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异常魔兽见闻录 > 第200章 绯色月下,狂咲之绝

第200章 绯色月下,狂咲之绝

  艾泽拉斯的夜空中,有两轮月亮,白色的,永远圆润的那个被称为白女士,据说是月神的庭院,是艾露恩的居所。¤,蓝色的,永远残缺那个,被称为蓝孩子,有人说是艾露恩为自己孩子和丈夫准备的后花园,有人说是月神的妹妹居住的地方,更有人说那是艾露恩拘束邪月的囚牢。

  然而方砖曾经和卡洛斯说过,计算星球引力和潮汐变化,白女士和蓝孩子之间应该有第三颗月亮,通过纯净水晶的光谱分析,那应该是一颗红色的月亮。

  方砖用严谨的魔法学说推论结果,告诉卡洛斯,红孩儿应该不是一个规则的球体,它很可能是方的。

  于是卡洛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并非是嘲笑方砖的异想天开,连穿越重生都经历过了,卡洛斯没有什么不相信的。

  问题在于一个方脑壳义正言辞煞有介事的跟你谈“红孩儿”是方的……

  最后,卡洛斯因为嘴欠,花了一百枚金币安抚方砖叔受伤的心。

  坐在一块卧牛石上,卡洛斯发现今天虽然一个月亮也看不见,但是整个夜空都是红色,看来方砖叔很有两把刷子啊。

  三个月亮,一明一暗一隐。

  三色月光,一圆一缺一方。

  忘记了是上辈子还是这辈,也忘记了是哪里看到的或者听到的,卡洛斯想起了一句话。

  圆在故乡,缺在天涯,方在梦中。

  “陛下,方圆十里之内,侍卫队三十一人归队,十九人失踪。”

  侍卫长向卡洛斯禀报。

  人类的传送魔法技术还不成熟。长距离的传送很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能有六成以上的人员平安归队,卡洛斯已经很满意了,剩下的人……听天由命吧。

  事前已经安排部署过失散后的集结地点,做好了周全的计划,剩下的事情就是看脸了。

  并非卡洛斯草菅人命,活在这乱世。不是死于傻逼就是死于作死,区别也是早死晚死的问题。当卡洛斯第一个踏入传送门,侍卫们就没有怨恨了,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

  “值得吗?”奥蕾莉亚在一旁的草地上躺卧休息,人类糟糕的传送技术让她异常难受,从下午到现在快三个小时了依然没有缓过来。

  “值得。达纳斯是我的朋友,比格拉斯大叔当年在辛特兰替我挡过刀。现在他们有难,我怎能袖手旁观。”

  卡洛斯回答了奥蕾莉亚的问题后,站了起来。

  “放弃搜寻。十五分钟后全员集合,准备出发,目标敦霍尔德。”

  “遵命,陛下。”

  虽然卡洛斯的理由说的冠冕堂皇,然而并非全部。

  因为探姬偷听到了激流堡的内部会议。

  那个战斗力只有五的永久潜行者在一次行动中误打误撞偷听到了事件的真相。

  对于比格拉斯大叔的诋毁,来自激流堡政权的内部权力斗争。

  激流堡现在的最高掌权者索拉斯,贝尔托恩已经五十三了,在艾泽拉斯也算是高寿。然而索拉斯没有后嗣,所以他的权杖最终将由他的几个兄弟中的一人接掌。

  本来。比格拉斯.贝尔托恩可能性很大,威望也很高。然而比格拉斯大叔现在生死不明。那么达纳斯就成了他们那一派系的后备支持者。

  诋毁比格拉斯,就是在抹杀达纳斯的继承合法性。

  而吴平,只是这场权利争端的无辜受害者。

  在希尔布莱德被打成一片白地的如今,吉尔尼斯和洛丹伦两国也动员了大量人力物力应对部落的进攻,唯独阿拉希高地的激流堡政权因为萨尔多大桥和索拉丁之墙的庇护,仅仅使用着常规部队在应对这场已经打了一年多的种族战争。

  可以说除了洛丹伦。就属激流堡的战争潜力最大,如果全面动员,激流堡还能抽调出十万人的精壮男丁参战,并且不用洛丹伦提供粮草供给。

  在这特殊的时间,拥有特殊的地位。这让激流堡的最高掌权人在联盟内部拥有特殊的话语权。

  所以抹黑丑化比格拉斯的人,正是托尔贝恩家族内部的人。

  这就是一场利用战争特殊形式下的政治阴谋。

  吴平,一个无辜的政治牺牲品。

  在这场特殊的战斗中,武力无用,比拼的是智慧,是权威,是势。

  威势,气势,人心大势。

  这场特殊的战斗中,卡洛斯没有千军万马可以依靠,他只能凭一身的血雨腥风,借着奎尔萨拉斯入盟的东风,在联盟高层齐聚的审判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作为王的声音。

  既是为了朋友,更是为了自己。

  卡洛斯要让联盟聆听自己的话语。

  经过漫长的准备,战争的天平已经倾向于联盟,部落虽然在战斗方面依然占优,但是战役层面联盟已经扳回了劣势,而战略方面,见识到兽人残暴的洛丹伦诸国先后开始全面动员,时间站在联盟这边。

  在可以预见胜利的未来,谁的声音越大,谁拿的好处越多。

  “陛下,我们在西南方向发现一只兽人小队,大约一百人左右。”

  逐渐收拢的侍卫们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啊,这样的月色,正适合见血。”

  卡洛斯伸了个懒腰,从石头上站了起来。

  指挥大军的时候,作为统帅,卡洛斯必须照看全局,所谓的拼杀更多是提升士气的作秀。

  而千人规模以上的战斗,其实个人的作用已经被弱化了,而这种百人规模的战斗,才是卡洛斯最喜欢的。

  在亲卫们的策应下,卡洛斯不需要估计自己的身后,不用担忧阴暗中的冷箭,奥特兰克的王眼前只有等死的敌人和溃逃的敌人。

  仿佛受到绯红之月的影响,卡洛斯觉得自己变得嗜血起来。

  “奥蕾莉亚。要去吗?”

  卡洛斯问道。

  “你觉得呢?”

  在绯红月下,奥蕾莉亚仿佛也受到感染,身边没有需要顾及的人,风行者家的复仇者用手背撑起脑袋,露出了扭曲而惬意的笑容。

  那是属于复仇者的笑容。

  之前那个作为大元帅的奥蕾莉亚只是一个失去亲人的痛心者的伪装色,此刻这个浑身散发着残暴恶意的疯狂女子才是解放了内心拘束的奥蕾莉亚。

  心都碎了。笑容怎能不狰狞。

  “我们真的要去找兽人麻烦吗?对方人数是我们的三倍啊!”

  有新补充的侍卫小声的询问前辈,得到的是前辈无情的嘲讽。

  “不要用你的脑子想问题,你需要做的只有跟着陛下,然后砍杀。”

  卡洛斯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小插曲,他向奥蕾莉亚伸出了手,握住了女游侠的手掌,将奥蕾莉亚从地上拉了起来。

  高等精灵脸盲症患者卡洛斯看不清眼前这个精灵的面容,但是却看清了那几乎弯成月牙形的微笑。

  “要比一比吗?”

  卡洛斯心情大好的问道。

  “你开心,我随意。”

  奥蕾莉亚用略带颤抖的嗓音说道。

  燃烧平原。泰隆.血魔督建的风暴祭坛已经完工。

  为了赶进度,许多人类、矮人的奴隶战俘,甚至兽人苦工累死在工地上,掉落滚烫的岩浆里。

  但是对古尔丹来说,这些都只是微不足道的牺牲。

  因为就在今日,就在今夜,就在这猩红的月色下,燃烧军团在一万年后。再次有军团长级别的大恶魔屹立在艾泽拉斯的大地之上。

  在古尔丹的引导之下,一股庞大的虚空能量撕裂了空间的壁垒。如同山岳般高大的身躯带着无与伦比的威势跨越了时空的裂痕,出现在燃烧平原,出现在风暴祭坛。

  霸主,卡扎克,这个近百米高的恶魔仅仅依靠自身的被动天赋,恐惧灵气就让古尔丹准备的三百人类祭品因为吓破肝胆而死亡。

  “我听狡诈者说过你。兽人,很好,你很好。”

  吸收了祭品那恐惧而绝望的灵魂,卡扎克赐予了古尔丹军团的奖励。

  “吾之双手,收割绝望。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即使霸主,卡扎克!”

  毫不收敛的报出自己的真名,卡扎克引燃了古尔丹。

  泰隆.血魔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如何触怒了眼前的大恶魔。

  但是很快,泰隆.血魔发现自己想差了,在暗影烈焰中,古尔丹露出了欢愉而满足的神色。

  “军团,这就是燃烧军团的力量吗?”

  吸收完卡扎克的恩赐,古尔丹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捉摸不定,显得深不可测。

  “继续为军团服务,兽人,万千世界等着军团去征服。”

  卡扎克说完,振翅高飞,想着黑暗之门的方向飞走。

  而卡拉赞高塔的地下镜像之塔内,艾格文.麦格娜在盛放着自己儿子麦迪文遗体的水晶棺前似乎在发呆。

  “还差一点点,还有最后一块碎片,很难办啊。”

  艾格文喃喃自语道。

  “嗯?或许一个大恶魔的角作为媒介是个好主意。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了正面虐杀大恶魔的实力,难办了啊。我需要做些准备。”

  曾经的守护者为了驱逐萨格拉斯的灵魂碎片,复活自己的儿子,尽到一个母亲应尽的义务,已经操碎了心,伤透了神。

  麦迪文的死亡是终结,亦是开始。

  艾格文已经完成了自己儿子身体的重塑,现在的问题在于萨格拉斯的最后一块灵魂碎片是在藏的太深,让女法师探寻不到踪迹。

  但是之前忽然出现的冲天魔气给了女法师一个新的思路。

  或许可以做个陷阱,引诱最后一块萨格拉斯的灵魂碎片自己显形。

  然后,最后的守护者麦迪文将重获新生,真正自由的、独立的存在于这个世界。

  这是先代的责任,也是母亲的爱。

  一万年前的败北,让卡扎克对于艾泽拉斯影响深刻。

  然而霸主不知道的是,此刻意气风发的它已经被一个难缠的对手看上了。(未完待续。。)

看过《异常魔兽见闻录》的书友还喜欢