袍挡住了脸,而索拉的全身被溅上了许多绿龙粪便。

  掏出手帕擦了擦脸,索拉用和善的眼神和亲切的话语询问道。

  “畜生。自杀吧,免得老娘大开杀戒。”

  “吼嘶~~~~~~~~~”

  果然是只变异的狮鹫。在头顶偏左的位置,一只畸形的瘤状角质犄角怪异的生长着。

  这只狮鹫羽毛成灰褐色,缘边泛红,羽毛的梗带有黄色斑点,体型比一般狮鹫大了三分之一。

  “一半的峭壁狮鹫血统,至于灰褐色羽毛,是来自夜影狮鹫还是黑海岸狮鹫就不太清楚了。变异特质不明。”

  雷斯林机会在这只狮鹫落地站稳的同时,就判断出了它的血统。

  法师不只是移动炮塔,但是连移动炮塔都当不了的法师多半是个废物。

  知识就是力量,知道了这只狮鹫的血统,就知道了它的强项和弱点。

  比如峭壁狮鹫,因为在山崖断臂筑巢,所以它们的翅膀比其他同类更有力,但是四肢力量相对就会弱一些,而且捕食习性与山鹰类似。

  “说那么多,吃老娘一箭再说。”

  有狂暴迹象的索拉则完全没有思考资讯优势带来的好处,一脸不爽的她掏出一块橙黄色的水晶,光芒闪耀之后,一把魔法长弓凭空出现。

  “难道!”

  雷斯林有些震惊了。

  “没错,索拉达尔.群星之怒。”

  “等等,那把传奇弓箭不是叫索利达尔.群星之怒吗?”

  “哈,太阳王的配弓,我去哪搞?”

  索拉弓一扬,手一张,魔法箭矢如流星飞出,正正的砸在狮鹫的畸形角上。

  又是一声怒嚎嘶鸣,变异狮鹫居然使出了飞扑撕咬加扫尾的猫科动物三连击。

  然而女精灵犹如闲庭信步一般的用最极限的距离躲过了所有的攻击,然后一扬手又是一记魔法箭矢打在狮鹫的翅根上。令野兽发出吃痛的哀嚎。

  “你好像并不需要我帮忙的样子?”

  雷斯林发现索拉对于狮鹫的行动模式异常熟悉,简直有种料敌先机的感觉。

  “哈,动手!”

  实践证明。在战斗中,根本没有让你长篇大论讲解的时间和精力。

  看似潇洒的索拉一张嘴,就是喘气声,千般不爽的女精灵也只能吐出“动手”两个字。

  雷斯林法力涌动,一团黑色的魔法能量汇聚右手,如同烧开的沥青一般翻滚着,黑袍法师掷出能量球。精确的命中了狮鹫的翅翼。

  “嚎嘶!!!”

  变异狮鹫因为翅翼的麻木,身体在刹那间失去了平衡。别扭的跑歪了好几步,然后用充血的双眼恶狠狠的眼神注视着眼前两个强敌。

  无论是索拉还是雷斯林都无所谓的回应了变异狮鹫的怒视,然后继续进攻。

  打会飞的怪物,先破翅后断尾。有机会再破头,这是基本的常识,所以索拉和雷斯林的攻击基本都是朝着这些地方去的。

  变异狮鹫虽然凶猛,奈何终究只是一只强大的野兽,在猎爹和法爷的轮番攻击下,终究体力不支,逐渐显露颓势。

  “该不会那只犄角只是单纯的畸形,它根本没有变异出特殊能力吧?”

  索拉逐渐掌控了局势,终于有闲心说话。

  “不敢试。”

  雷斯林不是第一次遇到困兽发狂的情景。越是接近胜利,越是小心翼翼。

  “玩腻味了。”

  索拉收起了她的魔法长弓,拔出了右胯的刺剑。

  “好歹也学了那么久的圣骑士套路。就让你见识下最强见习圣骑士的实力吧。”

  索拉非常不要脸的说出了厚颜无耻之语。

  然后在变异狮鹫的搏命飞扑中,顶着圣盾术将刺剑插入了野兽的右眼眶。

  “圣骑士的套路真是污啊。”

  雷斯林叹了口气,圣盾、圣翼、圣光术,有了这三样,法爷想要吊打战*变的费劲起来。

  翅膀被废,要害被重创。似然变异狮鹫的心脏还没有被破坏,发狂的野兽拼命的宣泄生命最后的怒火。可是无论索拉还是雷斯林都是实战派的。完全没有耍帅补刀的想法,绕着圈的拖时间,等待变异狮鹫流血死亡。

  “老师,这就是法师的对战方法吗?”

  在一旁远远观战的科莱恩事后询问雷斯林,这场战斗给了小学徒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非常不利索。

  “你觉得呢?老师应该耗费全身法力轰那畜生一记超魔极效炎爆术?科莱恩,记住,法师的战斗,只求胜利,用最少的魔力取得最大的胜利。战斗就是战斗,无论光不光彩好不好看。胜利就是胜利,无论是捡来的还是碰上的。”

  教育完自家小学徒,索拉已经割下了变异狮鹫的脑袋,收集完了有价值的怪物素材。

  “科莱恩小乖乖,你愿意换女装给阿姨看,阿姨替你背哟。”

  索拉调戏着小学徒。

  “不要。”

  科莱恩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索拉的调戏,然后取出个大口袋将滴血的狮鹫脑袋放进去,背了起来。

  好重!

  一路避开同行,三人回到了斯坦索姆城。

  “落雁爵士会验差你们的战利品,并且发放赏金,但是很抱歉,陛下已经离开了,无法接见你们。”

  卡洛斯的贴身侍从托德用非常优雅得体的姿态回应了索拉和雷斯林的请求。

  “卡洛斯陛下离开斯坦索姆了?”

  索拉一脸的不爽。

  “虽然很冒昧,能够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吗?大军似乎还在休整,陛下就离开了?”

  雷斯林礼貌的问道。

  “这不是什么秘密,告诉你们也无妨,昨天下午,陛下走传送门,返回了希尔布莱德。”

  托德回答道。

  “卡洛斯陛下真好汉。”

  索拉知道斯坦索姆那帮人类法师是什么货色,对于卡洛斯敢如此远程传送也是表达了自己的钦佩。

  “陛下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

  托德作为卡洛斯的常随,已经完成了转变,知道随时维护自家国王的形象。

  “义之所至,虽千万人吾往矣。”

  “额,听不太懂。”

  索拉挠了挠脑袋。

  “在希尔布莱德,一场不公正的审判正在进行,陛下要去主持正义。”

  托德没有继续往下说,反正不久之后,大家都会知道。

  吴平谋杀主将暨比格拉斯.贝尔托恩叛国一案。

  在联盟主力赶到之后,部落最终放弃了对索拉丁之墙的攻势,退回了希尔布莱德西南部。

  联盟和部落进入了新一轮的僵持期。

  而此时,一场事关联盟内部的风暴正在酝酿,关键点就是比格拉斯.托尔贝恩的失踪,以及发出警报的吴平到底在这场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接到了达纳斯的书信,卡洛斯第一时间委托图拉扬代为照看以及处理斯坦索姆的后续事宜,征求了奥蕾莉亚的同意后,带领少数亲卫用最奢侈和危险的方式跨越了群山的阻碍。

  我的朋友很少,所以我不允许你们欺负他。

  卡洛斯带着愤怒和豪情,决定去敢于一场不公正的审判。

  此刻的我,已经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我,卡洛斯.巴罗夫,奥特兰克的王。

  我,卡洛斯.巴罗夫,此时此刻代表着正义。(未完待续)<!--over-->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